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战此役志愿军发现敌军3处软肋 彭德怀信心大增
热文

朝战此役志愿军发现敌军3处软肋 彭德怀信心大增

2020年11月13日 15:42:00
来源:天择杂谈

1950年6月25日早晨的朝鲜半岛处在一片宁静之中,然而一声清脆的枪响打破了持续了数年之久的宁静,接着便是机关枪、迫击炮的声音,接着便是大口径火炮射出炮弹的爆炸声,很快在三八线上出现了坦克,朝鲜南北两边的力量便在三八线上厮杀起来,朝鲜战争爆发了。

朝鲜半岛的硝烟很快飘过三八线,并飘到了东北,飘到新中国的首都北京。因为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参战了,不仅如此,美军飞机还轰炸了中国边境的一些村庄和城镇,美军对新中国境内目标的轰炸看起来虽然规模不大,但是用意却非常阴险,那就是看看新中国的反应,借以试探新中国的态度,看看中国会不会出兵抗美援朝。

对美国的狼子野心洞若观火的党中央早就有防备,中国政府在1950年10月1日接到朝鲜人民政府的正式请求后决定抗美援朝。任命彭德怀为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兼政治委员,首批入朝的为13兵团加上炮兵、工兵等部队,首批部队共25万大军秘密进入朝鲜,并埋伏在朝鲜北部的山区,准备对联合国军发动出其不意的攻击。

虽然在战前,参战部队进行了充分的动员,然而作战的对象毕竟是头号军事强国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武器装备精良,而志愿军的武器装备非常简陋,且志愿军是一军对三军。所以志愿军上下普遍存在对美军拥有空中优势和武器装备处于优势的顾虑。针对这一情况,彭德怀对敌我双方整体的优劣进行了对比。他说:

美国空军在朝鲜占有优势,坦克和炮兵暂时也占优势,这是敌人比我们强的地方。但是,美国的优势“并不比人们想象的那样可怕”。空军不能决定战争的胜负,同时空军也有它的困难。而且,美军还有许多不利条件,他们的困难正在增加。“美帝国主义者远涉重洋作战,补给运输困难,来回一次,即需时间三十八天。他们是为帝国主义打仗,人民反对,兵心厌战,我们是为被压迫人民求解放的,是正义的战争,得到全世界人民的同情与援助,这些才是决定战争胜负的基本因素。”

虽然彭德怀的分析非常有道理,但毕竟是理论上的,作战更注重的是战场结果,只有在战场上真正打败对手,才会有说服力,所以彭德怀非常重视与联合国军的第一次交手。而第一次交手的任务落到了第40军第118师的身上。因为118师在师长邓岳和政委张玉华的带领下经过5天的急行军后,赶到了大榆洞。令邓岳没有想到的是,他在大榆洞碰到了志愿军司令兼政治委员的彭德怀。

邓岳当时只有32岁,但却是个不折不扣的老革命。1930年,年仅12岁的邓岳在老家湖北麻城参加了中国工农红军。在长征途中,邓岳染上了重疾,连日高烧不退,班长就拿出10块大洋让他离开部队养病,邓岳死活就是不干,非要跟着队伍走。一天,正在路边因高烧缩成一团的邓岳恰巧被陈赓看见,陈赓被这个小红军的倔强感动,就把自己的战马让给他骑,邓岳就是不肯骑,但用双手死死拉住马尾巴跟在后面走,硬是迷迷糊糊地走完了长征。

抗日战争时期,他曾任八路军第129师新4旅第10团副团长。解放战争时期曾任副旅长、副师长师长等职,其出色的战绩是在锦州战役中率部强攻,一举端掉锦州外围城防配水池,在辽沈战役末期于新民胡家窝棚,一举打掉廖耀湘兵团指挥部,在平津战役中鏖战廊坊机场,一举摧毁敌机21架;代表陆军参加北平解放入城式,后来他率部南下武汉、两湖、两广,率部从东北一直打到海南,直至海南战役结束。

邓岳虽然文化水平不高,但是爱动脑子,而且敢打,当他率部到达朝鲜大榆洞后,他压根没有想到会在大榆洞碰到彭德怀,也没有想到他的部队竟然成为整个志愿军的前锋。彭德怀见到邓岳后,让他把部队拉上去,在温井一带做个口袋,相机歼灭一部冒进的敌人,既打击一下敌人的气焰,也摸摸联合国军的底,让他注重总结经验教训,为兄弟部队后续作战提供依据。

邓岳虽然敢打,但是他也非常慎重,因为我军的作战原则是注重初战,而且初战必须要打胜,所以歼敌规模不一定要大,只要能打赢就行,结果邓岳在两水洞地区全歼南韩军队1个营和1个炮兵中队,取得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战场初战的胜利。虽然这一仗规模不大,但是邓岳看出了联合国军的三条软肋:

一是南韩军队军事素质太差。

根据时任118师供给部联络员徐圣贵的回忆:

敌军(南韩)尖兵闯入我军阵地,他们既不下车搜索,也不开枪进行火力侦察,嘴里啃着苹果,嚼着口香糖,哼着流行歌曲,打闹嬉戏如入无人之境。尖兵车转过一条山脚驰过一座涵洞桥。“嘭!嘭!”两声,轧响了我们埋设的两颗触发雷。因为不是速发雷管,没有伤着汽车。他们居然连车都没停,若无其事地继续前进。尖兵车后面是3辆满载步兵的大卡车,再往后便是中型卡车牵引的榴弹炮一辆接一辆,一共12辆。后面又是20多辆大卡车载运着步兵和辎重,整个队伍都显得趾高气扬,好像“江东无人”,他们就是天下无敌的王牌军。

尖兵其实就是侦察兵,是整个部队的精华所在,尖兵的基本要求是身体心理素质好,而且要胆大心细,但是南韩军的尖兵却是胆大心不细,说到底就是军事素质太差。结果一交手之后,志愿军发现南韩的军队基本上是一触即溃,按照志愿军的话说:“南韩的军队连蒋秃子的军队都不如。”

二是美军太怕死。

当时118师围歼的虽然是南韩第6师第2团的部队,但美军在南韩的部队里都派有顾问,这些顾问指导南韩军队如何作战。按理说能够当作军事顾问的人不仅需要相当的军事理论素养,还应具有相当的实践能力,都是美军中的佼佼者,然而通过和这些被俘虏美军顾问的接触,志愿军大跌眼镜。据时任118师政治部主任的刘振华回忆:

通过翻译,我审讯了一个叫赖特斯的美军少校。这家伙从军衣口袋里掏出一张印有八国文字的投降书,毕恭毕敬地递了过来,连连表示:“只要你们不杀我,我什么都可以告诉你们。”我向他说明了我军宽待俘虏的政策,他表示相信。并说,他被俘以后,给中国士兵钢笔和金表都不要,证明你们中国军队是很仁义的。接着,他供认“和南韩军这个先头部队是执行‘袭击金日成总部’任务的,但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了中国军队,并当了俘虏。”

因为美军怕死,基本上是一遇包围就慌了手脚,也因为怕死,志愿军通常派出侦察兵抓美军当舌头,而被抓的美军为了活命基本上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其提供的情报基本都非常准确可靠,通过抓美军的方法获得情报成为志愿军的重要情报来源。

三是联合国军麻痹大意。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1950年9月15日,联合国军在仁川登陆,并于1950年10月19日占领平壤。因为联合国军的进展太顺利了,按照美国人的观点,朝鲜的主要城镇都被联合国军占领,这代表朝鲜人民军已经彻底失败,于是他们便判断有组织的抵抗已经微乎其微。根据李奇微所著《朝鲜战争》所述:

这时美国军方认为“朝鲜人民军有组织的抵抗行动似乎已不复存在”,因而命令部队以团、营为单位,乘坐汽车沿公路向北疾进,企图先控制边境,然后再消灭被包围的人民军部队。他们不认为中国政府会出兵,起码不会大规模出兵,而小规模的志愿军不足为虑。

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战争与联合国军的首次较量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虽然规模不大,歼敌不多,但是118师却发现了敌军的三大弱点。战斗一结束,118师便将情况报告给40军军部和彭德怀,彭德怀非常高兴,下令通报嘉奖。

两水洞伏击吹响了抗美援朝第一次战役胜利的号角,结果中国人民志愿军将联合国军打了个措手不及,也令彭德怀对打败联合国军充满了信心,1950年11月4日,彭德怀致电中央:

朝北反攻战役已结束。此次战役消灭敌人仅6至7个团,但对稳定朝北人心,使我军站稳脚,坚持继续作战,是有意义的。

美国人大卫·哈伯斯塔姆在《最寒冷的冬天:美国人眼中的朝鲜战争》一书中写道:

“美军经过4个月的苦战,眼看就要胜利在望时,战场形势却突然逆转。这一结果对于一向战无不胜的美军来说尤其让人感到痛心疾首。中国军队仿佛突然从天而降。”

朝鲜战场第一仗,40军18师完胜并发现敌军三条软肋,彭德怀信心大增,这说明志愿军为什么能够打胜仗的原因,那就是打胜了知道怎么胜的,打败了也知道是怎么败的,打一仗进一步,一支不断总结经验教训的军队是不可战胜的。

天择是作者的笔名,曾在国防大学从事教学与研究工作,对历史和哲学颇有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