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甘岭之战打响后15军军长秦基伟:准备拼老命
热文

上甘岭之战打响后15军军长秦基伟:准备拼老命

2020年10月15日 08:09:41
来源:吴东峰的军事书屋

68年前今天,上甘岭之战打响!15军军长秦基伟:准备拼老命

上甘岭大战中的秦基伟(开篇)

作者 吴东峰

为了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参战70周年,特推出吴东峰最新力作《秦基伟在上甘岭大战中》。本文节选于秦基伟传记《一条大河》初稿,作者吴东峰是曾任新华社军事记者的军旅作家。当年著名的上甘岭大战,震撼世界,扬名天下,志愿军英雄事迹几近家喻户晓。但由于历史原因,志愿军中指挥作战的指挥员的事迹则披露不多。秦基伟将军不但指挥了上甘岭大战,而且还为后人留下了宝贵的40多天的上甘岭日记。吴东峰先生在本文中以秦基伟日记为经线,以上甘岭战役亲历者的口述为纬线,史实与细节互证,思想与情感并联,战将与英雄共鸣,为我们提供了一幅可歌可泣的上甘岭战役进展图卷,同时也展现了一代名将秦基伟在上甘岭大战中鲜为人知的心路历程。

本文共3万6000千字,将在在此连载,敬请关注,转发请注明出处。

感谢《世界军事》、第一军情的编辑,为本文的发表和推送做出的重要努力!

提要:1952年,美国大选之年。这时的美军已在朝鲜战场用尽了除原子弹之外的所有武器,却没有占到半点便宜。

新任“联合国军”总司令克拉克迫切需要一场胜利,缓解美国朝野的强烈不满。戏剧性的是,共和党总统候选人艾森豪威西点军校的同班同学詹姆斯•奥尔沃德•范弗里特,成了主导新的攻势的指挥员。他以消耗弹药而闻名,以至创造了一个专用名词:“范弗里特弹药量”。

范弗里特的“摊牌行动”听起来规模巨大,目标却只是企图夺取志愿军占领的两座海拔500多米高的山包——上甘岭。

1952年10月14日,范弗里特集中300余门大口径火炮、27辆坦克和40余架飞机,进攻上甘岭。

那一年,范佛里特60岁。他的对手、志愿军第15军军长秦基伟,38岁。

01

彭德怀:“谁丢了五圣山,谁要对朝鲜的历史负责!”

上甘岭,位于朝鲜五圣山下的一个只有十几户人家的小村子。从空中鸟瞰,这个小村子在五圣山伸出去的两个山腿间;在军事上,这两个山腿被称为“597.9高地”和“537.7北山高地”。再往前便是美军控制的平康、金化、淮阳地区,也被美军称为“铁三角”。

1952年初春,秦基伟率15军接替26军防务,在朝鲜中线的“铁三角”地区,约30公里宽的正面担任防御作战任务,归属三兵团指挥。在布署作战任务时,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明确指示:“五圣山是朝鲜的中线门户,五圣山失守,后退200公里就无险可守。谁丢了五圣山,谁要对朝鲜的历史负责!”

彭德怀在朝鲜前线视察部队秦基伟对彭德怀的指示印象很深,但他并不知道进入当年8月,美军已经开始实施进攻五圣山的计划了。时任美第八集团军司令兼“联合国军”地面部队总指挥官的范佛里特曾三次到前方视察,把目光投向了五圣山。范佛里特制定了一个名为“摊牌作战”的作战计划,又称“金化攻势”,他扬言:“不付出过大的牺牲就能拿下一些阵地。”

秦基伟在朝鲜道德洞十五军指挥所前

在这期间,面对敌“铁三角”地区防守的秦基伟自然也没有闲着。部队完成布防任务后,他一头钻进他那间小草屋里,起草了一份《有关今后防御作战的指导思想》报告,提出建立突不破的防御阵地的作战方案。而具有深意的是,当这个方案提交军党委审阅时,竟引起了一场关于“如何构筑突不破的‘马其诺防线’”的激烈讨论。

5个月后,15军发布的《粉碎敌人秋季攻势作战方案》里,重申强调了“寸土不让,坚决固守”的作战指导方针。

秦基伟原是二野部队的,长期在一野工作的彭德怀对他并不熟悉。彭德怀印象最深的还是15军在空前残酷的第五次战役中表现出的战斗力。因此,彭德怀决心把原作为志愿军战略预备队的15军,摆到中部战略大防御的要冲上。

那时,秦基伟在解放军战将序列中的知名度并不高,15军的威名也远不如摆在它左右的两支劲旅,梁兴初担任军长的38军和著名战将王近山兼任军长的12军;前者是四野的王牌,后者是二野的主力。

秦基伟面临着巨大的压力。他能够率部在“铁三角”面前“寸土不让,坚决固守”吗?他能够顶得住“联合国军”飞机大炮的优势兵力进攻吗?他能够做到像彭德怀要求的那样“对朝鲜的历史负责”吗?

第一章 敌人是佯攻还是主攻?

激烈的战斗在五圣山的前沿阵地全线展开了,敌军在一个同一的时间向我军80华里的正面进犯,但不论敌军的兵力大小毫无例外的被打得落花流水。

从黎明前后,美七师伪二师抽调三个团的步兵在大炮三百余门、飞机五十余架、战车四十七辆掩护下向我上佳山(新占阵地)、芝林南山(新占阵地)、及419、597.9、537.7等阵地进攻,其中以五圣山前沿597.9及537.7高地为最激烈......

——秦基伟1952年10月14日日记

1952年10月14日,北京时间4时30分,秦基伟突然被一阵猛烈的轰炸声震醒。将军“腾”地坐起,伸手抓起电话,问值班参谋:“是怎么回事?”值班参谋慌慌回答:“估计是五圣山方向的炮声……”

秦基伟压住火气说:“我不要估计,弄清楚了马上报告!”他立即披衣起床,急令作战室了解前沿动向。

时任作战参谋桑传宝后来回忆,秦基伟此时并不知道,美军正集中16个炮兵营的300多门大炮,40架飞机和120辆坦克,同时向五圣山猛烈轰击,五圣山前后左右的大小道路均遭敌封锁,方圆数公里内硝烟弥漫,已成一片火海。

秦基伟更不知道,范佛里特半个小时前已通过美联社驻汉城记者向全世界宣布:“金化攻势开始了”,幷扬言“这是一年来联军向中国军队主要防线所发动的一次最猛烈的进攻。”

“联合国军”果然来势凶猛。战斗第一天,就向这两个仅有3、7平方公里的小山头,发射炮弹30余万发——战火最猛烈时,平均每秒钟落弹6发;投掷炸弹500余枚,平均每平方公里倾泻炮弹和炸药达45吨。

据15军参谋长张蕴钰回忆,当时计算美军放炮总量,是在碗里丢豆子的办法统计,敌炮声响一下,统计员就往碗里丢一粒豆子。还有按响点做记录,作为补充判断。这个统计法,虽然不能百分之百准确,但基本上不会有大错。军师的侦听站和两个中心观察所反馈:阵地表面岩石被击碎成粉末状,达一尺多厚,山地标高削低两米,部分坑道被炸毁。

15军军部驻地道德洞离五圣山20公里。道德洞并不是洞,而是朝鲜的一个村名。15军作战室是一个四周用园木支撑,顶部用钢板覆盖厚土的隐蔽部。从现在留存的照片,仍依稀可辨隐蔽部室内情景:四周挂满了军用地图,地图上端写着《平、淮地区第15军防御部署及敌军态势图》,室中间有一长方形条桌,上面铺着草黄色的军毯。

秦基伟进去后,问作战参谋桑传宝:“今夜炮打的特别激烈,敌人是佯攻,还是主攻?”

桑传宝答:“五圣山方向落弹密集,军长,我看不像佯攻,美国人是想偷袭我们的冷门。”

上甘岭是五圣山下的一个小村子,它正好位于597、9高地和537、7北山高地的中间。桑传宝回忆说,敌人突然猛攻上甘岭,秦军长确实有点意外,但他并没有惊慌失措,而是沉着冷静应对。一个星期前的10月5日深夜,南朝鲜军第二师三十二团一个名叫李洁求的作战参谋和一个班长越过火线投诚,提供美第七师和李承晚第二师准备向五圣山方向进攻的情报。我方对此情报半信半疑,秦基伟也没有很重视,但在分析敌情时,曾提到过,敌人可能会选择我不注意的方向(五圣山)突然攻击,这种情况必须警惕和准备。但是,在当时参战的所有人,包括守方和攻方,谁也无法想像到,这里竟会发生一场持续40多天震惊世界的上甘岭大仗!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