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代“衍圣公”是怎么堕落的?
热文

历代“衍圣公”是怎么堕落的?

2020年01月17日 05:27:59
来源:孟话历史

Original 敖让 读史悟道

【材料】《资治通鉴》汉纪 孝成皇帝 永始二年 前15年十一月,壬子,以诸吏、散骑、光禄勋孔光为御史大夫。光,褒成君霸之少子也,领尚书,典枢机十馀年,守法度,修故事,上有所问,据经法,以心所安而对,不希指苟合;如或不从,不敢强谏争,以是久而安。时有所言,辄削草藁,以为章主之过以奸忠直,人臣大罪也。有所荐举,唯恐其人之闻知。沐日归休,兄弟妻子燕语,终不及朝省政事。或问光:“温室省中树,皆何木也?”光嘿不应,更答以它语,其不泄如是。【译文】十一月初二日,任命诸吏、散骑、光禄勋孔光为御史大夫。孔光是褒成君孔霸的小儿子,负责中枢机要事务十多年,遵守法度,凡事依照成规前例行事,皇上有所提问,他引经据典和法令,用心安理得的语气回答,从不揣测天子意图而苟且迎合;成帝有时不听从进言,他也从不敢强自谏争,因此长期安然无祸。当时也想有所建议,奏疏写完,却又马上毁掉草稿,认为这是在显示主上的过错,来巧取忠直的名声,实际上却是当臣子的大罪过。有时向成帝推荐人才,唯恐他们知道后感恩。放假回家休息,与兄弟、妻子、儿子拉家常,始终不提朝廷和尚书省的政事。甚至有人问孔光:“温室省中的树,都是些什么树啊?”孔光都默然不应,或答非所问的瞎扯,孔光对朝中的事闭口不言到如此地步。

【解析】西汉后期,权力更迭频繁,而孔光却是西汉后期的官场不倒翁,成帝朝孔光为御史大夫,到了哀帝朝又迁为大将军,继而拜为丞相,封博山侯,到了平帝朝,孔光更是成为太傅、太师,之后去世。不管是在王音、王商掌政时期,还是定陶王刘欣以藩王继位时期,还是冯婕妤的儿子平帝以藩王继位的王莽掌政时期,孔光都是位列三公,位极人臣,可以说是西汉后期官场的不倒翁了。

那么,在各方势力轮流坐庄期间,孔光是凭什么坚挺不倒的?我认为主要有以下因素:

一、无可取代的政治资源孔光之所以有立足于西汉后期朝堂之上而不倒的资格。靠的就是无可取代的政治资源。孔光有什么政治资源?有什么特别之处吗?不熟悉历史的人往往会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其实有历史敏感度的就会意识到,孔光特别就特别在他姓孔,山东曲阜孔家人。山东曲阜孔家是什么地方?是儒家学派创始人孔子的老家。这个孔光,其实就是孔子的十四世孙。自汉武帝独尊儒术以来,山东孔家在西汉的政治舞台上大放异彩,孔光的父亲孔霸被拜为太师,孔霸的父亲孔延年更是担任过大将军。其实早在汉高祖刘邦建立汉朝后不久,就封当时的孔子8世孙孔腾为“奉祀君”了。之后千年里,孔氏家族都世袭封爵,很多后人在朝中为官。北宋时期将“奉祀君”改为“衍圣公”,后世继续沿袭。清朝时期的“衍圣公”都是正一品官阶,被称为文官之首。任你王朝更替,直到民国时期,还有末代“衍圣公”孔德成,孔家就是这样岿然不动。冥国时期的行政院长、财政部长孔祥熙,也是孔子的后代,当然了新中国不可能有“衍圣公”。新中国成立后,感动中国的伟大共产主义战士孔繁森也是孔子的74世孙。孔家一直活跃在历史舞台上的原因是什么?其实就是其具有无可替代的政治资源,以及紧跟时代步伐的先进性。

孔家有什么独特的政治资源?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孔子是天下读书人的榜样,万世师表。尊崇孔子的后代,就是告诉所有的读书人,我们这个政权是善待读书人的,所以你们赶紧来为朝廷效力吧,儒以文乱法,夏以武犯禁,天下读书人归心了,乱法之人没有了,天下也就归心一半了,这对于维护稳定的左右是不言而喻的。

二、谨小慎微的处世态度历代“衍圣公”的处事法则,看看孔光的处事法则就能知道个大概了,总的来说,基本可以用谨小慎微四个字来概括。孔家作为既得利益阶层,其处事法则是非常保守的,因为既得利益者最害怕的就是自己的利益受损,因此他们最想要维持现状。维持现状的策略大概可以概括为以下几项:1.不主动上有所问,据经法,以心所安而对。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碰到天大的事,皇帝不问他,他就什么都不说,皇帝问到他,他才根据以前的惯例讲几句。大多数臣子,都是看到皇帝犯了什么失误就上书谏言,这才是真忠臣的样子。不问就不说的孔光,实在谈不上忠臣,他只是担心触怒皇帝,危害自己的既得利益而已,毕竟不管你哪个皇帝上台,都会保证我的荣华富贵,我何必自找不痛快?2.没态度上有所问,据经法,以心所安而对根据四书五经上的记载来回答皇帝提出的问题,换句话说就叫“循例”,说白了就是依据以前发生的事情来回答问题。这么做的好处就是可以不表态,不表态则不得罪人,不得罪人则无祸。

包括不谄媚皇帝也是为了避祸,皇帝轮流做,谁知道明年到谁家?讨好现任皇帝,将来的皇帝恶心我怎么办?反正不管谁上台,都会封我,我多做多错,少做少错,不做不错。做一尊不开口的佛最好了,何必自降身价去不合时宜的表现自己,做一个没有感情的复读机不香吗?3.不负责时有所言,辄削草藁,以为章主之过以奸忠直,人臣大罪也。有时候,孔光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也会打算写篇奏章规劝皇帝。可是写好之后看了一遍,也就冷静下来了。为了确保自己的利益万无一失,实在是没必要去惹皇帝不开心。孔光认为指出皇帝的过错是罪过,这其实是犬儒屁股决定脑袋的迂腐之说,如果仲尼在世,棺材板都盖不住了。孔子是怎么说的?

《论语》:子曰:“友直,友谅,友多闻,益矣。”

在孔子眼里,一个不正直的人,连一个益友都算不上,就更算不上忠臣了。孔子的一生,也是不断地周游列国,苦口婆心的向各国君王进言。如果孔子知道自己的子孙混到连说句话都担心揭露君王的罪过,不负责到如此地步,岂不感到悲哀?要我说,食君之禄,分君之忧,一个忠臣,首先要保证的是敢于说话。怎么说话是艺术,敢不敢说话是态度。揭露君王的过失不算罪过,知而不言就是最大的罪过。如果建议起不到作用,皇帝不听,不妨退位让贤。何必留恋于高位,高居于庙堂之上,充位三公,尸位素餐,与时沉浮?说白了还是富贵骄人,在浦东住惯了,就忘记当初为什么来了,读了那么多书,也全还给孔子他老人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