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权之女孙鲁班,曾经有过两段婚姻,为何称她是历史上的“毒妇”
热文

孙权之女孙鲁班,曾经有过两段婚姻,为何称她是历史上的“毒妇”

2020年11月20日 22:45:25
来源:野史日记

孙权与步练师育有二女,长女是今天我们要说的主角孙鲁班,她还有一个妹妹,名为孙鲁育。

孙鲁班与孙鲁育两姐妹有一个特别之处,她们二人在《三国志》的记载当中,是少有的记载了全名的女性,不知道陈寿为何会对这双姐妹不惜笔墨。

孙鲁班,字大虎,她的妹妹字小虎。所以孙鲁班也被后人“亲切”地称为“孙大虎”,看着像是在给人家起外号,但这确实是一个正儿八经的字。

孙权对孙鲁班十分宠爱,对她的婚姻也十分重视,虽然还是会有政治婚姻的成分,但并没有辱没她。

孙鲁班第一任丈夫,是东吴名将周瑜的长子周循,此人并不简单,颇具周瑜遗风,举手投足间,尽显英气。不过他也如其父一样,没能逃过英年早逝的宿命。

有瑜风,早卒——《三国志》

孙鲁班一桩美满的婚事,最终仅仅化作《三国志》中寥寥数语,男才女貌的婚姻,从此便阴阳两隔。

孙权疼惜孙鲁班,便又为其谋了一个好婚事,孙鲁班第二次婚嫁,选择的是全琮,这位夫君虽然也很优秀,但却并不能与周循相比,他刚刚迁卫将军、左护军、徐州牧,所以孙鲁班的第二次婚姻算是一次下嫁。

孙鲁班嫁给全琮以后,开始称她为全公主,也称“全主”。她为全琮生下三子全怿及幼子全吴,孙鲁班又因孙权的喜爱,被封为长公主,地位尊贵。

古代公主的身份固然尊贵,却都难逃政治婚姻,孙鲁班虽然地位最贵,其实也没逃过公主该有的人生轨迹,所以,公主的地位再高,却也只能停留在富贵层面,想要涉及朝政,难如登天。

在古代干政的女性,尤其是能够影响朝堂的女性,一般都是以皇后或者皇太后的身份,还需要一个“子幼母壮”的机会才能达到干预朝政的目的,但是以公主身份能达到这一点的人,确实并不多。

在我国历史上为数不多的公主干政案例中,孙鲁班算是其中一个,她是依靠孙权对她的宠爱,才获得这样的机会,她也具备这样的能力,可以抓住机会,掌控命运。

孙权对孙鲁班的宠爱,已经达到一定的地步,不仅仅是父亲对女儿的宠爱,其中也有国君对臣子的宠爱,因为孙权遇到一些事情,尤其是后宫的事情,总会听取孙鲁班的一些建议,而且对她十分信任。

不要小看孙鲁班的这个“特权”,因为你只要稍微仔细观察一下就会发现,这个权利其实原本属于皇后或者皇太后,就是历史上有机会干政的那些女性,孙鲁班拥有这样的权力,自然也就有了影响朝政的机会,毕竟皇帝没有家事,只有国事。

早在汉景帝时期,就有一位和孙鲁班差不多权利的公主,名为刘嫖,汉景帝有一位宠妃栗姬,是太子刘荣的母亲,深得汉景帝喜爱。

刘嫖见栗姬得宠,又是太子刘荣的母亲,自然心生结交之意,可惜她的一番美意,却遭到栗姬的践踏,栗姬根本不顾虑任何后果,仅是以自己的喜好,将刘嫖得罪的十分彻底。

栗姬的举动令刘嫖十分恼怒,转而去寻王夫人联姻,获得成功。从此以后,刘嫖开始利用自己在后宫的优势,在汉景帝跟前污蔑栗姬而抬举王夫人,最终太子刘荣被废,栗姬黯然离世,王夫人的儿子得以继位,便是著名的汉武帝。

长公主日谮栗姬短……长公主日誉王夫人男之美

所以说,一位在后宫具有影响皇帝能力的公主,一定不要轻易得罪,因为她的这个特殊权力,虽然没有官职和爵位,却能真真实实地影响朝政,甚至干预朝政。

孙鲁班在东吴的地位,与汉景帝身边的刘嫖并无二致,她对东吴的影响力和刘嫖自然也就有了异曲同工之妙。

孙鲁班的生母步练师死后,孙权立了王夫人为皇后,并且立了她的儿子孙和为太子,孙鲁班显然对这位继母不太满意,有时候会表现出对她的不满。

王夫人对孙鲁班的表现十分生气,她的选择和栗姬一样,都是和公主对着干,都说读史可以明智,“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一点都没有错,王夫人显然不读史,否则她就不会做出如此错误的选择。

王夫人与孙鲁班交恶之后,孙鲁班开始伺机诋毁王夫人,终于在一次太子去庙里为父皇祈福的机会,让孙鲁班抓住,一举推翻了王夫人。

全公主使人觇视,因言太子不在庙中,专就妃家计议;又言王夫人见上寝疾,有喜色。

孙权病重,太子孙和去庙里为他祈福,却没去庙里,而是去了“和妃叔父”家里,被全公主孙鲁班逮了个正着,正好借题发挥,向孙权告黑状,为了激怒孙权,孙鲁班还进行了添油加醋,说王夫人见到孙权病重,很开心。

孙权身为帝王,最忌讳的便是有人要谋他的权位,哪怕是自己的太子也不行,由于此事太子孙和做得确实不对,加之孙权对孙鲁班的信任,就一步步的废了太子孙和,并且杀了太子一党的重要人物。

孙权打算再立一个没有威胁的人,最终选中了未成年儿子孙亮。

孙鲁班此时的选择和刘嫖差不多,她也选择巴结新太子的母亲,希望能够与其联姻,这一次孙鲁班找上孙亮的母亲,表达了联姻的意图,想把全氏的全惠解嫁给孙亮。

孙亮的母亲潘夫人或许是读过历史,或许是有王夫人的前车之鉴,总之她没有与孙鲁班过不去,而是答应了孙鲁班的请求,并且在孙亮登基后,立了全惠解为皇后,从此孙鲁班的地位十分稳固,全氏也成为显贵外戚。

全氏兴起,孙鲁班身为“全主”,自然水涨船高。为稳固自己的地位,她与孙亮的辅政大臣孙峻结成同盟,并利用孙峻除掉了孙和母亲王夫人。

至于孙峻为什么会帮孙鲁班,并且愿意与她结成同盟,在《三国志》中的记载是“峻素媚事全主”,在《三国志》的《孙峻传》中,甚至明言记载他们二人的关系很特殊。

正史对二人关系的记载,也正是后世对孙鲁班这位有过两段婚姻公主诟病的主要原因,也正因为她身为公主,影响朝政,甚至以这样的手段铲除异己,才会有“毒妇”之称。

不过,孙鲁班的这一“毒妇”称号,其实得来有点冤枉,因为她与孙峻之间的事情,很有可能是因为东吴后来的皇帝孙皓对她的抹黑,这个孙皓不是别人,正是被孙鲁班伤害过的孙和的儿子呀!这是后话,关于孙鲁班被抹黑,咱们还得从她走下权力巅峰开始。

孙峻死后,把自己的位置让给了自己的从弟孙綝,这段时期孙鲁班与孙綝之间还是一个利益共同体,坏就坏在曹魏在这段时期,发生了诸葛诞之乱,孙綝自然想利用这样的机会到曹魏趁火打劫,谋取利益。

孙鲁班见孙綝出手了,也赶紧布置自己的人参与进去,打算分一份实惠,就派自己的儿子全怿和从子全端一起带兵前往,进驻寿春与诸葛诞一起对抗曹魏。

孙綝与孙鲁班都小瞧了曹魏的实力,他们这一次的“投资”失败,不仅没能得到便宜,还因为战事不利,不得已需要放弃寿春的东吴兵马。

问题是寿春城中的东吴将领全怿和全端可是孙鲁班的人,全怿是她的亲儿子,她并不想放弃。在这个过程中,孙綝与孙鲁班的联盟出现裂痕,最终全怿的侄子全辉、全仪不干了,带兵投降曹魏,又劝降了全怿和全端。

孙鲁班这边的实力,一下子受到重创,加之孙綝放弃自己的亲儿子,惹怒孙鲁班,此时的孙鲁班必须做出选择,要密谋干掉孙綝,自己则重新依附长大成人的孙亮,可惜谋事不密,反受孙綝所害,被处以流放后,再无消息了。

孙鲁班失势,后世又有孙皓掌权,由于孙鲁班与孙和之间的仇怨,作为孙和儿子的孙皓,自然不会轻易放过孙鲁班,对她进行污蔑自然易如反掌,孙鲁班也因为一招不慎,导致溃败,也就失去话语权,在历史中成为一个“毒妇”了。

如果反过来想一想,孙鲁班成功干掉孙綝,恐怕她在历史的地位上,就又是另一番景象了吧,可惜的是历史没有“如果”,孙鲁班也没有第二次机会,经历过两段婚姻的孙鲁班,就这样成为了“毒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