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末中国死了5000万,拜占庭没了2000万,论瘟疫黑死病只能排第三
热文

汉末中国死了5000万,拜占庭没了2000万,论瘟疫黑死病只能排第三

2020年01月24日 19:36:00
来源:冷兵器研究所

编者按:最近一段时间,由武汉爆发开来的冠状病毒疫情引起了很大的关注。相关疫情也让很多朋友大过年的选择宅在家里。而大洋彼岸的美国乙型流感已有6600人死亡,超1300万人感染。可以说人类史几乎就是一篇与各种细菌病毒斗争的历史。本文便来为大家介绍古代史上已知规模最大的三场毁灭性大瘟疫。

汉末大瘟疫

汉末大瘟疫毋庸置疑是中国古代史上最骇人的疫情。汉末乱世导致人口从6000万下降到1000多万,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瘟疫的肆虐。当然战争造成大量人口死亡后,尸体腐烂又助长了瘟疫的蔓延,以至于大瘟疫绵延数十年不休。东汉桓帝时大疫三次,灵帝时大疫五次,献帝年间大瘟疫全面爆发,共爆发大规模疫情15次,其中9次发生与战争有直接联系。

▲濡须之战当年是汉末大瘟疫最惨烈的一年

公元217年(建安二十二年),曹操南征孙权于濡须口,感染疾疫,竟导致建安七子中的四人——陈琳、刘桢、应瑒、徐干同年殒命,司马懿之长兄司马朗也死于这场大瘟疫,可见疫情之惨烈。冷兵器研究所之前的文章《比诸葛亮和周瑜加起来都可怕,曹操:火烧赤壁?我是败给了瘟疫!》也提到了,208年赤壁之战时曹军当中也爆发了大瘟疫,增加了伤亡。这场瘟疫也正爆发在当下的焦点湖北地区,离武汉很近。

▲赤壁之战时也爆发了瘟疫

有研究者认为,汉末大瘟疫的源头,可能是东汉的敌人鲜卑、匈奴、羌族等游牧民族在于东汉战争时,通过埋藏放置牛羊尸体,使其腐烂而引发。西汉与匈奴战争时,匈奴人就曾经利用牛羊尸体污染水源,并可能因此导致了霍去病的英年早逝。大瘟疫使得太平道能够借助治病救人来扩大影响力,成为黄巾起义的助推器,加速了东汉王朝的覆亡。而建安年间因为战乱不断,瘟疫爆发的规模越发骇人,曹植在《说疫气》一文中描述最惨烈的建安二十二年大瘟疫时说——“家家有位尸之痛,室室有号泣之哀,或阖门而殪,或覆族而丧。”

汉末三国时代的名医张仲景也曾回忆说,他的家族本来人口众多,有两百余人,但由于瘟疫爆发,不到十年间死亡三分之二。保守估计,汉末大瘟疫至少造成了3000万人以上的死亡,在世界史上都可能排得到首位。瘟疫的余波甚至持续到西晋年间,咸宁元年(公元275年)十二月爆发瘟疫,导致“洛阳死者大半”,后来晋惠帝年间关中旱灾,人口死亡无人掩埋又引发瘟疫,加重了帝国的灾难。

不过,汉末大瘟疫之后,中国历史上再未发生如此惨烈的大瘟疫,这无疑要感谢张仲景的医学成就。东汉时期的“伤寒”其实是指一切外感病的总称,包括霍乱、痢疾、肺炎、流行性感冒等急性传染病,而不是现在通常所说的由伤寒杆菌引起的肠伤寒病。

▲医圣张仲景

从晋朝开始,医圣张仲景的《伤寒杂病论》影响力播散开来。南北朝名医陶弘景曾说:“惟张仲景一部,最为众方之祖。”由张仲景传承下来的医术,在古代无数次乱世中不知挽救了多少人的生命,东汉三国之后中国再没有爆发过死亡超过1000万人的瘟疫。

查士丁尼大瘟疫公元6世纪中的查士丁尼大瘟疫常常被认为对拜占庭帝国马上造成了致命的打击,然而考古发现东罗马帝国的城市和乡村在6世纪末都显示出持续繁荣的迹象。

▲查士丁尼一世执政期间,查士丁尼大瘟疫开始爆发

大瘟疫的破坏是惊人的,但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查士丁尼大瘟疫爆发后的60年,瘟疫四次袭击安条克城。埃瓦格里乌斯还认为瘟疫的爆发周期性是15年,而且往往在周期开始的第二年最为严重。查士丁尼大瘟疫的最后一次大规模爆发在740-750年的君士坦丁五世时代。743年开始,埃及爆发了瘟疫,不久向各个方向扩散,叙利亚、美索不达米亚和突尼斯在744到745年遭受瘟疫侵袭,745-746年瘟疫横扫了西西里岛、南意大利和罗马,然后瘟疫向东扩散,经过希腊,在747到748年传到君士坦丁堡,再蔓延到亚美尼亚,又重新侵袭叙利亚、美索不达米亚和伊拉克。

从541年查士丁尼大瘟疫爆发,到它真正结束,竟持续了200年以上,这场瘟疫之恐怖程度可见一斑。大瘟疫的最后一次爆发对于试图中兴帝国的君士坦丁五世打击很大,他的父亲利奥三世已经重创了阿拉伯人,但他因为大瘟疫而无力再扩大战果。君士坦丁五世也痛击了保加利亚人,然而瘟疫导致的国力损失让他无法吞并保加利亚,只能将这个任务留给后人。

▲印着君士坦丁五世头像的金币

当然阿拉伯帝国倭马亚王朝也被瘟疫重创了,但是东部的军事势力反而借此机会西进,建立了更难对付的阿拔斯王朝。因此,查士丁尼大瘟疫并非一蹴而就地重创拜占庭,而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尤其是在帝国与波斯人、阿拉伯人艰难对抗时,大瘟疫的席卷又带来雪上加霜的结果。大瘟疫之后,包括被阿拉伯人征服的地区,原拜占庭统治区内的人口损失了40%以上,我们无法判断多少是由战争,多少又是由瘟疫导致的。考虑到查士丁尼时代拜占庭帝国的人口约为2600万,查士丁尼大瘟疫保守估计在漫长的肆虐期内杀死了2000万以上的人口,当然是在长达200年的肆虐期内。

欧洲黑死病

黑死病往往被误传为蒙古西征带到欧洲的,但时间上对不上。事实上,黑死病的源头是1346-1347年的卡法围攻战,金帐汗国大汗札尼别汗围攻热那亚人在克里米亚半岛的殖民地卡法,将死人尸体和死老鼠用投石机投入城中,引发了瘟疫。而众所周知,热那亚人是生意人,他们通过海船将瘟疫带到欧洲各地。

黑死病1347年9月抵达欧洲的第一站——意大利南部西西里岛的港口城市墨西拿,11月经水路一下子蹦到北部的热那亚和法国地中海港口城市马赛,1348年1月攻入威尼斯和比萨,1348年3月一鼓作气占领了居于意大利中心位置的工商、文化重镇佛罗伦萨。接下来通过陆路、水路,辐射到欧洲的四面八方:从意大利北部经布伦纳山口到蒂罗尔、克恩腾、施泰尔马克到维也纳;在法国,以马赛为起点,横扫了从普罗旺斯到诺曼底的整个国家,巴黎在1348年8月“陷落”;1348年夏,黑死病找到了进攻英国的突破口——多塞特郡的港口,8月攻克伦敦,翌年征服整个不列颠;1349年初,黑死病从法国的东北部越过莱茵河,5月到巴塞尔、8月法兰克福、11月科隆,1350年抵达汉堡、不来梅、但泽……黑死病的远征又转向北欧、转向东欧,1352—1353年,最终来到了俄罗斯,结束了触目惊心、血腥的征程。

▲黑死病

黑死病一般被认为是鼠疫。其关键证据在于,威尼斯人已经注意对水手进行隔离,船员必须在船上停留40天没有病情才能登陆,但疫情仍然在威尼斯传播开来,这当是因为船上的老鼠爬上了陆地。黑死病造成的死亡按后世估计在2500万左右,占当时欧洲人口的近三分之一。受灾重的地区如佛罗伦萨可能损失了80%的人口,牛津大学的学生也病死了三分之二,显然在人口密集、交流频繁的地区有利于黑死病的传播。

▲黑死病席卷欧罗巴

黑死病对于法国的打击远大于英国,但在百年战争的第一阶段,或许对法国反而有利。因为体量远小于法兰西的英格兰是靠着骑行劫掠的机动性来以战养战,而黑死病造成的人口损失客观上起到了坚壁清野的效果,使得劫掠能获得的收益大大减少,而英格兰本身国力也下降了,撑不起长久的战争。因此英国在取得辉煌的普瓦捷会战胜利后不久与法国签订了布勒丁尼和约,给了查理五世宝贵的重整河山喘息之机。

▲布勒丁尼和约

除了对百年战争的影响之外,黑死病还在1350年干掉了西班牙卡斯蒂亚国王阿方索十一世。在1361—1363年、1369—1371年、1374—1375年、1380—1390年间,黑死病又曾多次中小规模复发。例如在斯摩棱斯克,1386年时竟只有5人幸存。甚至到了15世纪,法兰西还有黑死病中等规模爆发,在百年战争第二阶段打击了法国的国力,由于这一次法国出了内奸勃艮第公国导致英格兰人不愁补给问题,法兰西只能靠圣女贞德来拯救。

参考资料:《后汉书》、《三国志》、狄奥尼修斯·史塔克普洛斯《拜占庭一千年》、彼得·希瑟《罗马的复辟》、王一峰《英法百年战争》

本文系冷兵器研究所原创稿件。主编原廓、作者海云天,任何媒体或者公众号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