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1978年哪位独臂上将因劳累过度猝死
热文

揭秘:1978年哪位独臂上将因劳累过度猝死

2020年07月06日 16:32:17
来源:文娱胡同

独臂上将彭绍辉劳累过度猝死!

南方开讲:一样的军史,不一样的品读!

1950年,彭绍辉指挥陇南和四川金堂地区的剿匪作战,并执行国民党军起义部队的改编任务。当时,他患了高血压,却带病主持繁重的剿匪工作。一工作起来就是连续十几个小时,也不休息。身体本来就有残疾的彭绍辉先后五次晕倒,但是他吃了降压药之后继续工作,直到把工作做完做好。

1970年,解放军总医院检查发现彭绍辉患有主动脉血管瘤,由于瘤子已经很大,随时都有破裂危险。保健医生给他规定了“六不准”,连弯腰、起立、咳嗽也不准用力。而他却泰然处之,精神上同以往一样乐观,照常坚持大量繁重的工作。

1975年,保健部根据他的病情向中央军委写了报告,叶剑英副主席批示要他半天工作半天休息。他对医生说:“我的病情以后你们不要写报告,你们不让我工作怎么行啊!”他每天仍工作十几个小时,总要到夜阑人静才就寝。秘书和警卫员劝他早点休息,他却说:“你们年轻人觉多,早点去睡吧!”秘书向他说明有些文件不急,可以明天再处理。他说:“当天的工作要当天做完,明天还有明天的事情嘛!”他经常说:“我身上有定时炸弹,不知什么时候爆炸,趁没爆炸的时间多干点。”

自1976年7月份唐山地震后,彭绍辉住在简易房里坚持办公,每天工作到深夜。1977年夏天,他刚从医院里出来,医生要求他不要坐飞机,不能劳累。但他不顾自己的病痛,前往胶东半岛参加总参谋部召集的一次业务会议。会后,他又视察了胶东地区的陆海空军部队。随后他不辞辛苦,深入到烟台、威海、莱阳、崆峒岛等地了解民兵工作情况,观看民兵射击表演,还爬上山顶,察看边防战士的营房、伙房,同战士们一一握手,问寒问暖,关心战士们的生活。

1978年4月22日和23日,这两天,他感到特别的不舒服,就对夫人张纬说:“这几天我胸背部痛得厉害,和过去伤口痛不一样,贴止痛膏,吃止痛药都不管用。”张纬劝他去医院检查,他摇摇头说,“你老是要我去医院,明天挑选飞行员会议结束,我这个选飞领导小组组长还要去讲话。会议结束后,我还要到吕梁地区转一转,看看老区的变化。”24日,他一早起来,面色苍白,行动迟缓,要他去看病,他说:“下午有会,我还要讲话。”午饭他吃得很少,因胸痛午觉也未睡好。下午出席会议,讲了一个小时的话。回到家里,胸背部剧痛,伤口也痛得厉害。到医院后,经医生检查要他立即住院。他从上电梯起到病房还两次说:“今天文件没有处理完,要回家去。”直到答应第二天一定把文件送给他,才勉强同意住院。当晚,他的病情突然恶化,胸部夹层主动脉瘤破裂,抢救为时已晚。

25日零点35分,彭绍辉与世长辞,终年72岁。

彭绍辉 (1906.9.6—1978.4.25),出生于湖南湘潭韶山冲瓦子坪,从小给地主放牛,16岁起当长工。1928年参加平江起义,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中国工农红军中队长、大队长、团长、师参谋长、师长。参加了中央苏区历次反“围剿”。1933年在第四次反“围剿”中,率第一师参加草台岗霹雳山战斗,左臂连中两弹仍坚持指挥作战,后被截去左臂。曾获二等红星奖章。长征途中,先后任红四方面军第三十军参谋长、红二方面军第六军团参谋长。抗日战争时期,任八路军第一二○师教导团团长、第三五八旅旅长、独立第二旅旅长,后兼晋西北军区第二军分区司令员,抗日军政大学副校长,并兼第七分校校长。

曾率部参加百团大战。解放战争时期,任吕梁军区副司令员、司令员,西北野战军第七纵队司令员,第一野战军第七军军长。曾参与指挥吕梁、汾孝等战役,率部参加晋中、太原、扶眉等战役。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西北军区参谋长、副司令员兼参谋长,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兼训练总监部副部长、军事科学院副院长、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是第一至第三届国防委员会委员,中共第九至第十一届中央委员,第二至第四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1969年任中共中央军委委员。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荣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故事讲述人王南方,安徽岳西县人,1983年入伍,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记者协会理事,《军营文化天地》杂志原副主编,《解放军生活》杂志原主编,新浪网十大博客博主之一,《北京晚报》专栏作家。出版的作品有散文集《明星360度》、《情感私语——走进名人的亲情世界》、《苦恋树》、《八荣八耻——辛勤劳动篇》、《中小学课本里的“星火燎原”》,报告文学集《神龙汽车团》(与人合著),绘本《捉迷藏》等。报告文学《星火燎原》曾获解放军文艺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