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虎”菜鸟传奇:发抖着用五炮击毁三辆虎式,打死了王牌魏特曼
热文

“屠虎”菜鸟传奇:发抖着用五炮击毁三辆虎式,打死了王牌魏特曼

2020年01月25日 18:32:45
来源:陶慕剑观察

谈到德国的“虎”式坦克,很多人都熟悉波卡基村之战。在这场战斗中,德国坦克王牌魏特曼指挥一辆“虎”式坦克,单车击毁了英军27辆坦克和装甲车。然而,魏特曼在两个月后就在法莱斯的战斗中车毁人亡。

在法莱斯战斗中,击毁魏特曼座车的英军坦克炮手乔·埃金斯在此战中一举成名。乔·埃金斯的成就不仅仅是击毙了德军排名第四的坦克王牌,而且创造了惊人纪录——单次战斗用五发炮弹击毁了三辆“虎”式重型坦克!

“萤火虫”充满恐惧地向“虎”式开炮

在1944年6月13日的波卡基村战斗中,隶属党卫军第101重装甲营的魏特曼,指挥“虎”式坦克击毁英军坦克和军车27辆,其中至少包括11辆坦克(1辆“萤火虫”、7辆“克伦威尔”,2辆“斯图亚特”,1辆“谢尔曼”炮兵观察坦克)。在德国坦克王牌中,魏特曼排名第四。据德国方面统计,他累计击毁了138辆坦克和其他军车。

波卡基村的战斗,是盟军诺曼底登陆战的一个插曲。随后,德国装甲部队主力在法莱斯陷入了盟军包围。同年8月8日,德军第12装甲师试图在圣艾格南·德·克拉梅斯尼尔镇一带发起反击,打开突围的通道。魏特曼所在的党卫军第101重装甲营也参加了战斗。

德军坦克的动向,很快被当面的英军发现。乔·埃金斯当时是一辆“萤火虫”坦克(美制“谢尔曼”坦克装英制17磅炮的改型)的炮手,坦克车长是戈登中士。他们的坦克隶属于英军第144皇家装甲团的B连。

乔·埃金斯回忆道,当时“萤火虫”坦克隐藏在一个果园内,前面是一片平坦的土地。这时“有三辆‘虎’式坦克从我们前面经过,大约1200码(约1100米)远,三辆‘虎’式排成一列,间距相当大。”

埃金斯回忆道:“一辆‘谢尔曼’坦克不可能击倒三辆‘虎’式,这是不可能的!除非五辆‘谢尔曼’对付一辆‘虎’式!”但是在上级指挥官的命令下,埃金斯所在的“萤火虫”坦克还是被迫冲出了果园,“我们一直等到他们行驶到800码处,车长把我们的坦克从果园里开出来,然而让我瞄准后面的那一辆‘虎’式。”

作为炮手的埃金斯充满了恐惧感,他的脑袋里一直想着:“我要被杀了!我要被杀了!”然后,乔·埃金斯在发着抖的状态下,壮着胆子操纵“萤火虫”的17磅炮,连开两炮,位于队列最后的那辆“虎”式瞬间燃起了大火。

五炮击毁了三辆“虎”式!

对于盟军坦克人员来说,看到三辆“虎”式坦克并不是一件幸运的事儿。按照盟军流传的说法,五辆“谢尔曼”才能对付一辆“虎”式——其中四辆在正面当炮灰,好让第五辆绕到“虎”式背后去偷袭。

然而,对于装备有17磅火炮(76.2毫米口径)的“萤火虫”坦克而言,这种不自信的悲观其实是没必要的!

乔·埃金斯连开两炮击毁一辆“虎”式后,很快遭到另外两辆“虎”式的反击。他回忆到:“在800码(731米)的距离上,虽然目标看上去很小,但我能看到第二辆‘虎’式正在向我们开火!”。

就在这时,埃金斯意识到一个严重问题。虽然现场的英军坦克不止一辆,但实际上只有自己这辆“萤火虫”能够对付剩下的两辆“虎”式。与埃金斯同属一个排的三辆“谢尔曼”都是普通型号(英军一般以三辆普通“谢尔曼”或“克伦威尔”搭配一辆“萤火虫”来编组),只有威力不强的75毫米炮,无法在这个距离上威胁到“虎”式。埃金斯所在坦克连的另外两辆“萤火虫”,则部署在附近其他地方,无法参加战斗。

直到战后埃金斯也想不透,上级指挥官为何如此部署,而不是集中兵力,一定要让自己单独一辆“萤火虫”去挑战三辆“虎”式重型坦克?

很快,第二辆“虎”式坦克的炮弹打了过来,击中了埃金斯座车的炮塔,导致车长戈登中士负伤,车长被迫跳出了坦克。这个时候,埃金斯成了整辆坦克的指挥者。在上一级指挥官的直接命令下,埃金斯再次做好射击准备,向第二辆“虎”式开了一炮。精准的射击,将第二辆“虎”式也变成了地平线上的火球。

两次击毁“虎”式的成功,让埃金斯彻底丢掉了恐惧感。他不等上级指挥官下令,再次让装填手给“萤火虫”装好炮弹。这时候,第三辆“虎”式见状不妙,开始倒车寻找可以隐蔽的地方。但是埃金斯没有给它机会,又是两发连射,将这辆“虎”式也打成了一团火焰。

“吓死我了!”乔·埃金斯如释负重,他对车内的同伴说到:“今天倒霉的(坦克)终于不会是我们了!”

就这样,乔·埃金斯在800-1200码(约731-1100米)的距离上,仅用五发炮弹就歼灭了三辆“虎”式重型坦克。有人认为,乔·埃金斯是一名受过严格训练的老资格炮手,但事实恰恰相反!

埃金斯的所在部队接收“萤火虫”坦克才不过短短六个星期,他本人坐着这款坦克进射击场仅仅是一次而已!在这种仓促的情况下,埃金斯和“萤火虫”坦克就急忙忙地被送到诺曼底海滩,然后直接面对德军强大的“虎”式坦克。

屠虎猎手——“萤火虫”坦克

乔·埃金斯赢得辉煌战绩的同时,德国装甲兵的大王牌魏特曼却在同一天宣告毙命。魏特曼由于波卡基村的辉煌战绩,曾受到纳粹宣传机器的拼命吹捧,因此击毙魏特曼成为了盟军非常重视的一项战果。

魏特曼是谁杀死的?后来盟军有好几个单位纷纷争抢这个功劳,包括波兰坦克部队、加拿大坦克部队还有英国皇家空军的“台风”战斗机部队,都宣称是自己击毙了魏特曼。但唯独只有乔·埃金斯的“萤火虫”坦克,在战斗记录上最为可靠。

乔·埃金斯能够获得骄人战果,除本人出色的射击天赋外,他所使用的“萤火虫”坦克也实战中证明了自己的价值。

“萤火虫”坦克是一款应急设计的武器。1943年2月,盟军在北非战场首次遭遇“虎”式坦克,就被它强大的88毫米炮和厚重装甲所震撼。在当时,盟军和苏联的所有坦克在火力和装甲方面都不如“虎”式。为了能够对付这种巨大威胁,英国高层要求尽快设计出一种坦克,能够正面击穿“虎”式的装甲。

经过对缴获“虎”式的射击试验,英国发现现役装备中只有17磅火炮有足够威力击穿“虎”式。这款火炮在1940年开始设计,最初作为反坦克炮,在1942年开始投产。这款火炮身管长为口径的58.3倍,具有很高的炮口初速。最关键的是,17磅炮使用了超越时代的脱壳穿甲弹,威力远超过同时代的同类。

在1000米距离上,17磅炮使用风帽被帽穿甲弹(APCBC)可穿透140毫米装甲,使用脱壳穿甲弹(APDS)则可穿透195毫米装甲。如果靠近到500米,甚至能够击穿209毫米装甲!这种火炮的威力,甚至远超过“虎”式的56倍口径的88毫米炮(1000米最大穿深为138毫米)。

相对应的,德国“虎”式坦克车体前装甲有102毫米厚,炮塔前方和炮盾装甲则为135-150毫米。因此,17磅炮击毁“虎”式坦克是没有太大问题的。

但是,英国当时现有主力的“丘吉尔”步兵坦克、“克伦威尔”巡洋坦克炮塔空间都太小,无法装得下体积较大的17磅炮。最终,英国选择了美国租借的“谢尔曼”中型坦克,修改炮塔后装上了17磅炮,从而发展出了“萤火虫”坦克。“萤火虫”坦克从1944年1月开始改装投产,战争结束前累计改装了2000多辆。由于17磅炮生产难度高,最初的服役速度比较慢。在诺曼底战役打响时,有372辆“萤火虫”加入蒙哥马利的第21集团军,随后新改装的“萤火虫”一直源源不断补充英军部队。

1944年6月6日,盟军发起了诺曼底登陆战。此时,“萤火虫”是盟军唯一能够正面对付“虎”式坦克的撒手锏。由于“萤火虫”的火炮身管比其他“谢尔曼”坦克都长得多,所以一度被德军称为“长鼻子谢尔曼”。

与“虎”式相比,“萤火虫”有着先天不足,主要是装甲防护差得多。“萤火虫”的车体前装甲为67毫米,炮塔前装甲为89毫米,抵挡德国4号坦克的75毫米炮尚可,但基本受不住“虎”式88毫米炮的一击。

但是,“萤火虫”的大威力火炮掩盖了一切弱点。76.2毫米的17磅炮不仅威力大,而且射速快,每分钟能打出12发炮弹。“虎”式88毫米炮曾以极高的射击速度著称,平均装弹速度为6发/分钟,最熟练的装填手能达到10发/分钟,却依然输给“萤火虫”。不仅装弹速度快,“萤火虫”的炮塔转速也快,电驱动的炮塔转速达到15度/秒,转一圈只需12秒。相比之下,采用液压驱动的“虎”式坦克炮塔,转一圈却需要45秒。因此,“萤火虫”在作战反应速度和先敌开火方面占了极大优势。

由此可见,“萤火虫”虽然装甲薄弱了些,但如果通过设伏等方式抢先开火,就能给予“虎”式以重创。事实证明,盟军在诺曼底战役投入的400多辆“萤火虫”体现了巨大战术价值。在其他坦克无法正面对抗德军“虎”和“虎王”坦克的前提下,“萤火虫”频频担当了战场救火队的角色。

乔·埃金斯后来的故事

乔·埃金斯作为一个并不老练的“菜鸟”炮手,充分利用自己的武器优势,打破了“虎”式坦克不可战胜的神话,极大鼓舞了盟军坦克部队的士气。“萤火虫”坦克在6月、7月和8月的战斗里连创“屠虎”战绩,德军西线的主力坦克部队在盟军空地打击下几乎土崩瓦解,几个精锐的装甲师在法莱斯战役中基本被全歼。

就击毁三辆“虎”式坦克的同一天,埃金斯的“萤火虫”又打掉了第四辆德国坦克,但随后坦克再次被击伤而丧失战斗力。随后,乔·埃金斯被重新分配到一个新的“谢尔曼”车组。然而,英国军方的荒唐作风再次令人咋舌,已证明具备优秀射击天赋的埃金斯却被任命为坦克的无线电通讯员!这意味着埃金斯永远不必开炮了。

幸运的是,埃金斯在剩下的日子里一直平平安安,坦克和整个车组从未遭到过任何伤害,直到战争结束。1945年以后,乔·埃金斯返回战前离开的鞋厂工作,并且娶了一位他在格洛斯特训练(他在这里用“萤火虫”坦克仅仅做过一次射击训练)时爱上的女士。乔·埃金斯于2012年去世,享年88岁,有两个孙子。

二战结束前,立下大功的17磅炮经过改进发展为英军的77毫米坦克炮,成为新型的“彗星”坦克和“百夫长”坦克的主要武器。由于新一代坦克的出现,“萤火虫”坦克在战后基本退居二线,其中部分移交给了捷克斯洛伐克、新西兰和南非军队。

尽管“萤火虫”坦克的参战史不过短短一年多,但却在坦克发展史上留下了令人惊叹的一页。(作者:陶慕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