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年代真实的严刑拷打有多厉害 你能挺得住吗?
热文

战争年代真实的严刑拷打有多厉害 你能挺得住吗?

2020年02月15日 15:03:09
来源:老周的深度军事

李三万

摘要:在很多影视剧里都会看到严刑拷打的场景,战争年代真实的严刑拷打有多厉害?肯定比影视剧里的要残酷得多,普通人绝对是很难忍受的。

在很多影视剧里都会看到严刑拷打的场景,战争年代真实的严刑拷打有多厉害?肯定比影视剧里的要残酷得多,普通人绝对是很难忍受的。

首先自然要吐个槽,国产神剧里,经常会出现审讯犯人的场景。吐槽的点就在这里,受刑人衣衫整洁,甚至连发型都是整齐的,甩了几把番茄酱在衣服上面,就算是挨打了。如此肯定是不会招的,连衣服都没打破,更没伤筋动骨,要是这样就都招了,骨头岂不是也太软了?

严刑拷打刑讯逼供,属于肉刑,顾名思义就是令肉体痛苦、肢体伤残之刑。先秦时期,肉刑就是常见的刑罚,如砍腿、去髌骨、宫刑阉割等,到汉文帝时才正式下诏废除肉刑。但肉刑在历代还是一直延续下来,在司法实践中运用得非常普遍,好比百姓上了公堂,先打三百“杀威棒”,有罪没罪,先让你吃点苦头,“老实”了再审;审不了两句,堂上老爷认为你“还不老实”,马上从签筒里抽出一根红签,往下一扔,喝道:“若是本老爷不动刑,谅你也不肯招。来呀,给我重打三十!”两旁差役便将犯人按倒在地,脱去裤子,举起水火棍,照那“墩子”上拍去,只一下便皮开肉绽,血肉模糊……

这些还是小菜,真正肉刑的惨烈,在古书中多有记述,比如“掌嘴”,不是拿巴掌扇耳光,而是用一块横头短木,照着脸颊打下去,一“掌”就能把人半边脸的牙齿打落,甚至造成脸骨骨折。还有夹木,分为夹手指和夹小腿两种,夹上后两边使力一拉,顿时指骨、腿骨断裂,厉害的会造成终身残疾。

当代社会已经废除肉刑,刑讯逼供属于违法行为。但有些国家也还保留了肉刑,如新加坡就有鞭刑,一鞭子下去,着力处,屁股肉就像豆腐变成豆腐花。受刑时,腰背上要包上牛皮护腰,就怕行刑时万一打到了腰上,作为保护。而且一次只能挨一鞭,要等伤好后再挨第二下……

看看,这还是公堂上的“行法”,就已经残酷到如此。若是战争年代,落入了敌方手里,人家必要撬开你的嘴,什么手段使不上?用鞭子打、用烙铁烫、坐老虎凳、拔指甲,都还仅仅是热热身。你要相信,人类之间互残时,想象力是没有边界的。随便说出一样来,都能吓死人。

而且用刑时首先就是要“去衣施刑”:犯人若穿着厚厚的衣服,一是打不疼,二是没几下子,囚服破成了布条,还能让犯人自己买去?到底得狱方给置办。狱方不心疼人,可绝对心疼衣服。当然,剥去衣服,还有心理上的作用,将你的尊严先给剥了个精光。

可抗日神剧里,犯人受刑,全是穿着衣服,上下干净不说,连个破洞都没有,这挨的是“按摩打”呀!这就是神剧之“神”处,而绝不是真实的。

但总有一些人,一身铁骨,或者有其他宁死不招的理由(比如害怕招了,做了叛徒,家人会遭到己方的迫害),硬是能咬碎了牙死扛。这种人虽然少,但往往价值更大。

我们知道,刑讯很容易致人死亡,对这些硬汉(或女铁人),在硬攻之外,有必要采取一些辅助性的软化措施,比如告诉他,你招了我给你保密,不止保密,还给你出路,你愿意做官,有官做,不愿做官,给你金条,如果既不愿做官又不愿要钱,我们保证把你和家人送到一个没人知道的地方,从此人间“蒸发”,开始新生活。就好比美国的“证人保护计划”。这都属于攻心之术。人是理性动物,你启发他用理性思维,他想的越多,心思越活泛,就越容易动摇。而如果一味上刑,可能反而把他逼到死胡同,甚至一不小心把他打死了。

刑讯逼供是“公刑”,承诺一方代表很权威的组织,他既然答应了,往往能够守信。守信对他来说,代价更小,却有利于迅速取得口供。有时候一些重要的情报,稍微晚一两个钟头,都可能失去价值,必须争分夺秒,而且守信还能起到“优待俘虏”一样的示范作用,以利于将来对俘获的情报人员的软化和争取。

可以说,一个战士若不幸落入敌人之手,真是比战死还要不幸。战场上,一颗子弹就成英雄,而面对数十种可怕的刑具,英雄却难当啊!

所以严刑拷打,严刑逼供这种事情,其实是一件非常专业的事情,最起码也是需要有经验丰富的人在场坐镇。他们倒不是在乎被刑讯者的生命,而是在乎不能在情报到手前打死人,然后就是鉴别情报的真伪。人的个体,承受伤害的能力,差别尺度很大,而且跟一般想象的不同,这不是那种我们偶尔可以亲眼看见的打架,打人那种拳脚伤害或拿个什么东西打到身上的伤害,所以还没法根据肉体强壮程度来判断一个人的承受力。

战争中被对方抓住受刑,人是明确知道自己要面临的问题死亡都不算底线,而我们一般所看见的拷打,死亡多半属于失手,两者产生的区别就是战争中被抓捕人员平时自己都很难发现的精神韧性,对肉体伤害作用的影响就发挥出来了,而大多数人,这种影响是负面的,大家都知道的一种刑罚,就是朝指甲缝里钉东西,这种刑罚会让人非常痛苦,但大家也都会误会这种刑罚肯定不是那种回当场要人命的刑罚,不是的,恰恰就是这种刑罚,要尽量避免用在身体特别强壮者的身上,原因就在于人的身体强壮,就意味着身体激素水平也远高于常人,而且知道行刑者可以完全不在乎自己生命时,那种恐惧在还没有受刑时,精神因素就已经把身体激素水平提到一个吓人的地步,然后会在感到自己无法忍受的酷刑时爆发,猝死,救都来不及,不知道的人会以为这是吓死的,其实真不是,不过性质一样,都是激素惹的祸。

要说这方面,纳粹德国的盖世太保绝对是头一号,盖世太保的酷刑就是把握住了生死的临界线,就让你求生不能但却求死不得,这样的酷刑,就是意志再坚强信仰再坚定,都扛不住。所以盟军给派遣到被占领区执行任务的特工都配发了自杀用的速效剧毒药。梵蒂冈教皇还为免遭盖世太保酷刑而自杀的人特意颁布特赦令。

因此怎么拷打,让人痛感持续突破底线,却又不致命,自古就是很专业的事。还有一个容易被误会的,是审讯者不怕大多数受苦不过招供的人,而怕那种死都不会招的钢铁战士,其实可不是这样,对战时审讯,不招并不意味着坚强,只意味还没找对方法。他们真正怕的,正是那些招了的人,人在受刑熬不过苦头招供时,尤其是痛到什么都招但求速死时,他有个挤牙膏的阶段,然后迅速变成竹筒倒豆子,但是且慢,审讯者的目的并不是以玩弄折磨人寻找快感为目的,目的是要情报,要准确的情报,受刑人在挤牙膏招供的阶段还有心理挣扎,招供的情报会真真假假反复,但这也说明这时他可以控制自己的意志,而到了竹筒倒豆子阶段,他给出的情报是完全失控的,未必就是真情报,而是他“自以为你需要的情报”,这时他为避免痛苦,会不由自主判断、猜测审讯者的意思,全力满足审讯者的需求,哪怕编造!但无论如何,这也是一种假情报。

在民事审讯上,就如古代判案用刑讯逼供,遇到这种情况,可以在后面的进程中逐步纠偏,而军事审讯得到的情报是没有这个纠偏机会的,无论是顺耳的左倾向的假情报,还是不顺耳的右倾向的假情报,都是会对己方行动造成巨大风险和损失的假情报!所以面对一堆招供出来的信息,审讯者依然面对一个复杂的判读工作,有着巨大的压力。

那么作为招供者,生命就是被掌握在这样无所谓你的性命,自己有着巨大压力,凡事都很不耐烦的人的手里,活命的排列顺序第一是无论招供不招供,都不能威胁到他们本身的安全,比如审讯者是敌方渗透过来,已经深入我方内线,抓了个舌头,这舌头无论招不招,死亡都是必然结果。其次是被捕者本身,有没有额外价值,这一点在特工战里很多,招供那点情报不算什么,但招供就意味着屈服和投降,一个叛徒,熟悉自己一方的组织结构和工作方式,利用叛徒,可以针对性培训出破坏力更大的新手。第三是被捕者利用价值榨干,这时死活就完全看审讯者心情,一般情况,审讯者也不愿意自己审讯手段泄漏出去,这种情况能活下来的几率反而不大。

至于,用美女色诱,一般不会轻易使用,一旦用出来,也都是为了对付那些地位高、不便轻易动刑,以后还有重大利用价值的人员。对这类人,宜攻心为上,所以才会用美色这样的糖衣炮弹轰开他的心门。

而一般角色“进去”了,他自然知道要在鬼门关里走一遭,能不能扛住,已有激烈的心理活动。等提人过堂时,把审讯室的家伙一亮,他是马上招,还是熬一熬再招,还是决心不招,立马就见分晓。

所以,真实的严刑拷打,一般人绝对是受不住的。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