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经常与臣下探讨病情 最后死因却扑朔迷离
热文

雍正经常与臣下探讨病情 最后死因却扑朔迷离

2020年05月18日 09:36:32
来源:历史文化小观园

撰文:赵立波

过度劳累让雍正身体一直很不好,这也成了雍正的一大担忧。

雍正五年(1727)的一天,在给西安将军延信恭的请安折上,雍正颇为严肃地对批示说:“朕并非擅长养生,实在因为殚精丹诚,而蒙上苍及圣祖皇考之天神庇佑所致。为国为民而竭诚,天神必将施恩,朕笃信此理。若一切为己,尽管善于保养,无用矣。近数年内,朕委身殉国,不曾调养,荷沐天恩,安善如此,甚是明显。”【1】

雍正行乐图

果真如雍正所说他从来不对自己进行保养吗? 事实上不光雍正非常注意保养,自己还参与丹药炼制和配制各种“营养套餐”,有时还会将这种东西当作福利送给臣下。此后的两年,雍正身体就开始出现多种问题,这其中有着与过度操劳的原因。这段时间,雍正的病情有多严重呢?几乎到了一度以为不起交代后事的地步。他对这次生病曾作过一次说明:“朕自去年冬即稍觉违和,疏忽未曾调治,自今年二月以来,间日时发寒热,往来饮食,不似平常,夜间不能熟寝,始此者两月有余矣。”【2】

雍正行乐图

这是雍正自己说的,他的儿子乾隆曾回忆这段颇为紧张的病重情形:“八年六月,圣躬违和,特召臣(乾隆)及庄亲王、果亲王、和亲王、大学士、内大臣数人入见,面谕遗诏大意。”当时已经到了病危的情况,以至于雍正不得不对身后事做出安排,幸好最后是虚惊一场。

雍正到底得了什么病呢?据雍正自己描述是忽冷忽热,似疟疾又不是,胃纳不佳,睡眠不宁。【3】甚至对于雍正的病情传到了宫廷之外,一时闹得沸沸扬扬。说他并非劳累过度,而是酒色所致。雍正听说后非常无奈,对此回应说:“朕之不饮,出自天性,并非强致而然。前年提督路振扬来京陛见,一日忽奏云:‘臣在京许久,每日觐见。仰瞻天颜,全不似饮酒者。何以臣在外任,有传闻皇上饮酒之说?’朕因此奏,始知外界有此浮言,为之一笑。今逆贼酗酒之谤,即此类也。”【4】

雍正朱批

雍正所言确是实情,早在刚登基之时,山东巡抚给他送来荔枝酒四坛,雍正在朱批上说:“不可多献,从来不善饮酒,原为赐人玩的。”对于外界传闻好色致病,雍正也分辨说:“自幼性情不好色欲。即位以后,宫人甚少。朕尝自谓:‘天下人不好色未有如朕者。’”【5】与其父康熙后宫和其子乾隆后宫人数相比,雍正的后妃人数要少很多,这的确是不争的事实。因为雍正身体越来越不好,许多臣下也大献殷勤,多次上书表示担忧惦记,甚至也会送上一些偏方药物。

雍正行乐图

雍正九年的秋天,雍正再次久病不愈,寒热不清,不思饮食,经常是折腾的几天不能睡觉。在休整一段后,他给亲王丹津多尔济的奏折上写道:“朕躬甚愈,且已复原,毫勿为朕担忧。”几天后,又在他的请安折上写道:“朕躬甚安,朕病已退。”叫他不要担心。不久,雍正再次得病,护军统领永福于三月二十五日奏报他祈祷雍正康复的事情说:“先闻圣躬欠安,奴才哭泣祈祷于天,将圣主患此疟疾,我愿己身加二倍病之,亦祈祷圣躬万安。”不难看出雍正的确被其话语所感动,却故意嗔怪说:“永福胡奏之语,不成体统。胡说之极,果应其言,亦奇事也。”【6】

雍正行乐图

登基的五年前,雍正身体一直很好,自己也觉得满意。在给鄂尔泰的请安折上,他告诉这位鄂尔泰说:“朕躬甚好,自去冬以来,外缘顺序,身体更觉好。”同年二月,在给高其倬的折子上也写下了类似批语:“朕躬甚安,自入春以来,颇觉诸凡顺适,总皆仰赖上苍,圣祖之佑庇耳。”给亲王丹津多尔济的奏折上写道:“朕躬甚愈,且已复原,毫勿为朕担忧。”几天后,又在他的请安折上写道:“朕躬甚安,朕病已退。”叫他不要担心。如此频繁密集的探讨病情,可见雍正身体越来越差。

雍正行乐图

炼丹遍访方士,炼丹吃药,也是迫不得已,有时将“成果”分享给臣下

从雍正八年后,他开始要地方官员寻找方士,并要他们做好保密工作“谕巡抚宪德,闻有此龚伦者,可访问之。……不必声张招摇,令多人知之,到京可安置好寓所,一面便寻传奏事人转奏。特谕。”【7】

此后这种让地方督抚推荐奇能异士的谕旨越发多了起来,包括河东总督田文镜、浙江总督李卫、云贵广西总督鄂尔泰、川陕总督查郎阿,山西巡抚、福建巡抚等均收到雍正秘密命令,叫他们“留心访问,有内外科好医生,与深达修养性命之人,或道士,或讲道之儒生、俗家。”并告诉他们放心推荐,不必存疑难,就算是推荐的人不怎么样,也不会怪罪。

就这样,雍正的私生活中多了许多炼丹的术士,并产生了大量的“成果”。

罕见的雍正全身画像

这年的春天,给黑龙江将军那苏图赏赐锭子药,并说:“此药,尔稔知之矣,甚好是实”。【8】雍正十年的夏天,又送给蒙古王公最新的“升级版”药物,他还说此药是:“很好的东西,朕亲服甚多。有益无损之药也”,“好药,朕多试用,毫无担忧之处”。雍正以皇帝之身竟然亲自尝试药物安全后再送给臣下,可知对臣下的一片热忱坦荡情怀。

对于多次患病的臣下雍正也数次送药、派遣御医,有时根据自身医疗经验,给他们开药方,很大程度上,体现了雍正处理君臣关系时的人情味。他还曾把“金鸡丹”给靖边大将军及蒙古王公,告诉他们“很好的东西,朕亲服甚多,有益无损之药也。”、“好药,朕多试用,毫无担忧之处。”【9】

雍正行乐图

并对服食此药后要他“谨慎养生,深戒炕上事”。在给云南巡抚鄂尔泰丹药既济丹时,雍正告诉他,服用一个月后会大有功效,并同时不忘给另一个宠臣田文镜一份,说这个药自己正在服用,从未间断。嘱咐田文镜别太忧虑疾病,说既济丹“性不涉寒热温凉,征其效亦不在攻击疾病,惟补益元气,是乃专功”。这些细节都说明雍正久病成医和关心臣下的细节。

雍正青年时期画像

雍正十三年的八月二十一日,如同往日一样,依旧在圆明园忙碌办公,仅仅几个小时后,雍正就突然猝死,“太医进药罔效,至二十三日子时,龙驭上宾矣。”【10】他的亲密大臣张廷玉惊慌到一昼夜连口水都没喝上,整夜未眠。鄂尔泰更是在禁中忙了七昼夜,才回到家。这些都说明雍正的离世非常的仓促。在其遗照中,感慨“志愿未竟,不无微憾。”综合来看,雍正的死应该有多重角度,首先是因为身体实在不好,加之作为皇帝的他又是个工作狂,难以专心养病,为了迅速恢复健康,加速服用具有严重毒害性的化合物,最终导致了恶性循环,让他猝然去世。这个性情中人,有时坚韧顽强,有时低沉软弱,有时天真,有时世故;有时披肝沥胆,待人以诚,有时耍弄花招,施用权术;有时视臣工如挚友、子弟,絮絮叨叨聊家常,有时大发雷霆,将人骂的狗血喷头,总之他成了清代最另类最具个性的一位皇帝,在其超负荷运转下,清朝才实现了“康乾”盛世,对此,雍正的功劳是毋庸置疑的。

注释:

【1】《雍正朱批奏折》卷五

【2】《圣德神功碑》、《乾隆谕旨诗文集》,卷十五

【3】《雍正档》一四二一九号,雍正八年六月初六日,《上谕内阁档》卷二。

【4】《大义觉迷录》卷一,第32-33页。

【5】《大义觉迷录》卷一,第33页。

【6】《雍正朱批奏折》卷二。

【7】《雍正档》八00四号。

【8】《谕旨》十三函

【9】《雍正朱批谕旨》李卫奏折。

【10】《澄怀园主人自订年谱》卷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