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战役粟裕呛许世友:好打 军委调你干什么?
热文

济南战役粟裕呛许世友:好打 军委调你干什么?

2021年01月18日 10:18:26
来源:掌上风云

粟裕呛许世友:如果好打,军委调你干什么?

张雄文

9月23日,许世友奉粟裕之令如期发起攻击(攻打济南内城),但攻击很快受阻。

内城是守军的核心阵地,也是王耀武最后的栖身之所,集结了守军最精锐的部分。地形也异常险固,城墙高达12米,厚达10至12米,护城河宽5至30米,水深2至5米。王耀武还竭尽才智,修筑了多层明碉暗堡和永久性工事。

攻城部队一阵迅猛突击后,东西两个兵团付出了惨重代价后,却都未能打开突破口,枪声骤然停歇下来,战场上一时出现令人窒息的沉寂。

以勇猛著称的许世友陷入焦虑和沉思之中。这时,粟裕从华野司令部打来电话,询问总攻情况,他心情沉重地做了汇报。

请将不如激将,粟裕冷峻而严肃地说:“济南不好打是预料中的事情。如果好打,军委调你干什么?你要克服一切困难,尽快突破内城!”他指的是毛泽东点名让许世友从疗养地回来担任攻城总指挥一事。

许世友放下电话,与王建安一起重新调整部署,严密组织了第二次攻击。东兵团的9纵和西兵团的13纵先后爆破成功,突破城垣,杀入内城,其余攻城部队随即潮水般涌入城中。

华野部队攻入济南

蒋介石一年前将被击毙的张灵甫伪造为自裁,是为了激励部下们都能仿效他“不成功便成仁”,参与其中伪造的王耀武洞悉内幕,这回“不成功”,也不想“成仁”。

他急忙将指挥权交给追随自己多年的参谋长罗辛理,丢下尚在拼死抵抗的残兵败将,化装潜逃,但没想到逃出了济南,到了180多公里外的寿光县,还是被布下天罗地网的山东民兵活捉。

一年前,粟裕打掉了当年补充1旅发展而来的整编74师,而今又生擒当年的旅长王耀武,终于为谭家桥战斗死去的红10军团官兵们报了一箭之仇,足以告慰已长眠地下13年的方志敏和刘畴西。

王耀武对粟裕这个老对手也可谓“没齿不忘”。多年后的1959年2月,他被特赦出狱,有人问他除了亲人外还最想见谁,王耀武稍作沉吟,回答说:粟裕。

济南被攻克,国民党的援军相距尚远,邱清泉和第5军才到达鲁西南的成武、曹县地区,而黄百韬和李弥则还在徐州地区慢慢腾腾集结他们的部队,准备开拔。

得知济南失守,邱清泉顿感自己危险,马上收兵后缩。打援战场不战而屈人之兵,实现了毛泽东“在援敌尚远之时攻克济南”的最好可能设想。

唯一令粟裕遗憾的是,围歼第5军的军令状又只能往后推迟了,不过,离向毛泽东承诺的最后期限还有4个月,他依然还有充裕的时间。

筹划战役的时间虽长,拿下济南却只用了八个昼夜,比粟裕和毛泽东估计的时间都要短,全歼守军10多万人,活捉守将王耀武以下23名国民党将领。

粟裕向毛泽东承诺的“军令状”中4到8个月内歼灭蒋介石10万人的任务,豫东战役打掉约10万后,他又超额完成了一倍的任务,合计已达20万人。

粟裕随即向毛泽东驰电告捷:“我军已完全占领济南全市,守敌全歼。”他还乘坐吉普车赶到位于泰山北麓小镇仲宫的攻城指挥部,看望麾下的攻城将士们。

谭震林、许世友和王建安闻讯,带着山东兵团参谋长李迎希、政治部主任谢有法和东、西兵团各纵队司令员政委早早在路边迎候。

握手寒暄后,粟裕说:“同志们,我专程来看你们,来看看我们的攻城部队。我们终于打胜了!”他还笑容满面地对麾下这些将领们说:“我告诉你们,由于攻城部队迅速拿下了济南,南路援军已停止前进。”

掌声和欢呼声响起来,喜悦溢满每一个人的脸颊。

13纵司令员周志坚对粟裕敬仰不已。多年后,他回忆说:“他(粟裕)以精湛的军事天才,与坐镇西柏坡大本营的毛泽东主席电来电往,最后确定济南战役的方针。”

他还满怀激情地说:“济南战役的计划,像豫东战役计划、淮海战役计划一样,都是未来战略学、战役学研究的经典战例,历史的长镜头会越来越发现它的潜在光辉。”

战后不久,新华社记者找到华野司令部,求见战役的最高指挥员粟裕,请求采访。

粟裕意气风发畅谈了胜利的六大原因和意义,最后还借记者之笔要求华野全军将士说:“我军必须力戒骄傲,力戒轻敌”,“准备克服一切困难,为争取更大的胜利而努力”。

攻克济南也给了东北战场借鉴和自信,一度犹豫南下锦州的东北野战军司令员林彪,最终于10月1日下达了攻锦(州)打援动员令,说“自我攻克济南歼敌10万后,全国震动”。他开始部署攻打10万人据守的锦州,截断另一个精锐黄埔系集团向关内撤退的陆上通道。

于是,辽沈战场的真正较量开始,多年后周恩来说:“三大战役的序幕是济南战役。”

西柏坡的毛泽东对粟裕和华东野战军欣慰有加,以中共中央的名义祝贺说:“这是两年多革命战争发展中给予敌人最严重的打击之一”,“华东和中原的全部解放,已经更加迫近”。(选自《多是横戈马上行——野战主将粟裕》,中国文史出版社2016年版,作者张雄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