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为何指派这位开国中将协助叶剑英指挥西沙之战
热文

毛泽东为何指派这位开国中将协助叶剑英指挥西沙之战

2020年07月10日 12:11:22
来源:党史博采

张才千,1930年参加工农红军,193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红军团长、师长,八路军豫西抗日游击支队、军分区司令员,晋冀鲁豫野战军第12纵队兼江汉军区司令员、第44军军长、南京军区副司令员、副总参谋长、武汉军区司令员等职。先后参加鄂豫皖苏区反“围剿”、川陕苏区反“围攻”和长征,率部参加保卫陕甘宁边区、开辟豫西抗日根据地和中原突围等作战,指挥所部在鄂西北等地区坚持游击战争,领导建立江汉解放区。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曾荣获一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和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原题:开国中将,被毛主席指派参加黄永胜吴法宪把持的军委办事组,协助叶剑英指挥西沙自卫反击战

一、危机时刻,冲锋号一响,张才千一马当先冲向被国民党军占据的高埠

张才千,1911年7月10日出生于湖北省麻城县罗家铺一个殷实农家。读过7年私塾。1926年秋,北伐军攻占武汉,黄(安)麻(城)等地农民革命运动迅猛发展,建立了农民协会,成立了农民义勇队,儿童团、少年队也纷纷成立,已接受革命思想启蒙的张才千被推选为少先队队长,后加入赤卫队。

1930年4月,张才千在黄安檀树岗报名参加了红军,被分配到中国工农红军第1军第1师当战士。不久,即参加了红1军副军长兼第1师师长徐向前率领的第1师出击平汉铁路诸战斗。在奔袭杨家寨、伏击杨平口、攻克祁家湾、奔袭花园镇和袭占云梦城等战斗中,张才千经受了战斗考验。10月初,张才千入红1军随营干部学校学习,接受了正规而系统的军事教育。

由于战事频繁,随营学校的学员一面学习,一面随部队参加战斗。11月中旬,红1军先后强攻姚家集和黄安县城。黄安攻坚战时,桃花店国民党军派兵增援,张才千参与攻打援兵,3次冲锋,他都是冲在最前面。国民党军被击溃后,红军一口气追击7.5公里,张才千缴获3支步枪。12月,他参加了鄂豫皖苏区第一次反“围剿”作战。

1931年3月,张才千参加了双桥镇战斗。接着又随部队参加第二次反“围剿”。6月,张才千调红4军第10师第28团第3营7连任排长。7月,经杨朝仁、杨瑞提介绍,张才千加入中国共产党。9月1日,红4军于洗马畈一战击溃国民党军4个团的进犯。张才千在战斗结束后不久,被提升为第10师第29团4连连长。

11月7日,红四方面军在黄安七里坪成立,从11月到1932年6月,红四方面军主动出击,连续进行了黄安、商潢、苏家埠、潢光4次进攻战役,取得了辉煌胜利。

在苏家埠战役中,红4军第10师将苏家埠、韩摆渡等敌据点团团围住,实施围点打援。第10师第29团为总预备队,张才千带领第4连担负警戒任务。当六安方向援敌刚一出现,苏家埠之敌突然将红军包围圈冲开一个缺口,潮水般往外涌,张才千的连队被冲散,布置连哨也被隔开了。师部手枪队40多人前来支援,也被涌出缺口的三四百国民党军围住。混战中,张才千带着20多人被逼到一个干水塘里。指战员们杀红了眼,战况却仍无转机,张才千当即命令身边的小号兵,猛吹冲锋号拼死一战,他一马当先冲向被小股国民党军占据的高埠。红军战士听到激越的冲锋号声,勇气倍增,个个呼啸着跟随张才千冲杀上去,枪挑刀劈,消灭了高埠上的国民党军。随后,张才千率全连与兄弟营连一起发起反冲击,把涌出缺口的国民党军又赶回了包围圈。苏家埠战役结束后,张才千被提升为第10师第29团2营副营长。

1932年7月,蒋介石调集30万重兵对鄂豫皖苏区发动第四次“围剿”,张国焘却命令红四方面军进击平汉铁路,“威逼”武汉。这时,红四方面军已连续征战七八个月,疲惫至极。仓促出击,虽在麻城、七里坪等地给国民党军以重创,但局面却越来越糟。10月11日,红四方面军主力被迫西越平汉铁路进行外线作战,以期伺机打回苏区。10月19日,红四方面军主力进至枣阳南40余公里之新集以西地区,国民党军追兵也接踵而至。20日,国民党军从左、右两面猛攻红军。张才千所在营随第10师扼守宋家集,奋勇阻击右路攻击之国民党军第34旅和第83师,重创国民党军,击伤其旅长罗启疆。当夜,张才千和全营随主力急速向西北转移。22日,部队到达枣阳西南10公里的土桥铺地区,又与尾追、前堵的国民党军展开激战,将国民党军击退后,胜利通过沙河和襄花公路,继续向西北转进。

新集、土桥铺两次战斗后,红四方面军主力在优势国民党军尾追堵击下,丧失了从外线打回鄂豫皖苏区的条件,被迫继续向西转进,寻求新的立足点。此后,张才千和全营随主力部队转战数千里,迭破重围,于12月下旬进入川北,至1933年2月,开辟了以通江、南江、巴中为中心的川陕苏区。

二、张才千抓住战机,从几个方向突然向川军阵地发起反冲击,川军惊慌失措,争相逃命

红四方面军入川后,1933年2月,张才千被任命为第73师第219团3营营长,随即率部参加反“三路围攻”作战,经4个多月的机动作战,粉碎了川军的“三路围攻”,歼敌1.4万余人,使苏区得到巩固扩大,红军得到了发展。7月,张才千调任第93师副师长兼第279团团长。10月,调红4军第12师副师长,代理师长。

10月,刘湘纠集110个团20万兵力,分六路向川陕苏区发动“围攻”,红四方面军采取“收紧阵地”积极防御的作战方针,分东、西两线反击川军的围攻。张才千协助师长叶道志指挥部队投入反“六路围攻”作战。从11月至1934年4月底,红四方面军积极防御,节节抗击,经过收紧阵地和反击作战,粉碎了刘湘连续发动的第一、第二、第三期总攻。

6月22日,刘湘发动了以东线为重点,以夺取万源为主要目标的第四期总攻。7月上旬,红四方面军总部在万源城召开军事会议,部署万源保卫战和制定反攻计划,张才千参加了会议。会议决定以第9军担任主要方向的防御任务,坚守大面山、孔家山一线;以张才千第12师大部坚守万源西南的玄祖殿;另以第4军第10师和第31军的3个团及张才千师第34团大部,分别置于万源两侧之黄中堡、花萼山,阻击川军左右两翼的进攻。

7月11日拂晓,担任主攻的川军第五路总指挥唐式遵,以8个旅攻击大面山、孔家山第9军防御阵地,以1个旅分为数路向玄祖殿阵地发起攻击。先以密集的炮火向红军阵地实施20分钟破坏性射击,紧接着便以整营整团的兵力向阵地扑来。张才千以第34团1营两个连依托有利地形进行防御,一面密切观察成群往上爬的川军,一面组织神枪手不断对其狙杀。等川军爬到距前沿阵地三四十米时,步机枪居高临下一起开火,马尾手榴弹一枚接一枚爆炸。川军死的死,伤的伤,其余的见势不妙,争相向后逃窜。川军又接连组织第二次、第三次进攻,结果仍是伤亡累累,第12师玄祖殿阵地岿然不动。当日15时,川军停止了进攻。张才千从望远镜里观察到,川军阵地张开数不清的雨伞,官兵们躺在伞下点燃烟灯,抽起了大烟。他抓住战机,命第1营派出小分队从几个方向突然向川军阵地发起反冲击,川军惊慌失措,乱成一团,失去指挥,争相逃命。张才千以两个连兵力击溃了川军1个旅的进攻。

7月22日,川军对万源实施第二次攻击。全线坚守阵地的红军连续击退川军的数次猛攻。27日黎明,唐式遵指挥第五路,在飞机、火炮支援下,以5个旅进攻大面山、孔家山,以2个旅进攻玄祖殿。张才千令第36团1营正面坚守,连续打退川军五六次冲锋。激战至当日14时,待其疲惫不堪时,张才千命令预备队第3营从东西两道山梁直插川军阵地,又歼其一个团。8月初,张才千任红10师副师长。

8月10日夜,红四方面军反攻开始。东线反攻以地势险峻的青龙观为突破口,很快占领了青龙观要隘,各路川军夺路而逃。红4军第10师奉命直向五龙台、石窝场、秦家河方向突进。张才千主动请缨,带领师前指随前卫团行动,指挥先头部队追歼逃跑的川军。为断敌退路,张才千率第28团迅速占领黄岩院。

拂晓,当疲惫不堪的川军钻进第28团布下的“口袋”时,该团迅速扎死袋口,杀下山梁。经半小时战斗,川军该团大部被歼,团长被击毙。黄岩院伏击战时,石窝场的川军已逃跑,张才千率所部进至石窝场,与军教导队会合。红4军军长王宏坤命令军教导队由张才千统一指挥,继续追歼川军。途中,有几百名川军不战而降。至8月17日上午,抵达秦河北岸,占领了河边高地垮子岭。张才千指挥第10师部队和军教导队对未及过河走投无路的川军展开政治攻势,将其瓦解。

1935年6月,红一、四方面军胜利会师后,张国焘反对中央北上方针,坚持南下错误主张,并企图分裂和危害党中央。张才千不知道高层的这些分歧与斗争,只是埋头跟着部队走,完成上级赋予的各项任务。8月,任红4军作战科科长。

1937年3月,张才千担任援西军随营学校校长,负责为部队训练干部。训练内容除军事、政治课程外,还积极开展反张国焘路线的政治整训运动。援西军司令员刘伯承经常到学校检查督促工作,并给随营学校全体人员作报告,使他们认清了张国焘错误路线给党和红军带来的危害。6月,张才千重回红4军第12师任师长。

三、张才千激动地说:我们第一次住上了自己建造的新营房,这是我们执行党中央和毛主席的屯田政策,取得的初步成效

全面抗战爆发后,张才千任八路军第129师第385旅第770团团长。1937年8月,中央军委命令,组建八路军后方留守处,第770团随第385旅旅部留守陇东。

1939年12月初,张才千到延安参加留守兵团举办的第一期军政干部研究班。半年多时间里,张才千系统地学习了政治、哲学、军事理论,学习中央首长尤其是毛泽东写的书籍和文章,多次聆听毛泽东等中央领导的讲话,听萧劲光讲战术。张才千如饥似渴地学习,深感受益良多。

◆张才千(右)任770团团长时与政委萧元礼(左)、参谋长袁渊合影。

由于国民党顽固派的军事和经济封锁,留守陇东部队的生活空前困难。为克服困难,党中央号召“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军民掀起了大生产运动。1942年秋,张才千奉命率第770团开进大凤川腹地执行大生产任务。大凤川位于陇东华池县境内,方圆百里,林海莽莽,荒草没膝。在张才千的领导下,部队白手起家,就地取材,修建营房,仅用1个半月时间,全团建起新式营房498间。各营连驻地加修了围墙,安了哨所岗楼,开辟出训练场地;团部驻地开辟出一个能容纳3000人会操演练的大操场,安置了木马、吊环、秋千、双杠、篮球架;还建起了10多处粮食仓库。竣工典礼大会上,张才千激动地说:留守陇东6年来,我们第一次住上了自己建造的新营房,这是我们执行党中央和毛主席的屯田政策,取得的初步成效。家安好了,下一步要全力投入开垦荒地,打一场生产硬仗。

1944年4至6月,日军通过平汉铁路作战,占领河南省大部地区。党中央高瞻远瞩,提出“向河南发展,完成绾毂中原的战略任务”。遵照党中央指示,张才千率部于1945年2月进抵豫西萁山,张才千任河南军区第四军分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刚就任,张才千按照中央军委“扫清顽伪,发动民众,建立比较巩固之抗日根据地”的指示精神,迅速展开打击日、伪、顽的斗争。

1945年5月,日伪军几千人“扫荡”禹西抗日根据地,分两路向唐庄、上下官寺一带进犯。张才千指挥第4支队2个主力团,在方岗将300多日伪军击溃,巧取方山寨日军指挥部,击毙日伪军几十人。随即,张才千率部于白沙伏击,消灭日伪军400多人,缴获几百件轻重武器和10余匹战马。战后,第4支队新增2个营兵力充实各团,军威大振,日伪军从此不敢轻举妄动,抗日根据地日益巩固发展。

8月初,日本投降前夕,张才千带领第4支队第10、第12团从禹西抗日根据地出发,直取密县城。战斗在城西关打响后,支队直属特务连与日军展开白刃战,刺死日军40多人,打伤60余人,迫使日军投降,密县县城获得解放,缴获大量战利品,取得了第4支队对日军最后一仗的胜利。

四、加入刘邓大军战略进攻序列,配合千里跃进大别山

抗战胜利后, 1945年10月24日,中央军委决定组建中原军区,张才千任中原军区第1纵队第2旅旅长,政治委员为刘健挺。12月中下旬,中原军区主力向平汉铁路以东实施战略转移。转移途中,张才千和刘健挺于1946年1月5至6日,指挥第2旅攻打光山县城,歼灭国民党军保安大队600余人,解放了光山县城。

6月上旬,张才千任中原军区第1纵队参谋长,协助纵队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王树声指挥全纵队。26日拂晓,国民党军悍然发动对中原解放区的围攻。早在24日晚,第1纵队领导机关和第2、第3旅及第2纵队第15旅组成的中原突围南路军,即开始在各驻防地区秘密集结,25日冒着急风暴雨向宣化店方向靠拢,抢在国民党军部署完成之前,跳出其合围圈。此后,王树声、张才千等指挥南路军,与围追堵截之国民党军激战王家店,冲过平汉铁路封锁线;再战流水沟、雅口,强渡襄河;一战石花街,于7月24日胜利抵达武当山区,完成了突围转移任务。

1947年2月4日,中共鄂西北区委召开紧急会议。会议根据鄂西北地区地瘠民穷,大部队难以生存的情况,为保存有生力量,继续牵制国民党军,决定采取内线坚持与外线作战相结合的斗争方针,除留少数部队原地坚持外,主力分路转移到外线作战,同国民党军打大圈子。会议决定张才千带军区机关、军区警卫团、主力第4团共1200余人,南渡长江,与司令员兼政治委员李人林率领的江南游击支队会合,到湘鄂边开展游击战争。

张才千率部一路与敌作战,2月24日,与李人林部在红渔坪会合,两支部队合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江南游击纵队”,张才千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李人林任副司令员兼副政治委员。江南游击纵队决定利用良好的革命基础和复杂的地形条件,避实击虚,相机歼敌。

5月下旬,江南游击纵队与鄂西北军区合编为中原游击纵队。6月12日,中原游击纵队与豫皖苏军区部队会合。经过短期休整,奉中央军委命令,中原游击纵队改为中原独立旅,张才千任旅长兼政治委员。

8月16日,刘伯承、邓小平来到中原独立旅旅部,向张才千等人部署新的任务:中原独立旅加入战略进攻序列,配合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具体任务是越过平汉铁路西进,执行战略牵制任务。

张才千带领中原独立旅在平汉铁路线上破袭铁路,炸断桥梁,砍倒电杆,割断电线,袭据点,炸碉堡,捣毁铁路两侧的国民党乡公所。接着,又突然急速逼近舞阳、叶县,在国民党军西安“绥靖”公署主任胡宗南部侧后杀了一刀。然后大踏步向南,进入桐柏山区。待国民党军急忙向西南桐柏山区开进,进行堵截时,张才千率部已于8月29日夜间从信阳以南柳林车站附近向东越过了平汉铁路。这时,刘邓大军主力已先后渡过淮河进入大别山区。张才千率部完成战略牵制任务后,奉刘伯承、邓小平电令,到光山砖桥地区与野战军司令部会合,进行休整,待命行动。

12月27日,张才千任江汉军区司令员。1948年1月5日,张才千率独立旅及第一军分区基干团从张家集出发。数九寒天,部队顶风冒雪,翻山越岭,向随县疾进。7日晨,独立旅第3团在随县以西安居之汤家畈与出扰之保安队400余人遭遇,将其击溃,毙伤其40余人,俘50余人,余部逃回随县城。

1948年11月,淮海战役激战正酣,白崇禧对江汉地区进行大规模的“扫荡”。为粉碎国民党军的“扫荡”,配合淮海战役,张才千指挥军区部队及第一、第二军分区部队,于11月中旬先后破击平汉铁路王家店至三汊港段,炸毁铁桥3座,破坏铁路10余公里,毁车站1处。广大人民群众实行空室清野,配合部队、民兵与国民党军进行各种巧妙的斗争。经过一个月反“扫荡”斗争,江汉军区部队及解放区地方政权都得到了巩固和加强。

随着战略决战的胜利,1949年1月19日,张才千率军区独立第1、第2旅分两路挺进襄西,在3个军分区部队配合下,于2月初发起荆门战役。此役历时5昼夜,歼国民党军第79军及6个保安大队8980人,生俘第79军军长方靖,解放了荆门、当阳县城。

1950年1月起,张才千率军区驻西线的部队,以主要精力投入剿匪清匪斗争。经过半年时间的艰苦战斗,整个西线边沿地区,除湘鄂川交界处少数地方外,30人以上的股匪已基本肃清。

五、叶剑英、邓小平先后来到总参谋部作战指挥室,听取张才千等几位副总参谋长的汇报,审阅和批复前线发来的请示报告,周密判断敌情,下达战斗命令

1950年8月,张才千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44军军长。1953年10月,奉调入南京军事学院学习。1955年3月,被任命为南京军区参谋长。

为落实中央军委和军区关于加强战备和沿海军事斗争准备的指示,张才千领导军区司令部制定周密的防御措施,沟通和密切空、防指挥关系,整编守岛部队,调整边防、守岛部队的武器装备,做好战备工作。1956年12月12日至20日在上海附近地区组织了海岸防御首长、司令部带通信工具野外演习。随后,张才千带队到上海、南京战役方向进行地形勘察和方面军后方勘察;对宁、沪、杭三角地带水路交通进行调查;对舟山、嵊泗诸岛屿海防前线进行战术战役勘察,从而使各级指挥员、领率机关全面熟悉战区地形、交通诸方面情况,并制定出完备的战役方针和作战防御方案。

1957年9月,张才千就任南京军区副司令员。经军区司令员许世友提议,军区党委分工张才千主管作战方面的工作。1962年6月10日,党中央发出准备粉碎国民党军窜犯东南沿海地区的指示。一声令下,南京军区部队迅速转入紧急战备。张才千协助许世友调动全局:成立了军区前指,修订了作战方案;二线部队数日内即完成了各项准备,原地集结待命,一线部队仅用半个月就到达预定作战地区,海、空军也做好了战斗准备;调整和加强舟嵊前沿岛屿和浙东沿海守备部队,增加粮弹储备;组建了后勤分部、兵站和野战医院;完成了战备行动的通信、运输和各种物资保障工作。到6月底,全区即处于高度戒备状态,严阵以待。正因为人民解放军行动迅速,准备充分,一直叫嚣要反攻大陆的国民党蒋介石不得不放弃大规模窜犯的计划。

1971年4月7日,张才千就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并由毛泽东指派,参加由总参谋长黄永胜、空军政治委员吴法宪把持的军委办事组,谓之“掺沙子”。刚任副总参谋长,张才千分工主管军训工作。他带着总参谋部军训部有关人员深入部队调查研究,发现部队训练时间不落实,训练质量得不到保证的问题比较突出。在军委办事组会议上,张才千将调查了解的情况和盘托出,指出部队训练差,基本的东西都丢了。基层干部不会教,应该办教导队培训基层干部。但由于黄永胜、吴法宪等人把持着军委办事组,他的这一建议未能引起重视。

1974年1月,南越当局出动军舰突然对中国西沙群岛发动进攻。17日,叶剑英向总参谋部发出指示:西沙斗争开始了。张才千等几位副总参谋长立即执行命令,组织作战指挥班子,加强值班,注意掌握情况,做好打一仗的准备。19日晨,叶剑英、邓小平先后来到总参谋部作战指挥室,听取张才千等几位副总参谋长的汇报,审阅和批复前线发来的请示报告,周密判断敌情,下达战斗命令。西沙自卫反击作战从19日开始,20日胜利结束,中国海军击沉南越军队护航炮舰1艘,击伤其3艘驱逐舰,收复被南越侵占的永乐群岛中的3个岛屿,全歼入侵的南越军队。

1980年1月,张才千调任武汉军区司令员。在这最后一个工作岗位上,他一如既往,积极贯彻中央军委的战略方针和决策指示,狠抓部队的全面建设。直到1982年9月退居二线。

1992年离休后,张才千仍时刻关心党、国家和军队的建设,关注国家改革开放事业取得的每一项进步,并力所能及地做了许多工作,表现了一个老共产党员、老革命战士永不泯灭的革命本色。

1994年12月24日,张才千病逝,享年84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