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第十军孤军困守衡阳47天 为何这么多天都没解围
热文

抗战第十军孤军困守衡阳47天 为何这么多天都没解围

2020年11月25日 08:44:12
来源:老周的深度军事

经公众号“重析抗战史”授权转载

摘要:1944年的衡阳保卫战,第十军坚守衡阳四十余日,周围中国军队并不少,为何就无法救援成功?笔者将根据《救衡阳》这个话题进行分析讨论。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1944年的衡阳保卫战,第十军坚守衡阳四十余日,周围中国军队并不少,为何就无法救援成功?笔者将根据《救衡阳》这个话题进行分析讨论。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衡阳保卫战期间,如以衡阳为中心线,(或者以湘江为分界线)可以将整个战场分为东、西两线。

首先来说东面情况:第三次长沙会战,日军撤退时陷入包围圈就是由于东部的第九战区部队(第20军、37军、58军等)由东向西,从侧翼攻击而重创日军。在1944年的长衡会战期间,日军第11军将最为核心和最精锐的两个师团——第3、第13师团用于东部区域作战。而后第34师团主力和第27师团也先后投入东线战场,这样日军在衡阳东线战场投入的总兵力就高达四个师团。

从实际战斗力来说,在衡阳以东的日军部队是战斗力最强的。例如日军在发起对衡阳第二次总攻时,步兵兵力具体部署为:

衡阳以东:36个大队;进攻衡阳:15个大队;担任后方守备:10个大队;后方构筑、警备道路:20个大队。。就是从投入的兵力来说,也是衡阳东线最多,可见,日军对东线是极为重视的。

即使在第二次总攻衡阳失败的情况下,第11军参谋部也不愿意改变原有兵力部署,仍然将东线歼灭第九战区主力和三战区援军作为作战重点。

在这样的兵力部署情况下,日军作战态势实际上就是“围点打援”。围住衡阳这个点,打击来救援衡阳的中国军队,特别是从东面来的援军。

所以7月17日,日军第11军就有如下报告:

敌(第九战区军队)为坚守衡阳已全力转入攻势,彼我决战即将进入高潮,敌(中国军队)反攻重点似在茶陵和醴陵方面,判断已与本军之兵力约为40个师,但其实力已被削弱一半。本军须抓住时机,围歼醴陵、茶陵、安仁附近敌第九战区主力……

从实际战况来看,日军第3、第13、第27和第34师团也确实给了在东线的中国军队第20军、26军、37军、44军和58军等部队以重创。蒋介石也很清楚这一情况,在多次命令中也仅要求湘江东岸各部积极向当面日军猛攻,主要是起策应作用,而将救援衡阳的重任压在了西线的第24集团军(王耀武为司令)军和第27集团军(李玉堂为司令)的身上。

整个长衡会战中,日军部署于西线的部队较少,开始仅以第40师团渡洞庭湖一路南下,负责衡阳西线的防御。王耀武的24集团军也是战力最强的集团军,下辖74军和100军两个精锐主力,6月初又有土木系精锐第79军划归其麾下,实力更为强大。但该集团军最后在8月初也仅仅攻至衡阳西郊鸡窝山至二塘一线,救援衡阳终告失败。

为何西线精锐集团军的救援,在日军兵力相对较为薄弱的情况下,为何依然无法解衡阳之围?

首先还是得说说王耀武24集团军的实际情况。

24集团军于1944年3月1日成立,下辖第73军、74军和100军,共三个军九个师。特别是其中74军可谓是抗战中的王牌部队,100军在1943年原第57师师长施中诚升任军长后,两个军的干部和部队经常进行流动,所以可以算是同属74军系统,战斗力也不俗。

虽然24集团军编制下是三个军九个师,而且其中两个军堪称顶尖精锐。但是就在长衡会战时,24集团军归属于第六战区,而所属九个师中,73军的暂编第5师和100军的75师是后调师,也就是只有干部而没有兵员的架子师。而73军由于在1943年鄂西、常德两次会战中损失严重,加之本身实力就不厚实,所以实际战斗力很低。按照其战斗详报中所描述的,整个军在长衡会战中参战部队也就只不过6个步兵营,真正实力连一个师都不到。同样问题的还有第57师,由于常德会战中,该师损失极为惨重。常德会战后,由原副师长李琰升任师长,积极进行了重建和训练,长衡会战期间该师也未参战。而51师在战役前期主力用于防备日军向西攻击和74军一起直接由第六战区掌握,一直到7月底才被投入最后的战斗中。

综上所述,实际王耀武24集团军就73军(第58师一直配属于第73军,归其指挥)和100军两个军参战,但100军的63师和51师都没有投入前期作战,63师到7月20日才投入战斗,而51师更是要到八月初才投入救援衡阳的作战行动中。

24集团军的主要对手是日军第40师团,实际从第40师团渡洞庭湖南下就一直在与24集团军作战,一路从益阳、宁乡、湘乡打到衡阳外围的二塘、鸡窝山等地。但在这些作战中,第40师团始终占据着主动。

很多人在讨论王耀武24集团军8月初解围衡阳最后功亏一篑时,却很少注意到,实际上日军第40师团7月初就为了掩护衡阳,占领永丰、金兰寺两个要点并以重兵扼守这两个要点及其周边地区。具体这两个据点对于西线救援衡阳重要性有多大,可以看看日军绘制的这个作战地图。这两个据点被日军抢占后,西线救援衡阳就如同被掐住脖子,始终无法放手投入大规模部队进攻。

王耀武24集团军至7月底先后击溃金兰寺和永丰的日军后,沿宝庆公路向衡阳推进,最后到了衡阳西面的鸡窝山、二塘、云母山一带。

然后在说说62军这一路。第27集团军下辖第10军和62军两个军。8月才增配了第46军。第62军原本也应该是守衡阳的一部分,该军于6月18日到达衡阳西南二塘,集结于云母山至观音桥一带。但6月22日,李玉堂所制定的衡阳保卫战作战计划,是要将62军部署在谭子山、曾坪一带,为的是与第10军对渡过湘江与蒸水的日军实施夹击,予以一举歼灭。但到了当晚,蒋介石的一通电话,更是让62军改为在祁阳集结,更是让第10军和第62军之间的空隙一下拉大。虽然,6月30日62军主力开始向衡阳攻击前进,但雨母山成了隔绝第62军与衡阳守军的一道难以逾越的险阻。

要说救援衡阳最为积极的应该是第62军,一则因为该军属于李玉堂的27集团军,而李玉堂是第10军的老长官,对第10军有着深厚的感情;二则该军于7月初向围困衡阳的日军攻击一直持续到8月初,伤亡官兵6300余人,超过了该军参战人数的三分之一,绝对是相当尽力了。

此外还有8月初才参战的46军。该军一直属于第四战区,8月初才参加救援衡阳战斗,46军在解围作战中战死369人,战伤619人。该军由于投入作战的时间较晚,因此损失也相对较少。

总结一下,个人觉得衡阳西线救援失败的原因主要是:

第一,战前衡阳防御计划先天不足,未能让第62军坚守衡阳西南一带,从而使得在衡阳的第10军失去了屏障和掩护。这一地带被日军占领后,中国军队再要想重新夺回来,就非常困难了。

第二,王耀武的24集团军隶属于第六战区,部队被逐次投入作战,犯了逐次添兵的大忌,特别是核心部队第74军和100军,都是被分散使用,第58师更是被先后被零散用于守备宁乡、永丰,后又用于进攻金兰寺等地,到了攻击衡阳鸡窝山时战力已经明显不济。

第三,在西线整个作战过程中,日军第40师团始终控制着战场主动权。王耀武24集团军一直是处在被动状态,特别是让日军抢占金兰寺和永丰两个要点,更是被掐住了救援衡阳的要冲之地,在整个布局上就失了先手。所以,尽管日军在西线的兵力远远没有东线多,但依然无法突破日军阻击,解衡阳之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