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后一次剿匪:1516人参战动用火箭弹 伤亡35人
热文

中国最后一次剿匪:1516人参战动用火箭弹 伤亡35人

2020年05月24日 23:09:46
来源:历史九点半

文 | 历史九点半

新中国成立后,在西南山区开展了大规模的剿匪,彻底解决了中国近千年来的匪患问题。然而大的匪患没了,小的还在隔三差五的上演,咱们今天要说的剿匪,发生在32年前的1988年,虽然匪徒只有2人,但从参战规模、武器使用及伤亡来说,不亚于一场小型战役,因此,也被称为中国最后一次剿匪。

这两个匪徒叫邵江彬、耿学杰。此二人身份特殊,是湖北襄阳左驿镇4支队襄北劳改农场5分场的看守,现役武警。两人为何会沦落为悍匪呢?

1988年11月7日晚,邵江彬和耿学杰又偷偷溜出去喝酒,酒过三巡之后,两人对代理排长发起了牢骚。在劳改农场,邵江彬的军事技能最高,学过武,枪法准,还曾获得过总队比赛亚军,然而却一直未能提干,邵江彬认为是排长从中作梗。

排长还经常当面批评他,更让他怀恨在心。耿学杰听邵江彬这么一说,也是满口怨言。他来自农村,本想着能建功立业,却被分去养猪,也觉得没面子,两人越想越觉得是排长故意刁难他们,于是决定报复。

实际上,这些只是两人的猜测,邵江彬没能更进一步,和排长根本没关系,完全是他咎由自取。邵江彬此人并非善茬,有过前科,入伍前曾因侮辱女人被判3年。由于当年管理方面不完善,邵江彬出狱后,家人找了关系,将他送进了军队。

参军后,邵江彬仍没有改掉顽劣之心,经常不服从指挥,态度极其嚣张,因而虽然他军事技能过硬,但也因经常犯错,始终未能更进一步。两人筹划好后,当晚,邵江彬和耿学杰两人趁着排长熟睡之际,将其杀害。

在邵江彬指挥下,两人打开武器室,取出了2支56-1式冲锋枪和200发子弹(一说1147发),开始了逃亡之路。

两人自知犯了死罪,因此变得更加冷血,逃亡之路上先后杀害多名无辜人士和民兵,抢劫钱财和车辆。两人从湖北逃到河南老家,后又从河南流窜至山西,经陕西进入四川。

1988年11月27日晚,邵江彬和耿学杰逃至四川荣县来牟乡皂角村,在一村民家草垛旁睡着,天亮后被村民发现。村民以为两人是小偷,于是村长带着民兵将两人抓住送到了乡里。

在检查两人背包时,治安员发现包中有枪,二人见情形不对,邵江彬突然掏出匕首乱刺,耿学杰也趁乱抢过冲锋枪,对着民兵和围观乡亲开枪射击,造成大量伤亡,二人再次逃脱。

邵江彬和耿学杰抢夺一辆“北泉”牌货车向竹园镇方向逃跑,后经四川各路人马围追堵截,二人经石牛乡、门槛乡、高凤乡逃至乱石林立的白岩沟某石洞内。

这个白岩沟石洞虽然很深,且洞内四通八达,但只有一个出口,如果当时围捕的指挥部能采取困兽之策,没水没粮的邵江彬和耿学杰也撑不了几天。但指挥部当时太着急了,认为对方虽然占据有利地形,但毕竟只有2人,因而麻痹大意,最终付出惨重代价。

在前3天战斗中,参战的解放军官兵、武警、民警、民兵等共1516人,将白岩沟围得水泄不通,在冲锋枪、手榴弹、催泪弹,甚至火箭筒都用上的情况下,数次强攻,都不见成效,反而造成多人牺牲。

最后,长达60个小时战斗后,实在没办法了,指挥部才选用了火攻,调油罐车将2000公斤汽油、525公斤柴油全部灌入洞内,用火焰喷射器点燃汽、柴油,才将将二匪烧死。

白岩沟剿匪,由于当时麻痹大意,加之指挥不利,伤亡不亚于一场小型战役。长达60个小时的战斗中,参战各类人员达1516人,甚至动用了曾参加对越作战的侦察连、防化连、喷火连、装甲师团。

战斗中出动大小车辆120台,使用超17000发子弹,334枚手榴弹,20枚火箭弹,3具火焰喷射器,13枚催泪弹,2000公斤汽油,525公斤柴油。此战,共造成8人牺牲,9人受伤的惨重代价(含围观群众),而对邵江彬和耿学杰两人围捕的整个过程中,二人造成的伤亡达35人(死亡14人),触目惊心。

虽然白岩沟剿匪和传统意义上的打土匪不同,但他仍然是需要总结的战斗,也暴露出了很多问题,加快了此后的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