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红色特工靠“走后门”坐在老蒋旁边传递情报
热文

这位红色特工靠“走后门”坐在老蒋旁边传递情报

2021年01月28日 17:24:39
来源:野史日记

1938年,当时在武汉的国民党中央党部办公大楼前,来了一位穿着朴素的女人,当哨兵上前询问时,她直接点名要找国民党中央党部的秘书长朱家骅,并声称是朱秘书长的旧部。

哨兵虽然将信将疑,但也不敢怠慢,进去向朱家骅秘书长通报了女人的名字,沈安娜。

朱家骅听到沈安娜的名字,赶紧叫人请她进来,二者在办公室见面后,脸上都浮现出欣喜的表情,开始叙旧寒暄起来。

朱家骅乃是蒋介石的心腹旧部,在国民党中有着极高的地位,沈安娜此次前来拜见朱家骅,希望能够通过与朱家骅的关系,找一份国民党内的工作。

沈安娜面对朱家骅的时候,言谈之间充满客气,直言表明了自己的来意,“我千辛万苦赶来武汉,请主席栽培,安排个工作,好为党国效劳。”

沈安娜的这番话,令朱家骅十分高兴,当即表示中央党部目前正缺少一个能力出众的速记员,来负责重要会议内容的记录。

就在沈安娜内心暗喜之时,朱家骅又追问道:“你是不是国民党员?速记员必须是国民党员才行。”沈安娜如实承认自己并非国民党员,但同时表示自己愿意加入国民党。

朱家骅听到沈安娜愿意加入国民党时,立刻吩咐身边的秘书去为她办理入国民党的手续,并且走的是“特别入党”程序。

不要小瞧了“特别入党”四个字,这套流程虽然入党速度快,却并非一般人能够执行,想要“特别入党”,需要三位国民党中央委员作介绍人才行,最重要的是,这种“特别入党”的人,党证编号前会多出一个醒目的“特”字,这在国民党内标志着特殊地位,也证明背后有强大的后台。

沈安娜就这样通过“走后门”的方式,以“特别入党”的渠道,摇身一变成为了一名“特”字头的国民党员,在中央党部担任重要的速记员工作。

朱家骅身为国民党的秘书长,蒋介石的心腹旧部,一生阅人无数,能让他毫不犹豫特批入党,并且担任重要职务的人,自然是深得他的信赖。

朱家骅为沈安娜特批入党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沈安娜的身份值得信赖,她是朱家骅当年在浙江任职时期的旧部;第二,沈安娜的专业技术过硬,工作认真负责,是朱家骅曾经的一大臂助,如今虽然调到中央党部,身边却正好缺少这样一位得力助手。

朱家骅对沈安娜几乎所有的判断都正确,只有沈安娜的身份,令他没能想到,他特批加入国民党的沈安娜,在此之前已经是一名有丰富经验的中共地下工作者了。

沈安娜与所有的红色特工一样,即便是在中共党内,也属于名不见经传的人物,她的身份只有上级负责联系她的少数人知道,她之所以走上红色特工的道路,与她强大的速记天赋有着密不可分的紧密联系。

1915年3月,沈安娜出生在充满初春气息的江苏泰兴县城,沈家是书香门第,早抛弃“重男轻女”旧观念,一家人全都喜庆的迎接这名新生女婴。

得益于父亲的开明,沈安娜与生俱来的天赋得以发挥,在父亲全力的教育之下,沈安娜3岁时已经能够读书识字,不仅字体美观,而且书写速度十分快速,令同乡的人无不啧啧称奇,称之为“神童”。

1934年夏天,邻家少女初长成,沈安娜这一年19岁,在她花一般的年纪,沈家却开始凋零,随着沈家的败落,还未读完高中的沈安娜不得不因为学费不足而辍学。

从一心求学的学生,到社会务工糊口的人员,这样巨大的转变令沈安娜有些恍惚,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沈安娜迷茫时,她当时已经结婚成家的姐姐沈伊娜伸出援手,根据她从小就擅长读书写字,尤其是写字速度极快的特点,将她送到上海炳勋速记学校进行学习,最初的想法是,让她学习速记,未来可以以此谋生。

沈安娜本身速记天赋极佳,经过系统学习后迅速掌握速记本领,她的速记可以达到每分钟200字的速度(以特别的符号进行记录,会后再翻译成汉字),不久,便被前来招聘的国民党看中,在校长的推举下,成功进入浙江省政府机关工作。

沈安娜要进入国民党政府工作的消息,传到姐姐姚伊娜耳中时,沈伊娜立刻与丈夫商量此事,并且向组织上汇报,原来,她们早就是中共的地下党员,她们没有对沈安娜隐瞒,沈安娜得知这个消息以后,不惊反喜,希望自己也能为党做贡献。

沈安娜第一次带情报回来的时候,是在姐姐沈伊娜结婚时,当时她请假回家,顺便就将自己接触的一些重要情报装到自己的随身箱子中,带到姐姐的婚礼上。

当沈安娜将情报拿给沈伊娜与姐夫的时候,着实令二人吃惊不小,因为如此大胆地带情报方式,恐怕只有沈安娜干得出来,她当时可能还不知道,如果这些情报被发现,后果不堪设想。

不过,沈安娜成长很快,经常在工作的过程当中将重要的情报安全传递到组织手中。

沈安娜在国民党浙江省政府工作期间,遇到过一次换届,当时来的新领导不是别人,正是后来帮沈安娜“走后门”特批入党的朱家骅。

朱家骅之所以来浙江,因为蒋介石对他信任,让他到浙江,就是希望他将浙江都换成自己的人,这样才安心。朱家骅自然理解蒋介石的意图,来了没多久,就将整个浙江省政府的工作人员换了一遍,唯一留下来的人,便是沈安娜。

朱家骅对速记工作和秘书工作十分熟络,在他的职业生涯当中,像沈安娜这样办事细心,速记能力极强,并且对会议精神抓的又快又准的人却是第一次见到。

沈安娜技术过硬,办事妥当,深受朱家骅的信任,后来因为日寇入侵,国民党政府转移,他们在分开一段时间。

沈安娜当时之所以选择辞去国民党政府的工作,是因为长期干这种情报工作,对她内心十分考验,她希望自己能够直接加入共产党,直接参与抗日救国行动,而不是潜伏。

为此,沈安娜曾亲自跑到武汉的八路军办事处,要求党派她到抗日前线去,只不过她的想法没有得到批准,董必武亲自接待沈安娜,对她语重心长地说:“蒋介石被迫抗战 , 并没有改变其反共的本质要抗战坚持到底 , 情报工作很重要 。”

周恩来听闻沈安娜要进入国民党中央潜伏的消息,立刻赶来与沈安娜见面,不过,这一次周恩来的谈话重心并没有在工作上,而是千叮咛万嘱咐,让沈安娜一定要注意安全,既要大胆,更要小心谨慎。

周恩来的一番话,其实沈安娜很明白,在国民党中央政府潜伏,获取重要情报的机会极多,但是危险同时也成倍增加,一个不小心,便会跌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之中。

沈安娜带着党和人民的期望,带着“特”字头的身份进入国民党中央政府,开始了她14年潜伏生涯最重要也最危险的阶段,因为她与其他潜伏的同志不同,她离蒋介石最近时只有近5米的距离,获取情报的方式,也与众不同,她就坐在蒋介石旁边,参加了一次又一次的重要会议,获取了一次又一次重要的情报,在无名无声的敌后,默默付出自己的光和热。

沈安娜在国民党内跟着朱家骅一起多年,由于朱家骅一路升迁,沈安娜也的地位也随之不断提高,仅仅靠着速记员的身份,便跻身国民党中央党部秘书处的机要处。

机要处处长、科长等重要位置,都是朱家骅的旧部,与沈安娜的关系十分熟络,在机要处任职,沈安娜的“特”字头身份尤为突出,一般的人根本不敢对沈安娜不敬,更妄谈对她进行调查。

尽管如此,潜伏的日子依然危机四伏,有时候你再小心谨慎,却还是不可避免地露出破绽,在沈安娜的印象当中,她潜伏14年中,命悬一线的危机就发生过数次。

沈安娜在中共方面的直接领导人是徐仲航,这也是她的一位潜伏在国民党内部的革命同志,当时他潜伏在国民党官办的正中书局,不过,由于他不是国民党员,所以无法获得更多重要情报,为了能更好的工作,他联系了沈安娜,希望能通过她帮忙办一个特别党证。

然而,徐仲航的请求提出以后,便失去了联系,几天时间里,沈安娜焦急万分,因为她比谁都明白,一位潜伏在国民党内的革命同志失去消息意味着什么。

随着时间的流逝,沈安娜内心愈发的不安,仿佛被阴云笼罩,她思虑再三,决定写一封信给徐仲航,以此来试探徐仲航目前的处境。

当沈安娜的这封信来到徐仲航的办公地时,收到信件的人并不是徐仲航,而是国民党的特务,很不幸的是,徐仲航被国民党逮捕了。

国民党的特务展开信,阅读了其中的内容,信纸上只有寥寥数字:“孩子治病 , 欠钱下月归还”。这便是沈安娜给徐仲航的信中所写的内容,沈安娜并没有直言,而是假借借钱为由进行试探,这种小心谨慎几乎成为沈安娜的一种习惯。

国民党特务很快查到信件的来源是沈安娜,并且迅速找上门去,当两名国民党特务质问沈安娜为何与徐仲航有信件往来时,并且直言,徐仲航是共产党员,已经被捕一个多月了!

沈安娜心中一紧,却很快镇定下来,她不仅没有怯懦,反而怒道:“你们有什么证据说人家是共产党?”这看似无关痛痒的反问,其实是沈安娜想弄清楚他们到底掌握多少信息,其中的一个小特务果然中计,接着话茬说道:“他的抽屉里全是反动书本。”

沈安娜听到这里,知道他们并没有掌握什么重要证据,态度更是一变再变,直接对两个特务郑重地表示,有什么事情可以自己去向秘书长报告,说完便扬长而去了。

国民党特务来势汹汹,最终却碰了一鼻子灰,只能悻悻离去,沈安娜与秘书长朱家骅的关系,整个国民党内部有几个人不知道?手中没有铁证,他们还真不敢去找秘书长告状。

徐仲航同志在严刑拷打之下,依然没有吐露出关于沈安娜半个字,沈安娜因此得以保全,继续潜伏。

因为沈安娜是潜伏工作,联系组织都是通过单线联系,她的直接领导被捕后,与组织的联系便彻底中断了。

作为一名中共特工,潜伏在国民党的“心脏”中,失去组织的消息以后,如同是断线的风筝,又像是陷入无尽的黑暗,未来的路该如何走?

时间来到3年后的一天夜里,沈安娜家里的房门突然传来敲门声,当沈安娜夫妇谨慎地开门后,门前站着一个男人,他的名字叫吴克坚,是地下党领导人。

沈安娜与华明之夫妇,在听说他是奉周恩来副主席的指示与他们取得联系的时候,眼泪夺眶而出,一千多个日夜的煎熬,终于在这一刻得以释放。

一般人很难理解沈安娜在失去组织联系后的日子有多难过,她自己都记不清,有多少次她将重要的情报带回家,又苦于无法与组织联系而默默销毁;更记不清自己路过八路军办公室时,有多次想冲进去哭诉,又一次次强忍着离开。

对于沈安娜的考验远远不止危险与无助,还有扑面而来的巨大发展与诱惑,由于沈安娜在国民党内的优异表现和特殊关系,经过几年的努力,她早已成为机要处的骨干成员,与国民党的需要元老级人物都十分熟络,深得他们的重视。

国民党内的重要人物于右任,甚至曾直接对沈安娜提出,要推荐她当立法委员,即便是对沈安娜这样的机要人员来说,这也是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成为国民党“立委”,则代表着立刻拥有权势与金钱,这两样的东西,对于所有人都有致命的诱惑。

沈安娜思虑再三,觉得还是做一名机要处的速记员,对党的情报工作更有利,遂婉言拒绝。事后,地下党领导吴克坚,曾甚为动容的发出感慨道:“为了党的事业 , 自愿这样做 , 实在难能可贵 。”

就这样,沈安娜一直以速记员的身份为组织提供情报,随着她的地位不断提升,她逐渐得到蒋介石的重视,蒋介石组织的许多重要会议,都邀请沈安娜来做他的会议速记工作,沈安娜则借此机会,就坐在蒋介石身旁,为组织上源源不断的传递着情报。

沈安娜的工作极为隐秘,但是国民党内部高层的绝密信息屡屡泄密,导致国民党对内部审查愈加严密,甚至蒋介石在开会期间,说到关键内容的时候,会大声喝止众人,全都放下手中的笔,包括速记员在内。

不过,沈安娜凭借记忆将这部分内容记在脑海里,在休息时间,到厕所将默背的内容用速记符号暗自记下,回家后再翻译成汉字信息传递出去。

国民党对于速记员也曾有过防范,为了防止速记员获取重要信息,一场会议使用了数名速记员记录,他们互相交替记录,每一个人都无法获取会议全部内容,沈安娜并没有被困难击败,在整理会议记录时,主动申请让自己的丈夫帮忙加班,夫妻二人一夜未眠,将所有的会议记录整理出来,并且将精华部分以火柴盒的形式传递给组织。

国共关系日渐紧张,国民党内部“清查共谍”的呼声也越来越高,沈安娜临危不乱,在清查会议开会之前,沈安娜想到一招转移视线的计策,据她观察,在机要处有一个共同讨厌的人,他就是中央社派来的一位记者。

这名记者出现在机要处,主要的任务就是暗中观察机要处人员,所以不受大家喜欢,不过,大家并没有怀疑过他的身份问题。

清查会议开会当天,沈安娜在机要处打热水的时候,不着痕迹地说了一句:“大家都看到了吧 , 中央社某记者常来会场, 最近可是来得更勤了。”

机要处的同事仿佛被一句话点醒,都纷纷开始议论,果不其然,有人开始认为他就是泄露机密的“共谍”,由于大家本身就对他有抵触心理,这种说法很快便传开了,依靠这样的引导,沈安娜再一次转危为安。

随着国民党势力日渐衰微,国民党最终向台湾转移,此时的沈安娜得到一个消息,不必再继续跟随国民党前往台湾,可以回到上海恢复身份了。

沈安娜潜伏14载,终于等来这一天,她的潜伏工作也使她一身荣誉,成为中共最杰出的秘密情报员之一,更被称为是“按住蒋介石脉搏的人”、“战斗在敌人心脏里的人”等等。

1986年,萧克上将特别为沈安娜赋长达百行的五言长诗一首,名为《无形战线》,以此来赞扬沈安娜。

“按住敌脉搏,指头卜吉凶…… 不用千钧棒,赛过孙悟空……”

2010 年 6 月,沈安娜安然离世,结束了她传奇的一生,享年95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