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剑》里孔捷独立团杨村之败,历史上还真有八路军遭夜袭的原型
热文

《亮剑》里孔捷独立团杨村之败,历史上还真有八路军遭夜袭的原型

2021年01月12日 10:04:22
来源:老周的深度军事

老周

摘要:在《亮剑》里,孔捷的独立团在杨村遭到日军山本一木特战队的夜袭,损失惨重。而在历史上还真有八路军遭日军夜袭的原型,不过并不是日军特战部队,而是普通的日军部队。

在《亮剑》里,孔捷的独立团在杨村遭到日军山本一木特战队的夜袭,损失惨重。独立团伤亡超过三百人,2营被打残,而日军只留下了一地的弹壳和一顶钢盔,连一根汗毛都没伤到就全身而退。山本特战队本来是想穿过杨村袭击八路军总部所在的大夏湾,但独立团临时调防到杨村,山本特战队出发前并不知道,所以结果一头撞上了独立团。但到底是特战队,即便是不期而遇的遭遇战,出手也是不凡,竟然将擅长夜战近战的八路军打了个猝不及防。尽管是为总部挡了枪,但独立团损失惨重,孔捷也因此被撤掉了独立团团长,由李云龙来接任团长。而在历史上还真有八路军遭日军夜袭的原型,不过并不是日军特战部队,而是普通的日军部队。

在历史上遭到日军夜袭的八路军部队,和独立团是属于同一支部队——八路军129师386旅,是386旅两个有正式番号的团队之一的771团。

1937年8月,在陕北的红军改编为八路军,下辖三个师,每个师下辖两个旅,每个旅下辖两个团,属于乙种师。另外,每个师还直属一个教导团,八路军总部还有一个特务团,这样全军是三个师十六团。这十六个团是国民政府军政部承认的正式编制,是每个月发军饷的——当时按照全军4.5万人的员额每个月法币63万元,后来这个经费略有调整,但大致都在65万元上下,没有超过70万元,一直到1941年1月才完全停发,加上1937年初到八路军改编前每月30万元的经费补贴,国民政府总共拨付军饷约2700万元,还有不定期不定量的武器和弹药补充。在这十六个团中,在各旅序列中的十二个数字番号的团,就被称为十二个主力团,也就是所谓的“老八路”。至于像李云龙这样的独立团,是不在国民政府编制序列上的,自然没有军饷。

386旅771团,前身是1929年六安、霍山暴动后成立的红11军第33师,后来先后改编为红1军第3师、第3师第7团、红4军独立团、中央教导2师、红4军12师、红25军73师、红四方面军第31军、红31军91师,最后就是由红31军91师改编为771团。771团成立时,团长徐深吉、副团长张南生、参谋长黄新友、政训处主任吴富善;1营营长徐其海、2营营长邹国厚、3营营长吴宗先。

在《亮剑》里只提到过程瞎子的772团,从来没有提到过771团,这又是为什么?这也是符合历史真实的,因为1937年底就脱离了386旅序列,调到陕甘宁边区,成为保卫党中央的骨干力量,并先后改编为129师新编第4旅771团、陕甘宁晋绥联防军新编第4旅771团,解放战争时改编为西北野战军第6纵队新编第4旅771团,到1949年解放军全军整编时,改编为第一野战军第6军17师49团。也就是说771团很快就不是386旅所属部队,也不在晋西北,而去了陕甘宁,《亮剑》自然就没有出现771团。

最后就来说说杨村之战的原型战例。

1937年9月晋北战场,日军向娘子关、新关一线发起攻势,在正面强攻始终未能得手之后,日军改变了战术,

以第40旅团5个大队向新关右翼的石门口进行迂回,由于国军只重视正面防御,侧翼是整个防线的薄弱之处,因此迂回的日军顺利占领了石门口。

在此之前,八路军386旅771团就根据师长刘伯承的命令,部署在石门口一线,见日军迂回到石门口,771团团就在团长徐深吉地指挥下,迅速抢占有利地形,利用之前军阀混战年代遗留的防御工事,展开了阻击。由于这一股日军是执行迂回穿插任务,属于轻装急进,所以没有炮兵随行。面对771团凭借工事的顽强阻击,几次攻击都被击退。战至傍晚时分,日军就主动后撤,双方随即脱离了接触。

见日军败退,团长徐深吉就在石门口一线留下少数警戒部队,主力则转到附近的七亘村宿营。七亘村地处山西省阳泉市平定县东回镇,不仅通往娘子关的公路从村边经过,而且也是这一带的一个大村庄,有百十户人家,可以供部队宿营,不然9月下旬的晋北山区,夜间还是寒意料峭,不到万不得已自然不会选择露宿野外。另外,771团还是很有几分自豪,毕竟接连击退了5个大队日军几次攻击,当时能够力挫日军,绝非易事。因为1937年9月的日军,都是还没有进行大规模动员的常备军,士兵训练有素,单兵素养都很高,战斗力相当强。通常情况,中国军队一个师都难以抵抗日军一个大队的猛攻,就是中国军队里装备最好的中央军嫡系部队,例如德械师这样的精锐,也未必有绝对把握在正面顶住日军攻势。现在771团以一团之众就顶住了日军5个大队的进攻,自然有足够理由骄傲了。

所以,771团很自然有些洋洋得意了,当晚的宿营,全团从上到下都有些轻敌松懈,没有加派岗哨,甚至连班哨、排哨也没有安排,主要是八路军根本没有想到日军还会进行夜袭。但正所谓骄兵必败,午夜时分,日军组织了一个步兵大队和200名骑兵,避开石门口正面,穿过七亘村下面的山谷绕到村子侧后,然后对771团发起夜袭。日军先解决了村子外面的步哨,再悄悄摸向七亘村,直到距离村子只有200米的地方,才被771团一名查哨的连长发现,但日军立即改偷袭为强攻,向七亘村发起猛攻。

此时的771团官兵正在酣睡,突遇夜袭,猝不及防,根本来不及集结,日军就已经冲进了村子。但771团的官兵绝大部分都是经过长征的百战老兵,单兵素质出色,而且具有丰富的实战经验和生存能力,即便被被日军冲散,但还都能够各自为战,并自动组成小组、班、排开始迎战,相互以火力支援和配合,向村外突围。其中一个班的八名战士在没有任何命令的情况下,凭借丰富的实战经验和迅速的反应,第一时间就抢占了村子边上的一处高地,主动担负了掩护主力突围的重任,他们以七人伤亡的代价,为全团赢得了冲出包围圈的宝贵机会。

听到771团遭到日军夜袭,部队被打散的消息,刘伯承师长立即派129师参谋处长李达带了一个排去收容队伍。但李达只收容了几十人就和日军遭遇,经过苦战才脱险。回到师部,他向刘伯承报告了收容情况,最后说:“鬼子突然袭击,771团被打散,连团长也不知是死是活!”

而且此后十多个小时,771团和386旅旅部、129师师部完全失去了联系,因此刘伯承痛惜地说:“看来771团完了!一个团就这样完了,真是史无前例!”

国民党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黄绍竑得知此事,专门给129师发来“慰问”电报,第2军团司令兼第13军军长汤恩伯也给129师发来“慰问”电。显然,这样的“慰问”电蕴含的嘲讽之意不言而明。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771团居然奇迹般地重新集结起来了,原来771团虽然在日军偷袭中被打散,但败而不惨,散而不溃,实际损失并不严重,伤亡总数也不过只有七八十人,并没有伤筋动骨。而且部队绝大部分都是经过长征的老兵,游击战经验丰富,就算被打散了,也很快就重新聚拢起来,恢复了建制。

尽管771团损失并不大,但毕竟是八路军第一场败仗,而且擅长夜战的八路军反而在夜战中失利,实在有些说不过去,因此129师师长刘伯承主动承担了领导责任,并向八路军总部写了检讨。毛主席随后也亲自电告八路军各部,要求戒掉“骄气”:“屡胜之后,必生骄气轻视敌人,以为自己了不得。771团七亘村受袭击,是这种胜利冲昏头脑的结果。你们宜发通令于全军,一直传达到连队战士,说明对日本帝国主义的战争,是一个艰苦奋战的长过程。凡那种自称天下第一、骄气洋溢、目无余子的干部,须予以深切的话告诉他们:必须把勇敢精神与谨慎精神联系起来,反对军队中的片面观点与机械主义。”

此战之后,386旅知耻而后勇,认真总结经验,一个月后就在七亘村打了一场在战史上堪称经典的“重叠设伏”,在同一地点两次设伏,歼灭了日军三百人,算是报了一箭之仇,长出了一口恶气。

386旅对日军也真正重视起来,在接下来的抗战中越战越勇,屡挫日军,被山西战场的日军视为头号劲敌,甚至在铁甲车上刷上“专打386旅!”的标语,一心要和386旅决战。最早进入敌后根据地考察八路军作战情况的美国海军陆战队上尉卡尔逊就评价386旅是“中国军队中最好的旅”。到1941年1月,386旅就已经从1937年8月成立时的约5700人发展到了近3万人。

因此,在真正的历史上,《亮剑》里孔捷独立团杨村失利的原型显然就是日军夜袭七亘村,只不过在真实的历史上,偷袭的日军并不是什么特战队,而是日军第40旅团第79联队的部队。遭到袭击的八路军771团损失也远比独立团要小得多。《亮剑》之所以将独立团安排在386旅,显然也不是随性而为,而是充分考虑了历史上八路军各旅的真实战况,才选中了396旅,无论是作战地区,还是战斗情况,都是有原型的。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