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与现实:《永远的零》背后的真实历史(下)座机篇
热文

电影与现实:《永远的零》背后的真实历史(下)座机篇

2020年11月20日 17:02:20
来源:燃烧的岛群

上集

主人公宫部久藏在电影中一共驾驶过六架零战,且服役于多个部队,在历史上均可考证,但与史实也有部份出入,本文就将剧中登场的这六架零战及其历史背景做一一解读:

在宫部久藏第一次出场时就以精湛的降落技术折服了众人,其中有人评论其出身于十二空。

十二空暨日本海军第十二航空队,是由轰炸机、攻击机、战斗机组成的特设联合部队(日军的“特设”单位指在战时体制下编成的作战部队),侵华战争初期在华中地区进行空战和轰炸行动,是抗战前期中国空军的死敌,也是 首个使用零战实战的海军部队 ,培养出了一批日后肆虐太平洋战场的王牌飞行员。

1940年9月13日璧山空战就是在该部进藤三郎大尉率领的13架零战与中国空军精锐第4大队之间爆发的,是役中国空军损失战机13架(日方宣传27架),日方在空战中无一损失,为开战以来中国空军最惨重失利。

1941年9月15日,由于与美英等国开战在即,十二空解散,全部人员回到日本本土备战。关于十二空及初代零战在侵华战场上的故事,详见:

1940年9月13日十二空的零战首战返航汉口机场之后,航空队指挥官长谷川喜一大佐与机组人员合。

十二空铃木实大尉的零战一一型座机

十二空中濑正幸一飞曹的零战一一型座机

十二空中仮屋国盛三飞曹的零战一一型座机

宫部久藏在剧中驾驶的第一架是零战二一型,尾翼识别数字AI-162,饴色涂装,根据电影剧情设定,为赤城号搭载机,但历史上该机号并不存在。

关于偷袭珍珠港赤诚零战队的故事,请参看:

日本田宫公司于2013年出品过电影设定版的1/72零战二一型模型

宫部久藏驾驶的第二架是尾翼编号V-143的零战二一型、同样也是饴色涂装、电影中设定为驻扎在新几内亚新不列颠(New Britain)岛拉包尔(Rabaul)时期的初代台南航空队第一中队第一小队长机,但历史中该机号并不存在。

台南航空队(台南空)于1941年10月1日以以第一航空队战斗机队为基础在台南机场成立,编队号为V,12月8日太平洋战争爆发后,自台南机场起飞攻击菲律宾吕宋岛克拉克空军基地。次年2月驻防印度尼西亚峇里岛。

4月1日,日本海军成立了新的第二五航空战队,接替第二四航空战队在拉包尔方向作战。其下辖了台南空、第四航空队和横滨航空队。

1942年6月台南空下士官飞行员合影,中排左一的太田敏夫、左二的坂井三郎和后排左一的西泽广义,被称为“台南空三羽乌”。

著名的1942年5月17日的“台南空莫尔斯比港上空清扫三重唱”,参与者就是太田敏夫、坂井三郎和西泽广义

台南空全体人员及全新配发飞机于同月16日藉船运抵达拉包尔。移防完成后,精锐的第一及第二中队被分配到新几内亚东北部前进基地莱城(Lae),邻近新几内亚东部盟军主要基地莫尔斯比港(Port Moresby)。

这两个中队统一使用蓝色机身斜带,即“ラエの青组”(莱城蓝色组)。留守拉包尔的第三及第四中队则统一使用红色机身斜带,即“ラバウルの赤组”(拉包尔红组)。

中队长机在垂直尾翼战术编号上下各漆一条蓝色横条;小队长机则在战术编号上方漆一条横条:第一小队长白色、第二小队长黄色、第三小队长红色。

而电影中设定为宫部久藏驻扎在拉包尔,所以应当为第三或者第四中队,但剧中机身斜带却为第一中队的单条蓝色,这与史实也不符。垂尾上的白色横条说明他是第一小队长。

台南空第一中队第一小队长坂井三郎的零战二一型座机

台南空第四中队第中队长赖藤满寿三大尉的零战二一型座机

台南空第二中队中队长笹井醇一中尉的零战二一型座机

第三架为尾翼编号9-112的零战二一型,深绿色涂装,片中设定为1943年第二代台南空在拉包尔所属机。该机号历史上从未存在。

1942年11月1日,台南空改编为第二五一海军航空队(暨为第二代台南空),机尾识别数字变为“UI”、“51”或“タイ”,或无前缀数字,历史上以9为识别数字的是侵华战场上的第十四航空队。

而1943年下半年在拉包尔地区拍摄的照片和新闻影片上也曾出现了大量识别数字为“9”的零战五二型,所属部队不详。但此时二五一空已经解散,且也不可能出现识别符号为9的零战二一型。

二五一空西泽广义上飞曹的零战二二型座机

拉包尔基地的二五一空的零战二二型105号机

二五一空谷水竹雄上飞曹的零战三二型座机(生涯击坠记录18架)

历史上二五一空的零战机体绿色涂装实际上是一线部队在饴色表面上自行喷涂的,因此可以隐约的看到下面的饴色涂装(螺旋桨部分则可见银色),由于是自行喷涂所以有很多不同样式,片中宫部的这架则和真实历史中的西泽广义座机同款

第四架为尾翼编号ツ-105的零战二一型,深绿色涂装,片中设定为宫部在筑波航空队担任教官时的座机,其机尾处没有尾锥,应该是安有拖靶的钩子。电影里他在驾驶该机进行训练飞行的过程中,遭遇了美军P-51的袭击。

筑 波航空队(筑波空)是1938年由霞之浦空友部分遣队独立出来的练习航空队,驻扎在茨城县中西部筑波山地的飞行场,但是在美军的本土轰炸开始后,成为日本本土防空部队。

战争末期编成特别攻击队,加入的120名预备学生中,作为神风特别攻击队出击的有77人,是日本海军中第一支志愿特攻部队,主要参加了冲绳战役。机尾战术编号为ツ。

筑波空校舍

筑波空学员

而宫部久藏的原型富安俊助1945年3月就在筑波空当过50天的教官。

筑波空的零战二一型

筑波航空队的零战三二型

筑波空的零式练习战斗机一一型,注意机尾处没有尾锥,而是安有拖靶的钩子,与剧中宫部驾驶的ツ-105机一样

筑波空的零式练习战斗机五二型

第五架出场的为零战五二型,机尾识别数字721-53、机体及主翼上方为深绿色涂装,机腹及主翼下为明灰色涂装、设定为九洲鹿屋基地的第七二一海军航空队(神雷部队),负责为特攻部队护航的直掩机。

第七二一海军航空队(七二一空)在1944年10月1日于茨城县百里原基地编成,为载人火箭推进特攻兵器“樱花”弹的实验部队,由司令官冈村基春大佐命名为“神雷部队”,意为疾风迅雷的声音。

美军战斗机拍摄的神雷樱花攻击队野中队的一式陆攻

由于实战中三菱一式陆上攻击机二四型丁(G4M2e)挂载樱花进行特攻的方式损失惨重且效益不佳,因此七二一空在1945年4月2日起亦由鹿儿岛县鹿屋飞行场及奄美群岛喜界岛飞行场以爆装零战(即加挂了炸弹的零战自杀机)陆续发起十一次“建武队”及两次“神雷爆战队”特攻。

至日本战败时,该部樱花特攻机55人、搭载母机365人、护航直掩机10人、建武队特攻机89人、神雷爆战队特攻机9人、神风特攻队187人、其他114人,共计战死829人。

驻扎在鹿屋基地的七二一空第七〇八飞行队”神雷樱花特别攻击队“的一式陆攻二四型丁

驻扎在神ノ池基地的七二一空第七一一飞行队的一式陆攻二四型丁

日本战败后,在神ノ池基地等待美军接管的樱花自杀机

驻扎在都城基地的七二一空的零战五二型乙

2013年田宫也发行了该机涂装模型

宫部战死时的最一架座机为中岛制零战二一型,机尾识别号721-61,他原本驾驶的是零战五二型,但在随神雷部队特攻出击的前,和大石交换了飞机,把生还的机会留给了后者。

如上集介绍,电影描述宫部在1945年八月中旬战败前数日进行特攻,但这与”提康德罗加“号在1945年1月21日受袭的史实无法吻合。

以电影设定的时间而言,宫部应是1945年8月11日由喜界岛飞行场出击的第二神雷爆战队成员,但实际上此次特攻的五架爆装零战除了自损两架之外并无战果。

关于海军特攻及特攻机

日本海军自1944年10月下旬菲律宾莱特湾海战期间开始进行有组织的航空特攻。自此至1945年2月间的海军神风特攻机大多使用系挂炸弹的零式舰上战斗机,称为爆装零战、爆击战斗机(爆战)或战斗爆击机(战爆)。

但1945年3月后,爆战就不再是海军航空特攻主流机种,转由各部队志愿飞行员以现役或二线机种轮番组织上场,如彗星舰上爆击机、月光夜间战斗机、银河陆上爆击机、九九式舰上爆击机、天山舰上攻击机,甚至教练机等。

”红蜻蜓“(赤トンボ)是日本海军对全机作橙色鲜艳涂装的教练机的昵称。1945年3月1日因战局恶化,海军下令练习航空队全面解编,教练机全数转作特攻。

神ノ池海军航空队的零式练习战斗机一一型

虎尾海军航空队的川西K5Y九三式中间练习机因而挂载250公斤炸弹编成神风特别攻击队第三龙虎队,经新竹、宜兰、石垣岛抵宫古岛,并于7月28日对冲绳外海的美军舰队进行特攻。

此次特攻击沉美国海军”卡拉汉“号驱逐舰(USS Callaghan DD-792),亦属日本海陆军航空特攻的最后一次击沉敌舰战果。

神风特别攻击队第三龙虎队的飞行员,左数第5位是队长三村弘上飞曹

最后一艘被神风敢死队撞沉的军舰”卡拉汉“号

VT引信对九三式练习机的木质机身无效,日机撞上了”卡拉汉“号的右舷。机上炸弹炸穿了后机舱。船舱开始进水,引燃高射炮弹药的大火使附近的船只无法提供援助。最后于7月29日凌晨2点35分沉没,共计47名船员遇难。

《永远的零》在感伤情节剧的外观之下,试图用一种偷换概念的方式包裹进一层极具野心的宣传企图,把国家机器和一个集体的罪恶淡化进对个体崇敬的背景之中,不遗余力地突出个体作为受害者的身份,对于战争,对于“特攻”的讨论简单而粗暴,充斥着自圆其说的逻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