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良崮之战李天霞到底有没有对张灵甫见死不救?
热文

孟良崮之战李天霞到底有没有对张灵甫见死不救?

2020年02月14日 11:01:11
来源:老周的深度军事

老周

摘要:最近网上又开始热议“无奈共军有高达”,那么李天霞在孟良崮的表现到底是不是见死不救?到底有没有写过这句诗呢?

最近网上又开始热议“无奈共军有高达”,今天老周就来聊聊这个话题。

现在一说李天霞,就是在孟良崮见死不救,而这句诗也是针对孟良崮之战救援张灵甫整编74师所说。那么就先从李天霞在孟良崮的表现说起。

李天霞,字耀宗,1907年出生在江苏省宝山县(今上海宝山区),1925年4月进入黄埔军校第三期,比张灵甫早了一期,是张灵甫的学长。从黄埔军校毕业后就一直在中央军嫡系部队任职,从排长、连长、营长一步一个台阶一直干到团长。

1936年,他所在的军政部补充第1旅扩编为51师(师长王耀武),李天霞升任少将副师长。1937年8月,51师和58师合编为74军(军长俞济时),李天霞任51师副师长兼153旅旅长。而这个时候张灵甫还是51师的上校高参,1937年10月才出任153旅305团团长,是李天霞的下级。

1938年8月,李天霞调任29军40师师长,张灵甫接任153旅旅长。1939年3月,李天霞又回到74军,担任51师师长,张灵甫还是153旅旅长,依旧是李天霞的部下。到1940年11月,张灵甫调升58师副师长,一年后的1941年10月才接替廖龄奇出任58师师长。这才和李天霞平级。

很少有人知道,李天霞指挥的51师在1941年3月的上高会战表现极为出色,荣获第一号陆海空武功状。战绩丝毫不比张灵甫逊色。

1943年2月,李天霞升任74军副军长,又比张灵甫高了半级。

1944年3月,74军军长王耀武升任第24集团军司令,下辖73军、74军和100军,形成了王耀武的小系统。74军军长由施中诚接任,李天霞则升任100军军长,100军是由74军衍生而来的部队,师团营干部大都来自74军。张灵甫则在1944年5月升任74军副军长,依然比张灵甫低了半级。

1945年12月,施中诚调离74军,军长的位置空缺,李天霞和张灵甫都想接任军长,因为张灵甫时任副军长,又有74军两任老军长俞济时和王耀武的保荐,虽然资历比李天霞低,但还是比已经离开74军的李天霞更有优势,所以最后张灵甫接任军长。

李天霞在这次军长之争中落败,加上和张灵甫因为个性不同,在74军共事时就一直不太融洽,所以很多人认为李天霞和张灵甫的个人恩怨,就是后来李天霞在孟良崮见死不救的主观原因。但是,别忘了,李天霞是74军的老人,从51师的前身补充第1旅时就开始在这个部队了,在74军里一定是有不少老战友、老部下,如果仅仅因为和张灵甫一个人矛盾,就对整个74军见死不救,日后如何面对这些老战友老部下的家人,又如何在中央军嫡系,尤其是在王耀武的小系统里混?

1946年3月,国民党军进行整编,74军改编为整编74师,100军改编为整编83师,张李两人也分别改任整编74师和83师的师长。

1946年5月,孟良崮战役时,74师陷入重围,83师奉命援救74师,但遭到解放军阻援部队的顽强阻击,进展迟缓。当时,整编第83师下辖三个旅七个团,在孟良崮战役之前,44旅130团就已经被歼,旅部和131团负责守备临沂。所以孟良崮战役时,83师参战部队实际只有五个团,其中57团和74师一起又被围在包围圈内,63旅的187团和189团在马山和解放军交战,无法脱身。这样能用来救援74师的只有19旅56团和44旅132团,而44旅是陈诚土木系的部队,已经损失了一个团(130团),如果132团再遭到损失,就没法和陈诚交代了,这样李天霞真正能够用来解围的就只有19旅56团这一个团了。有人指责李天霞一开始只投入2个营,要知道他手上能用的部队也就一个团,能拿出2个营,已经很不错了。

直到5月16日,蒋介石下了严令,李天霞知道情势非常严重了,而且有了蒋介石的严令,就算132团再有损失,也好和陈诚交代了,这才将132团也投入了作战。但已经太晚了,5月17日下午83师最先赶到孟良崮,而此时74师已经全军覆没了。

所以说李天霞见死不救显然不太恰当,救援不力,或者有心无力才更确切。

对比在74师左翼的黄百韬整编25师,可以投入解围的兵力有五个团,火炮方面25师有75毫米野炮12门,75毫米山炮36门,也比83师的36门75毫米山炮和8门70毫米步榴炮要多,而且和74师的距离也不比83师远。最后,25师也比83师晚到孟良崮。这就说明,李天霞要比黄百韬卖力。

黄百韬的整编25师所属3个旅中,只有整编第40旅是纯正的中央军,整编第108旅原来是东北军67军改变,整编第148旅的前身则是川军。和整编74师这样的嫡系并不是一个系统,关系远没有整83师和整74师同出一门来得密切。再加上黄百韬是纵队司令官,74师也归他指挥,但基本上指挥不动74师,所以对张灵甫也很不满。国民党军的指挥体系也确实够混乱,在兵团之下,整编师(也就是军)之上,还临时设立了一个纵队的层次,实在有些叠床架屋。而且黄百韬在74师被围的最初一两天,解围完全是敷衍,出工不出力。后来还是他的部下提醒,74师是蒋介石的心头肉,如果救援不力,将来肯定是没有好果子吃的。这才开始全力救援,但错过了最佳的时机,解放军的阻援部队已经到位,再想要取得突破,难度就大多了。

所以把74师被歼的责任全部归咎到李天霞见死不救是不公平的。也正因为如此,虽然蒋介石在听到74师被歼的消息后大为震怒,电令“汤恩伯撤职查办,李天霞就地枪决”。后来汤恩伯回南京向蒋介石详细报告了孟良崮战役的经过,李天霞才逃过了枪决,但交由最高军事法庭会审,1947年12月,最高军事法庭对“李天霞作战不力一案”审理终结:“李天霞对于此次战役并无违抗命令或作战不力情节……再查其在北伐抗战诸役向极英勇,迭著功勋,奖叙有案……拟请从宽免于刑事处分”。

说到这次会审,一定就有人说是李天霞上下打点,花了几十根金条才得以脱罪,这个说法出自57团团长罗文浪在文史资料上的回忆,但罗文浪在孟良崮战役中被俘,李天霞会审期间他还在解放军的军官教导团,怎么会知道其中详情,其他方面也并没有确切的证据。而且对74师战败的追查,是蒋介石亲自过问,谁有这胆子敢拿了金条徇私放水?

在国民党军战后召开的军事检讨会议上,整编25师师长黄百韬自知难过此关,便主动承担救援不力的责任,替顾祝同、汤恩伯开脱,顾祝同、汤恩伯自然投桃报李,都表示张灵甫骄傲自大轻敌冒进才是失败的主要原因,况且25师在后来几天的救援作战中确实相当卖力,伤亡逾万,因此黄百韬最后只受到撤职留任的处分。汤恩伯因指挥不力被免去兵团司令。

说李天霞见死不救的另一个论据就是他派了一个连携带步话机冒充一个团,只用一个连去救援。这个事还真有,但时间是在5月12日,74师刚刚开始向坦埠进攻,还根本没有被解放军包围。当时,汤恩伯命令李天霞派出一个加强团进占孟良崮东南的桃花山,以切实掩护74师的侧翼,但是李天霞只派出少校团附王寿衡带了1个连携带步话机冒充一个团,结果这个连在桃花山被解放军消灭。李天霞立即意识到情况紧急,命令57团前往垛庄掩护74师后方。57团本来就不是100军的基本部队,而且此前在苏北已经两次遭到解放军打击,虽经补充还是残破不全,装备不齐士气颓丧,李天霞此举一来即便57团损失也不会伤及83师的元气,还可以借此申报损失重新得到人员装备的补充。他用电话指示57团团长罗文浪:“夜间作战要多准备向异,特别注意来往的路,要多控制几条,你是很机警的。”暗示罗文浪可以相机后撤。12日晚57团就遭到了解放军猛攻,罗文浪认为自己的任务是确保74师的右后方安全,现在如果后撤,一旦74师出了问题肯定会被追究责任,所以干脆冲进解放军的包围圈和74师会合,接受74师指挥,最后和74师一起在孟良崮被歼。

现在看到的对李天霞的攻讦,大都出自这个罗文浪的回忆,而罗文浪既不是李天霞的嫡系,又因为李天霞的指挥而兵败被俘,自然在回忆里对李天霞不会有什么好话,这也很能理解,但和事实显然就有偏颇了。

客观来说,李天霞在74师被围前,确实有些滑头。但在74师被围后,救援还是尽力了,只是手上能用的兵力只有两个团,实在有心无力。毕竟,整编83师(原来的100军)是74军的旁系,和74军关系非同一般,基本上就是同一系统的师兄弟,如果真的见死不救,日后恐怕就连自己的83师都不好带了。军人是最看不起抛弃袍泽的行为,当然如果是不同派系部队,还好理解,同一系统的兄弟部队都不救,绝对是人设尽毁的。

最后,再来说说热议的李天霞的这首诗:“孟良崮上虎贲垮,千里驰援有天霞。非我见死不相救,奈何共军有高达”。

李天霞没有出过文集或者诗集,也没有留下手迹,所以对这首诗是没有一手资料可以确证。最早是80、90年代以后一些港台刊登的文章里开始出现。眼下热议的焦点就是——高达,现在一提到高达,80后90后第一反应就是日本SUNRISE公司1979年推出的《机动战士高达》,后来这个高达系列成为日本动画作品中最著名、最经久不衰,同时也是盈利最丰厚的系列之一。并衍生出众多的玩具、模型等等外围产品,在年轻人里是最耳熟能详的动画形象。

而李天霞1967年就去世了,所以怎么会知道1979年才出现的高达呢?

这么说就有些孤陋寡闻了,“高达”这个词在中国古代就有了,最早在《后汉书·逸民传·戴良》里就有“ 良才既高达,而论议尚奇,多骇流俗。”在这里“高达”是才高而通达的意思。此后,在历代的诗文里也多次出现,五代时齐己写的《寄欧阳侍郎》就有:“毕竟男儿自高达,从来心不是悠悠。”北魏时高允的《酒训》也有:“往者有晋,士多失度,肆散诞以为不羈,纵长酣以为高达。”还有唐朝的令狐楚在《为桂府王珙中丞贺南郊表》中同样出现了:“云敛而柴燎高达,风清而萧薌远闻。”

所以,仅仅只看到“高达”就认定是1979年才出现的动画形象,从而认为李天霞的诗里出现高达就是穿越,显然有些肤浅了。

再看李天霞,出身于富商家庭,自幼受过良好的传统教育,先后就读于周家宅私塾、中西公学、市北公学、江南大学。而且他从小就对奇门遁甲风水堪舆很有兴趣,戎马倥偬之间据说还得到了乡野高人的指点,在这方面的造诣相当深厚,经常和台北研究紫威斗数的民间团体三宝学社的会员切磋,很受尊重,可以说国学功底还是很深的,知道古籍中的“高达”也毫不奇怪。

就从这首诗来说,“高达”也有高人的意思,只是为了押韵,才用了“高达”。当然,就从语境来说,看上去确实是无敌的“机动战士高达”更为贴切一些。即便如此,这也是一种调侃。老电影《南征北战》中,就有一句经典台词“不是我们无能,而是共军太狡猾!”,和这句“无奈共军有高达”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所以用李天霞诗句里出现“高达”,就认定是穿越的BUG,显然不够严谨。而用这个枝节上的插曲,作为李天霞见死不救的证据,那就更没有道理了。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