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美军俘虏为何会赖在地上不走?原来他们对一件事特别恐惧
热文

抗美援朝美军俘虏为何会赖在地上不走?原来他们对一件事特别恐惧

2020年11月21日 19:07:40
来源:战争史

作者:毅品文团队一恒独步,无授权禁转!

1950年11月25日接近傍晚,第38军112师刚刚翻过德川最高峰兄弟峰,如同电影“南征北战”一样,继续后退,担任诱敌深入的任务。

[标准的散兵线]

全师下了兄弟峰,走在较为平坦的山路上,还没有行进到半个小时。112师师长杨大易接到38军军长梁兴初的命令,立即调头迂回,再次翻越兄弟峰,向德川的西南部云松里前进。

因为38军其他部队,已经在正面同南朝鲜军第7师,美军第25师,包括土耳其旅激战正酣。

杨大易只楞了一会,迅速清醒过来,他知道志愿军司令部诱敌深入的战略设想成功了,开始逐渐收拾那些盲目冒进,过分乐观的联合国军的时机到了。

全师马上调头,后卫变前锋,重新翻越兄弟峰。112师官兵们都很为困惑,以为是不是听错了,这才刚刚从兄弟峰下来,尤其是天也快黑了,而且战士们都已经很疲劳,体力消耗无疑也是非常大的。

杨大易当然知道少数战士不理解的,可是军情紧急,必须按照上级的命令执行。

他向各个团长说,我们要以最短的时间翻过兄弟峰,赶到德川西南的云松里。

军首长要求我们在南朝鲜军第7师,美军第25师和土耳其旅的结合部出现,切断他们之间的联系,把这几部敌人阻击在云松里,为全军尽快向德川合围,赢得时间。

同时,杨大易还特别指出,第112师是担任大穿插的任务,我们已经进入了敌后,并且和兄弟部队相隔了很长的距离。

他知道这次折回,在前去德川西南的云松里的沿途,肯定会遇到由前线,或者从云松里向前线增援联合国军的小股敌人。

军首长要求我们要看到重点,是以歼灭敌人主力为首要目标,所属部队在行进途中,一旦同联合国军小股部队遭遇,只要击退,不要乘胜追击,谁都不要有一网打尽的想法,无论如何要加快行军速度,尽快达到指定位置。

不过,杨大易特别叮嘱手下的团长和营长,对于捉到的南朝鲜军的俘虏可以采取灵活的办法。但是,对抓到的美军俘虏一个都不要放。

[警惕的眼睛]

面对团长和营长的疑惑,杨大易解释道之所以留住美军俘虏,杨大易是这样考虑的。

他要通过这些美军俘虏掌握在这一带美军部队的番号,兵力人数和火力布置,以变更好的打击联合国军。

第112师官兵们听到了在德川方向竟然有这么多的敌人,一路的辛劳都消失了,憋足了劲,全师换了个,在渐渐黑下去的天气里朝兄弟峰而去。

一路之上,第112师完全遵照杨大易的指示,和南朝鲜军接上火,那些南朝鲜军哪能抵挡住第112师的猛攻呢,可谓一触即溃,没有跑掉的自然就成了俘虏。

面对抓获的南朝鲜军俘虏,112师各部采取了不同的办法,有的把他们捆起来,丢在阵地上,有的把他们带到大路边捆在树上,反正是只要有联合国军来了,他们就得救了,死不了了。

志愿军对南朝鲜军采取这样做的办法,再清晰不过,就是这里敌我部队活动频繁,这些俘虏很快就会被发现生还的。

对于美军,尤其是那些担任南朝鲜军顾问的美军,面对志愿军没有留下一个南朝鲜军士兵,把他们放在很容易发现的地方,只要看到联合国军大喊大叫就可获救。

可美军俘虏很不理解志愿军为何把他们扣下来一同行军,以为志愿军会把他们当人质,在进攻美军时,让他们走在最前面当人肉盾牌,美军俘虏这样一想,非常恐怖,竟然像孩子一样赖在地上不走了。

战士们看到美军俘虏这样一幅狼狈相,由于语言不通,无法交流,僵持一会,志愿军翻译来后,同这些美军俘虏交流,才知道原来美军俘虏是这么想的,都笑了起来。

这些战士们索性故意不说原委,这下可让美军俘虏们再次焦虑起来,当翻译向这些美军俘虏了解沿途联合国军的情况,都争先恐后的说出来,想戴罪立功,怕被志愿军就地正法。

杨大易没曾想战士们把他的计策运用的这么灵活,用这样的办法弄到了许多有价值的情报,进驻云松里阻击联合国军信心更足了。

翻过兄弟峰之后,第112师所属部队的无线电台里立即显示了南朝鲜军、美军,以及土耳其旅的各种呼叫。

[向敌人猛烈开火]

杨大易要求随军英语翻译对这些部队的呼叫进行翻译,以掌握联合国军之间的部队调动情况,更好地指挥第112师的布防和主要阻击方向。

部队劤云松里越来越近了,谁知,迎面而来的是一长串明晃晃的汽车灯光。

一个师的人马,要想立即掩蔽到公路边,显然是不现实,也是不可能的。

在前锋位置指挥的第112师副师长李忠信来不及请示杨大易,既然和敌人的运输队迎面相撞,只有打,不然那是很被动的。

部队按照李忠信副师长的命令进入战斗状态。由于距离如此之近短暂的战斗很快结束。原来这个车队是美军的一个车队,是为土耳其旅运输活鸡的。

战士们不知道这个车队运送的什么物资,当把俘虏押在一块,硝烟渐渐散去,战士们奇怪的是,这个车队不是向前线运输弹药和食品,而是让他们听到了久违的鸡叫声。

听到这个声音战士们开心不已,因为自进入朝鲜作战以来,已经过去了快一个月,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吃过美味扑鼻的老母鸡了。

李忠信看出了战士们想饱餐一顿继续赶路的心情,他向杨大易师长说道,能否稍微停留一会,不能把老母鸡炖汤,哪怕就是退了鸡毛,烤熟了让战士们解解馋,再继续前进也不迟。

杨大易何尝不想让战士们吃上这样一顿美味的大餐呢,只是,如果全师停下来吃鸡,绝不只是耽误一点时间,部队虽然吃饱了,但是却不能按时到达指定位置,无疑会使敌人趁机逃脱的。

他要所属的各个团长向战士们说道,这些鸡会和我们共同行动,只要我们按时赶到云松里,都能吃上鲜美的鸡肉,喝上一口可口的鸡汤。

战士们见师首长如此善解人意,看着数辆装满了老母鸡的汽车同他们一起向云松里前进,真有点望梅止渴的味道,浑身更有劲了。因为战士们明白,早一点赶到云松里,就能早一点建好阵地,阻击溃退的敌人,更能有充裕的时间吃上香喷喷的老母鸡鸡肉了。参考资料:远东朝鲜战争 王树增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