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企业”号的第一颗战斗之星,击沉日本潜艇伊-70号
热文

22.“企业”号的第一颗战斗之星,击沉日本潜艇伊-70号

2020年01月24日 08:11:00
来源:燃烧的岛群

本文是“燃烧的岛群”第236篇原创文章,全文共3364字,配图14幅,阅读需要7分钟。

接前文(第234篇)。

在“企业”号结束中太平洋的第一次主动出击行动回到珍珠港之际,让我们回顾一下这艘堪称传奇军舰在战争早期的一次真实遭遇,“企业”号打满全场获得总计高达20颗“战斗之星”的确不是浪得虚名!

图1. 珍珠港事变当天阵亡的“企业”号舰载机飞行员沃洛特少尉和机枪手皮尔斯

战争的第一天,“企业”号舰载机在珍珠港上空损失了9架飞机和11名空勤人员,战果仅仅是击落了1架零式战斗机,还是被约翰·沃格特少尉的SBD撞击坠毁,沃格特和他的后座无线电员西德尼·皮尔斯因此坠机身亡。这个故事详见专栏第五、第六章:珍珠港上空的白头鹰。

12月8日傍晚,“企业”号回到了珍珠港,到处都是军舰和飞机的残骸,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烧焦味道。兴许是为了鼓舞士气,“企业”号上升起一面硕大的星条旗,这一幕给许多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图2. 决战中途岛剧照:一片狼籍的瓦胡岛珍珠港

12月9日一早,经过整晚紧急补给的“企业”号编队驶出珍珠港,前往夏威夷西北海域搜索可能的日本舰队。

在偷袭珍珠港前,日军为了封锁水道入口并接应可能因伤迫降的舰载机,特意安排了多艘远洋潜艇在瓦胡岛近海巡航,不过攻击珍珠港损失的29架日军飞机大部分都在港内玉碎了,少数如西开地重德和石井三郎二人又径直飞往尼豪岛迫降(这个故事详见专栏第十一章:飞龙号零战飞行员在尼豪岛的奇遇记),伊-70号在战争爆发当天没遇上什么事,干脆在当晚就没有回应第六舰队(潜水艇舰队)旗舰“香取”号的呼叫。

图3. 迫降在尼豪岛上的飞龙号零战BII-120及其飞行员西开地重德一飞曹

伊-70号是一艘海大型远洋潜艇,1933年1月25号于佐世保海军兵工厂开工建造,1935年11月9日完工,舰籍在吴海军镇守府,编入第12潜水战队担任旗舰。1941年5月12日,伊-70号与姊妹舰伊-69号发生碰撞,两艇都不得不送入横须贺船厂修理。3天后的5月15日,伊-68号成为第12战队的新旗舰。这一事件似乎在冥冥之中也预示着伊-70号在战争中的霉运。

图4. 1941年5月12日碰撞事故后拍摄的伊-70号潜艇

1941年11月,作为偷袭珍珠港的潜艇先遣队的一个分支,伊-70、伊-69和伊-68号三艇组成的第12潜艇队也奉命出击,时任艇长为高雄三野海军中佐。11月11日,伊-70和伊-68结伴离开佐伯,20日抵达夸贾林环礁,进行加油和补充。23日,离开夸贾林前往夏威夷,12月2日在航渡途中接到“攀登新高山”的密电,战争爆发已不可避免。

12月7日,第12潜水队的任务是在瓦胡岛以南25至50英里距离巡逻,伊-70号的位置距离珍珠港入口处仅有10英里。在空袭完成后,潜艇队仍奉命继续在夏威夷海域巡航,试图歼灭出港的美方舰艇。

图5. 决战中途岛剧照:返回珍珠港的贝斯特上尉和他的后座机枪手一脸悲愤

12月9日8时30分,一艘在珍珠港东南的考爱水道航行的日本潜艇伊-6号,通过潜望镜发现了一艘“列克星敦”级航空母舰和两艘巡洋舰,当时三舰正在莫洛凯岛北面向东北方向以20节航速航行。伊-6号试图发起攻击,但随即被迫潜入水下,数小时后才浮出水面报告了这一情况。

16时50分(东京时间,换算为夏威夷时间要晚19小时,即前一天的晚上21时50分)第六舰队司令清水光美中将因此从遥远的夸贾林环礁“香取”号上下令附近的9艘日本潜艇前往围歼该航母。

图6. 决战中途岛中的“企业”号航空母舰,太平洋战争的传奇战舰

同样是12月9日凌晨1时30分,在瓦胡岛钻石角西南4英里外海,艇长高雄中佐报告说发现了一艘美国航空母舰正在航向珍珠港,这是该艇最后一次发回无线电报,该航母正是哈尔西中将的座舰“企业”号(CV-6),刚刚完成补给离港,伊-70撞上了大运,但事实证明这是个大霉运!

当时,伊-70艇上共有六具鱼雷发射管,配备14枚氧气动力鱼雷。不过伊-70的航速无法与水面舰艇相比,她几次试图接近“企业”号都没能成功。艇长干脆下令潜艇浮出水面,用水面最大航速(23节)朝“企业”号航行的方向追逐而去,如此一来也大大增加了暴露机会。

图7. 第六舰队旗舰“香取”号,多半停泊在夸贾林环礁指挥潜艇部队,哈尔西的空袭击伤了舰队司令清水光美中将,迫使日军换将

这天日出前,感觉有敌方潜艇追击的“企业”号航母起飞了一架第六侦察轰炸中队(VS-6)所属的SBD-2“无畏”式俯冲轰炸机执行反潜任务。该机刚刚列装不久,机身前部拆除了一挺12.7毫米航空机枪,增加了载油量,航程扩大到1200海里,非常适合搜寻并攻击海上目标。

图8. SBD无畏式从航空母舰上腾空而起的剧照

凌晨6时,飞行员佩里·迪亚夫少尉(Ens Perry L. Teaff)就注意到海面上有一条白色航迹,经辨识后确认那是一艘正在水面航行的日本潜艇,方位在瓦胡岛东面的大岛莫洛凯岛哈拉瓦角东北121英里外。随即,迪亚夫将飞机上携带的1000磅炸弹投向该潜艇。尽管没有直接命中,但巨大的冲击波还是让伊-70受了伤,无法潜入水下。迪亚夫少尉操纵飞机又绕着潜艇飞了几圈后离去,并向航母请求支援。

图9. 夏威夷群岛图,注意位于瓦胡岛和茂宜岛之间狭长的莫洛凯岛

接到迪亚夫少尉的报告后,当天下午,另外一架来自VS-6的“无畏式”由克拉伦斯·迪克森中尉(Lt. JG Clarence E. Dickinson Jr.)驾驶,在相同海域发现了一艘维持在水面状态航行的潜艇,迪克森爬升到5000英尺并准备进行俯冲攻击。

看到再度杀来的美机后,伊-70号开始向右舷缓慢转向,并用甲板上的13毫米高射机枪密集开火,事后迪克森回忆说至少有两门炮对着他的飞机开火(不过伊-70号只装备一门),他驾机以标准的70度角勇猛俯冲,冒着弹雨投下炸弹。炸弹几乎是贴着潜艇中部爆炸,将艇上几名日本炮手掀入海中。

图10. 一艘正在遭到攻击的不明潜艇,当然这不是伊-70号

伊-70号停止了航行并向水中倾斜,45秒钟后从水面上消失。迪克森观察到在水面上有4名日本水兵正在挣扎,夹杂着油迹和气泡的海水在潜艇沉没处翻腾,并有一些残骸漂浮。

然而,美军快艇根据迪克森报告的方位赶到现场后,却没有发现潜艇沉没的痕迹,也没有发现迪克森所称的“在水面挣扎的日本人”。

图11. 迪克森在决战中途岛一片也有出场,他是主角贝斯特上尉的好基友,并在影片最后迎接了王者归来

第二天即12月11日,正在“企业”号上休息的迪克森听说驱逐舰正在攻击一艘日本潜艇,他立即跑上舰桥观战,虽然距离较远,他还是一眼认出被围攻的正是自己宣称“已经击沉”的那艘日本潜艇。

“我看到驱逐舰的攻击完全不按套路来,她把一连串深水炸弹都抛入水中,爆炸场面非常震撼,在航母上观战的人就像站在一座喷发的火山上。

图12. 大西洋上的空海之争更加惨烈,本作描绘一架桑德兰式水上飞机正在攻击一艘德国潜艇

这个小插曲的水下目标是否仍是伊-70号已不可考,总之第六舰队旗舰“香取”号此后多次尝试联系伊-70号,均未获得回应,她成了这场战争里第一艘被击沉的日本大型军舰,也是美国海军在太平洋战争全面爆发后的第一个正式猎杀的大型潜艇战果,算是小小地报了珍珠港的一箭之仇!

图13. 本作似乎是柚木武士图册中的一副,描绘拉包尔辛普森港中潜水母舰“迅鲸”号和一艘潜艇Ro-107号

迪克森中尉的故事也颇有传奇色彩,就在三天前的12月7日,迪克森的飞机正是奉命先行返回珍珠港的那批SBD之一,他也遭到了零战的攻击并且被击落,迪克森本人跳伞逃生,他的后座机枪手不幸阵亡。

在他辗转返回“企业”号后得到了一架新的SBD,并且于12月10日为美国海军和“企业”号赢得第一个胜利战果。2019年11月上映的新片《决战中途岛》里也几乎是精准地还原了迪克森中尉被击落的这一幕,但跳过了他击沉伊-70号的故事。

图14. 贝斯特和迪克森同框剧照,和大英雄相比,迪克森中尉独立击沉一艘潜艇反而显得不那么伟大

1942年3月15日,日本海军将伊-70号除籍,艇上的93名水兵全部未能生还,她的沉没也为“企业”号赢得了这场战争中的20枚战斗之星中的第一颗!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部分文章与之前有重复,只根据时间线进行了必要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