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场藏尸案始末
历史

操场藏尸案始末

2019年12月24日 10:42:43
来源:痴史

2003年,新晃一中新修了一个操场。

邓世平当时新晃一中总务处的职工,负责学校建设工程的质量监管,这个正在修建的跑道,自然也在他的监督范围内。

1月22日,还有10天就过年了,新晃一中跑道开挖工程完成了大部分主体施工,再过上一阵子,学生们就有新的跑道可以用了。

邓世平像往常一样来到操场附近工程项目指挥部上班,临近中午12点的时候,邓世平和学校监督工程的另一名老师姚本英,在项目部办公室下象棋,杜少平在一旁观看。

说到这杜少平,他是新晃一中跑道开挖工程的承揽人,而他的另一层身份,是新晃一中校长(当时)黄炳松的外甥。

或许也正是因为这层关系,所以没有什么工程建设经验的杜少平,很轻松的就以某公司的名义承包到了这项工程,因为这项工程自始至终也没有对外公开招标。

这样的杜少平,他的心思就像司马昭之心,人尽皆知。

但是邓世平并没有因为杜少平的“关系”就对他的所作所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在跑道建设的过程中,邓世平就曾向校长黄炳松反映工程质量存在问题。

后来,怀化市教育局接到一封匿名举报信后转到县教育局,但县教育局有的人“无意中”告诉了新晃一中校方,杜少平便怀疑这封信是邓世平所写。

有举报材料称:

新晃一中400米跑道工程的承包价为90万元左右,可工程还没完工,校方就付给杜少平140多万元。

一来二去,这两人的梁子算是结下了。

邓世平不满杜少平的所作所为,杜少平憎恨邓世平“胳膊肘往外拐”,挡了他的财路,这样的憎恨让杜少平渐渐衍生出一些阴暗的想法。

罗光忠是杜少平的手下,杜少平给他们透露了想要“搞死”邓世平的想法,并且威胁手下人“谁说出去杀了谁全家”。

杜少平干得出这事,从他对邓世平的态度就可以看出,谁拦着他,他就会铲除谁。

至于对付邓世平,杜少平起初想了一个“放蛊”的办法,但是没能起到效果,没有杀死邓世平,于是他又换了个方法,找人要来了迷药。

为了试验这迷药是否有效,杜少平还让罗光忠安排“小姐”试验药效。

最终,杜少平弄到一种药效非常强的“迷药”(三唑仑片),杀人计划终于启动了。

时间回到1月22日,杜少平分别递给了正在下棋的邓世平和姚本英一瓶饮料,邓世平不疑有他就喝了。

没有想到,就是这么一瓶小小的饮料,成为了他死亡的门票,也成为了他往后16年被埋在操场底下的冤魂。

饮料被掺了迷药,看到邓世平喝下去以后,杜少平立刻打电话给罗光忠让他借口“有人找”支走姚本英,在姚本英回家后,杜少平重新回到了办公室。

此时的邓世平药效已经上来了,他躺在长板凳上睡得很熟,杜少平喊他也没有反应,随后杜罗两人用胶带贴住邓世平的嘴部、面部,捆绑住他的手脚,又用塑料袋套住他的头部。

最后用橡胶锤击打邓世平的头部。

杜少平称,他用锤子打了邓世平头部时,邓世平的身体还抽搐了一下,他后来让罗光忠也用锤子去敲打了。

但罗光忠称,在用胶布封脸、打击邓世平的过程中,他只是配合杜少平,“我头都扭开,不敢看邓老师的脸。”

一瓶饮料,一把锤子,要了邓世平的命。

当晚11点之后,杜罗二人将他的尸体拖到还在施工的跑道边,扔下大坑内,翻滚大石头掩盖。

第二天为了掩盖自己的罪恶,尽管天下着雨,杜罗二人还是指挥铲车,将埋藏着邓世平尸体的深坑填平。

在此之前,工地上已经一个多月没有推土了。

邓世平出门的时候,身上仅带了200元人民币,对于他的家人来说,他只是很平常的去学校上班,但从此再也没有回来。

邓世平的妻子在他失踪的第二天去工地上找人,却也没有找到个结果。

在这之后的16年里,邓世平的家人贴寻人启事、报案、四处打听……都没有得到任何关于邓世平下落的消息。

他们一度怀疑邓世平遇害了,因为在他们的心里,邓世平不可能躲起来不见家人,更不可能无缘无故的离开,他们知道邓世平因为操场跑道的事和人有过节,但仍旧觉得“职务上的事情,怎么至于送命呢?”

一家人的生活因为邓世平的失踪被彻底打乱。

而那个杀死了邓世平的杜少平呢?

没有了邓世平正义的“阻拦”,新晃一中的跑道工程不久后就竣工了,两年后的2005年,杜少平开始经营一家叫“夜郎谷”的歌厅。

歌厅里的工作人员说,生意还可以,当提及老板杜少平时,他们也对老板的印象不错。

“瘦瘦高高的,说话斯文,也不摆老板的架子,有时还主动跟我们打招呼。”

但其实,这只是杜少平在人前展示的一面罢了,在有利益冲突的另一些人面前,杜少平的“狠”就算到今天提起来,仍旧让人背脊发凉。

跳槽的员工被陌生男子泼了硫酸,后来发现泼硫酸的男子在现场遗留下一部手机,而那部手机正是杜少平的。

向杜少平催讨贷款的银行职员,在某天傍晚,突然被3个年轻人殴打,而这些年轻人,都是杜少平的“小弟”。

向杜少平借过钱的股东,起先并不知道自己借的是高利贷,最终利滚利欠的钱不断翻倍,也被杜少平暴力追债,只能将公司的股份转给杜少平抵债。

“不涉及利益,他还是挺好的人,涉及利益的话,他就不讲情理。”

这样的杜少平几乎已经成为了当地的“地头蛇”。

(杜少平)

2019年4月中旬,杜少平的团伙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被铲除,根据他的供述以及现场指认,揭开了这一起尘封了16年的凶杀案。

2019年6月19日下午6点左右,新晃一中的操场跑道下挖掘出了一具骸骨,经过DNA鉴定,这具骸骨就是当年失踪的邓世平。

12月17日至18日,湖南省怀化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对被告人杜少平等人故意杀人案及其恶势力犯罪集团案件公开审理当庭宣判。

被告人杜少平犯故意杀人等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被告人罗光忠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其他12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1年-8年不等有期徒刑。

我们总说:正义可能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我们无法辩驳迟来的正义到底还算不算得上是正义,只是可惜,还是让杜少平这个畜生多活了16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