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2年许世友为何埋怨聂凤智和陶勇怕死:没听他的话
热文

1982年许世友为何埋怨聂凤智和陶勇怕死:没听他的话

2020年01月19日 07:04:19
来源:吴东峰的军事书屋

原题:吴东峰:重返大别山打游击|如是我闻之许世友(5)

如是我闻之许世友

开国将军轶事笔记

并非正史,亦非小说。

如是我闻,姑妄听之。

上将卷(未定稿)

许世友

(1905--1985)

1955年授予上将军衔,荣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绝似三国张翼德,不输水浒黑旋风。

文革中的许世友将军

许世友将军作战勇猛顽强,讲话粗鲁果断,其实并非鲁莽汉,他在关键时刻看得清,认得准,立得稳,精明得很。尤太忠将军回忆说。

1967年夏,南京造反派贴出了“打倒大军阀,张国焘的黑干将许世友”的大字报,来自全国各地的造反派纷纷成立了“批许指挥部”,把斗争的矛头集中地对准了身经百战的许世友。

正在这一关键时刻,许世友突然失踪了,与造反派玩起了“躲猫猫”的把戏。

尤太忠将军晚年神秘而又得意地与笔者言:“当时许世友就住在我们二十七军-----无锡荣巷小招待所。”

无锡荣巷小招待所,位于风光绮丽的太湖之滨,是一栋两层楼的小院子,四周粉墙黑瓦围护,院内有亭廊临池,有假山漏石,绿树弄影。两层白墙主楼,实际上是长方形的高大围屋,进到里面如同进到四合院,中间有天井,砖石结构的两层楼房,上下左右,四通八达。

小招待所原为民族资本家荣毅仁的早年故居,后几经易主,“文革”前为二十七军接待上头来人所用。“文革”后,宾客稀疏,逐渐败落萧条了。

某一日,这里突然增加了许多荷枪实弹的警卫,许世友住进来了。

尤太忠说,许世友对这个地方十分满意,既保密,又宽敞,进可攻,退可守。

尤太忠回忆,许世友到无锡暂避造反派的锋头,其实是周恩来总理的意见。是时,周恩来总理打电话给尤太忠:“许世友到你们军,你要留他多住一些时间,不要让他马上到南京去。”

吴东峰采访尤太忠

时任二十七军军长的尤太忠将军回忆:“许世友到无锡,我把他安排在荣巷小招待所,严格保密,吃饭派人送进去。许世友在无锡住了四十多天,通过电话与南京军区机关联系,听取汇报,下达指示,而造反派始终弄不清许世友在哪里?”

后来,许世友对尤太忠说:“这里靠近上海,不安全。我去大别山,过去我在那里打过仗,造反派如果追去,我可以立即上山打游击。”

尤太忠说:“上面有文件,要领导干部到造反派中接受考验,中央会同意你到大别山去吗?”

尤太忠说,许世友很狡猾,他说:“活人还被尿逼死。”

于是,许世友先通过军区给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小组发了一封电报,请示到大别山检查工作。过几天又发一封,报告自己得神经性呕吐病,需到附近的一二六医院住院治疗。㉙

尤太忠还回忆了一件事。许世友到大别山前,把聂凤智和陶勇叫到无锡小聚。聂凤智时任南京军区空军司令,陶勇时任东海舰队司令,他们俩人还兼任南京军区副司令员。许世友对聂、陶说,你们别回去了,跟我一起到大别山去。如果造反派来抓,我们就上山打游击。聂、陶当时持何种态度,尤太忠没有说。反正他们都没有跟许世友上大别山,结果都被造反派斗得个死去活来。

时任南京军区空军司令员的聂凤智将军

时任东海舰队司令员的 陶勇将军

事隔十五年后(1982年4月12日),许世友在南京中山陵八号接受笔者采访时,对这段经历仍然耿耿于怀。他埋怨聂、陶怕死,没听他的话,和他一起到大别山去。

1982年4月12日,许世友在南京中山陵八号接受笔者采访时,对这段经历仍然耿耿于怀。

当时,笔者好奇问:“听说造反派要揪你,批斗你,你就要开枪。是吗?”

许世友言此有些激动了,他忿忿说:“造反派抄了我的家,要揪我,给我戴高帽子。毛主席打电话,林彪打电话,我都不听。戴高帽子的是地主劣绅,我为什么要戴?谁给我戴高帽子,我就毙了谁。”

许世友接着说:“一个聂凤智,被造反派打落了八颗牙;一个陶勇,被造反派批斗后落井身亡。他们就是不听我的话,叫他们到大别山去,就是不去。当英雄,当英雄,最后不都当成了‘狗熊’啦!”㉚

“三国英雄没有好下场,死的死来伤的伤.......”

这是在“小招待所”许世友常常挂在嘴边的话,尤太忠将军回忆说。

采访人物与参考书目

㉘尤太忠(解放广州军区司令员、中央军委纪委副书记),1992年11月16日广州访谈。

㉙尤太忠,1992年11月16日广州采访。

㉚许世友,1982年4月15日南京采访笔记。

(本文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