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国荃有没有贪污太平天国的金库 其巨额财富从何来
热文

曾国荃有没有贪污太平天国的金库 其巨额财富从何来

2020年06月29日 07:56:18
来源:清風明月逍遥客

曾国荃(1824—1890)是曾国藩的胞弟,字沅甫。因在族中排行第九,故湘军中人呼“九帅”。

咸丰六年(1856),石达开兵犯江西,江西战局十分危急,曾国荃投笔从戎,招募三千湘勇,赴江西援助兄长,攻打吉安,其军号曰“吉字营”,成为曾国藩的嫡系部队。曾国荃师从湘军统帅、大儒罗泽南,人称“福将”。在湘军东征中,曾国荃率军转战湘、皖、赣等省,立下不少战功,曾在“半年之里,七迁其职”。他先后攻克安庆、南京等重镇,与其兄同日封爵,为最终平定太平天国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后来,曾国荃先后担任山西巡抚、湖北巡抚、两广总督、两江总督兼南洋通商大臣等职。1890年卒于两江总督任上。清政府闻信,追谥他为“忠襄”。

曾国荃凭着五万疲惫之师阻挡了太平军六十余万援军长达四十六天的反复攻杀,并且为了独占打下南京这“天下第一功”,他连续拒绝曾国藩和朝廷派来的援军,仍以长围久困、掘地道入城的铁桶战法,历时二年半之久于1864年攻克太平天国南京。

然而南京城破,曾国荃并没有享受到他应得的回报,不仅朝廷食言,没有兑现咸丰帝生前许下的“攻下南京者王”的诺言,只给了曾国荃一个威毅伯,更为沮丧的是,曾国荃把太平天国的金库都搬回湖南老家了的传言瞬间满天飞。清廷在嘉奖曾国荃的同时,也在查究太平天国财产的去向,还专门派人来南京。

相传天京(即南京)城内“金银如海,百货充盈”,南京城里有一座太平军的金库。但是万万没想到,曾氏兄弟却上报朝廷说没发现太平天国的金库,朝廷对曾国藩所说的并无传说中所谓的金库一说也不相信。此事最后是不了了之。

其实,太平天国在占领南京后确实建有金库,但随着战争的进行以及内部追求奢靡的享乐,据忠王李秀成在被俘后供称,天京事变后,“国库无存银米”,洪秀全及朝臣令其“助饷银十万”。所谓南京城内的财宝可知一二。

那么,曾国荃怎么有那么多的钱?哪来的呢?

曾国荃出山与曾国藩把剿灭太平军当成经世的事业不同,他的动机有二:一是为了“赴兄急”;二是因科举不顺,故而想别求出路。

曾国藩经济上心清如水,立志做官以不要钱为本,那是因为他的官家身份,要上对朝廷下对百姓负责;曾国荃却毫不掩饰自己的贪心。因为他是一个布衣、匹夫,无须对朝廷负责,对百姓负责,打仗是玩命的事,无利谁起早呢?因此,曾国藩对他的要求是,只要不比塔齐布、罗泽南、彭玉麟等诸位将帅做得过分,就算了。

咸丰八年(1858)八月,曾国荃以铁桶战法攻克吉安府,第一次送了一笔钱物回家,以后每克一名城,奏一凯捷,老九必请假回家一次,实则是借机送钱回乡。

咸丰九年(1859),老九即开始在湖南老家修建房屋,名为“大夫第”;至最后全部竣工,前后共用了八年时间,数次扩建。大夫第由竹亭公祠、敦德堂、奖善堂三大部分组成,宅地总面积约十三万多平方米,长六百米,宽二百三十米规模宏丽,“俨若城市”。

咸丰七年,曾国藩就听传说省中(长沙)高丽参为九大人买尽。一打听,果有其事。南京城中传说,老九花八百两银子买下几张信纸。这传说,曾国藩也听说了。

曾国荃老九为官二十年,六年湘军统领,七年两江总督。根据湘军制度,营官月饷五十两,办公经费一百五十两;统领自带一营,除本营月饷照发外,统带万人者,每月加饷银三百两。老九身为统领独挡一面,月入一千七百两不算为过,一年是二万一千四百两,六年下来便是十二万二千四百两。七年的两江总督,“督以两江为最,一年三十万”。正规收入就有二百一十万。此外,他还担任过湖北巡抚、河东河道总督、山西巡抚、两广总督等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