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最网红的四行仓库为什么叫四行仓库?四行又是哪四行?
热文

现在最网红的四行仓库为什么叫四行仓库?四行又是哪四行?

2020年09月09日 09:57:55
来源:老周的深度军事

老周

摘要:四行仓库由于《八佰》的热映,成了眼下最火的网红打卡地。这幢建筑为什么会叫四行仓库?四行又是哪四行?

图1:四行仓库

图1:四行仓库

四行仓库由于《八佰》的热映,成了眼下最火的网红打卡地。据说,到10月1日预约参观都已经满了,火爆程度可见一斑。

这幢建筑为什么会叫四行仓库?

顾名思义,就是四行,四家银行的仓库嘛。

这四家银行又是哪四家?

就是民国初年创建的四家中国民间资本的股份制银行:盐业、金城、大陆和中南银行,今天就来说说这四家银行。

民国初年中国民间资本创办的银行,主要有七家,而这四家由于资本和经营范围大都在华北,所以被并称为“北四行”,另外三家,上海商业储蓄银行、浙江兴业银行和浙江实业银行,资本主要来自江浙,经营范围也主要在华东地区,所以被并称为“南三行”。

盐业银行成立于1915年3月,总部设在北京。1913年梁士诒代理财政总长时,曾建议设立盐务实业银行。1915年盐业银行成立时,由清末担任过盐运使的袁世凯的表弟张镇芳出任总经理(当时叫“总理”)。最初计划由财政部盐务署拨给官款,实行官商合办,主要就经营盐税收入,并代理部分国库金的业务。但时任财政总长的周学熙认为当时政府的收入,盐税是大宗,如果盐税收入被银行控制,那么财政部就等于被架空了,于是表面上答应袁世凯用盐税支持开办银行,实际上却一直拖延不办,第二年袁世凯就病死了,于是盐务署就明确不拨官款,盐业银行只好完全改为商办,所以这个“盐业”的名字,纯粹就是徒有虚名,不但资本金和盐税无关,而且银行开办以来基本上也和盐务就没有任何关系。

盐业银行成立时资本金为125万元,1925年增至650万元,1933年增至750万元。

图2:天津的盐业银行大楼旧址

图2:天津的盐业银行大楼旧址

1917年张镇芳因为参与张勋复辟而被捕,总经理改由当时天津造币厂厂长的吴鼎昌接任。

民国初年著名的收藏家书画家张伯驹,毕生收藏了大量古董字画,后来大都捐献给了国家。而他确实有一掷万金玩收藏的经济实力,因为他不但是张镇芳的儿子,而且自己也是盐业银行的董事。

金城银行成立于1917年5月,总行设在天津,1936年迁往上海。金城银行的创办人周作民早年留学日本,专攻经济学和法学。后来担任过民国南京临时政府财政部库藏司科长,他是个谙熟银行业务的专才,白手起家,在近代中国的银行金融业界成为响当当的风云人物,他在银行界的声望,只有上海商业储蓄银行的创立人,后来在抗战期间代表中国和美国进行贷款谈判和运作的著名银行家陈光甫可以比肩。

金城银行成立时资本金为500万元,后来增至700万元。金城银行主要业务偏重民族工业领域,资金主要投放于棉纺织、化学、煤矿和面粉工业。

图3:天津金城银行大楼旧址

图3:天津金城银行大楼旧址

大陆银行成立于1919年4月,总行设在天津,1942年迁至上海。大陆银行的创办人之一是谈荔孙,他在金融界人脉很广,和吴鼎昌是留日同学,和周作民既是同乡又是远亲。他曾经担任南京高等商业学校的教务长兼银行学教习,而这所学校堪称中国现代银行界的“黄埔军校”,很多银行界的专业人才都出自这所学校,谈荔孙在银行界的地位由此可以想见。

1915年,谈荔孙出任中国银行南京分行行长。1916年5月北京、天津两地的中国银行和交通银行发生挤兑风潮,北洋政府应对失当,竟然下令停止兑付,导致普通储户蒙受巨大损失,中行和交行的信誉也因此一落千丈。这股风潮很快就蔓延到了南方,身为中国银行南京分行行长的谈荔孙自然处在了风口浪尖,他提出无限制兑付,得到了当时督理江苏军务的冯国璋的大力支持,冯国璋还同意以江苏全省财力来支持无限制兑付。在谈荔孙的全力应对下,长江中下游地区的挤兑风潮很快就平息了,此事使得谈荔孙的才干以及中国银行南京分行的信用在整个银行界都名声大噪,同时谈荔孙的能力也得到了冯国璋的赏识。1918年冯国璋出任代理大总统后,就聘请谈荔孙担任中国银行北京分行行长。但此时谈荔孙已经决定自立门户,创办自己的商业银行。冯国璋对此也非常支持,还出资20万元,成了大陆银行的股东。有了代理大总统冯国璋的支持,大陆银行的开办自然一路绿灯,非常顺利。

大陆银行成立时资本金为200万元,后来增至500万元。

图4:天津大陆银行大楼旧址

图4:天津大陆银行大楼旧址

中南银行成立于1921年7月,总行设在上海。黄奕柱为董事长,胡笔江为总经理。黄奕柱是南洋华侨富商,胡笔江是银行界行内人士,也是民国时期众多著名银行家里,唯一既没有受过金融专业培养,也没有出国留洋经历的特例。他早年在中国最传统的钱庄当过学徒,然后进入交通银行也只是普通的基层职员,但凭着勤奋和努力,升到了交通银行北京分行经理,他在1916年的挤兑风潮中,低价购进一大笔交行钞票,八个月以后,曹汝霖出任交通银行总经理,他上任后向日本银行借款以弥补财政空缺,同时恢复兑换交通银行钞票,胡笔江由此赚得了第一桶金。

1920年7月直皖战争爆发,交通、中国银行的钞票再次暴跌。胡笔江故技重施,又大大赚了一笔。但也因此引起了交通银行股东的极大不满,胡笔江干脆辞职,返回老家江苏江都。在火车上和黄奕柱偶遇,黄奕柱这次回国本来就是准备开办银行,两人一见如故相谈甚欢,黄奕柱当即决定投资开设银行,具体业务交由胡笔江操盘。之所以取名“中南银行”就是表示是由中国和南洋华侨合办的。

中南银行成立时资本金为500万元,后来增至750万元。

图5:上海中南银行大楼旧址

图5:上海中南银行大楼旧址

盐业、金城、大陆和中南四家银行,盐业银行总行在北京,金城和大陆银行总行在天津,中南银行总行虽然在上海,但总经理胡笔江曾任交通银行北京分行经理,人脉资源也都在北方,所以这四家银行的业务范围主要是在华北地区,因此被并称为“北四行”。

上海是中国的金融中心,金融业务占到了全国的半壁河山,在中国开银行不进入上海市场,自然难以做大做强,但上海又是江浙财团的主场,来自北方的银行要想在人家的碗里抢食,肯定不会那么容易。所以,“北四行”就决定抱团合作,联合进军上海的金融市场。

“北四行”的合作,无论是业务还是人事,在各领域各方面都非常紧密,紧密程度远远超过了“南三行”的合作。1921年“北四行”就成立了联合经营机构——联合营业事业所,下设四行准备库和四行储蓄会。当然,四行联合经营开始后,业务并不局限于上海,也遍及华东、华中。

四行准备库是因为中南银行在开业后不久,就得到了钞票发行权。发行钞票虽然可以帮助银行降低成本、筹措资金,但也可能因为滥发钞票而引起挤兑风潮,严重的甚至可能导致银行倒闭。中南银行决定采取比较稳妥而切实可行的方法,联合盐业、金城和大陆银行成立了四行准备库,制定了“十足准备”的发钞原则,联合发行中南银行钞票。这在中国商业银行史上是一个创举。四行准备库不仅成功地规避了挤兑风险,而且取得了发钞量稳步上升的骄人业绩。直到1935年11月,南京国民政府实施货币改革,用法币统一全国币制,四行准备库才正式结束。

四行储蓄会成立于1923年6月,总部设在上海,是“北四行”的附属联营事业,也是近代中国体量最大的储蓄银行。四行储蓄会没有股东,也没有董事会监事会,由四家银行各出一名代表,组成执行委员会,再公推主任一人,负责管理本会一应事务。四行储蓄会的资本金由四家银行各出资25万元,合计100万元。四行储蓄会的业务除了基本的存款和放款外,也进行有价证券和房地产投资业务。

图6:上海四川路汉口路的四行储蓄会大楼

图6:上海四川路汉口路的四行储蓄会大楼

四行仓库就是“北四行”的共同产业,建于1931年,主要就是作为四行堆放抵押物和用于投资的货物推栈。

不过,实际上,四行仓库是由两部分组成,靠西藏北路的大陆银行仓库和靠今天晋元路的北四行仓库,但很多人并不知道这幢大楼还有一部分是单独属于大陆银行,都统称为“四行仓库”。

作为银行的仓库,自然坚固得很,钢筋混凝土结构的六层大楼,占地0.3公顷,建筑面积2万平方米,楼高25米。是当时闸北最高、最大有是最坚固的一幢大楼。因此,1937年淞沪会战期间,被88师作为师部,10月26日88师从闸北撤退后,就由88师262旅524团1营作为最后坚守的据点。

有一种说法,四行仓库是由著名的匈牙利建筑师邬达克设计,但并没有确切的证据来证实这一说法。之所以会有这样的说法,主要是邬达克和四行储蓄会关系十分密切,多次参与设计了四行储蓄会投资的产业,例如,位于四川路汉口路的四行储蓄会大楼。

图7:著名的匈牙利建筑师邬达克

图7:著名的匈牙利建筑师邬达克

还有,上海著名的地标建筑国际饭店——大部分人可能都不知道,国际饭店也是四行储蓄会的产业,最初就叫“四行大厦”,是作为四行储蓄会的营业大厅和办公场所。邬达克承接了四行大厦的设计之后,他觉得这幢大楼地处南京路,毗邻跑马厅(今人民广场),是上海租界的黄金地段,如果用来作为营业和办公,实在有些大材小用,所以就写信给四行储蓄会执行委员会,建议改建为酒店,最后四行储蓄会采纳了邬达克的建议,这才有了上海滩最璀璨的明珠——国际饭店,而邬达克写给四行储蓄会的这封英文信,现在就保存在国际饭店二楼的陈列室,作为这段历史的珍贵见证。

国际饭店的建造和装修费用总计高达800万元,四行储蓄会在短短几年时间里就有这样的大手笔,可见其实力和经营的成功。

图8:国际饭店

图8:国际饭店

但因此就推断四行仓库是邬达克设计,就有些牵强了。因为四行储蓄会还有不少产业,也都不是邬达克设计的,例如古柏路(今富民路)上的“古柏公寓”、四川路海宁路的“虹口公寓”、以及施高塔路(今山阴路)的“林肯坊”等。

最后再回到四行仓库,由于八百壮士在这幢大楼的英勇表现,使得四行仓库也由此成为抗战中中国军民不屈的象征,今天,“北四行”已经在历史的烟尘中逐渐湮灭,而四行仓库却因为这段辉煌而永载史册。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