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方面都甩《八佰》几条街的《九条命》,为何悄无声息少有人知?
热文

各方面都甩《八佰》几条街的《九条命》,为何悄无声息少有人知?

2020年11月20日 11:29:30
来源:老周的深度军事

老周

摘要:11月13日上映的《九条命》,同样是抗战题材,战争场面、人性刻画甩《八佰》几条街,为什么悄然无声少有人知?

11月13日上映的《九条命》,同样是抗战题材,战争场面、人性刻画甩《八佰》几条街,为什么悄然无声少有人知?

和《八佰》不同,《九条命》没有特定的历史原型,没有确切的战役背景,没有确切的部队和历史人物,就是在抗战的大背景,所以艺术加工和发挥的空间要比《八佰》大得多。

《九条命》的剧情也很简单,一个川军连,在坚守阵地三天后,一百多号人只剩下九个人——八个士兵抬着受伤的连长赶到师部医院,但医院里除了来不及撤退的一个女护士和四个重伤员之外,就已经空无一人了。一行人修好了一辆被丢弃的坏汽车上路,但先是遇到日军飞机扫射,再误打误撞冲进一处日军营地,由此被日军追杀,直到汽车燃料用完,眼看无法带走重伤员,只好给伤员留下手榴弹,九个川军和女护士继续上路。后来,遇到了逃难的百姓,为了掩护百姓,九个人里除了一个娃娃兵带着百姓撤退,其余还活着的四个人战斗到了最后一刻。

影片的战役背景应该是1944年下半年的豫湘桂大会战,也就是日军在整个抗战期间投入兵力最多,打通大陆交通线的“一号作战”,这可以从国军中央军部队已经换装了大盖帽和美式M1钢盔,以及装备了美国援助的汤姆森冲锋枪、M3冲锋枪,就大致可以判断出时间。而又是在湖南,还是一路败退,基本可以确定是豫湘桂战役湖南战场,而且是在衡阳失守之后的湖南南部。

部队则是川军团里的一个连——当然在历史上是根本没有川军团这样的番号,当时部队番号都是数字,例如藤县保卫战的川军部队,番号就是122师366旅731团、732团,124师370旅739团、740团,哪有什么川军团。

剧中的这个川军团隶属于中央军某师,这倒是完全有可能的,因为到了抗战后期,特别是川军大佬刘向病逝后,他手下的川军逐渐中央化,中央军嫡系中陈诚的土木系就经常这样兼并杂牌,而且遇到苦战恶战,都是让杂牌上阵,像剧中这样让川军团断后掩护师主力撤退,更是太常见了。片中饰演师长和团长是李幼斌和王挺,都是经常扮演军人角色的,只是在这片中,戏份很少,就算是友情出演来跑个龙套。

这部影片原来叫《铁血川军之九条命》,就是以小见大,通过九个川军底层官兵的战争经历来讴歌川军为主旨,所以在影片最后带着老百姓撤退的娃娃兵打出了川军旗,还出现了四川建川博物馆里的抗战老兵手印广场——在占地3000平方米的广场上,树立着156面宽1.2米高2.6米的钢化玻璃碑,每面碑上是48枚抗战老兵放大20%的鲜红手印。

影片里战争场面还是不错,尤其是细节上,例如影片开头的阵地防御战,连长看到战壕里积水表面微微抖动,立即意识到是炮击——炮弹破空而来的冲击波在空气中传播而引起的。

九个人里有一个戴了顶捡来的日军90式钢盔,钢盔是现代战争中单兵必备的个人装具,但在抗战中,中国军队就连人手一顶钢盔都做不到。战争初期只有调整师(也就是俗称的德械师)装备了德制M35钢盔,另外还有少数地方杂牌的精锐部队装备了一些英制MK1托尼盔(如张自忠的38师)、法制亚德里安盔(如滇军),大部分的中国军队都没有配发钢盔,而在全国军队中装备水平最低劣的川军自然是没有钢盔的。也正是因为戴了这顶日军钢盔,被护士误认为是日军,扔了颗手榴弹过来。确实,在战争中,这样戴着敌方的钢盔,确实很容易引起误会。后来,在屈原祠当地百姓将不久前因为遭到日军飞机轰炸而牺牲的中央军官兵的美制M1钢盔送给他们,这才让他们人手一顶钢盔。不过话说回来,在抗战中,中国军队装备过各国的钢盔,可以说第当时各国钢盔最有发言权,最合适的还是日军的90式钢盔,毕竟是按照亚洲人的头型而研制。所以后来解放战争中,解放军就曾大量采用缴获的日军钢盔,尤其是给担负突击任务的第一波部队,基本保证人手一顶。而且1980年代解放军研制装备的第一种制式钢盔GK80式钢盔就是基本仿照日军90式钢盔的。

总算在抗战剧里,看到的国军不再都是德式盔,战争后期是美式M1钢盔,这点倒是符合历史情况。

除了钢盔,当地百姓还把捡到的武器给了九个川军士兵,而且还清一色的自动武器,汤姆森冲锋枪和M3冲锋枪,看来当地百姓还很识货,给的都是好家伙什,换下了这几个川军手里原来的汉阳造中正式,还阵是鸟枪换炮。不过,美国援助的主要枪械M1903春田步枪和“大八粒”M1加兰德半自动步枪都没有。冲锋枪确实是近战的利器,射速快火力猛,但最大的缺陷就是弹药要跟得上,这样一支远离主力的小部队,弹药如何保障?

枪械道具上基本没有大的错误,就是有个小瑕疵,捷克式轻机枪上是56式那种弧形的30发长弹匣,而当时捷克式都是熟知的20发短弹匣,弹匣容量少,这也是这款性能出色的轻机枪唯一的缺陷。

在人物刻画上,几个战友之间的矛盾,生死相依的袍泽情谊,都表现得不错。只是连长和舞女的感情戏,缺少铺垫比较突兀生硬。而且姜超饰演的歌舞团老板和一群舞女的戏份,在片中也显得苍白单薄,和主线也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无非是想通过舞女白花花的大腿和战士硝烟满身的战衣形成强烈反差来进行对比,但表现手法肤浅了一些。

最成功的人物刻画当属屈原祠里的何先生,当日军逼近时,毅然高声吟诵着《九歌?国殇》,点燃了屈原祠,宁可将祠堂付之一炬也不愿被日军铁蹄践踏。燃烧的写有楚辞的丝帛,“子魂魄兮为鬼雄”的慷慨悲怆,将整部剧的悲情氛围渲染到高潮。

在剧情上,基本没有硬伤。尽管连长不但会修车,还会驾驶,要知道当时中国人文盲率达到95%,会修车会驾驶,更是千里都没有一个,何况还是川军的连长,又不是中央军机械化部队第5军的连长,这种情况可能性很小。不过,尽管概率小,毕竟还是有可能性的,可以算是合理的艺术加工范畴。不像《八佰》里那种枪杀日军战俘、飞机扫射租界这种大BUG,那就远远超过了可以接受的艺术加工范畴,完全就是背离历史真实的胡编鬼扯,简直就是公鸡下蛋男人生娃,艺术加工的遮羞布都遮掩不住的脑残桥段。

剧情上的败笔也有,就是影片结尾就有些俗套了,川军连长和日军军官,用刺刀和武士刀进行对决——过去的二流影片最后总得让正派主角和大反派来一番面对面的PK。川军最后只剩下区区三四个人,落单是完全可能的,但日军 是一支建制完整的部队,怎么会指挥官身边一个士兵都没有了?

最终手刃强敌快意恩仇的戏份,实在老套烂俗,导演、编剧是钱路劼一人身兼,他的资历比较浅,只参与过《鏖兵天府》《食人草》的导演工作,作品质量和知名度也都不算高,所以这次独立编导《九条命》还是显得有些稚嫩和青涩。

总体而言,《九条命》可以打75分,在国产剧中可以算是中上水准,相比之下,《八佰》老周是毫不客气打50分,不及格,还是《九条命》更高一筹。但是,为什么《九条命》几乎毫无声息,别说普通观众,就是抗战迷军迷,也都没几个知道。老周尽管知道11月13日上映,但最初三天都只有郊区的影院有放,市中心居然一家都没有,好不容易第三天才有了一家,但全天就排了一场,而且观众除了老周以外,就再没有别人,成了专场。难怪上映三天,金瓜和猫眼口碑高达8分,但全国总票房只有区区110万,完全可以用惨淡来形容了。

为什么会这样?

首先,这部电影的制作方是峨眉电影集团有限公司、四川万泰时代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和潇湘电影集团有限公司三家,其中两家是老牌电影厂,峨眉和潇湘,难怪电影里是川军在湖南,还有一家没什么知名度的地方影视文化公司,再加上这是一部小成本电影,投资小,宣称推广费用几乎没有,所以也就没有什么宣称推广的力度,自然就悄然无声了。

最重要的原因,请让老周用眼下最火的“凡尔赛体”来介绍:

“电影,就是个生意嘛,小生意,花个几十万找个编剧,拿最吸引眼球的抗战题材编个本子,再投个几千万找演员搭班子,随便拍拍,最后要舍得再投几千万,最好来个什么由头,恶狠狠炒作,线上线下全网推广,要闹得轰轰烈烈沸沸扬扬,接下来就等着收钱吧,这么一番操作,赚个三五亿,不成问题,轻松加愉快,小Case啦。”

所以,现在的影视圈,只听吆喝不看质量,只看表象不重本质,最后就是劣币驱逐良币,烂片充斥银幕,只要会炒作,甭管质量多差,照样赚得湓满钵满。而长期以往,观众的审美和评判水准也直线下滑,最后只会看热闹,已经不辨香臭,不识真假,完全成了任由脑残制作方忽悠的二傻。

这是时代的悲哀,还是资本的盛宴?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