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5年少将装甲兵司令蒋纬国被兵匪拦路抢劫内情
热文

1955年少将装甲兵司令蒋纬国被兵匪拦路抢劫内情

2020年02月26日 12:54:46
来源:历史控LS

文/王国栋

上世纪50年代初,败退台湾的蒋介石国民党政权处于一个风雨飘摇的状态。生存环境极度恶劣的散兵游勇干起了打家劫舍的勾当,以至于连官拜台湾国民党少将装甲兵司令的蒋纬国都两次遇险。凸显出台湾当时糟糕的生存、治安环境。

1955年的一天,蒋纬国要从台北到台中公干。由于时间紧,蒋纬国没有回营房,而是让司机开着老丈人石凤翔的豪车直接出发。也是巧合,一向不带枪出门的蒋纬国不知道哪根筋不对,让司机兼警卫员徐宏带了一支手枪和一支卡宾枪在车上,并且是装填了子弹的。

蒋纬国的座驾到了铜锣山一个涵洞口,前面一辆军用卡车挡住了去路。涵洞狭窄,只能够容纳一辆车通过,于是徐宏就把车停住,等待前面的卡车先过。蒋纬国打开了车窗想透一透气,隐隐约约听到前面卡车上有人说:"肥的"。司机徐宏没有什么反应,但蒋纬国听了这句话却大吃一惊,这是当时台湾流行的黑话,意思就是指他们这辆车豪,是有钱人,打算抢劫。还没有等蒋纬国他们发动车逃跑,军用卡车上就跳下了七八个人,向他们包抄过来。

"快把远光灯打开!"蒋纬国大喊一声,然后顺势将车上的卡宾枪和手枪抓起来,迅速上了膛。在远光灯的照射下,行劫的士兵被蒋纬国和司机看的一清二楚。蒋纬国持手枪,徐宏持卡宾枪,两人一左一右下了车,朝匪徒使劲拉枪栓。匪徒都是老兵油子,听见卡宾枪的上膛声吓得不敢动,被蒋纬国二人包了饺子。蒋纬国为了不把事情闹大,只是将驾驶兵的识别标致抢在手里,让这些士兵自己向所在部队坦白。

蒋纬国公干回台北后,才查清楚这些拦路抢劫的兵是第8军第86师师长周中锋手下的兵。由于蒋纬国没有提出控告,这些兵痞子只是被关了禁闭了事。蒋纬国晚年回忆此事时,只是半开玩笑的说,可惜浪费了一粒子弹(子弹上膛以后就算使用过的了)。

1956年的一天,蒋纬国开着一辆民用吉普车去外面办事。经过衡阳街时,祸从天降。一辆挂着"国防部"牌子的军车对蒋纬国紧追不舍,将其吉普车逼停在衡阳街边的人行道上。军车上一个挂中校军衔的军官气势汹汹的对他的司机说,下去揍他,狠狠的揍。这位司机非常的听话,下车以后就直接过来拉蒋纬国的车门,意图揍蒋纬国一顿。

蒋纬国眼疾手快,趁这个傻司机伸手进车窗时,猛的拉住司机的手往下一压,司机在惯性作用下"啪"的跪在地上,呲着嘴直叫疼。军车上的中校还想上前帮忙,一眼瞄见是蒋二公子,瞬间像泄了气的皮球,待在原地目瞪口呆。蒋纬国也没有为难这两个人,而是把它们的军人识别标致收缴了,让它们自己去向上级解释。后来这两个人真的向台湾国防部总务处处长王雨农报告了此事,意图要回自己的军人识别标致。也算蒋纬国做人厚道,没有给这两个人小鞋穿,因此这两个人受到一定的处罚后,并没有失去军籍。如果遇到蒋孝文这样的混世魔王,可能当场就被毙了,连抚恤金都领不到。

也许有人会说,不就是军人撒泼打架,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但是综合台湾当时的生活环境来看,这些军人并不是单纯的为了揍人耍威风,而是通过挑起事端来获得赔偿金,这在当时的台湾是屡见不鲜的事情。

历史爱好者可以浏览一下台湾著名影视演员李立群、著名国学大师李敖的回忆文章。当时的台湾由于短时间涌入了数百万的军人和眷属,生存环境极度恶劣。有的老兵90多岁还在当大楼守卫,一直当到死为止;有的老兵为了取妻生子,不惜花费数十年的军饷向原住民购买新娘。连二级上将孙连仲、庞炳勋都得自己开餐馆养家糊口,那些低级军官及其家眷也就只能呆在眷村内,通过辛苦劳作换取微薄的收入养家糊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