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是越战逃兵,全世界到处挑事,美国三鹰内讧,他成第一个失败者
热文

曾是越战逃兵,全世界到处挑事,美国三鹰内讧,他成第一个失败者

2020年03月26日 17:37:50
来源:战争史

原创不易,请随手关注!

作者:毅品文团队大水牛,无授权禁转!

博尔顿这个老头,相貌奇特显眼,一撮白胡子再加一幅眼镜,酷似肯德基的山德士上校。但他的口袋里没有美味的炸鸡腿,他拿出来的都是针对美国以外的所有国家的恶意。自从这个老不死的被总统扫地出门以后,就从公众视野中消失了。但其实他一直以负能量在地下活动。

2020年1月30日,因为弹劾案件闹得焦头烂额的特朗普又接到一个很不愉快的消息:博尔顿写了一本书,书中内容涉及总统“通俄门”丑闻。一些国会议员等不及那本书出版,就要求传唤博尔顿出席案件作证。而博尔顿本人则表示愿意出席作证,这个事情让总统差点从白宫里冲出来把那个白胡子老头掐死。总统一再对媒体表示,博尔顿的书都是胡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那个老头对自己被炒鱿鱼事情进行报复。这个事情后来不了而了,但并不代表博尔顿以后不会卷土重来。

(他是一个鹰派)

博尔顿在71岁高龄步入政坛,他从耶鲁法学院毕业以后当了一段时间的律师。因为其本人持有强烈的右派政治思想被同行戏称为“右派律师”。他大部分时间都在政府和智库之间来回奔走。在里根和老布什时代,他曾经在美国政府身任要职。民主党人克林顿上台以后,他因为理念不同,就退位到美国企业研究所智库去工作了,但仍然有参加党派活动。

(新美国世纪,这是旗下的《旗帜周刊》这个组织影响力很大,内部成员甚至包括洛克希德公司的高管,这个组织有一个理念:发展特定生物类别的生物武器)

一九九七年,这老头和拉姆斯菲尔德几个鹰派组成了一个保守派组织:新美国世纪。关于这个组织的累累劣迹,大家可以去网络上查一下,基本上都是很恶劣的负面行为。这种机构一般在美国被称为“影子机构”,意即政坛幕后操纵组织,虽然没有走在台前,但是以各种政治影响力施压迫使美国政府实行其意愿的政策。比如他们就给克林顿写信要求推动伊拉克政变。小布什当上总统以后,那几个狐朋狗友有了出头之日,切尼登上副总统宝座,拉姆斯菲尔德变成了国防部长。这个白胡子老头也不甘示弱,摇身一变成为副国务卿。911事件以后,这个组织就积极活动,极力鼓吹攻打伊拉克。而总统本人也正有此意,于是傻大木倒霉,被美国人从伊拉克国家元首位置上拉了下来并丢了性命。

(总统在一次无法忍耐的事件中解雇了博尔顿)

博尔顿的思想比较极端,他是一个非常强硬的鹰派政坛人物。虽然他本人在越战期间当过逃兵,但这并不妨碍他非常喜欢的战争游戏。国务卿职务是美国外交官,而外交官最重要的职能是维护国家之间的友谊关系。他是相反,屡次砸坏一切秩序,然后破坏所有美好事物。他很早之前就极力怂恿美国“退群”,因为他觉得美国参加的那些协议是在束手束脚,放不开拳头在全球开打。比如他曾经要求退出《反弹道导弹条约》。二零零三年,他参加亚洲半岛地区的核问题谈判,因为和对方领导人恶语相向,被人赶走。

(安南毫不掩饰对博尔顿的厌恶,他恨不得这个老头早点滚蛋)

博尔顿这种粗暴的作风,让同属于共和党内的同僚不满。二零零五年,他当上了美国驻联合国代表。意识到这个老头上任以后的严重后果(让一个喜欢战争的人去当国际合作协调组织的代表,是不是人事部门脑袋抽风了?),美国那些参议院的外交官老爷们感觉有点不对劲,结果在内部大闹天宫了一番。当时的国务卿是鲍威尔,后来办公室里一个高级官员说:博尔顿是一个危险人物。于是大家纷纷拆这个老头的台,他只好当了一年多的临时代表。

到了联合国以后,果然被他那些同事猜中后果。一位大学教授指出,表面上博尔顿对联合国和国际法不屑一顾,实际上是把它们当成外交工具。老头在公众场合居然口出狂言:如果他来改革联合国,那么这个组织只有一个常任理事国——美国!于是大家发现联合国变成一个鸡飞狗跳的地方,比如他威胁对伊朗发出武力威胁,把自己的脑袋里的发疯想法说成是美国政策,比如企图割裂东亚地区,并强迫手下分析员拿出报告支持他,不配合的手下都被他开除了。时间久了,周边的人都无法忍受他,到了二零零六年底,民主党控制了两院。他眼看仕途受阻,于是辞职走人。当时联合国安南秘书长非常开心:“他终于干了一件正常人做的事。” 老外没有放鞭炮庆祝的传统,估计如果有这习惯,联合国办公大楼当天一定响声震天。

(博尔顿喜欢在媒体上胡扯那些鹰派理论)

没当官以后,他又回到智库上班,还当了福克斯的新闻顾问,这样比较方便他发表那些胡言乱语。特朗普上台以后,比较欣赏他那种鹰派思想,因为“新美国世纪”组织又在频频活动,博尔顿又回到白宫当国家安全事务助理。

(蓬佩奥在博尔顿走人以后,幸灾乐祸地表态:我毫不惊讶。显示总统早有除掉此人的想法,可见美国挑事三鹰蓬佩奥、博尔顿与彭斯之间也有不小的矛盾,内讧也是常规操作了。估计蓬佩奥在特朗普面前打了博尔顿不少小报告)

在白宫那段期间,他干了一件很缺德的事情:挑拨离间。2018年,博尔顿和俄国外交官开会时对东亚地区的经济和军事政治领域发泄不满和牢骚。对方提醒他,任何涉及此类问题应该仅与当事方去谈。于是话锋一转,他又“好心”提醒俄国人,东亚地区的导弹对俄国腹地形成威胁。对此,俄国人打了他一个耳光“俄国的安全威胁问题主要来自美国,数不清的导弹防御系统,北约的军事活动,还有制裁和施压。”于是这个老头就不再说什么了。

2018年5月,亚洲半岛上的国家发射了一枚试验导弹,博尔顿立刻抓住这个机会大做文章:美国总统要对此制裁施压。这个言论把总统吓得不轻,因为他想达成一个和平协议,这老头一直在破坏他的好事,于是赶紧在网络发文:那只是一个小型武器,我并不担心,有些人心里不安,我相信对方国家会遵守承诺。博尔顿瞬间被打脸,老板提醒他,主人是总统。

现在丢了官职以后,博尔顿又回到华盛顿那个影子机构。他没有放弃,只是暂时偃旗息鼓,在适当的时间重返政坛。毕竟他已经是花甲高龄,假如没有在这次美国严重疫情中去世的话。参考资料《人物》有什么意见,欢迎在下方留言讨论!(请支持毅品文团队的各种原创文章及实体书,独立专业有种有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