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实现“一人灭一国”武勋的除王玄策的还有谁
热文

唐朝实现“一人灭一国”武勋的除王玄策的还有谁

2021年01月07日 17:25:11
来源:历史春秋网

河西李氏起兵

隋炀帝大业十三年(617),晋阳唐公李渊、李世民率军攻进关中。

同年,陇西豪杰薜举起兵占领陇西各郡,自称西秦霸王,派兵向东与唐军争关中,向西进攻河西走廊诸郡。

薜举父子英勇无比,但极端暴虐,河西武威郡首当其冲,立即就面临是战是降的抉择。

武威鹰扬府司马刘轨,大富翁,经常仗义疏财,很得人心;又是军队中级军官,是武威相当有气场的一个人。

他和武威的豪强曹珍、梁硕、安修仁等人一起商量:

“薜举肯定要进攻河西,可咱们的长官无能,绝对守不住。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妻小被别人抢去吧?只有大家拧成一股绳,守住河西,保家卫国。”

几个人都赞成,但不能群龙无首,互相谦让不敢当。

曹珍说:“当今天下,到处都在说李氏当兴,替代隋家的就是李氏,李轨参与其中,这就是天数!”

一起拜下,推举李轨为主公。

动手,捉住武威的隋长官谢统师、韦士政,占领了武威。

李轨不客气,自称河西大凉王。

有人提议杀光隋官员,分了他们的家产。

李轨反对:“你们推举我为首领,就得听我的。我们举兵是为了保境安民。杀人抢物,不是强盗吗!”

遂任命谢统师、韦士政等重要位子。

接着率军抵挡薜举西进部队,打了个大胜战,俘虏了一大批薜举的将士,李轨下令全部释放。

武威的军人都不理解:“好不容易胜利,又全部放他们回去,这不是帮敌人吗?不如全部活埋了!”

李轨说:“老天如果保祐我们,要捉住薜举,这些人都是我的人。如果不成功,杀他们有什么用?”

这几次的宽大处理,很出彩,河西都传遍了,大家知道大凉王李轨很特别,不乱杀人。

李轨拓展地盘,河西张掖、敦煌、西平等全部归降,整个河西,归附李轨,名副其实的河西大凉王。

大唐皇帝的堂弟

618年,李渊在长安称帝,国号大唐,主要精力就是对付西边薜举的大秦国。

李轨又在薜举的西边,远交近攻,李渊派使者到河西,结好李轨。称李轨为堂弟,一笔写不出两个李字,咱们是一家人嘛!

李轨很高兴,派弟弟到长安。

李渊好话安慰一通,再派大臣送李弟弟回去,并册封李轨为大凉王,仪仗队、军乐队都给配齐了。

到达河西之时,李轨憋不住欲望,已经称帝,还有个年号安乐元年。

李轨和手下商量:“李氏有天下看来是老天安排好的,唐家已经占领长安称帝,同姓不能争抢一个帝王之位。我想撤去帝号,东向长安称臣。你们看怎么样?”

曹珍说:“隋朝完了,现在称王称帝的多如牛毛。大唐在关中称帝,我们在河西称王,井水不犯河水嘛。已经称皇帝,怎么还接受别人的封官?如果一定要以小国服侍大国,咱们学习萧詧故事,自称梁帝同时称臣于周。”

南北朝,后周扶持的西梁政权,头头萧詧也叫皇帝,但臣服于后周。

李轨很同意这个做法,即表示大唐是老大,自己依旧称皇帝。

他给李渊回信,署名是:皇从弟大凉皇帝臣轨。

李渊很不爽:“李轨叫我老哥,分明不想臣服。”

唐高祖李渊画像

把李轨的使者邓晓扣下来,断绝关系。

不久前,薜举病死,儿子薜仁果已被李世民灭掉,陇右的威胁没有了。

李轨想的太美了!!!大唐迟早要对凉州地区动手。

内部离散的凉州

河西靠近羌、胡地区,胡人的势力很大。

李轨手下大臣安修仁就是粟特人,掌控着武威一代的胡人,李轨起事,就是安修仁带着胡人当先锋,一举拿下郡城。

河西首席谋臣是梁硕,头脑清楚,总劝说李轨要提防胡人。

安修仁很火,一起创业,你们当我是外人!

偏偏有点本事的人脾气大,梁硕碰上李轨的儿子也不大尿他,这让小李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小李和安修仁一起诬陷梁硕。

李轨大体只能胜任一个小公司的董事,主持这么大个凉州,脑子不够用了,自己的儿子总是亲,就听了他们的话,把梁硕毒死。

一起起事的那些人,都有点心凉凉。

没有主见的时候,人最相信鬼神。

来了个跳大神的胡人,宣称有神女要从天而降,李轨立即派人在武威城里修建了一个高台,取名“玉女台”,等待神女。

花钱费力做蠢事,众人失望。

船漏偏逢连夜雨,又来了灾荒,达到人吃人的程度。

大土豪李轨家财用尽还不够,是不是开了军粮仓库?

曹珍说必须的,可是,又有人使坏。

原来的隋官谢统师等本来心里不愿意当李轨的官,巴不得他吃憋,故意拆台:“饿死的人本来就身体不行,强壮的都顶的过去。军粮是紧急时候才能动用的,耗费在这些人身上很不值得嘛!曹大人是不是要替自己搞点好处?”

李轨对原来的上司谢统师总有三分敬畏,好比没读过多少书的人对一些“大学生”特别高看一眼。

同意谢统师的说法,不开仓,百姓们更怨恨。

河西看上去兵强马壮,其实真听李轨话的人不多,外强中干。

安兴贵的脑洞

大唐这时全力对付河东新崛起的反王刘武周,腾不出手来打凉州。

安修仁的哥哥安兴贵在长安,来个脑洞大开,给李渊上奏表,表示愿意到河西去,凭借三寸不烂之舌,说李轨归降。

李渊笑了:“不会吧?李轨盘踞河西,联合突厥、吐谷浑,就是发兵攻打也没这么容易。你一个人,动动嘴巴会说的下来?”

安兴贵说:“李轨是有实力,但给他讲清楚出路在哪,是福是祸要自己选,应该会听。真的听不进,我安家在河西好几代了,在百姓中威望很高,对情况非常了解。我弟弟修仁是李轨最信任的人之一,找个机会,完全可以拿下。”

李渊同意,就让你试试。

安兴贵到了凉州,经弟弟推举,李轨封他为左右卫大将军。

自然就谈到怎么守住河西这块地盘的问题。

安兴贵开口:“凉州不过千里,土地贫瘠,人民困顿。虽然有十万大军,但无战略要冲。唐军从太原起兵,一举就拿下长安,百战百胜,这是老天助他,不是人力能成功的。”

话锋一转:“陛下不如以整个河西归唐,就是第二个窦融了。”

李轨沉默半天,突然反问::“凉州江山坚固,唐国虽然强大,也拿我没办法。以前刘濞只有江东一点地盘,还想做‘东帝’,我占有大凉州,不能做‘西帝’?你从长安来,不会是唐朝的说客吧?”

安兴贵吓了一跳,赶紧说:“富贵不回家乡,就是衣锦夜行。我一家子受陛下的大恩,怎么会归附唐朝?只是自己有这种傻操心,提醒一下,拿主意还是听陛下的。”

看来只有用武力解决了...

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

安兴贵、安修仁兄弟暗地出招,几拨胡人骑兵进逼武威。

李轨亲自出战,可人心已散,原来的老兄弟死的死跑的跑,被胡人击败,逃回来关了内城坚守。

安氏兄弟出面,安兴贵宣布:“我受大唐皇帝之命,前来诛杀李轨,助他的人灭三族!”

果然大批将士们全归降。

李轨长叹:“人心去喽,老天要灭我。”

然后带着妻小到玉女台,喝了告别酒。

手下人逃光了,安修仁带兵逮住了他,送到长安,斩首。

这一年是公元619年。起兵到灭亡,三年。

安氏兄弟封侯,修仁凉国公,兴贵申国公。两兄弟名列李渊的“武德十六功臣”。

至此,大唐关中以西直到河西走廊,全部平定,成为兵精粮足的大后方。终于可以腾出力气,全力对付函谷关以东的诸侯。

提一下,被扣在长安的李轨使者邓晓,得到李轨战败被捉的消息,“舞蹈称庆”,真太特么不要脸。

李渊也看不下去:“你是李轨的使者,听到国家灭亡了,不难过还这么高兴!想拍我马屁吧!你不忠于李轨,还会忠于我吗?”

把邓晓轰出去,一辈子再也不用。

“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

纵览历史风云,细细品味李轨,用的都是些这样的人,从开始就注定要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