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日本海军买鱼专门挖眼睛 只因鱼眼有此特殊功效
热文

二战日本海军买鱼专门挖眼睛 只因鱼眼有此特殊功效

2020年04月07日 23:28:12
来源:牛小切的餐桌

此前的推文中,我以菜谱的方式为切粉们简单介绍过旧日本海军舰载机乘员的战斗口粮,如寿司、饭团等都扮演过这个角色,也称之为“航空便当”。制作航空便当需要考虑的因素可不少,比如低温、食用方式等,更不像现代客机的机上餐食有漂亮的空姐从旁服务。不过,不得不说,“航空便当”相当不简单。

在介绍“航空便当”之前,咋们先聊聊旧日本海军的航空史。相对欧美来说,旧日本海军的航空事业起步较晚,在1912年的海军阅舰式上,才实现了海军飞机的首飞,那是两架刚刚从欧美购回的水上飞机。这个首飞,甚至比日本陆军还晚了两年。这一时期,海军崇尚大舰巨炮,对新式武器飞机认识不足甚至不重视,认为飞机的首要目标不是战斗而是“飞行”,只有山本五十六等少数具有远见和革新思想的军官预见到飞机才是未来的主要战斗力。

▲旧日本海军最早装备的法尔曼水上飞机,为法国生产。

不过,随着飞机性能的进一步发展以及航空母舰的建成服役,日本海军对飞机的看法有了改观,在大力研制飞机的同时,也着手培养飞行员。进入昭和时代后,海军还制定了日本特有的少年航空兵制度,即“预科练”。这一时期,“加贺”、“赤城”号航母开始服役,三菱重工研制出九六式陆上攻击机(中攻)和战争初期令美军闻风丧胆的零式战斗机。日本海军研制的作战飞机几乎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那就是特别强调长续航能力,这就意味着飞行员们在远程飞行时需要在空中用餐,补充体力。

起初,旧日本海军对航空便当并不在意,因为最初的飞行员全部是军官,而军官实行的是“金给制”,即以工资的形式发放,不需为其提供食物,因而可以只关注于飞行。然而,到了1919年左右,情况发现了变化,陆续有下士官兵成为飞行员,而下士官兵实行的是“现品供给制”,海军相关部门不得不面对为这些下士官兵提供口粮的问题。

▲旧日本海军大名鼎鼎的零式战斗机,具有超长的续航力。

1925年,海军兵食调查委员会审议决定了航空口粮的制度化,并多次根据飞行乘员的特殊勤务环境和航空生理学,对营养管理问题进行研究和审议。1926年,委员会制定了飞行乘员的粮食制度和机上餐饮(也就是航空便当)。不过在实际中,由于飞机的发展速度快,海军研究航空便当的步伐一直处于落后的状态。

1929年,海军进行了相关的实验,将各种各样的食物、饮料带上飞机在零下15度的高空飞行两个小时。根据实验结果报告,瓶装牛奶、茶,装在小盒子里的紫菜卷、油炸豆腐寿司,纸包的日式馒头、苹果、水煮鸡蛋和罐头大和煮牛肉全都出现了结冻现象,报告认为这些食物和饮料不适合做航空便当。其实这样的实验用一个冷库就能完成,而且研究人员从一开始也知道通过包装或保温方法就能解决这个问题。尽管如此,研究人员还是要坚持在空中进行实验,这一点是值得称赞的。

同时实验报告还指出,纸包的三明治、装在保温杯里的梅干粥以及装入水壶的含威士忌的可可饮料适于航空口粮。值得一提是可可饮料,因为含有威士忌,在高空低温环境下不会冻结,研究人员认为能在一定程度上刺激飞行乘员,消除疲劳等。当然,这种程度的威士忌还不至于造成酒驾,或许,研究人员更多考虑的是海军航空队的飞行乘员大多属于拼命三郎,在没有机乘服务的情况下,能有多一点的自助乐趣。

▲梅干粥。

1935年3月,海军内部杂志《主计会报告》中刊登了有关于航空口粮的研究报告。研究报告非常详细,从以航空生理学为根据的营养管理到饮食喜好的变化都有考察在内。总的来说,报告认为适合航空口粮的应该是易消化、量少但能补充能量、可以单手食用、一口咬下去不易碎的食物。提出紫菜卷、油炸豆腐寿司、金枪鱼卷寿司、饭团、三明治、奶油面包、果酱面包、方形寿司等都是很好的选择,同时这份报告与上述的实验报告有所出入,前者否认的紫菜卷和油炸豆腐寿司也在其列举。另外,在报告列举的食物中,也没有漏掉威士忌酒心巧克力。看来,拼命三郎们非常依恋威士忌。

▲日本产威士忌酒。在战时,酒类饮料常常用于士兵的口粮中,就连飞行员也不例外。

虽说机上饮食的研究涵盖了营养学、食品学、航空生理学、心理学等各种各样的领域,但对海军来说,首要考虑的是方便食用的食物,而不是好吃的食物。

作为比较,来看看陆军的情况。陆军对航空口粮的研究比海军要晚一些。主要负责该研究项目的是陆军粮秣厂。侵华战争、诺门罕事件后,侦察飞行任务增多,为这些长时间飞行的飞行员提供航空口粮的需要也变得迫切起来。

1937年,陆军扶持下的东京帝国大学航空研究院研发了一款具有超长续航力的飞机,即“航研机”,在1938年5月13~15日的远程飞行中创下了长达62小时22分连续飞行的世界纪录。在这三天的飞行中,陆军粮秣厂给予全面支持,提供了飞行乘员的航空口粮。

▲在旧日本陆军支持下研制的“航研机”,曾经创下了两项世界纪录。这次飞行也为陆军研制航空口粮提供了实验数据。

陆军对航空口粮的研究和海军有很多共同之处,这次试飞提供的口粮中也有紫菜卷和三明治。不同的是紫菜卷里的米饭换成了面包,三明治夹的是炒牛蒡丝和酱菜,另外还有玻璃纸袋包着的混入干松鱼片和红姜的米饭。据说玻璃纸袋装了六份的米饭,但飞行员只吃了一份的一小部分,剩下了不少。值得一提的是,试飞的机上还囤了许多日本酒和葡萄酒。不过,飞行员几乎没有碰日本酒,倒是喝了不少葡萄酒。由此看来,陆海军都钟情于酒精,大概两者都认为比起填饱肚子,航空口粮更大的作用在于消除疲劳。

▲战时日军为飞行乘员提供酒精饮料,这在现代是无法想象的事情。

在海军研究航空口粮的过程中,也借鉴了欧美方面的经验。1935年,一位名叫加藤勋的海军主计少佐提交了一份研究欧美航空口粮的报告,部分报告如下:

1924年,英国麦克拉伦少校世界环游飞行一周。期间准备的食物有118块压缩饼干、8罐精肉罐头、312克葡萄干,其它还有巧克力等。

1924年,法国王牌飞行员佩尔蒂埃-杜瓦西访日飞行。所带食品有三明治、冻肉、固体汤块、可乐酒(刺激心脏和肌肉的兴奋剂)、咖啡和香蕉。

1925年,意大利皮内多中校访日飞行。所带食品有1公斤饼干、1.5公斤罐头肉、300克浓缩汤、1公斤果酱和1.2升白兰地。

1927年,美国人克拉伦斯·钱柏林从纽约到柏林无着陆飞行。所带食品有10个三明治、2瓶汤、1瓶咖啡和6个橙子。

报告中所提到航空口粮中有些共同食物,那就是三明治或饼干,还有汤。种类与日本相比显得有些单调。总的来说,日本陆海军的航空口粮有着必须要准备东西方各种食物才觉得满足的倾向,说到底还是因为饮食习惯的不同。

▲三明治受到了日本、欧美航空界的一致好评。

除了航空口粮,海军还为飞行乘员特别提供一些营养品,其中之一就是维生素补给品。如提高视力的维生素A和消除疲劳的维生素B1补给品,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又增加了含有维生素C的加强维生素,还有在激烈的空战中一喝见效的增强人体机能的药物性饮料。海军为了获取这些维生素,从国内主要渔港大量搜集鱼肝油和黄线狭鳕(也叫明太鱼)的眼睛,据说黄线狭鳕和一些有眼睛的鱼类一度从市场上消失了。

▲没想到旧日本海军飞行乘员的背后还有黄线狭鳕的巨大“牺牲”。

此外,海军还研制了防晕眩维生素剂和恢复疲劳的特殊食品等,但还没来得及实用战争就已结束。

在现代,飞行时间不长的喷气战斗机没有必要准备航空口粮,但是像巡逻机这种要进行长时间飞行的飞机来说则是必需品,现代海上自卫队的P3C反潜机在执行任务时也需要为飞行乘员们准备航空口粮。随着时代的变迁,机体变得越来越大,飞行目的也不同,没有必要单手吃东西,可是现代海自的航空口粮首选仍是紫菜卷、饭团等,与战时旧日本海军的航空口粮几乎没什么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