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版“庄周”:古典小说中的日月战争
热文

罗马版“庄周”:古典小说中的日月战争

2020年04月25日 17:54:12
来源:三桂历史

作为当时欧洲毋庸置疑的第一强国,罗马可谓是打遍天下无敌手,其领土和成就超过了以往任何一个文明,其军队打败过他们遇到过的每位敌手,对于当时地中海的居民来说,罗马是当之无愧的世界第一强国。然而,在公元二世纪,罗马帝国最为鼎盛的时期,一名叫做卢锡安的罗马帝国居民,却声称自己目睹了一场绝世大战,地表上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支军队,与之相比就如萤火比之皓月。而关于他是如何亲眼看到这场大战的,都被他记述到一篇《真实的故事》的短文中。

【二世纪的罗马军团,可谓是西方最为强大的军队。】

旅途开始的漫长暴风

卢锡安出生在罗马帝国治下的幼发拉底河河畔,其地理位置是亚述帝国的发源地,现归属罗马帝国的叙利亚行省管辖。他出身并不富裕,只是一个小村庄的平凡一员。他在跟他舅舅学做雕刻家失败之后,便前往爱琴海沿岸的鲁尼亚城学习知识,并最后成为一名游历于罗马帝国的演说家。

就是这样的一位人物,留下了一篇充满奇幻色彩的游记,让我们得以一窥,这趟奇妙冒险中的神奇故事。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卢锡安乘着船,与五十五名船员从赫拉克勒斯之柱,也就是今天的直布罗陀海峡扬帆起航。据卢锡安所说,这次的航行,完全是为了探索海洋对面未知的世界,想看看在亚特兰蒂斯海(大西洋)对面,是否有人居住,如果有人居住,那这些未知的民族又是什么样的。为了这次航行,卢锡安准备了大量的补给品,众多经验丰富的船员,以及预防武装冲突而配备的武器装备,当然,最重要的是一艘为应对远航而特别强化的船只。

在旅途的最开始,卢锡安充满了对未来的期盼和远航的信心。作为演说家,卢锡安的成就并没有达到西塞罗、阿里斯蒂德斯那般超凡出群的高度,所以他需要一次机遇来让他的地位更上一层楼,而这次远航,就是他拼上性命的一次赌博。

【赫拉克勒斯之柱,是直布罗陀海峡自公元前就已有的代号。】

然而似乎事不遂人愿,才刚刚离开直布罗陀还行,卢锡安的船只就遭遇到了极大的危险。在第二天的黎明,先前平静的海风突然变得狂躁起来,一时间乌云密布,狂风四起,卢锡安与他的水手想把帆升起来,逃离这片暴风带,却完全做不到,只能任由大海将他们送往未知的地方。一般来说,暴风雨最多只会持续几天的时间,只要熬过去,活下来,他们就又能看到灿烂的太阳。然而出乎了船上所有人的意料,这场暴风足足持续了十一个星期,所有船员都被弄得疲惫欲死,心生绝望。

就当卢锡安一行人觉得他们将永远困在这片暴风雨中的时候,暴风雨消失了,就如它来时那么突然,而这个时候已经是他们航行的第80天了,巧合的是,暴风散去后他们旁边就有一座有着茂密森林的岛屿。似乎是众神在为他们准备道路一般。

葡萄酒之河与杀人树精

喜出望外的卢锡安一行人立刻驶向上岛,在海滩上缓过劲来了之后,便留下三十人看船,其余人都进岛探索。走了两三公里,他们就遇到了一根铜柱,他们吃惊地发现,上面刻着的一行希腊文字竟写着:"赫拉克勒斯与狄奥尼索斯到此一游(Heracles and Dionysus reached this point)",而不远处的石头上,则是两对脚印,其中一对脚印的面积足足有6亩,而另一对脚印则小一点。如此巨大的脚印,让卢锡安不得不相信,那行文字确实出自大力神赫拉克勒斯与酒神狄奥尼索斯之手。

在向这尊铜柱致以敬意之后,卢锡安便继续前进,很快,这趟旅途第二个神奇的发现出现在了他的眼前。他就发现了一条宽阔的河流,这条河流就像是酒神狄奥尼索斯赐福过一样,里面流淌的不是水,而是葡萄酒,而且浓稠得就像柏油一般,如果能将这条河流的葡萄酒都卖回罗马帝国,那他一生都不用为钱财发愁了。显而易见,这条河流又是一个酒神曾到过此地的铁证。

【葡萄酒,是古代地中海最受欢迎的饮料,没有之一。】

为了寻找这条葡萄酒之河的源头,卢锡安一行人顺游而上,他们发现,河流的源头并非他们想象中喷涌着葡萄酒的喷泉,而是一片长满着葡萄的巨大藤蔓丛,葡萄酒正是从这些藤蔓的根处流淌出来,汇聚成一条奔涌不息的紫红洪流。除了这些葡萄藤,他们还发现了河流中竟生存着鱼类,抓了几条上来吃了之后,卢锡安他们就发现这鱼酒精度数太高了,因此他们不得不将这些鱼与其他海里抓来的鱼混在一起吃,否则就要醉得不省人事了。

酒足饭饱之后,他们继续进发,从一处浅滩渡过了河流。接下来映入他们眼帘的,是一个更为奇妙的光景。在他们面前,是一群半人半树、说不上来是什么物种的生物,它们先是一根破土而出的粗壮藤蔓,但藤蔓上方长的不是豌豆、番茄之类的作物,而是一位位美丽动人的女性,这些女性指尖长着嫩枝,上面挂满着葡萄,头发也如同植物的卷须、枝叶。卢锡安瞬间就想到了当年阿波罗追求的达芬尼,那位神界最美丽的女性,因为不愿意成为阿波罗的眷属,便化身为月桂树,卢锡安眼前的女性简直就像神话再现在他的眼前一般。

这些半人半树的树精,不仅会说希腊语,还会吕底亚语以及希腊语,并不停地用语言和肢体对卢锡安一行人进行着挑逗和诱惑,那些被树精亲过的人立刻就会变得醉醺醺的,站都站不稳。不过这些树精极度抗拒卢锡安他们摘取她们指尖上的葡萄,只要卢锡安他们尝试去摘,这些树精就会痛苦地尖叫起来。卢锡安还没弄清楚这些树精到底是何方神圣之时,他的两个同伴就被树精的甜言蜜语哄得晕头转向,投入她们的怀抱,然而这两个水手很快就发现,他们无法挣脱出来,并且身体开始发生诡异的变化。在卢锡安他们惊恐地目光下,这两名水手的身体飞快地发生着变化,他们的双腿化作藤蔓根扎入土中,他们的手指变作葡萄的嫩枝挂上葡萄,他们的身体也被蜷曲的卷须盖满,整个人都变成跟其他树精一样。

【阿波罗与达芙妮,实际上两人都是丘比特恶意下的牺牲品。】

卢锡安等人吓得落荒而逃,直奔回船,直接升起船帆驶离这座诡异的小岛。可是怪异的事情并没有就此停下,当小岛刚脱离他们的视野时,一道巨大、湍急的水柱突然从海面喷射而出,一下将卢锡安的船只抬到数千米的高空,据他所说,足足有563千米高。

探索宇宙众星与拜见月球国王

被水柱抛上高空的卢锡安并没有摔下海面四分五裂,让一船人惊奇的是,整艘船就这么悬浮在空中,并随着高空的风流飘动。就这么在空中随风浮动了一周后,在第八天,卢锡安一行人终于又看到了岛屿,但这次的岛屿和人类认识中的所有岛屿都有着很大不同。

这个岛屿并非一座在海上的土地,而是一个球体,包裹在光芒之中,就像是一颗在向外界散发着光芒的星星一般。船只很快就着陆在这片土地上,卢锡安一行人也开始探索这块土地。出人意料的是,这片土地很明显有人居住,既有村落也有农田,似乎这里就是卢锡安梦寐以求的海洋对面的国度。

到了晚上,光线暗淡下来之后,卢锡安发现了这座岛屿之外还有其他很多岛屿,有些更大有些则更小,其中一座岛屿上有着城市、河流、海洋、森林和群山,而卢锡安以及他的同伴都判断出那是他们出生长大的地球。如果地球在他们上空,那么很明显,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是太空的星球上,而周围其他大大小小的岛屿,都是宇宙中的星球。

【秃鹫,这种凶恶的生物,如果加上两颗头,就有地狱三头犬那种诡异的感觉了】

发现这一点的卢锡安,带着巨大的好奇心,决定继续探索。就在一行人准备继续旅途的时候,一群怪物发现并包围了他们。这些怪物身形极为庞大,一根羽毛就有大型商船的桅杆那样大,而这怪物的外貌就像秃鹫一般,只不过有着三个脑袋。更令人惊奇的是,每个怪物背上,都坐着一名人类,很明显他们正是这些巨型三头秃鹫的骑手。骑手并没有伤害卢锡安一行人,并告诉卢锡安,他们是巡游在众星之间的游骑兵,并负责把陌生人带回国王那儿去,而这位国王,正是统治月球的至尊领主。

卢锡安一行人理所当然地坐上了秃鹫,跟着一起前去寻找那位国王。当他们见到国王之后,国王一看到他们的装扮,就问:"陌生人,你们是希腊人吧?"卢锡安惊讶地点了点头后,国王又接着问道:"那你们是怎么穿越这片宽广无垠的空间,来到这里的?"卢锡安将一路上的经历叙述了一遍后,国王就开始回答他自己的经历。原来,这个国王也是一名凡人,名为安迪米翁,他是在睡梦中来到这片土地,并随后当上了这里的国王。

见到地球老乡的安迪米翁十分开心,热情地款待了卢锡安一行人,答应提供卢锡安一行人航行所需的给养,还说,他将会给卢锡安他们提供极为舒适幸福的人生,只不过有一个前提。

【月球这个毫无生机的地方,在卢锡安笔下却有一个繁荣昌盛的王国】

日月大战: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战役

"如果我胜利了,"安迪米翁说道,"这场我与太阳帝国刚刚开始的战争,如果我胜利了的话,我承诺,你们能在我的领土内过上享尽荣华富贵的人生。"这位月球的主人接着解释了月球与太阳发生争斗的原因。原来月球国王想在路西法这颗无人居住的星球殖民,但是这触怒了太阳帝国的君主法松,安迪米翁的殖民队直接被法松的蚂蚁骑兵部队半路拦截并击退了。

"现在我将动员我的大军对其进行作战,如果你们能参与进来,我会十分高兴,我会给你们提供装备,并从皇家部队里抽调秃鹰供你们乘坐,"卢锡安表示同意,他也想见识一下,月球与太阳之间的作战是什么样子的。"那么,好好休息,做好准备,明天,就是决战的日子。"听到作战的日子就是明天,卢锡安一行人吃了一惊,但现在他们已经被赶驴上架,不可能再出口推辞,所以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第2天, 全军已整装待发,这支军队相对于地球的军队而言,简直可以称之为妖魔鬼怪了。首先是已经准备好的10万骑兵,其中8万是三头秃鹫骑兵,2万是一种叫做沙拉翼的巨鸟,这种巨鸟身上长得不是羽毛,而是各种植物的叶子,其中生菜叶是最多的。除了这两种骑兵,卢锡安所在的地方还有叫做小米投手和大蒜战士的士兵,其战斗方式有些让人摸不着头脑。除了现场这些军队,安迪米翁告诉卢锡安,他还有两支军队正在赶来的路上,其中一支是由跳蚤骑射手和风行者组成的8万人的队伍,另外一支则是由鸵鸟投石骑兵和鹤骑兵组成的12万人的队伍。其他三个兵种顾名思义,一听名字就知道是干什么的,那这个风行者又是怎么回事呢?根据卢锡安的目击证词,这些风行者就是可以不利用坐骑飞天的步兵,而让他们做到这一点的,是他们那宽阔的衬衣,这件衬衣用束带与脚踝连接在一起,使得风行者可以像鼯鼠一样在空中滑翔,从而对地方部队进行游击骚扰。

【将植物做成武器,时至今日这种奇思妙想仍然存在。】

而最这些都是安迪米翁的特种部队,他的主力,是布置在连接月球与路西法之间巨大蜘蛛网上的6千万步兵。包括特种部队,所有安迪米翁的士兵,都头戴豌豆帽,身穿豆荚衣,只有手上的盾牌和武器是希腊制的。一旦开战,战场就会划分为天空战场和蜘蛛网战场,两边都将成为绞肉场。

等来到了战场,卢锡安就看到了太阳王法松的军队,除了蜘蛛网战场的步兵,法松在天空战场还有着数量达到5万的飞蚁骑兵部队,一支飞蚊部队,以及与安迪米翁对应的空舞者,这些空舞者身着轻装,投掷着巨大的萝卜,而那些被萝卜贯穿伤口的人,其伤口都会立刻溃烂。除了上面所述的那些兵种,法松还有着一支叫做杆菌军团的部队和一支狗面人部队,前者因为使用蘑菇作为盾牌而闻名,后者则是长着一张狗脸。

当双方阵列排好,号角开始吹响后,战斗便开始了。卢锡安所在的右翼,秃鹫部队一发起冲锋,对面的太阳军便头也不回的开始逃跑,即使被秃鹫们追上屠杀,也没有丝毫反抗的勇气。但是战线的另一端,月球军的左翼却被打得逐渐败退,只不过当太阳军的右翼看到自己的左翼被击溃后,便放弃对月球军的左翼继续进攻,开始撤退。这场战斗致使铺天盖的的鲜血从空中坠落,有许多落向了地球,这一幕又让卢锡安回想起荷马曾经声称宙斯在萨尔佩冬死时从空中流下过血雨。

【半人马,一直是西方奇幻小说中的常客。】

短暂的胜利并没有真正赢得这场战争,太阳军很快重整旗鼓开始反扑,而这次,形势逆转了。星云半人马,法松最为期盼的部队加入了战场,这些星云半人马,光是人的部分,就有罗德岛的克罗索斯雕像那么高(33米)。当刚刚经历过一场战斗的月球军还没再次排列好阵型,星云半人马便一头猛冲进月球军的行列里面,掀起了一场屠杀,安迪米翁被驱逐出战场,皇家秃鹫部队也败下阵来,卢锡安则是被活捉了。

随后安迪米翁率领军队躲回城市中,太阳王见状,也没有对其进行围攻,只是在月亮与太阳之间搭建起两层云墙,遮挡住太阳照射到月球的光线,从而致使月球发生了月全食。最终,由于忍受不了不见天日的生活,月球国王安迪米翁走出城墙,向太阳王法松求和,而这场月亮与太阳之间的战争就这样落下来帷幕。

结语

卢锡安对于这场战争的记述,随着安迪米翁的投降而结束。确实,如他所说,这场战争毫无疑问是人类历史上最为浩大的一场战争,如果这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的话,不过显而易见,卢锡安的这篇名为《真实的故事》的游记,只是一本充满他奇思妙想的虚构科幻小说。文中无论是半人半树的美丽树精,还是能不损伤船体的同时还把船推向563千米高空的水柱,以及船只可以在宇宙间乘风航行等天马行空的想象,都显示出了古代人受时代限制的认识水平,但是,作为一篇诞生于公元2世纪的短篇小说,它又给了我们不少惊喜,让我们得以一窥,古代人们是怎样认识世界,怎样理解世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