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袭白虎团:这三个牺牲重大的单位应该被铭记
热文

奇袭白虎团:这三个牺牲重大的单位应该被铭记

2020年11月07日 08:59:28
来源:牛戈文草

203师609团团长于耀江有一篇采访文章,题目为《三矢击溃白虎团》。这三矢,说的就是607团化袭班、609团侦察排和穿插营。在歼击白虎团的战斗中,这三个单位发挥了至为关键的作用。

白虎团是整个203师打掉的,不是化袭班一个班打掉的,化袭班奇袭的只是白虎团团部;奇袭白虎团团部的,也不仅仅是化袭班,还有随后赶到的穿插营。

关于203师

战前,68军赋予203师的任务:集中兵力、火力,首先歼灭防御在以552.1和476.8两高地为主要支撑点及附近大小无名高地之敌,尔后继续向敌纵深发展,抢占二青洞、下枫洞一线高地,堵住可能由月峰里溃退南逃之敌。而203师当面之敌,就是南朝鲜首都师第1团,也就是后来史称的白虎团。

经激战,该师圆满完成了作战任务,南朝鲜首都师第1团被团灭。

203师是冀中子弟兵,是我军一支年轻的部队,没有老红军的单位。其前身是1947年7月重建的冀中军区独立第8旅,1947年12月6日编入新组建的晋察冀野战军第6纵队为第17旅,1948年5月9日改称华北军区第2兵团第6纵队第17旅,1948年7月编入华北军区第3兵团仍为第6纵队第17旅,1949年2月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68军第203师。

师辖607团、608团、609团。607团最早的前身是抗战时的冀中军区第40区队;608团最早的前身是抗战时的冀中军区第49区队;609团最早的前身是解放战争时的冀中军区新(乐)正(定)无(极)支队。

203师各团从诞生起长期在敌后游击作战,有丰富的特种作战经验。师长杨栋梁抗战时曾先后任冀中六分区第40区队、九分区第34区队政委;副师长祖岳嵘抗战时曾是冀中十分区的作战股长;参谋长王光霞抗战时曾是大清河北的冀中十分区武工队长。该师能创造出奇袭白虎团这样特种小部队作战的成功范例,与师首长和部队的作战经历应该不无关系。

(上图拍摄于1983年。其中张锁柱系金城战役时的609团1营参谋长,1983年在任203师副师长;贾万春系金城战役时的609团2营教导员,1983年在任203师政委;石广志系金城战役时的609团2营营长,1983年在任68军副军长;冯锁林系金城战役时的203师侦察科长,1983年在任203师师长;杨育才系金城战役时的607团侦察排副排长,1983年在任203师副师长。)

杨育才和他率领的化袭班在奇袭白虎团战斗中的功绩,已经是家喻户晓,笔者在上一篇中也专门做了介绍,这里就不说了。下面简单说一下609团侦察排和穿插营在这一战中的功绩。

关于609团侦察排

在选择穿插营的突击路线时,首要的问题是突破口的选择。609团经过用多种手段反复侦察和开展军事民主广泛听取不同意见,最终敲定以380高地以东约1公里处为突破口。

突破口既经选定,如何打开突破口,就是最大的问题了。起初,团决心用一个步兵连的兵力突击,突击前用一个炮兵营的火力实施5分钟急袭射击。后经作战会议讨论认为:1.兵力、火力越多,暴露企图的可能性越大,越容易引起敌人的注意;2.要造成敌麻痹和错觉,炮火准备时,尽量在该方向少用,甚至不用;战前一个短时期内,尽量不在380高地活动,不捕捉俘虏,不挖猫耳洞,不改造地形;3.负责打开突破口的兵力宜精不宜多。最后决定,1.使用团侦察排打开突破口。因侦察排多次在该方向渗透、捕俘,地形熟悉。侦察兵都是从各步兵连精选的老兵,机智勇敢,作战经验丰富,战斗作风顽强,战斗力过硬;2.火力准备时,向突破口两侧加大炮火打击力度,以转移敌注意力,阻敌向突破口增援。

609团侦察排有三个侦察班(另有一个观察班,未参战,不计),每班9人,加上正副排长,全排共计29人。排长张润喜,副排长李福荣。

29人的兵力的确太少,团又从担架连抽调10名战士补充侦察排。但担架连战士作战经验欠缺,遂决定由其主要负责携带弹药和爆破器材,保障侦察排战斗兵能够轻装突袭。

7月3日受领任务时,上级明确告知侦察排,突破前,将用一个炮兵营的全部火力实施5分钟急袭,摧毁突破口前沿敌地堡、火力点、障碍物。但到了10日又告知,为了隐蔽企图,决定对突破口前沿不实施火力准备,敌前沿地雷、铁丝网、鹿砦等主副防御设施、明碉暗堡等敌火力点,全由侦察排自己负责克服。

这难度就可想而知了。

难的还不仅仅是这些呢。战前上级通报,侦察排所要攻击的目标,守敌只是一个步兵排,最多是一个加强的步兵排,兵力不会超过50人,可战斗发起后得知,该地守敌有一个步兵排、一个机炮排、一个搜索排和一个炮兵观察所,共计200余敌。

兵法上素有十则围之,五则攻之一说,而我609团侦察排,却将在没有炮火准备的情况下,以不足四十人的兵力,向凭险据守的二百余敌发动攻击。试问古今中外军队,谁有如此大无畏的气势?

1953年7月13日20时,侦察排从驻地出发,20时50分前到达敌前沿,占领进攻出发阵地。

20时55分,我炮击开始。就在我强大炮火准备尚未结束,乘敌还躲在防炮洞里等待我火力延伸的当儿,早已预知突破口前沿不实施炮火准备的侦察排迅速跃起发起攻击。排长张润喜带领1班、2班为右翼,负责解决1号、3号目标,副排长李福荣带领3班为左翼,与右翼并肩突击,负责解决2号目标。勇士们异常迅猛,不到两分钟便冲上敌一线堑壕。可就在排长张润喜带头向工事内敌兵扫射之际,突遭敌环形盖沟内重机枪扫射,张润喜和二班长苏星光等6名战士当即牺牲。副排长李福荣迅即接替指挥,指挥全排继续攻击。

因敌重机枪对我威胁大,李福荣和战士李洪兴用冲锋枪对敌火力点实施长点射掩护,老侦察兵袁庆有用爆破筒将敌重机枪火力点炸毁。之后,全排遂以各小组为单位分头围歼敌守兵。

经过激烈战斗,敌前沿全部明暗火力点被逐个摧毁,敌兵或死或降或逃,突破口被我撕开。

就在我前沿仍在激战中,乘敌遭突然打击后的混乱之际,607团化袭班和穿插营从609团侦察排撕开的这个突破口迅速通过,进入敌纵深,向前直插,奔白虎团团部所在地二青洞而去。

有几个数字,见证我英雄的609团侦察排创造的奇迹:打开突破口用时13分钟;战斗结束后全排生还者6人;俘敌115人,内有美军14人。

关于穿插营

组织穿插营不是609团的主意,也不是203师的主意,也不是68军的主意,是20兵团作战会议上的决定,可见其在整个金城战役中所占份量之重。

穿插目标:位于二青洞附近南朝鲜首都师第1团团部、炮兵阵地。任务:首先摧毁其指挥机构,瘫痪其防御组织,打掉其炮火支援。尔后攻占并固守间榛岘、北亭岭、梨实洞以北地区各要点,断敌退路,阻敌增援。

穿插营由609团2营担任。之所以选择2营,是因为该营在13个月的防御作战中打得最好,并积累了丰富的进攻作战经验,战斗作风过硬,干部也比较强。在确定2营为穿插营后,又调整配齐了干部。穿插营由副团长赵仁虎率领。时任营长石广志,教导员贾万春。

607团侦察排化袭班加强给穿插营,成为该营的一个组成部分。

14日0时4分,穿插营加入战斗。此时,我607团已攻占522.1高地主峰,正向大无名高地发展,左邻204师611团正在880高地与敌鏖战,趁左右之敌被我攻击无暇他顾之际,穿插营借助团侦察排撕开的口子,由白杨里地区出发,按预定方案以5连、4连、营指、6连的序列,迅速通过950号目标,进至415高地,沿公路西侧向前直插。

当时我一个营的编制,除三个步兵连外,还有一个机炮连。穿插营编组战斗序列中,机炮连一分为二,分别配属给第一梯队的4连、5连。

穿插营把穿插的路线,选在了一个在任何人看来都犯兵家大忌的415公路上。这415公路,是一条修建在山谷中的公路,敌白虎团第1、第2两个营就分布于公路两侧的高地上。沿这条公路穿插,得需要怎样的胆魄?几十年后说起来,还令人捏汗。

穿插营先头5连经过415高地时,击溃敌一个警戒班。进至三南里西侧公路转弯处时,与北援之敌一个步兵连遭遇,当即乘敌不备,先敌开火,勇猛冲击,将敌大部歼灭,随即不做丝毫停歇,果敢插向上枫洞地域敌炮兵阵地。在进至上枫洞三岔路口时,又与敌零星逃窜之敌遭遇,遂留下一个排(3排)剿灭该敌,连主力继续向前发展进攻,于14日2时40分攻占421.2高地西南500米处无名高地。

4连在进至二青洞西北侧时,遇敌两辆北进增援的汽车,4连尖刀排当即将其击毁。这时发现敌车队并非只有两辆,后边还有50余辆,挡住了行进在穿插营前头的化袭班的去路。为抢时间,杨育才果断率领化袭班对敌车队进行突袭,趁其混乱冲过了公路,奔到了白虎团团部驻地。

稍后得知,该敌车队并非只是载物的后勤运输车,而是满载敌兵的摩托化车队,这是敌首都师机甲团2营的全部。

此时战役虽已打响,但因为:第一,没有想到我穿插的速度能有这么快;第二,没有想到我敢冒兵家之大忌选这条最险的路线;第三,夜晚能见度低,化袭班穿的又是南朝鲜军队的军装,分不清彼此,所以,当4连尖刀排和化袭班打敌汽车时,敌车队也好,不远处的敌白虎团团部也好,都以为是他们内部的误击,因而也就没能提高戒备。

就在化袭班向敌白虎团团部警卫排、作战室和炮兵指挥室实施攻击时,4连和6连的一个排(3排)也已赶到敌团部附近的二青洞沟口。4连堵住敌车队先头,6连3排前出迂回,截住敌车队后尾,首尾夹击,乘敌不备,将敌机甲团2营全部歼灭。

与此同时,4连派出部分兵力支援杨育才化袭班,对白虎团团部之敌共同攻击,将其彻底捣毁。随后又乘敌指挥机关被歼后的无序,对既无防备也欠缺步战经验的敌炮兵营发动猛攻,将其全歼。之后,沿下枫洞向400高地、北亭岭发展进攻,于2时30分将其攻占。

6连(欠3排)按预定计划直插421.2高地以南无名高地,进至下枫洞时,遇逃窜之敌,即跟踪追击,于2时40分攻占该无名高地。

6连3排脱离建制后,在指导员郭树昌带领下,积极求战,一路过关斩将。先是进至二青洞东侧,攻歼敌多管火箭炮阵地,缴获火箭炮4门;进至月峰山西南交叉路口时,遇敌满载步兵的汽车5辆,歼其大部,敌一小部弃车逃窜;追击中,遇搭载步兵的敌坦克2辆,打得它车毁人亡;归建途中,进至下枫洞东南敌之炮兵阵地侧后,歼其大部,余敌逃窜,缴获155毫米榴弹炮5门。至3时30分,全排胜利归建。

在整个穿插行动中,609团2营用时2小时36分,前进9公里,大小战斗11次,按时按点穿插到位。

在接下来的阻击战斗中,面对蜂拥南逃之敌,一个营弧悬敌后,仗打得就十分艰苦了。四天下来,待17日晚608团2营前来换防时,4连仅剩17人,5连仅剩12人,6连因系营二梯队,损失相对较小,但也伤亡过半,仅余80人。牺牲虽然重大,但英雄们牢牢控制了间榛岘、北亭岭、梨实洞以北地区诸要点,死死卡住了南行的要道咽喉,圆满完成了上级赋予的断敌退路、阻敌增援的光荣任务,为师主力全歼白虎团、乃至为20兵团全歼金城守敌奠定了基础。这个话题有点长,这里就不多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