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杀人效率最高的不是原子弹而是这种简单武器
热文

历史上杀人效率最高的不是原子弹而是这种简单武器

2020年11月19日 22:00:00
来源:果壳

撰文 七君

原子弹常被认为是最厉害的武器。可是说到杀人的效率,世界上破坏性最大的武器并不是原子弹,而是另一种武器——凝固汽油弹。

你可能不知道,单次空袭造成最多死亡的并不是在广岛或长崎丢的原子弹,而是在东京丢的凝固汽油弹。而又因为制造方便、成本低廉,凝固汽油弹曾被广泛用于大型战争,直到被联合国喊停。

今天,我们就来回顾一下这种由哈佛大学研发的可怕武器的历史。

美军公布的凝固汽油弹演习资料

美军公布的凝固汽油弹演习资料

凝固汽油弹是靠火焰对人体和建筑造成伤害,类似于用汽油点火。

你可能会感到奇怪,既然是利用汽油,那为何不直接浇或者投掷汽油呢?

汽油不适合用来直接制造燃烧弹,因为它的挥发速度太快,附着性不佳。要想产生持续的火焰,必须要改造汽油。

在一战的时候,德国和美国曾经在战场上互丢类似凝固汽油弹的武器,不过这种初代的燃烧弹烧得太快,效果不好。

在二战时曾经出现过一种早期的燃烧武器,它采用的是乳胶。乳胶取自橡胶树。而在日军占领了橡胶的重要产区马来群岛、印尼、越南和泰国后,国际上天然橡胶的供应就被日本控制了。

因此,盟军积极地投入了乳胶替代品的研发中。一些著名的化工企业,比如杜邦公司、标准石油、柯达公司以及一些知名学府,如哈佛大学、布朗大学、芝加哥大学、斯坦福大学均参与了燃烧弹的研发。

现在哈佛商学院前的足球场曾是Fieser测试凝固汽油弹的地方。| napalmbiography.com

现在哈佛商学院前的足球场曾是Fieser测试凝固汽油弹的地方。| napalmbiography.com

1942年的情人节,凝固汽油弹诞生了。那一天,哈佛大学的化学家 Louis Fieser 首先发明了凝固汽油弹这种强有力的替代物,美国也因此在二战期间成了唯一拥有这种武器的国家。

凝固汽油弹是一种全新的武器,它本身是一种黏糊糊的胶状物质,很容易粘住物体表面,非常适用于摧毁木质建筑物和肉身。有了它,飞机就变成了龙妈的卓哥,水面地面都能燃烧。

二战中美军使用的凝固汽油弹是一种胶状物质,可以炸开直径为1米的圆圈,温度可达500摄氏度,燃烧8-10分钟。

二战中美军使用的凝固汽油弹是一种胶状物质,可以炸开直径为1米的圆圈,温度可达500摄氏度,燃烧8-10分钟。

凝固汽油弹的制造过程也不复杂,它的原材料是棕榈酸、环烷酸铝以及汽油。凝固汽油弹的英文名 napalm 就来自其主要成分环烷酸“naphthenic acid” 和棕榈酸“palmitic acid”。

环烷酸取自原油,具有一定腐蚀性;棕榈酸是椰油中的脂肪酸。这两个成分本身并没有杀伤力,但是加入汽油后,它们形成的凝固汽油弹的燃烧速度比纯汽油慢得多,这就赋予了这种混合物武器的潜能。

2003年某次飞机展览中的新型凝固汽油弹爆炸模拟画面。| wikipedia

2003年某次飞机展览中的新型凝固汽油弹爆炸模拟画面。| wikipedia

为了测试凝固汽油弹的真正实力,1942年美军在犹他州的达格维试验场(Dugway Proving Ground)搭建了一个模仿德国和日本平民房屋的建筑群,然后开始测试。

看到这里你可能会心里一沉,为什么要针对平民建筑呢?

当时的美国总统罗斯福和标准石油的主席 Robert Russell、空军将领Hap Arnold 召开了一次会议,在会议上决定模拟战争要采用德日的平民建筑,因为和轰炸工厂相比,摧毁平民建筑更能消灭轴心国的士气。

一开始,美军也曾用现成的美式农场进行测试,不过农场燃烧的状况和异国建筑显然有很大差异。

一开始,美军也曾用现成的美式农场进行测试,不过农场燃烧的状况和异国建筑显然有很大差异。

为了估计凝固汽油弹的真实效果,他们请来了对德国和日本建筑非常熟悉的建筑师,购买了和两国木材相近的建筑材料,并在室内摆放了典型的中产阶级的家具。

1943年5月,这个名叫 the German-Japanese Village(德日小村)的短命小镇只花了44天就建成了。

德日小镇的建筑 | national defense research committee

德日小镇的建筑 | national defense research committee

其中一块是德国小区,另外两个小区是日式建筑。每个日式小区有6栋两层的房子,模拟的是一户人家。德国小区是两栋背靠背的房子,每层有6套公寓,公寓之间有防火墙。

对德日小区投射了凝固汽油弹后,美军在三百米开外的地方进行观察。他们细致地记录了火势的相关数据。

美军记录的德日小镇燃烧数据 | national defense research committee

美军记录的德日小镇燃烧数据 | national defense research committee

测试结果发现,德国建筑外墙的防火性很好,只有突破房顶才能让建筑物从内部燃烧。

不过日本小区对凝固汽油弹几乎没有还击之力,因为日式建筑物的70%都是可燃材料,而德国小区的可燃性主要取决于室内装潢。

针对德日建筑的不同特征,美军还对德日设计了不同的燃烧弹。针对德国的弹药太重了,如果用来攻击日式建筑会砸穿楼面,直接砸到楼房下面的泥土里,效果不好。对日袭击用的是一种能在半空爆炸的集束炸弹。

组装M69

组装M69

接下来,凝固汽油弹马上被投入了实战,并迅速成为二战、朝鲜战争、越战等大型战争中占据主导地位的武器。第33任美国总统哈里·S·杜鲁门的战争部长 Robert Patterson 曾这样评价凝固汽油弹:“它是太平洋行动中最有力的武器之一。”

在1945年3月9日和10日,东京遭受了轰炸。美军的B-29轰炸机在东京投射了约两千吨的燃烧弹。

每个炸弹由38个M69构成,M69在着地后的3-5秒后引爆。凝固汽油弹的火焰是甩不开的死神。在风的吹拂下,火灾产生的烟雾窜到了5千米的高度。

东京360平方千米的人口密集区一夕之间被夷平,10万平民死亡(当时东京人口约为350万),超过一百万人流离失所。在1986年的著作 War Without Mercy 中,历史学家 John Dower 写道:“燃烧产生的热量使运河的水沸腾,使金属熔化,人类和建筑同时化为了灰烬。”

1945年3月10日遭受轰炸后的东京 | wikipedia

1945年3月10日遭受轰炸后的东京 | wikipedia

实际上,在二战中,单次空袭造成最多死亡的并不是在广岛或长崎丢的原子弹,而是在东京丢的凝固汽油弹。

虽然在战争末期才登场,但凝固汽油弹对东京的空袭被美国空军四星上将柯蒂斯·李梅(Curtis LeMay)称为“空袭历史上伤亡最惨重的一次。”李梅说:在1945年“3月我们在东京煮沸烤死的人数比在广岛长崎中蒸发的人还多。”

战争记录显示,凝固汽油弹的幸存者通常不会带有轻微的一级烧伤,因为受害者的皮肤黏上燃烧的啫喱后,血压会迅速降低,失去意识,加之汽油燃烧时产生大量的一氧化碳,死亡会发生得很快。

空气中一氧化碳的含量达到0.4%就是致命的,但是在凝固汽油弹燃烧的地方,当地空气中一氧化碳浓度可达20%。

美军公布的凝固汽油弹演习资料

美军公布的凝固汽油弹演习资料

凝固汽油弹更令人畏惧的是杀人的效率。它的成本低廉且制造过程简单:哈佛大学的凝固汽油弹项目 Anonymous Research Project No. 4 的研发经费只有520万美金,是研发了原子弹的曼哈顿计划所花费的270亿美金的零头。

哥伦比亚大学的法学和历史学研究者 Robert Neer 指出,摧毁一座日本城市只需要8.3万美金的凝固汽油弹研发费用,但是使用原子弹的话就需要130亿美金了。

因为简单高效,盟军在轰炸德国和日本时大量使用的武器就是凝固汽油弹。在1944-1945年对日本的凝固汽油弹轰炸中,日本的67座城市被倾倒了4万吨凝固汽油弹,33万人死亡。而1945年对德国城市德累斯顿的凝固汽油弹空袭则造成了2.5万人死亡。

1945年遭受轰炸的德国城市德累斯顿 | wikimedia

1945年遭受轰炸的德国城市德累斯顿 | wikimedia

二战后,凝固汽油弹的配方不再成为秘密,各国都有可能使用这种方便廉价的屠城工具。因为这些因素,凝固汽油弹成为了最受争议的武器。目前国际法并没有禁止对军事目标使用凝固汽油弹,但是联合国在1980年讨论通过的《特定常规武器公约》禁止对平民使用包括凝固汽油弹在内的燃烧弹武器。

中国于1981年9月14日在联合国总部签署了该公约,美国则在近30年后的2009年,也就是奥巴马政府那届才签署该公约。

凝固汽油弹由盛转衰的运势也伴随着它的发明人的一生。在发明凝固汽油弹之前,Fieser 是一位受人尊敬的科学家。

Louis Fieser | napalmbiography.com

Louis Fieser | napalmbiography.com

实际上,Fieser 在1939年首次合成了维生素K(凝血所必须的营养素),在可的松(属于肾上腺皮质激素)等有机化合物的研究领域也颇有贡献。1940年,他被选入美国国家科学院成为院士,并在1941年和1942年成为了诺奖候选人之一。

他在哈佛大学也是受学生尊重和喜爱的化学老师,学生在校园里还穿着印有他头像的橙色汗衫。为了取得更好的教学效果,他还为有机化学课拍摄了教育片,撰写了不少教科书。他也是1987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之一的唐纳德·詹姆斯·克拉姆(Donald James Cram)的老师。

原子弹之父奥本海默在原子弹发明后曾说:"现在我变成了死神,成为了世界的终结者。" 不过对于凝固汽油弹的发明,Fieser 并没有公开表示悔意,他常把凝固汽油弹比做子弹。根据1968年1月5日《时代》杂志的采访,Fieser 曾说:“虽然我发明了它(凝固汽油弹),但我无权评价凝固汽油弹是否道德。”

原子弹之父奥本海默在原子弹发明后曾说:"现在我变成了死神,成为了世界的终结者。" 不过对于凝固汽油弹的发明,Fieser 并没有公开表示悔意,他常把凝固汽油弹比做子弹。根据1968年1月5日《时代》杂志的采访,Fieser 曾说:“虽然我发明了它(凝固汽油弹),但我无权评价凝固汽油弹是否道德。”

虽然嘴硬,但是在凝固汽油弹发明25年后,Fieser 还是重写了自传,把 napalm 这个词从自传中划去。

现在,被摧毁的城市已被重建,达格维试验场也只留下了几栋德国建筑,它们还在诉说着那场模拟战争的恐怖。1994年,达格维试验场的所有建筑都被记录在 the Historic American Engineering Record (美国工程史)中,德国小区也被保护了起来,供后世分析和参考。

现在达格维试验场的残留德国建筑。| Dugway Proving Ground, Optical Data Branch.

现在达格维试验场的残留德国建筑。| Dugway Proving Ground, Optical Data Branch.

凝固汽油弹行凶者:我丢!

凝固汽油弹受害者:我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