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最痛恨宦官,为何又大量使用?真相隐藏太深,难怪史书没记载
热文

崇祯最痛恨宦官,为何又大量使用?真相隐藏太深,难怪史书没记载

2020年06月30日 08:32:50
来源:历史文化小观园

撰文:赵立波

朱元璋在开国不久,便特意对内廷制订一条“铁律”,即宫中宦官绝对不允许干政,为了从根本上杜绝他们染指政治,特意规定宦官不得读书认字,让他们成为文盲,这样就从根本上解决了这一历代宦官乱政的弊端。并发狠说:“内臣不得干政,犯者斩。”朱元璋的先见之明却未能阻止宦官干政,相反有明一代,宦官乱政的现象愈演愈烈,成了大明王朝的最大毒瘤。

明朝天启七年(1627)的八月,刚刚年满17岁的朱由检接替明熹宗成了崇祯帝。此时的大明王朝已经被折腾的气息奄奄,内忧外患。崇祯认为之所以朝政日下与阉党乱政有着重要关系,不断巩固权力后,用高超的手腕,一举拿下阉党魁首魏忠贤,一时天下称快。史载“时党势甚炽,外廷汹汹,虑有他变”,“上下不动声色,神明独运,无一人之助,而诛逐元凶,再安社稷,天下翕然诵圣智焉。”

崇祯帝画像

这种干净利落的手法,显示出了崇祯的能力,魏忠贤经营多年盘根错节的巨大宦官势力已经遍布朝野,却没想到,在“无一人之助”的情况下迅速将其连根拔除,让整个大明官员佩服得心服口服。 此后崇祯下谕:“内臣非命不得出门”,以防止宦官干预朝政,然而就在他全力清除宦官集团时,却又重蹈其父兄覆辙的怪圈。

崇祯登基的第二年,太监曹化淳被提升为提督江南织造,不久,又令他提督东厂,后又把锦衣卫指挥权交给他,与此同时崇祯又任命高启潜监宁锦兵饷;张彝宪管理户部、工部两个重要部门,唐文征亲督京营,王迎朝监行营等等。两年后,崇祯又叫内臣王应朝、邓希绍监视关、宁兵粮及各边抚赏,从此宦官侍又掌握朝中的政治、军事、监察、任免等大权。自此大权在握的宦官们“自是衔宪四出,动以威倨上官,体加于庶司,群相壅蔽矣。”《明史纪事本末》

魏忠贤画像

这些都暴露了崇祯的最大弱点,用人不专,任而不信。他总是感到外廷大臣可以放手使用的少之又少,为此他把自己身边的心腹太监安插到要害部门,充任耳目。崇祯虽然严厉打击以魏忠贤为首的宦官,却在另一手方面积极扶持重用宦官,也就是说崇祯打击的是魏忠贤等宦官,而非整个宦官集团。顺天府尹对崇祯大量启用宦官上疏劝谏说:“大小臣工岂无一人足当信任者?自古未有宦官典兵不误国者,不知危急存亡之日,舍天下士大夫,终不可与共安危。”《国榷》

崇祯在位的17里,先后更替了内阁首辅五十人,一些人虽然并无才干却善于揣摩崇祯心理,博得崇祯好感。而许多有识之士则在党争的过程中被排挤甚至死于非命,使得本来人才缺乏的明朝,陷入严重的人才危机。在处死袁崇焕不久,崇祯派出宦官直接对边防事务指手画脚,一天内连上六个情况汇报,都得到崇祯首肯。吏科给事中熊开元希望崇祯能够收回成命,停止派遣内臣,以便统一事权。崇祯接到奏疏后批驳说:“遣用内员自有裁酌,不必过为疑虑。”《崇祯长编》

明代官员

对于使用宦官内臣,崇祯也说出了不得已的苦衷:“文武各官,朕未尝不信用,谁打起精神实心做事?只一味朦徇诿饰,不得已差内臣查核,原出一时权宜,若是差来不行,差他做什么?你们外臣果有肯做事,朕何必要用内臣。”当时对于皇帝使用宦官的危害已经有了较为系统的总结:“宦官内侍之流,若用为耳目,即耳目蔽,用为心腹,即心腹病。驭之之道,在使之畏法,不可使有功,畏法则检束,有功则骄恣。”《明史》

崇祯九年,张元佐为兵部右侍郎,镇守昌平,时内臣提督天寿山即日赴任,张元佐却三日仍未出发,崇祯对阁臣感叹说:“内臣即日就道,而侍郎三日未出,何怪朕用内臣耶。”崇祯求治心切,希望加快政治运行效率,面对外臣的效率低下,不能跟上他的节奏,道出了崇祯用人的无奈。

大量使用宦官引起了朝臣的极大恐惧感,担心再度培养出另一个魏忠贤。对此不少朝臣上疏,劝谏皇帝勿用内臣,但收效甚微。张彝宪被任命为总理户、工二部钱粮时,六科给事中官员联名上书,对崇祯一日之内四遣内臣提出强烈批评:“天启七年八月我皇上登极,尽撤镇守内臣,天下翕然称颂。内臣不与政事,是高皇帝规定的家法。”

李自成农民起义

崇祯对群臣的反对曾对礼部尚书闵洪学说:“朕览卿等公疏为遣用内臣一事,太祖明训朕岂不知,但成祖以来亦有间用者,皆出一时权宜。况天启年间所遣,朕尚撤之,岂至今反用?朕又何尝不信任文武,无如三四年来弊坏不堪,朕是不得已,以权宜用之,若文武诸臣实心任事,撤亦不难。”《崇祯长编》

在崇祯的想法里就是整个大明官僚系统没有真正干活的,相反是扯皮敷衍,在其位不谋其政。此后迫于压力,崇祯虽然将监视太监撤回,但让高起潜仍在关宁督理军务,“嗣后军情紧急,他又故伎重演,纷纷启用内臣,及至灭亡都不曾醒悟到此举非明智之举。”《天府广记》此时农民起义军力量日益壮大,东北的满洲人南下脚步越来越紧迫,而明朝内部却“无事禀成为恭,寇至则推诿百出”《明史纪事本末》。

王承恩影视形象

在后期出现文官爱财,武官怕死,监军的宦官不懂军事却大权在握,常常贻误战机,互相扯皮。崇祯任用宦官的副作开始显现出来,当李自成的军队攻入京师时,内侍宦官曹化淳首先打开城门放进军队,其他宦官惊慌失措,竟说“吾党富贵自在也”,将崇祯抛抛了出来,只有一个内侍王承恩随他自杀,而那些大臣们也纷纷排队求见李自成,至此,崇祯彻底以孤家寡人的身份步入了大明的黄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