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因提前离开躲过一劫而他却成中共最早牺牲常委
热文

邓小平因提前离开躲过一劫而他却成中共最早牺牲常委

2020年10月22日 14:15:26
来源:文汇网

1304640665_rDra03_副本.jpg

▲罗亦农等在莫斯科

赴莫斯科学习,成为刘少奇入党介绍人之一

罗亦农,1902年5月出生于湖南省湘潭县。1921年5月,罗亦农和刘少奇、任弼时等20多位青年分别化装成裁缝、理发匠等手工劳动者,从上海向莫斯科进发。临行前,罗亦农从上海回老家湘潭探亲,他告诉家里人:“世界要变”“我要到俄国去找一条出路”。这群怀揣着梦想的青年,先是乘日本邮轮取道长崎赴海参崴,又克服重重困难越过伊曼河,抵达由苏俄红军控制的伯力。然后在伯力军事部门的安排下,经过两个多月的辗转奔波,终于到达目的地。罗亦农被分配到莫斯科东方劳动大学学习。

东方劳动大学是一所培养干部的政治学校,设在莫斯科市区的一条大街上,紧靠着普希金广场。学员大部分来自苏俄远东各少数民族,另一部分来自中国、朝鲜和日本,斯大林是名誉校长。东方劳动大学于1921年10月正式开学,校内专设中国班,罗亦农、刘少奇、任弼时、萧劲光、曹靖华、彭述之等人成为首批中国班学员。

当时,他们的学习和生活条件非常艰苦,白天上课,晚上冒着严寒到街上去站岗,星期天还要去做工。一些意志薄弱的青年,渐渐动摇起来,有的甚至想退学,而罗亦农始终充满信心,他利用各种机会,采用多种方式,做同学们的思想工作,鼓励大家克服困难,努力学习。他的热情、活泼,对同学们的关心和鼓励,很快赢得了大家的信任。不久,大家便选他为中国班的负责人。这年冬天,罗亦农和刘少奇、彭述之、卜士奇等人先后由团员转为党员,罗亦农还是刘少奇由团员转党员的介绍人之一。后来,中国班学生中的党、团员组织旅俄支部,罗亦农被选为支部书记。

罗亦农原来的英文、俄文基础就比较好,来莫斯科后又勤学苦练,他不仅很快就能听懂俄文讲课和阅读俄文书刊,还能经常帮助某些助教翻译哲学社会科学术语,他住的房间也变成了同学们共同学习讨论的场所。为了更深入地了解俄国社会主义革命的情况,1922年暑假期间,他邀集好几个同学一起去乌克兰农村,走访农民家庭,和农民一起劳动、生活,增添了不少新知识。

1924年夏天,罗亦农在莫斯科以旅俄中国共产党负责人的身份,会见了前来参加共产国际召开的国际运输工人大会的中国海员代表林伟民。罗亦农对领导香港海员罢工的林伟民十分敬佩,他详细询问了罢工斗争的情况,并请林伟民给中国班全体学员作了“实行罢工,与帝国主义和反动派进行斗争”的报告。在莫斯科,他还介绍林伟民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使林成为广东海员中最早的党员之一,也是外洋船员中第一个入党的工人同志。

被叛徒出卖,牺牲时年仅26岁

1925年4月,罗亦农从莫斯科回到国内,立刻投入火热的斗争。上海五卅惨案发生后,他参与领导了著名的反帝大罢工——省港大罢工。在罢工中,他站在斗争最前列,亲自起草言简意明、通俗易懂的传单,揭露帝国主义的罪行,启发工人群众的觉悟,鼓舞工友的斗志;他成功协助罢工委员会,采取妥善措施,解决了进入广州的20多万香港罢工工人的食宿问题。参加人数达25万的省港大罢工,是中国工人运动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一次政治大罢工,罗亦农为这次罢工斗争的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

1925年12月,罗亦农调任中共上海区执委会书记。在他和区执委领导下,上海先后举行了不同形式的工人罢工200多次。1926年10月到翌年3月,他参与组织领导了上海工人的三次武装起义。前两次起义先后失败。1927年3月21日,第三次起义以全市举行总同盟罢工、罢市、罢课的形式开始,随即转入武装斗争。参加总同盟罢工的工人达到80万。他们奋不顾身,英勇战斗。罗亦农协助起义总指挥周恩来精心谋划、周密部署,亲临一线指挥作战。经过30个小时浴血奋战,工人纠察队终于占领除租界以外的上海市区,取得第三次武装起义的胜利。一年多以后,周恩来在党的六大作军事报告时,曾高度赞扬了罗亦农,说他“真是上海暴动的创造者”。

1927年11月,罗亦农出席在上海召开的党中央扩大会议,并在会上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政治局常委。当时,他在上海的名声很大,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反动派悬赏追捕,特务、暗探、叛徒、巡捕,无时无刻不在寻觅着他的踪迹。但他把个人安危置之度外,勇敢机智地应付各种复杂情况,继续不辞辛劳地奔波着。

1928年4月15日上午,罗亦农来到地处英租界戈登路望志里的办公地点,准备与山东来的同志谈工作。这一地点是中共地下党员何家兴、贺治华夫妇的家,而爱慕虚荣、贪图享受的贺治华此时已叛变,她暗地里为国民党特务提供情报,以换取利益维持自己的高消费生活。听说罗亦农等人要会面的消息,她觉得发财的机会到了,于是偷偷地去巡捕房告了密。结果,罗亦农和山东省委书记吴鬃当场被抓,前来赴约见面的邓小平因提前离开,躲过此劫。邓小平立即报告了周恩来。周恩来赶忙召集特科的陈赓等人开会,通报了这个不幸情况。

中央特科马上制定了营救方案,准备等罗亦农由租界巡捕房向淞沪警备司令部引渡时,武装营救。中央特科计划用伪装送葬的方式进行营救,他们提前将枪支藏在棺材里,并让罗亦农的妻子李哲时披麻戴孝,作为死者的家属随伪装送葬队伍走在棺材后面,等到囚车经过时大家一齐行动,把罗亦农救下来。应该说,中央特科的计划是可行的,只是租界巡捕房已经知道了罗亦农的身份,提前将罗亦农送往了龙华国民党淞沪警备司令部,中央特科的营救未能成功。

4月21日下午,上海龙华刑场戒备森严,荷枪实弹的反动军警如临大敌。罗亦农穿着整齐的直贡呢马褂、灰色哔叽长袍,在敌警备司令派来的特务营一个排的押解下,从容步入刑场,英勇就义。罗亦农牺牲时年仅26岁,是第一位牺牲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也是为中国革命而牺牲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中最年轻的一位。他牺牲后,党组织派人安葬了他的遗体,并派陈赓等严厉惩处了叛徒。

——摘自《新湘评论》2020年第八期

作者:夕岩

编辑:蒋楚婷

责任编辑:张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