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部规秀算哪门子名将 他“名将之花”的说法从何来
热文

阿部规秀算哪门子名将 他“名将之花”的说法从何来

2020年06月30日 08:37:48
来源:老周的深度军事

深度

摘要:在抗战中被八路军击毙的日军最高级别将领第二独立混成旅团旅团长阿部规秀中将算不算名将?如果不算,那他“名将之化”的说法又从何而来?

在抗战中被八路军击毙的日军最高级别将领第二独立混成旅团旅团长阿部规秀中将算不算名将?如果不算,那他“名将之化”的说法又从何而来?

先说第一个问题,阿部规秀算不算名将?

首先看学历,日军是最注重学历和资历的,甚至这种重视已经到了病态的地步。阿部规秀是1907年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十九期,从他毕业后被授予下士军衔来看,显然他的毕业成绩肯定是在下游,因为成绩前茅的毕业生是会被授予少尉军衔的。而且更重要的是他因此失去了报考陆军大学的资格——按照日本陆军的规定,只有士官学校毕业成绩在前四分之一的军官才有资格报考陆军大学,而陆军大学几乎就是晋级将军的必由之路,没有上过陆军大学而晋升将军,在日军中绝对是凤毛麟角。

所以日本陆军中能在胸前佩戴陆军大学毕业证章的军官,都是头昂到天上,极有优越感。因为陆大证章和日本天保年间发行的货币图案非常相似,所以陆大毕业生就自称为“天保钱组”,而不是陆大出身的军官,自然就被轻蔑地称为“无天组”了。这种歧视后来越演越烈,因此日本陆军不得不于1936年下令禁止在军服上佩戴陆大毕业证章。

而在日本陆军中最受推崇的就是陆军大学毕业成绩前六名,获得天皇御赐军刀的优秀毕业生,在军中俗称“军刀组”,这才是日本陆军的天之骄子。

阿部规秀别说是“军刀组”,就连陆军大学都没上过,是在日本陆军中最被轻视的“无天组”。当然,最后他以没上过陆军大学还混上少将、中将,也说明他确实在官场上也是很会混的。

在日军内部都是被蔑视的“无天组”,能算名将吗?

然后看职务。阿部规秀先后担任过联队附、第八师团副官、第十八师团参谋、仙台陆军教导学校学生队长、第一旅团旅团长,阵亡时的职务是独立混成第二旅团旅团长。

从阿部的履历来看,他没有担任过中队长、大队长、联队长这三个基层战斗部队的主官,后来只是资历到了,加上日本陆军在战争中急剧扩编才当上旅团长。

请注意,阿部担任旅团长的部队是——独立混成第二旅团,独立混成旅团是个什么玩意?虽然日军在1931年就曾有过独立混成旅团,但真正作为正式固定编制是从1938年2月才开始的,通常下辖5个独立步兵大队,以及旅团直属的骑兵、炮兵、工兵、辎重兵部队。全旅团总兵力约5000人,无论火力、机动力还是兵站能力都相当低,纯粹是在中国战场上为了担任静态守备任务而编组的二线部队。因为不隶属某个师团,所以称为“独立”;又因为有步兵、骑兵、炮兵、工兵、辎重兵等多兵种,所以称为“混成”,但总体战斗力在日军中算是比较差的。

对日本陆军部队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日军头等精锐是常设师团,也就是1937年7月全面抗战爆发前就已经组建的17个常备师团;比常设师团战斗力次一等的,是1939年以后在中国战场编组的甲种师团。这是日军为了解决在中国战场兵力不足的窘境而对部队编制进行的重新调整和划分,优先保障兵员和后勤补给,担负野战任务的被列为甲种师团。三联队的甲种师团自然要比之前四联队的常设师团差一些,编制上就少了一个联队,兵力几乎减少了四分之一。当然也有少数常设师团在被调走了一个联队后缩编成甲种师团。至于独立混成旅团,即便扩编成师团规模,也只是——丙种师团,也就是在日军都只能算是三流部队。

三流部队的主官,能算名将吗?

再看战绩。阿部之前没有担任过中队长、大队长和联队长,自然在这三个职位上没什么战绩可谈。而在旅团长的职务上,也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辉煌战绩。至于他兵败身死的黄土岭之战,作战指挥也是乏善可陈,特别是将指挥部设在山谷底下位置醒目的独立房屋中,更是愚蠢之至。如果要论战术指挥,和关家垴之战的日军指挥官冈崎谦受中佐差远了。对于山地作战更是毫无战术头脑,接连两次中伏,也不知道“山地战术专家”的评价从何而来?

学历、资历、职务这些,都可以不看,但名将最重要的就是战绩,毫无过人战绩,怎么能算名将?

当然,阿部规秀的中将军衔是货真价实的。不过看看他的晋升经历,也是很奇怪的。他1937年才晋升少将,这一年阿部已经51岁了,这个年龄才晋升少将,明显有些晚了。而诡异的仅仅两年后的1939年10月,也就是他阵亡前一个月却又晋升中将了。少将到中将,即便在战争年代,只用了两年,这个晋升速度也是算快的,而且他还没有什么值得提前晋升的战功。这又是为什么?答案其实很简单,按照日军的“潜规则”,将级军官如果继续升迁无望,通常会晋升一级后退休,算是福利性质的安慰奖,让你退休后待遇高一些。阿部晋升中将时已经53岁了,很明显是安慰奖,接着就应该被调回国退休了,就在这时他还要亲自率部作战,最终送掉了自己性命。

所以,综合这几点来看,阿部规秀根本算不上是什么名将。那么第二个问题来了,阿部“名将之化”的说法又从何而来?

根据众多回忆录里的说法,这是来自日本《朝日新闻》的报道“名将之花凋谢在太行山上”。

当年的《朝日新闻》现在都可以从日本图书馆里查到,遍寻1939年11月阿部阵亡后的《朝日新闻》相关报道,有这么三篇:

第一篇报道是在11月22日,也就日本陆军正式公布阿部死讯的第二天。刊登在当天《朝日新闻》日刊十一版,报道标题是:《故阿部中将邸へ駆付けた辻村夫人/ 英霊には涙の感謝、未亡人にはお詫/ 劇的対面、湧く察南の悲愁》 。

这是一篇阿部的部下独立步兵第一大队(也就是在雁宿崖战斗中被歼的日军部队)大队长辻村宪吉大佐的妻子辻村藤子在得知阿部死讯后,赶到杉並区马桥阿部家悼念的报道。因为辻村藤子得知阿部是为了救援自己丈夫的第一大队,亲自指挥部队出动而在战斗中阵亡,所以深感内疚,特意登门致祭。在这篇文章中并没有关于对阿部评价的内容。

第二篇报道刊登在11月22日晚刊第一版,报道标题是:《壮烈,察南山岳地帯で阿部中将戦死す/ 上庄子(河北)の匪軍討滅中 重囲の部下救援へ/ 終始最前線に指揮 /戦死詳報》。

这篇报道是根据日军的公开材料,由驻蒙军参谋长田中新一少将撰写的《阿部部队长之奋战》而来的详细介绍,这也是日本各大报纸报道阿部战死的最重要的信息来源,只不过各大报纸因为报道的侧重不同而取舍不同,也是《朝日新闻》有关阿部死讯报道的三篇报道中最重要的一篇,即便如此,全文总共也不到两千字,而且是刊登在并不重要的晚刊。内容基本都来自驻蒙军的那篇对外公开材料。对阿部的评价中强调的是

“帝国陆军创始以来经过多次战役,事变中(指日中战争)未见过中将级军人战死之例,如今阿部中将之牺牲,足见今次事变中将兵之战斗,已达到不分阶级层次的崇高境地”——战争中第一次中将级别军官战死,并没有出现任何有关“名将之花”、“山地战术专家”的评语。

第三篇报道也是在11月22日,刊登在晚刊第二版,标题是:

《散れり名将,大行の嶮/ 語る遺族、阿部中将/慈愛の絶筆に競う、遺児2人の願い/護りは固し留守部隊/慈愛,最期の日 無言で握る部下の手》。

这篇报道的内容是《朝日新闻》记者采访阿部的家人,阿部的妻子野子和五个子女。由于阿部规秀生前曾写信给家人,希望身体健壮的次子阿部宽(12岁)报考陆军幼年学校,但听到父亲死讯后,长子阿部秀一(15岁)决心报考陆军士官学校,所以小标题用了《慈愛の絶筆に競う、遺児二人の願い》,翻译成中文就是“见慈父绝笔,遗孤兄弟竞从戎”的意思。

同样,这篇报道中也没有任何和“名将之花”、“山地战术专家”有关的内容。不过这篇文章或许是“名将之花”的源头,因为标题里有“散れり名将”的字样,有了“名将”。但是纵观全文,很显然“名将”只是《朝日新闻》记者出于对死者的尊重而用的溢美褒扬之词,这和军方的正式评价,完全不是一回事。

不过报道的题目中没有出现“花”字,但如果细读全文,有小标题《太行山脉に壮烈護国の華と散った阿部中将》,翻译成中文就是“化作护国之华散落于太行山脉”的意思,出现了“太行山脉”,还出现了与“花”同意的“华”字,只是在日语中,“散华”其实就是挂了的文雅说法。还是没有出现“名将之花”,要知道“名将之花”还不是形容一般的名将,而是“名将中的佼佼者”啊!

不管怎么说,总算有了“名将”、“散华”、“太行山”这些关键词,只是并没有组合成“名将之花凋谢在太行山上”。而且查阅了所有的《朝日新闻》,也没有这里很多回忆录里言词凿凿的“通栏标题” ,“连登三天”,更没有“名将之花凋落在太行山”的说法。

《朝日新闻》只是在11月22日一天发了三篇和阿部规秀死亡相关的报道,其中两篇还是在不重要的晚刊版面。即便刊发在日刊上,也是很不起眼的十一版。至于日本军方,更没有评价阿部规秀是所谓“名将”、“山地战术专家”的评语。

所以,阿部规秀哪里算什么名将,不过是个连陆军大学都没上过的三流部队主官,只有陆军中将是货真价实,尽管只是给他退休前的福利,但总归是堂堂正正的中将。这样也就让阿部成为了被八路军击毙的日军最高级别将领。

为什么要把这个在日军中其实并不著名的中将,吹成是什么“名将之花”,“山地战专家”等等,想必大家应该很清楚了。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