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谁?逝世后毛泽东满目戚容扶柩 朱徳行军礼告别
热文

他是谁?逝世后毛泽东满目戚容扶柩 朱徳行军礼告别

2020年04月01日 19:26:52
来源:周海滨

任弼时和夫人陈琮英

2011年7月17日,周海滨(右一)携新作《家国光影——开国元勋后人讲述往事与现实》做客河北卫视,开国元勋后人任弼时三女任远芳(右二)来到现场与主持人曹锦行(右三)交流。

原题:46岁任弼时的最后时刻,毛泽东扶柩空前绝后 | 周海滨访任家三姐妹

任弼时:开国大典不见身影

讨论是否出兵朝鲜病危

任远征说,“我和父亲在一块儿的时间比较短,很多事情都没有来得及说,我小时候他太忙了,没时间,后来解放了,但他去世早,又没有机会了。”

任远志说,记得父亲当笑话讲给她一件事。有一段时间,中央机关住在王家湾,任弼时和周恩来的窑洞是里外间。清晨任弼时起得早,常去营房和马号附近转转,为了让周恩来多睡一会儿而不受惊动,他不走过道,小心翼翼地打开自己窑洞的小窗,从窗口跳出去。

一天早上,他又从窗口跳出去了。周恩来醒来,看看窑洞门没开,以为任弼时还在休息,便轻手轻脚地穿衣下炕。突然,要咳嗽了,怎么办,周恩来紧皱眉头,用手紧捂着嘴巴,急忙走出门去,直到距窑洞十几米处才低低咳出声来。不想咳罢抬头,正见任弼时远远走回,两人相对一愣,即默然会意。“回想起这件小事,我只觉得父亲和周恩来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他们都是一事当前先替别人打算的人”。

任远志说:“父亲一直都很忙,他平时就看看文件,处理事情。有时候会跟我们打打扑克,打输了他还耍赖,然后我们就不干,不理他。现在想想其实我们也不应该,他平时那么忙,难得跟我们玩一下,我们不能不理人家”。

延安不是安乐窝。任远征因为太饿了,曾经用一件呢子大衣跟别人换了一个窝窝头。“那时候就是饿,路上饿得要命,我什么都没带,穿着破棉袄。有一次我饿得实在受不了了,看别人都在换东西吃,就把自己穿的一件呢子大衣跟别人换了一个窝窝头,也不会讲价,那还是一件缴获的国民党的呢子衣,挺好的。我就是饿坏了。”

那时,孩子们都住在一起,因为父母都很忙,没有时间管。这些中共高级领导的孩子是国民党部队寻找的对象。“国民党部队发现我们后,就追着我们,我们就一天到晚跑路,躲国民党的部队,印象里就是一天到晚不停地跑,稀里糊涂,很困,老想睡觉。当时我又瘦又小,还老排在第一个。记得有一次,我走着走着睡着了,地上到处都是弹坑,咕咚掉到坑里去了,老师一把把我拽起来,叫醒我,接着走”。任远征回忆说,“那个时候走路会睡着,吃饭也会睡着,经常我坐在那里等饭,等着等着就睡着了,等我醒了又已经没有饭了。不过,那也是一段难得的经历,小小年纪就体会到了革命的不容易。”

1945年,中共在延安召开“七大”,任弼时任大会秘书长。会后,他与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并列为中央五大书记。“年仅41岁的父亲成为全党爱戴的五位书记之一,应当说也是一种众望所归。然而,不幸的是,五位书记中年纪最轻的父亲的健康却每况愈下”。

当年11月,苏联医生米尔尼科夫给中央主要干部体检,发现任弼时不但患有高血压、糖尿病,而且动脉血管严重硬化,有破裂的可能,脑血管供血不足可能影响视力,病情非常严重。为此,米尔尼科夫专门向毛泽东作了汇报。

1949年3月23日,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机关在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的率领下,离开西柏坡,向北平挺进。这通向最后胜利的一段行程,身受病痛折磨的任弼时,大多是躺在中型吉普车中走完的。

10月1日开国大典,身为中央五大书记之一的任弼时,在天安门城楼合影里找不到他的身影。“父亲是在收音机旁听完开国大典的,我和弟弟在家陪伴着。实况转播结束后,父亲便坐不住了,焦急地等待着远征归来”。

任远征清晰地记得那天的情景:那时候父亲身体不好,在玉泉山养病。医生不同意他去天安门城楼,他就和母亲等我回来。我当时上学就参加了,坐在华表下面等着,下午3点多开始,5点多才完。我回家后就给他们讲,他特别高兴,组织我们一起唱歌,唱《东方红》《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唱到晚上10点多,他还借了一个风琴,边弹边唱,特别高兴。

1950年4月,任弼时在苏联接受治疗后回到北京。同年10月,任弼时登上天安门城楼,参加了国庆一周年庆典。这时,该不该向朝鲜出兵,一连几日的政治局会议常常讨论到深夜,尽管医生再三强调到睡眠之时即应退席,然而,任弼时早已忘记了医生的告诫。就在中国军队跨过鸭绿江,抗美援朝战争打响的第二天,1950年10月26日晚间,任弼时的病情突然恶化。

46岁任弼时的最后时刻

毛泽东满目戚容地扶柩

弥留期间,19岁的长女任远志一直守在父亲身边,“我爸爸就睁着大眼看着我,就眼睛能动,一个手能动,他看见我以后就使劲抓着我。我几乎是跪在地下,跪在我爸爸旁边陪着他。眼看着我爸爸的眼睛慢慢地变浑浊了,不太清楚了”。

毛主席、周总理,刘少奇都来看望过任弼时,朱德总司令没有立即赶来。“要出兵朝鲜,总司令特别忙,总司令急急忙忙赶来了,他刚走到我父亲的床头,就喊‘弼时呀,弼时呀,我来看你了’。就说这么一句话,我爸爸昏迷了好几天,嗵一下坐起来了,坐起来就倒下了,再也没醒来。他们俩是最好的朋友。”

任远志说,她见过两个人的过世,一个是奶奶,一个就是父亲。“民间我们这样说,有放不下的事情就不会闭眼。我奶奶当年也是,临去世的时候一直不闭眼,后来人家把我抱到我奶奶跟前,我奶奶看见我才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奶奶当年是不放心我,我太小,她怕去了之后没人照顾我。父亲也是这样。”

1950年10月27日12时36分,任弼时去世,年仅46岁。

毛泽东亲笔题写墓碑:“任弼时同志之墓”。至今,刻有毛泽东手书的那七个大字的石碑,仍赫然在八宝山任弼时墓前。

叶剑英在任弼时悼词中说:“他是我们党的骆驼,中国人民的骆驼,走着漫长的艰苦道路,没有休息,没有享受。”

任远志回忆说:“整整30年,父亲像骆驼一样,背负着沉重的担子,走着漫长、艰苦的道路,没有休息,没有享受,没有个人的任何计较。父亲是新中国成立之初中央领导层中第一个倒下的创业者,毛泽东满目戚容地扶柩送他西行;朱总司令沉痛地举起右手行军礼向他告别;周总理当着我们晚辈掩面失声”。

任弼时逝世一周年时,周恩来赶到任家看望。“他拉着我们几个孩子,看看这个,摸摸那个。他安慰着,叮咛着,回忆着。我站在一旁,专心听,没有抬头,默默掉眼泪,只听他的话语夹杂着难以抑制的哽咽。突然,我被放声嚎啕的哭声震惊。我真不敢相信,一贯善于抑制自己的周伯伯会嚎啕大哭!”

“见此情景,我真为他担心,控制着自己的悲痛,扑到周伯伯身上帮他擦眼泪,连连喊着:‘周伯伯别哭了!周伯伯别哭了!’安慰他,却又不知说什么好。我的小弟也拉着周伯伯的手大哭起来。我母亲毕竟是大人,他们又是老战友,急忙擦干自己的眼泪对总理说:‘不要这样,不要这样伤心,国家大事那么多,要注意自己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