8·15日本投降前夜剧变:拒降叛军一度攻入皇宫
热文

8·15日本投降前夜剧变:拒降叛军一度攻入皇宫

2021年02月18日 11:36:59
来源:浩然文史

裕仁剧照

1945年8月15日中午12点,日本天皇裕仁以广播的形式正式发布了《停战诏书》,宣布日本投降,随后亚洲太平洋地区百万日军纷纷卸甲,一切看起来那么顺利。所谓《停战诏书》,日本丝毫不提投降的事,反而辩解是为人类文明之进步的停战。但即便是这么个死要面子的投降书,它的出台也是难产的。8·15日本投降前夜,日本死硬的军国主义分子为了阻止日本投降发动了兵变,甚至一度攻入皇宫,他们打着的旗号就是臣等正欲死战,陛下为何先降?可惜被日本政府“镇压”。

一、日本的困境

1945年5月,法西斯世界的老大哥德国宣布投降,欧洲战场结束。此时只有日本还在负隅顽抗。7月17日,盟军以中美英的名义向日本发出了要求日本无条件投降的《波茨坦公告》。

盟军在波茨坦的合影

接到《波茨坦公告》后,日本内部掀起了轩然大波。当时的首相是铃木贯太郎,此人是海军大将出身。日本海军同日本陆军不同,日本陆军完全继承了明治以来的封建余毒,日本陆军是日本最反动的势力,是日本法西斯的大本营。而海军因为学英国,所以封建余毒较少,海军将领也较为开明。换句话说,陆军将领一般脑子直,性格顽固,认死理,一条道走到黑;海军将领则比较圆滑,看的懂事实,知道随机应变。

铃木贯太郎剧照(左一)

7月17日,首相铃木贯太郎接到《波茨坦公告》后就“感到为难”。因为此时日本海军主要战舰已经全部战沉,日本海军空有架子;而陆军,在战败前,日本海外有350万陆军(中国东北的关东军就有60万,中国关内还有100万),国内则有350万陆军。这些陆军是日本最后的依靠,所以陆军在政治上的发言权极大。在这种情况下,虽然铃木首相知道战争已经打不下去,但他说话没用,还得靠陆军点头。

日本陆军

二、死战不退

其实1945年的日本国内已经产生了大分裂,留学过欧美的官僚、海军等较为开明的势力,已经看到日本打不下去了,只有投降一条路可走。早在6月3日,大官僚、外交官出身的松平桓雄就提出过主动议和,但被陆军拒绝。

6月21日,盟军解放了琉球,日本“国门”失陷,盟军逼近日本本土。但日本陆军打算死战到底、绝不投降。7月14日,日本陆军发布了“战争宣言”,攻击了投降论调,说谁投降谁就是国贼。他们主张马上成立陆军政府,统一全国力量,进行最后的本土决战。

就是在陆军压力下,首相铃木在7月29日正式拒绝了《波茨坦公告》!

同时,日本军部制定了“总决战”计划,内容很复杂,大概就是垂死挣扎,但最重要的就是在“最后之决战”一章它提出“日本、满洲、朝鲜的毁灭”:第一,全力保卫东京,以自杀战术为主,层层阻击盟军。盟军必然轰炸日本、必将举国焦土,只要东京不沦陷,日本就不投降。第二,满洲、朝鲜两地尚有100多万日军,以关东军为主,固守两地,在日本沦陷后,继续抵抗,直到全部灭亡。第三,即便日本、满洲、朝鲜都沦陷了,日本仍可利用盟军之间的矛盾从而恢复日本。在“决战”中日军一定要发挥不怕死、敢自杀的“光荣传统”,不使盟军鄙视,在几十年后日本仍可自强于东亚。

总之,日本陆军已经疯了!

关东军

三、艰难决定

在日本拒绝《波茨坦公告》,并摆出一副和盟军死战到底的死样子后,8月6日,美国向广岛投下一颗原子弹。第二天,原子弹轰炸广岛的消息就传入了裕仁天皇耳中。8月8日晚,本来指望苏联调停的日本,又接到晴天霹雳,苏联宣布9日对日开战。结果8月9日,日本又迎来了第二颗原子弹,“落户”长崎。在接二连三的打击下,裕仁精神上终于撑不住了,9日中午,裕仁授权铃木首相主持了最高战争指导会议,商讨投降事宜。

原子弹轰炸下的广岛

会议从中午一直开到晚上11点,争论的焦点仍然是战还是降。陆军大臣阿南惟几、参谋总长梅津美治郎还是要“一亿玉碎”,决不投降,铃木也很无奈。到了晚上12点,铃木搬出了天皇裕仁,就在裕仁的会议室,大臣们又举行了御前会议,在裕仁的主持下(名义上主持,实际在卧室睡觉),又开了2个小时的会,此时已经是10日的凌晨2点。

日本皇宫

凌晨2点半左右,铃木进入裕仁房间汇报,说军部还是不同意投降。然后铃木又添油加醋地说,陆军的作战计划存在严重错误,现在陆海军质量严重下降,国土的防御工事建设因资源缺乏实际已经中断,新增部队装备不到位,后勤不充足,如何迎战敌军?而且敌军的空袭越来越多,臣民遭受涂炭,甚至危及皇室安全。裕仁听罢说“朕实于心不忍”,实际已经决心投降。

裕仁

8月10日下午3点,铃木首相主持了内阁会议,内阁成员除了陆军大臣阿南惟几外,一致同意投降。内阁会议结束后,阿南惟几去拜访陆军参谋总长梅津美治郎。这天梅津已经接到了天皇的“御言”,要求他同意投降,所以梅津向阿南表示:皇军绝对忠于天皇,天皇已经批示投降,所以皇军不能反对。

四、陛下叛国啦!

裕仁已经决定投降的消息在8月12日传出,当时的日本尤其是军队下层,群情激愤,认为天皇是被贪生怕死的官僚骗了,天皇一定是想抵抗的。这种不满情绪就持续酝酿着。

8月14日白天,日本放送协会(NHK)突然向日本国民播报说,明天中午有“大瓜”要放,请国民一定要听!

这事被东京的日本陆军捕捉到了,他们猜想明天一定是播送“日本投降书”。其实还真是这样,8月14日晚上11点,裕仁在皇宫录制了《终战诏书》的录音。不得不说,日本人极度无耻,明明已经战败,接受《波茨坦公告》无条件投降了,却依旧端着架子,说什么这是“为人类文明而进行的终战”。录音的胶片被交给了侍从德川义宽,打算明日中午12点放送。

裕仁天皇在录制投降诏书

日本陆军为了抢夺这个录音盘,阻碍日本投降,就决定当夜发动兵变。兵变的策划人是陆军中层,但得到了阿南惟几的默许,陆军中下层以畑中健二、东条英机的女婿古贺秀正、阿南惟几的妻弟竹下正彦为代表,联合了“志同道合”的几十个好友一起行动。

8月14日夜晚,这些人发动了兵变。他们仨兵分三路,一路去鼓动禁卫军造反,但禁卫军(近卫师团,其司令部在皇城隔壁)师团长森纠不同意,结果森赳被砍死,几个叛军就留在司令部,制造了进攻皇城的假命令;一路去“天诛”一号国贼、投降代表首相铃木,但铃木得到消息提前跑了,所以这路也无功而返;最后一路率领被假命令指挥的禁卫军进攻了皇宫,打算夺取录音盘,并发动兵谏,让天皇发表全民抗敌的诏书。15日凌晨3点,叛军攻进了皇宫,但日本皇宫房间众多,找一个录音盘如同大海捞针,结果也没找到。晨5点10分,这伙叛军就被清剿,叛乱得以平息。

文史君说

8月15日,中午12点,铃木首相在首相官邸打开了收音机,里面传出了天皇的投降诏书,日本正式向盟国投降,中国十四年抗战终于胜利。不愿相信日本投降的阿南惟几自杀;参与八一四兵变的畑中健二和好友椎崎二郎,在12点之前就在皇宫门前自杀了。他们到死也没弄明白,“臣等正欲死战,陛下为何先降”?这一场荒唐闹剧,同日本帝国一样,真正结束。

畑中健二

参考文献

服部卓四郎:《大东亚战争全史》,世界知识出版社,2016年。

王力:《八一五:日本“无条件投降”内幕》,《新天地》2015年08期。

(作者:浩然文史·紫橘)

本文为文史科普自媒体浩然文史原创作品,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本文所用图片,除特别注明外均来自网络搜索,如有侵权烦请联系作者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