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考改分48人被灭口:2013年印度奇幻考试舞弊案
热文

替考改分48人被灭口:2013年印度奇幻考试舞弊案

2020年06月30日 10:25:15
来源:爱看历史

“除非改变体制,否则作弊仍将是考场常态。”

在印度,公务员和医生堪称金饭碗,因此考试竞争异常激烈,舞弊现象时有发生,甚至形成了专门的舞弊产业链。

一些作弊者通过“中介”,以重金贿赂职业考试委员会官员,从而在公务员和医学院入学考试中得到高分。

2005年,拉伊参加一次研究生考试,发现排在名单上前10名的考生身份颇为诡异。他们都有来历,是当地官员和警长的子女或亲属。他还注意到一些高分考生甚至就住在同一间学校宿舍中。拉伊和一些人联名要求对此进行调查,但结果不了了之。

2015年6月,“维亚帕姆考试舞弊案”再次成为印度各界关注焦点。这本是印度中央邦2013年曝光的一系列考试舞弊案,因考试涵盖面广、涉案人员多、被调查对象牵扯高官而备受关注。

如今此案再起波澜,主要是因为2000多名嫌疑人中有近40人相继非正常死亡,且死亡数字在半个月时间内连续攀升。

作弊手段五花八门

作弊手段五花八门

“维亚帕姆”是印度中央邦职业考试委员会的印度文缩写,该委员会主要负责医科院校入学考试和政府职员录用考试,所涉岗位包括警察、教师和税务员等。

在“维亚帕姆考试舞弊案”中,不法之徒采用多种手段:有的出售试卷,提供伪造的答题纸;有的雇用“枪手”替考,价格在100万-800万卢比(大约合9.69万-77.52万元人民币);

有的操纵考场座位安排,或更改考生分数;2007年~2013年,数千名中央

邦应试者利用不公平手段进入医科院校或得到工作。

英国广播公司(BBC)驻新德里记者索提克·比斯瓦斯前往中央邦调查舞弊案,采访了解舞弊内幕的医疗署官员阿南德·拉伊医生。

比斯瓦斯发现,在这起由医学院入学考试作弊案引发的丑闻中,拉伊的遭遇与侦探小说般的剧情发展十分相似。

2005年,拉伊参加一次研究生考试,发现排在名单上前10名的考生身份颇为诡异。他们都有来历,是当地官员和警长的子女或亲属。他还注意到一些高分考生甚至就住在同一间学校宿舍中。拉伊和一些人联名要求对此进行调查,但结果不了了之。

四年后,38岁的拉伊就任医疗署官员,搬入了一个破烂不堪的政府办公楼。他曾就一次医学院试题泄密案向警方报案,说是维亚帕姆系统内部的人所为。案件查清后,有40名考生和家长被捕。2013年7月13日下午,拉伊接到了一个电话,威胁他如果再这样做下去将必死无疑,警告拉伊不要把这个电话号码告诉警察,否则要付出代价。

拉伊无所畏惧,在第一时间把电话号码交给了警方。他们根据线索追踪到孟买,将打恐吓电话的男子抓获。

经查明,这名男子身为一所私立医学院的助理教授,是迄今为止印度最大舞弊丑闻的重要参与者,主营“业务”是操纵医学院的入学考试。

涉案人员离奇死亡

“维亚帕姆考试舞弊案”2013年曝光后,印度成立了一个特别调查小组。

警方先抓了20多名嫌疑人,后随着调查不断深入,大量政客、职业考试委员会官员、中介、行贿者及家属等人被捕。

截至今年6月,因牵涉这起案件的被捕者总数已超过2000人,另有550人遭通缉,中央邦20个法庭如今正在受理55起涉及考试舞弊的案件。

案件牵扯到不少权贵,包括印度前教育部长在内的众多高官已经被拘留。

最令人震惊的是包括警察和记者等在内的48名涉案人员在过去两年间相继离奇死亡,原因十分蹊跷。

他们大多是年轻人,有些为被提起指控的涉案者,还有不少是参与舞弊或者协助调查的人。死亡方式也不尽相同,或死在监狱里,或在车祸中丧生,或葬身火灾,或酗酒致死,或卧轨自杀。

在所有死亡的人当中,身份显赫的中央邦总督的儿子沙莱什·亚达夫是最知名的涉案人。他的父亲曾任北方邦首席部长,也曾被控卷入大规模考试作弊案,后因证据不足被释放。

50岁的亚达夫2015年3月25日在父亲家中神秘去世。验尸报告表示其死因无法确定,但当地媒体则怀疑是中毒身亡。据了解案情的一名匿名人士透露,亚达夫意识到自己正遭受死亡威胁,不明身份的杀手会随时行凶。

40岁的内科医生拉金德拉·阿尔贾2015年6月28日在医院突然病故,此前被怀疑分别在2007年和2008年违规帮助他的两名学生通过医学院入学考试。就在同一天,29岁的兽医助理纳伦德拉·辛格·托马尔意外在狱中死亡,也被指控于2009年在一次医学考试中帮助他人交换试卷。

曝料者也惶惶不可终日,声称自身安全受威胁。数字取证专家普拉尚特·潘迪曾经曝料说一些中央邦的权贵人士是“幕后黑手”,只有5%的考试舞弊案得以曝光,结果受到威胁,在首都新德里向一家法院申请保护。

特别调查小组已向中央邦高等法院汇报23起中央邦考试作弊案涉案人员“意外死亡”的事件,公开表示已经逮捕的涉案人员只相当于作案总人数的20%。

钱德雷什·布尚是一名前任法官,这次被中央邦高等法院任命为特别调查小组主管。“这是我所见到的最胆大妄为的骗局,使用高科技频率最高。我们发现,仅一名落网罪犯就牵扯300个经由不公平手段被录取的人。”他表示,“如果涉案人员的死与舞弊案有关,我不想用‘离奇’这个词,应该称‘非正常死亡’。”多

名政要涉嫌作弊

“维亚帕姆考试舞弊案”震动了中央邦政坛,经查明现有多名政要渉案。

中央邦技术教育部前部长拉克斯米坎特·夏尔马涉嫌参与两起考试舞弊案,分别涉及合同教师录用考试和计算机程序员录用考试。他在2014年开始接受审问,因丑闻退出了印度人民党。

中央邦邦长达亚夫涉嫌一起护林员考试舞弊案,一项立案调查他的申请2015年5月被中央邦高等法院驳回,理由是达亚夫享有豁免权。6月底,一批不服高等法院这项判决的社会活动人士来到新德里,要求印度最高法院介入。

印度主要反对党国民大会党指认,印度人民党成员、中央邦首席部长希夫拉杰·辛格·乔汉及其家人卷入考试舞弊丑闻并涉嫌篡改证物。在该丑闻曝光前

不久,印度外交部长苏什玛·斯瓦拉杰面临辞职压力。因为他经过外交渠道,为一名涉嫌腐败的印度板球大亨说情,恳请英国政府向他发放旅行证明。此事让印度媒体不禁要问,丑闻背后究竟还有多少黑幕?

中央邦政府2015年6月底出面澄清,自舞弊案2013年曝光以来,仅有14名涉案人员死亡,另外11名涉案人员在这以前就已去世,而且不存在所谓的杀人灭口阴谋。

印度中央邦内政部长巴布拉·高尔巴布拉·高尔6月29日称,所有嫌疑人均属正常死亡,阿尔贾和托马尔都是“病死的”,不存在“意外事件”。他还表示,印度最高法院已驳回国会关于移交案件审理权的申请,此案的审理继续由中央邦高等法院负责。务

必斩断罪恶链条

在“维亚帕姆考试舞弊案”闹得沸沸扬扬时,东部的比哈尔邦又在上演另一出作弊“大戏”。2015年3月中下旬,140多万名学生涌入该邦1200多所考试中心,参加为期数天的中考。

媒体刊发的照片记录了一处中考考场令人啼笑皆非的一幕。二三十名考生家长或亲友爬上四层高楼的外墙,扒在窗边。他们把小纸条夹在纸飞机内,扔给坐在教室里的子女,明目张胆地帮他们作弊。

除此之外,许多学生还把书本和小抄夹带进考场,甚至偷用社交媒体与同学“分享”答案。

“在这起考试舞弊中,一个学生平均有4-5个人在帮其作弊。”比哈尔邦教育部长沙希承认,“看住600万名陪考学生家长和亲友的一举一动,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通过中央邦“维亚帕姆考试舞弊案”和比哈尔邦的考试作弊事件,可以得出结论:这绝不是几起个案,而是存在于印度教育系统的“普遍性”案件。

印度舆论普遍认为,维亚帕姆考试舞弊案”是印度考试作弊的典型案例,反映出的政商勾结程度令人发指,一系列嫌疑人意外死亡的事件更说明其背后的犯罪势力依旧强大,需要政府用强有力的手段斩断罪恶链条。

印度开国总理尼赫鲁在《印度的发现》一书中写道:“印度是不能在世界上扮演二等角色的,要么就做一个有声有色的大国,要么就销声匿迹。”那些通过考试舞弊得到工作机会的人,不仅不能让国家变得“有声有色”,反而会让其彻底沦为“二流国家”。

尽管印度总理莫迪已发出指示,要将教学从填鸭式教育改为以技能为本。教育部长伊拉尼承诺将教育拨款从国内生产总值的4%增至6%。但是如果不能从根本上彻底铲除考试舞弊这颗毒瘤,教育改革再好,教育拨款再多,都无法改变印度教育事业继续下滑的窘境。

印度政府主管学校推广的前任负责人阿尔琼·德夫说,现在印度考试忽略了创造性和逻辑思维,太注重死记硬背。“是教育体制毁了学生,合格证成了通向成功的关键。没让他们具备必要的知识,却过分强调考试的重要性。”他指出,“除非改变体制,否则作弊仍将是考场常态。”

(保留所有权利,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制度开门”。资料来源:李忠东:印度“维亚帕姆考试舞弊案”,检察风云,2015年1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