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国后许世友曾为发脾气:活见鬼 这还了得
热文

建国后许世友曾为发脾气:活见鬼 这还了得

2020年07月11日 17:04:17
来源:文娱胡同

原题:许世友发脾气:“活见鬼,敢把我的班长轰走”

南方开讲:一样的军史,不一样的品读!

视频尚未发布,暂时无法播放

许世友(右三)在连队队列训练

1958年,许世友响应毛主席的号召,带头下连队当兵。那年53岁。

当他戴着船形帽,穿着士兵服,佩着上等兵领章、冒雨来到某部七班时,战士们都亲切地称呼他“老同志”。

许世友把背包放在垫着稻草的木床上以后,马上参加了班务会,他自我介绍说:“我这个兵很老,1927年就当兵。这次到七班来当个老兵,希望同志们多帮助我。共产党员嘛,能上能下,能官能兵。”

开饭时,班长和战士们出于对司令员的关心,个个争着替他盛饭。许世友不高兴了,虎着脸说:“班长同志,我在你们班当兵,你就是我的上级,就要大胆管教我,不要太客气了,让我放下官架子。一个战士要班长盛饭,那还了得!”

许世友与哨兵换岗交接

在连队,许世友和年轻的战士们一起出操、训练、站岗、放哨,并且抢着打扫卫生。机关的一位工作人员赶来为许世友照相,许世友挥挥手说,人民公社五六十岁的老社员,一天干到晚,也没有人替他照相,我干了一点活,就要照相,你们这些同志呀,是干什么的嘛!

部队进行游泳训练,许世友一定要参加。时值秋末,又是雨后初晴,河水冰冷,班长张吉生提出让许世友在岸上做观察员,许世友笑称自己眼睛不行,坚持下河训练。他一个来回,竟游了9000米,许多战士都落在他的后面。

攀登绝壁训练时,许世友趁大家不注意,也抓起绳子攀登起来,并最终顺利登顶。班务会上,班长批评许世友不该冒险攀爬。许世友说:“我接受班长的批评。但要说明一点:你批评是正确的,我锻炼一下也是需要的。我来当兵就是要和大家同吃同住同操作,我不当特殊兵。”

连队参加助民劳动,上山积肥,山很陡,战士们不让许世友挑担子,他一把抢过扁担就挑上肩,说:上山挑担子我最有经验,年轻时,我挑着200多斤粮,走30里路,还翻了一座大山。

下午修水库,战士们怕许世友累着,都抢先把扁担给拿走了,谁知,许世友竟两手提着两筐土,直奔大堤,战士们见了,都停下来望着他,惊叹地说,“老许,真神了。”

当兵结束时,战士们依依不舍,赠他一首七言诗:

中士班长上将兵,古今中外无处寻,

光荣传统新发展,共产主义风气兴。

许世友离开连队后,一直和班里的战士保持着友谊。一次,他告诉门卫,待会儿,我有个班长要来做客,门卫听说是司令员的班长,猜想一定比司令员还老。一会儿,门口来了个年轻的战士要找许司令员,问是啥关系,战士说,我是老许的班长。门卫一听,以为他胡闹,就把这位战士赶走了。一会儿,许世友到门口来接人,听说这件事,大发一顿脾气,活见鬼,敢把我的班长轰走,这还了得!马上派车去把这位年轻的班长追了回来。直到晚年,他还同这个连队保持着联系,经常给连队战士捎去自己腌制的咸菜。

许世友(1905年2月28日—1985年10月22日),出生于河南省信阳市新县田铺乡河铺村许家洼。八岁入少林寺,习武8年。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27年转入中国共产党,11月参加黄麻起义。曾任红四方面军团长、师长、军长等职,率部参加了鄂豫皖苏区反“围剿”、川陕苏区反“围攻”作战和长征。在鄂豫皖苏区反“围剿”中,两次任敢死队队长,屡挫强敌。抗日战争中,任八路军第一二九师第三八六旅副旅长,山东纵队第三旅旅长、纵队参谋长,胶东军区司令员等职。参与领导巩固和发展胶东抗日根据地斗争。解放战争中,任华东野战军第九纵队、山东军区司令员,曾参与指挥胶东保卫战、济南战役。

1953年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三兵团司令员参加抗美援朝。1954年回国后,任华东军区第二副司令员,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国防部副部长兼南京军区司令员,广州军区司令员,中共中央军委常委等职。是中共第八届中央委员、第九至第十一届中央政治局委员。1982年被选为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副主任。他智勇双全,作战勇猛,身经百战,屡建奇功,是一位传奇式的战将。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荣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故事讲述人王南方,安徽岳西县人,1983年入伍,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记者协会理事,《军营文化天地》杂志原副主编,《解放军生活》杂志原主编,《北京晚报》专栏作家。出版的作品有散文集《明星360度》、《情感私语——走进名人的亲情世界》、《苦恋树》、《八荣八耻——辛勤劳动篇》、《中小学课本里的“星火燎原”》,报告文学集《神龙汽车团》(与人合著),绘本《捉迷藏》等。报告文学《星火燎原》曾获解放军文艺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