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特工做了什么 1931年日本人悬赏5万要他人头
热文

红色特工做了什么 1931年日本人悬赏5万要他人头

2021年01月26日 23:16:57
来源:野史日记

20世纪初,日本帝国主义妄图侵占中国东北地区的野心不断膨胀,随着时间推移,再也难以抑制蠢蠢欲动的侵略本性,终于,在1928年制造皇姑屯事件,标志着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野心彻底暴露。

在中日很长一段时期的历史当中,日本都属于中国的藩属国,日本帝国主义崛起,虽然入侵中国的野心空前膨胀,却依然保持着谨慎,没有立即采取军事入侵,而是先进行入侵前的铺垫行动,想以此来蚕食中国人的抵抗力量。

毒品入侵,便是日本人诸多毒辣手段之一,他们想借助毒品的邪恶力量,削弱中国人的抵抗能力,为日后入侵东北做准备。

日本的险恶图谋,并不能逃过中国众多爱国人士的双眼,阎宝航就是其中之一。

当日本人的毒品源源不断地进入辽宁沈阳时,阎宝航第一时间就明白了日本人的险恶用心,对于日本帝国主义的毒品侵略行为,阎宝航十分愤怒,四处奔走呼号,希望以自己的爱国热忱唤醒更多国人,与他共同抵抗日本毒品。

阎宝航在四处宣传奔走抗毒,在辽宁省爱国人士当中的名声逐渐高涨,在他的推动下,1929 年,辽宁省拒毒联合会成立,阎宝航出任会长。

一时间,在阎宝航的带领下,辽宁省的抗毒工作风生水起,得到众多爱国人士的响应,导致日本的图谋受挫,日本人也因此记住了阎宝航这个名字,内心生出愤恨。

为了扩大抗毒战果,阎宝航决定采取大型的公众销毁毒品行动,以此来唤起更多人参与到抗毒行动中来。

1930年6月16日,这一天的小河沿体育场人山人海,在小河沿体育场的中央位置,有一个临时搭建的席棚,席棚内有一条长桌,长桌前设置一众座位,这些座位上坐着中外来宾和一些当地的重要官员,在长桌正前方,则放置着四口大锅,大锅下正燃烧着熊熊焰火。

四口大锅旁堆放着汽油和木柴,成为大锅下方烈焰的坚实保障,体育场的四周,则挂满宣传禁毒的标语和漫画,不错,小河沿体育场今时今日,俨然已经成为了毒品的“坟场”。

这场毁毒大会的主角正是阎宝航,对于有丰富毁毒经验的阎宝航来说,只有一场声势足够浩大的销毁毒品大会,才能切实地吸引更多人参与到禁毒行列中来,借此抗击日本帝国主义的毒品侵略行为。

阎宝航不仅邀请了当地官员和来宾,更是直接邀请各国驻沈阳领事以及中外记者参加,他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让全世界各国的领事,尤其是日本领事看看,我们中国人不好欺负!

警察前面开路,中间是装着毒品的几辆卡车,后面则是游行的学生队伍,道路两旁则是里三层外三层的群众,随着卡车缓缓前行,游行队伍高呼抗毒口号,抗毒热情在沈阳这座城市空前高涨。

一场激动人心的爱国禁毒行动,在阎宝航引燃毒品的那一刻达到高潮,然而日本人此刻的心情却与热情的会场显得格格不入,他们的内心此刻已经冷若冰霜,杀机显露,日本领事也成为唯一没到现场的驻沈阳领事。

随着烈焰的灼烧,现场的大量毒品很快便灰飞烟灭,这次声势浩大的禁烟行动,令很多人都想起多年前的虎门销烟,他们纷纷称赞阎宝航是“今天的林则徐”。

这一声称呼,是对阎宝航禁毒最大的肯定,然而,在巨大成功的背后,亦潜伏着巨大的危机,早在这次大型销毁毒品行动之前,阎宝航与沈阳市警察局局长黄显声,便受到过日本人的语言威胁,只不过黄显声与阎宝航都不为所动,反而将禁毒行动进行的更加彻底。

“激进分子借口禁烟,进行排日活动,有碍两国邦交,希望阁下不要插手此事。如果由此引起事端,敝国政府不会袖手旁观,到那时恐怕对阁下的前途不利。”

经过几次大型禁毒行动,损失惨重的日本人对阎宝航的恨意,已经达到杀之后快的程度,只是碍于日本在沈阳的势力有限,无法对阎宝航进行迫害。

日本人对阎宝航的恨有多深?从事后日本人的行为就能看出一二。

1931年,九一八事变的次日,日本军队迅速将东北国民外交协会围了个水泄不通,他们此次行动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捉拿抗日分子,而阎宝航则是重中之重。

只不过日本人并没能如愿捉到阎宝航,他乔装打扮以后,在英国工程师泰尔斯的帮助下悄然离开沈阳,去往北平继续组织抗日救亡行动,得知消息的日本人恼羞成怒,悬赏5万大洋要拿阎宝航的项上人头。

5万大洋在当时确实是一笔巨款,通过这个数字也能充分感受到日本人对阎宝航的恨有多深,只是日本人还是低估了阎宝航,如果他们知道阎宝航在日后不仅救国有功,甚至对全世界的反法西斯战争都有影响的话,就不会仅仅拿出5万大洋这么简单了吧。

1933年,一直在北平继续进行抗日活动的阎宝航,以救国会的30名骨干为基础,组建了一个名为“复东会”的秘密抗日组织,这个组织虽然是秘密组织,却很快被以戴笠为首的国民党特务系统侦知,对于这个组织的存在,蒋介石的态度是敌视。

随着戴笠对复东会的侦查工作不断深入,发现复东会的成员与张学良有很深的渊源,蒋介石与戴笠原本的敌视态度因此发生转变,由敌视变为拉拢。

蒋介石与张学良商量,希望张学良能出面劝劝阎宝航,解散复东会,加入由蒋介石和张学良共同组建的“四维学会”,由于这个“四维学会”主要讲礼义廉耻,并非是一个直接参与抗日救国的组织,阎宝航起初拒绝加入,最终碍于张学良的面子,才勉强同意加入。

张学良当时面见阎宝航,如此劝说:“要打回老家去,我们自己的力量不够,必须握有军 事实力的黄埔系结合,在当前大势下必须拥蒋才能实现抗日”。

因此,阎宝航与张学良以及蒋介石、宋美龄的关系极为密切,因为这层关系,阎宝航与东北元老人物莫德惠、万福麟保持密切关系,与冯玉祥、孙科、张群、于右任等国民党名流的关系也非常不一般,即便是戴笠这样的人,也是阎宝航的密友,戴笠在见到阎宝航的时候,也要敬他三分。

阎宝航在重庆的人脉甚广,常年混迹在国民党要人之中,只不过这些人并不知道,看似风光无限的阎宝航,其实每天都过着刀头舔血的日子,他小心谨慎的做事,利用自己的各种关系人脉,不着痕迹地一次又一次挽救被军统逮捕的爱国志士。

几乎所有的国民党要人都以为阎宝航是一个活在前途无限的光芒下的人物,其实他自己知道,自己是一个活在敌人环伺的危险处境,他不知道自己哪天会露出一丝马脚,便会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因为他早已在周恩来的介绍下,成为一名共产党的地下工作者。

1041年5月,蒋介石得到驻德武官桂永清的一份密保,其中消息足以震惊全世界:

纳粹德国决定了六月二十日左右的一星期内开始进攻苏联。

进攻苏联的计划,希特勒密谋已久,为了保证进攻苏联的突然性,他在事前做了许多准备,同时暗中勾结日本,约定共同进攻苏联,只不过日本并没有按照德国人的指示做出安排,他们只是做出一副进攻苏联的样子,实际上则密谋着南下发动太平洋战争。

日本人的真实想法德国人并不知晓,他们依然沉浸在即将占领苏联的狂妄当中,德国人的这份狂妄,也直接导致德国进攻苏联准确日期,如此绝密消息被摆在蒋介石的案头上。

德国准备偷袭苏联的消息传到重庆,国民党高层人员欣喜若狂,因为他们认为,苏联被德国打败以后,日本将会全力进攻共产党,解决他们的心腹大患,他们幻想着自己美好的未来,甚至因为这种还未成为现实的虚幻美梦而大肆庆祝。

一场小型宴会上,国民党要员云集,他们觥筹交错,互相庆祝着美好的未来,阎宝航也在宴会邀请的名单上,与其他人不同的是,阎宝航的脸上虽然洋溢着笑容,但是内心却泛起惊涛骇浪。

因为他在宴会上,从于右任的口中得知德国人即将进攻苏联的确切情报,阎宝航刚得到这份情报的时候,虽然内心翻江倒海,但是却保留着质疑,难道这是于右任的酒后疯话?为了万无一失,阎宝航找到酒意正酣的孙科,问他是否真有此事。

脸上洋溢狂喜的孙科,听到阎宝航的发问后,郑重其事地告诉他:“是呀 , 蒋委员长亲自同我讲的。”

孙科的回答让阎宝航立刻确认,德国会在6月20日左右发起对苏联的进攻消息是真的,他无心再参加宴会,而是悄无声息地离开会场,通过地下情报网将这个无比重要的信息交到周恩来手中,再由周恩来转给苏联。

德国对苏联发起进攻的日期是6月22日,与阎宝航提供的信息一致,事后,阎宝航得到周恩来的肯定和表扬,更得到斯大林的认可,还得到了叶利钦颁发的纪念章。

阎宝航作为一名红色特工,出色地完成任务,他获得的情报可以说对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都做出了巨大贡献,然而,这份巨大荣誉的背后,又何尝不是“步步惊心”?

阎宝航的住所周围,皆是国民党军政要员的寓所,在他生活的区域,无时无刻都在便衣特务的监视之下,阎宝航由于多次利用自己身份救出被逮捕的共产党员,早已经遭到军统特务的怀疑,只是他们并没有抓到真凭实据,又碍于他与蒋介石的关系,才没有动他,但是对于他的怀疑和试探,却始终都没有停止。

一次,阎宝航的女儿阎明诗回家,因为有特务盯梢,所以在很远的地方便下车,准备甩开特务。由于当时外面下雨,阎明诗又急于回家,索性脱下高跟鞋,赤脚在雨中飞奔回家,当她打开家中的房门时,阎宝航看到女儿的样子大惊,赶紧关上房门,对女儿说道:“看你这个样子,哪里像个大小姐?”

看着浑身湿透的阎明诗低头不语,阎宝航知道她觉得委屈,于是,将她带到窗户前,指着外面的寓所和偶尔露面的特务,语重心长地对阎明诗说道:“我们就在敌人的鼻子底下,而敌人的眼睛就在鼻子上面。”

阎明诗也是从事秘密工作的工作者,自然明白父亲这番话的深意,在父亲的话语当中,她深切地感受到父亲对她的关爱,以及身处环境的巨大危险。

阎宝航对女儿的一番话虽然严苛,却并非危言耸听。

有一次,阎宝航正在家中与两位同志商谈,突然冲进来几名特务谎称是抓赌,实则借机查探虚实,阎宝航不慌不忙,拿出戴笠的名片交给他们,特务见了戴笠的名片,这才毕恭毕敬的退了出去。

还有一次,重庆卫戍区总司令刘峙约见阎宝航,当阎宝航来到司令部的时候,见到卫兵全是荷枪实弹,这才知道自己此次赴的是“鸿门宴”,虽然内心打鼓,但是阎宝航却面不改色,面对刘峙的质问,回答的滴水不漏。

刘峙深知阎宝航不好对付,转而打起感情牌,深切地对阎宝航说道:“阎先生,我们并非初交,老实说,你是不是共产党?”

听到刘峙“饱含深情”地询问,阎宝航丝毫不露怯,反问刘峙:“那么你看呢?”

刘峙老谋深算,一计不成再生一计,不停追问阎宝航四个儿女去延安的具体情况,在询问的过程中,双眼紧盯着阎宝航的眼睛,希望能从中发现一些细微的变化。

没想到,阎宝航不仅没有丝毫的慌乱,反而大气凛然地说出一番话:“共产党是啥模样?是 不是疾呼复土还乡,引领企望白山黑水,力争中原沃野还我中华的,都是共产党?那好吧,我自报一名,今天也就不 走了,你还可以加官晋爵。”

阎宝航这番慷慨陈词,令刘峙的老脸也有些挂不住,没有丝毫证据的他,只好放阎宝航离开。

其实,当时怀疑阎宝航的人远远不止刘峙一人,国民党社会部部长谷正纲,曾经直言,阎宝航不是共产党,也一定是被共产党利用的人。

还有康泽,也曾对阎宝航直言:“关于你的情 报很多,我还不相信,但不要和共产党接近。”

阎宝航成功以后,我们可以称他是“红色特工”、“传奇人物”,但是他在当年潜伏的时期,却是真真实实,每时每刻都面临着生死危险。

根据阎宝航的文字资料来看,在他的潜伏生涯当中,最危险的一次发生在1942年的夏天,那一年“东总”有三人被捕,分别是李羽军、徐仲航和孙复起,其中李羽军病死狱中,孙复起自首,所幸他不清楚阎宝航的党关系,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而徐仲航则清楚了解阎宝航,一旦他坚持不住,阎宝航则在劫难逃。

幸运的是,徐仲航是一位铁铮铮的“硬汉”,面对敌人的摧残仍然坚持斗争,并没有透露阎宝航的半点信息,为此,阎宝航才得以在敌人环伺的险境中继续进行地下工作。

1944年,日本溃败的局面逐渐明朗,但是,当时盘踞在中国东北的日本关东军依然具备强大的战斗力,美国在太平洋战争中遭到日本的顽强抵抗,蒙受巨大损失,当提及面对日本关东军的时候,美国表示希望苏联对其发动大规模进攻。

关东军战斗力强,经营东北十余年,无论是苏联还是美国,想要全面击溃这样的关东军,都要付出巨大代价。

在得知这个消息以后,阎宝航再次发挥自身的巨大作用,利用自己的身份和关系,从国民党军委第三厅钮先铭那里借到关东军详细资料,这份资料当中,包含了关东军的兵力和布防等重要信息,阎宝航将这份资料信息上交,最终转交到苏联手中。

苏联凭借阎宝航提供的这份重要情报,对日开战如同按图索骥,短短几天时间,便将这支拥有经营十余年防御体系的日本王牌军横扫。

阎宝航,字玉衡,中国战略情报专家,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事业立下过不朽的功勋。

向阎先生致敬,昔日里您隐姓埋名,如今该让更多的国人知道您的大名,哪有岁月静好,只是有人为我们负重前行,谨以此文,将无比崇敬之情献给为今日美好生活做出过牺牲的红色特工们,敬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