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下令“在我回来之前,镇压了这个反革命”
热文

毛泽东下令“在我回来之前,镇压了这个反革命”

2020年05月27日 08:09:34
来源:清風明月逍遥客

1949年毛泽东准备12月份首次出访苏联。然而就在11月中旬,北京截获了国民党特务发给台湾保密局的一份密电,电文是有关毛泽东即将出访苏联的情报。毛泽东批示:“公安部在我回来之前,镇压了这个反革命。”

这封密电的署名是“0409”,侦查人员估计是百家姓中“郭、国、顾、巩”四字之一并逐一查找户籍,同时安排电讯测向车从西起丰台、东至朝阳门、南自大红门、北至德胜门关厢一带进行侦测,但两个方向的侦查均毫无线索,案件侦破一时陷人僵局。

此路不通,专案组很快转变了思路,从破译的电文中发现了两个关键点:一个是“汇款”,另一个是“计小姐”这个人。有汇款就肯定有收款人,于是调查侧重点由此转向汇款。从北京的银行钱庄、邮局等所有办理汇兑的地方,一直扩大到了天津,终于在天津金城银行的账簿中查到一笔从香港金城银行汇给北京新桥贸易总公司的款项,取款人留下的手续落款是“北京新桥贸易总公司计爱琳”。这个“计爱琳”在收到汇款后又马上转存到了——北京市和平门外梁家园东大院甲7号沈宅。

北京市和平门外梁家园东大院甲7号沈宅,共住3了户人家,其中确有一户沈姓人家,户主沈德乾是个商人,家中有3位计姓女子,一位是其妻子计致玫,一位是计致玫的妹妹计采楠,还有一位是计致玫的女计雪玲。

“计小姐”这个人是她们三个人中的哪一位呢?从年龄比对看,35岁的计致玫太大,15岁的计雪玲太小,只有29岁的计采楠最有可能是“计小姐”。

尽管初步确定了一个嫌疑人,于是侦查人员首先监听了计采楠的电话并监视其行踪。

对计采楠户籍的调查发现,她有个哥哥叫计兆堂,还有一弟弟叫计兆祥。

北平解放后,国民党保密局北平站站长徐宗尧投降,上交了大量敌特档案。在北平特警学校1948年最后一期毕业班的同学录上,就有这个计兆祥的名字。这批人特训的内容主要是潜伏、搜集情报、收发报以及爆破、暗杀,投毒等。而潜伏名单里就有,计兆祥的名字。

与此同时,电台监测潜伏电台的位置在距王府井不远的南河沿磁器库南岔道7号张家大院,住户名字计旭,男,1924年生,北京市人,现为周口店中华煤矿公司职工。周口店中华煤矿公司的总经理正是计兆样的姐夫沈德乾。

通过从全市敌伪档案一张发黄的表格中发现了计兆祥的照片,经比对与计旭为同一人。为保险起见,又安排北平末期特训班学员在路边偷偷辨别计兆祥。而通过查电表发现计兆祥家每天的用电量比同院的其他人家多出好几倍。种种迹象表明,敌电台就在计兆祥住的房间里。

1950年2月26日上午,北京市公安局速捕计兆祥等罪犯的命令。

从计兆样家中,搜出美式直交流15瓦电台一部、密码本4本及收发报底稿2本、《通报统计》和《人员通讯联络法》各1本,在沙发下还发现1支美式2号左轮手枪。另在计采楠的住处搜出领取特务活动经费用的“计爱琳”手章1枚。在确凿的证据面前,计兆祥等罪犯对间谍行为供认不讳。由此得知,这部电台从台长报务、译电及情报都集中于计兆样一人身上其余人员不过都是外围辅助人员,这也是敌人为何称其为“万能台”的原因

经审讯得知,从1949年2月至1950年2月26日被捕,计兆祥先后发报215次,收发报文稿3万多字。其发出的关于北平南苑机场的情报引来国民党空军6架B-24轰炸机,炸毁我飞机4架,死伤20余人。

而他发给台湾有关毛泽东即将出访苏联的情报,保密局头子毛人凤经蒋介石同意,召集潘其武、叶翔之、毛钟新等“骨干分子”开会制定刺杀计划,决定使用潜伏在东北的敌特组织“东北地下技术纵队”,从两翼围追堵截毛泽东的专列;一翼是破坏长春的14号铁路制造颠覆,并在现场进行暴动性截杀。如果不成,则另一翼在哈尔滨车站埋设定时炸弹造第二个“皇姑屯事件”。后因时间仓促无法实施,就把刺杀时机揶到毛泽东从苏联回来时进行。根据这一情报,我方人员守株待兔,保密局派出的特派员跳伞刚落地就被我公安战士俘获,然后由侦查员假扮“特派员”顺藤摸瓜,将“东北地下技术纵队”一网打尽。

1950年6月2日,北京市军事管制委员会军法处对计兆祥判处死刑,执行枪决。与本案有关的其他从犯,依据其犯罪情节轻重也都受到了严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