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国学终身成就奖 91岁许倬云:文化自立要配合世界进化潮流
热文

获国学终身成就奖 91岁许倬云:文化自立要配合世界进化潮流

2020年11月28日 17:50:07
来源:凤凰网文化

自动播放

许倬云,第四届全球华人国学终身成就奖获得者,美国匹兹堡大学历史学系荣休讲座教授,台湾中研院院士。

许倬云,第四届全球华人国学终身成就奖获得者,美国匹兹堡大学历史学系荣休讲座教授,台湾中研院院士。

中华民族如何真正实现内外安顿?我们的自立之道应该是什么?出身江南文化世家、旅居海外多年的历史学家许倬云,在本届全球华人国学大典上获颁国学终身成就奖。这位91岁高龄、历经时代变迁的长者从大洋彼岸发来视频感言。他认为,民族自存,首先要有自己的文化依据,而要实现文化自立,则应当日新月新,配合世界进化的潮流,配合人类共同社会出现的契机。不同地区、不同群体、不同文化间的讨论乃至争吵,目的应该是不断自我修正与提升,进而推动整个人类文明底线的提升,以期更好的适应当今,迎接未来。

颁奖词:

江南世家的讲古声里,他是旧日风雅的亲历者;史语所浮海迁台后,他是第一代薪火的传承者;大洋彼岸的海风中,他是中华文明“万古江河”的探索者。

他注重大历史、大脉络,独得体系网络、他者视角;他精于“说历史”、“观世变”,满是忧患意识、家国情怀。他不便于行,却在学术上从未止步;他研究中国,恒以全球性审视文明。

他主张:“我们要想办法,拿全世界人类曾经走过的路,都算是我走过的路之一。”他呼吁:“要有一个远见,超越你未见。”

专史易作,通儒难求。致敬“第四届全球华人国学终身成就奖”获得者——许倬云先生。

许倬云获奖感言如下:

主席和各位同仁们:

今天岳麓书院开这个大会,承蒙主办方的好意,送给我一个荣誉,这让我非常感愧,既惭愧也感激。这是一个光荣,但同时也是策励,继续鞭策我进一步往前走。可我岁数大了,能够走多远也不知道,我尽力而为之。

今天在大会上,我感激各位的好意,同时我也有一些想法,给大家报告一下。

中国的文化源远流长,经历过许多不同的刺激,也经受过许多的挑战,但始终不断更新,能够日新月新,维持多少年之久,维持广土众民,结合一体,这个是不容易做到的事情。近二百年来内乱外患,我们经过许多困难。对于外来的刺激,我们不知道怎么办,何迎何拒,进退失据。震骇委蛇之际,两百年来我们经常是在慌乱之中。我们受过了考验,几乎亡国之痛。日本被打败了,我们存留下来了。内战频仍,兄弟阋墙,到今天还没完全安定下来,但总有一天我希望我们能完全安定下来,内外都安顿。

内外安顿有先决条件,那就是我们人心先安顿。我们在今天进退失据之际,往往把西方高估了,也把自己低估了;同时也有保守的人,将保持原状当作唯一的法宝。这两个途径都有它的可以采取之处,也都有它的可以讨论之处。我个人认为,假如自己没有文化的依据,则广土众民难以自存,则难以在西方强势之下(不)被压作一个次殖民地。我们自己要能自立,就必须要有自己的自立之道。自立之道是什么呢?就是我们的文化能够继续不断地日新月新,配合世界进化之潮流,配合人类共同社会出现的契机,我们能够在未来的全球文化之中扮演一个相当的角色。

那么我这就想起一个例子。犹太人是个很好的镜子,很好的借鉴。犹太人亡国两千年之久,两度亡国之后,人众分散,散到各处。这两千年来他们没有祖国,一直到近几十年来才重新恢复故土,建了小小的以色列国家。这两千年来他们如何自存?你看他们,国家亡了,民族没有散掉。没有自己的地盘,没有自己的依据,但老百姓的信心没有改变。一个是人众在,一个是信心留存,这两个使得他们这个民族,这个长期没有自己地盘的民族,在世界整个文化进程之中卓然有成,有他们可以看得到的贡献。我们今天拿世界文明里面,科学、哲学、伦理学等等项目去数,哪一个项目重要的贡献没有犹太人的奋斗?这个值得我们借鉴的。他们学派很多,但学派与学派之间有讨论,有争吵,没有内战。

这个例子是我们可以借鉴的。我们中华,国家还在,人众还在,我们比犹太人的依据好得多。我们是不是也在学术界里头,我们共同来做到这些?文化界的同仁,包括学术研究,包括媒体传播,大家能共同在这个自己的群众之间,不同的地区、不同群体之间,也经常有人领导,讨论文化的课题,讨论怎么适合今天,迎来明天更好的改变,使我们的文化在经常讨论之中,大家有余地可以改变自己,修正自己,使我们变得不但自己提升,而且为帮助世界文明的底线尽我们的一分心力,这是我一点愿望,我在这里提出请愿。

在没有争夺、没有排斥的局面之下,我们经常提出我们的想法,使得我们中国人民都有所依据,晓得什么是真的国粹,什么不是国粹。国粹不是穿衣、戴帽、穿个古装,也不是祭孔,也不是什么这类的东西。国学是国家文化的传流,国学必须是活着的,国学不能是死的,不是复活过去,而是复兴和修改过去,迎来明天。

好,今天我就说到这儿,希望我的愿望能够得到大家的讨论。我说得不对的地方请大家包涵,我说得过分的地方也请大家原谅。我用心在此,九十一岁的人了,我盼望有生之年看见中国人终于真正在地球上不仅站直了,腰杆站直了,我们还提出了我们重要的贡献,使世界因为有中国而更好。谢谢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