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是否有意扶持日本军国主义?谣言怎么来,怎么破
热文

美国是否有意扶持日本军国主义?谣言怎么来,怎么破

2019年12月26日 01:11:11
来源:三桂历史

如果说苏德战争是人类陆战的巅峰,那么太平洋海战就是人类海战的绝笔。正如第三帝国毁灭后,再也没有国家能在欧陆与俄国进行“洪流对决”;昭和日本投降后,世界再也没有国家能在大洋上,与美国人玩“航母决斗”。

值得玩味的是,美日之间的关系和苏德之间的关系很像——双方在开战前不久,都是对方的重要贸易伙伴。许多人因此认为太平洋战争纯粹是美国自作自受,和苏德战争纯属苏联自作自受一样。甚至有人认为,抗日战争之所以这么艰难,和美国输送给日本的资源不无关系。

可惜,历史不同于未来、现在,作为已经发生过的事情,它本身是一个既定事实,不会因为现代人的好恶而改变。美国与日本之间的关系,以及美国在抗战中的作用,其实在当年就已经明了。虽然,美苏两国都曾和自己最大的敌国贸易,可是深究其细节,我们会发现双方的本质并不相同。

苏德关系的演变

苏联一直是共产国际的总指挥;共产国际又是各国共产党的资金提供者和战术指导者。纳粹在野时期,没少和德共竞争,双方的支持者在街头“开片”更是家常便饭。一直到国会纵火案后,希特勒以总理的身份取消德共的合法地位,并将德共的席位全部取缔。作为原第二大党派的社民党也被威胁,强制并入纳粹党。

纳粹取缔德共,并吞并社民后,才有后来的独大

当苏联的渗透全面失败后,苏德关系才开始进入一个新阶段。许多人认为希特勒一定会挥师向东,进攻苏联。这在早期纳粹党的政治思想中,也有体现。纳粹认为,雅利安人是最高贵的种族,可西北欧大部分的土地已经被强势的国家占据,其中不乏英国、荷兰、丹麦这样与德国同种同源,甚至互为亲属的国度。所以,德意志要想发展,必须向东方进军,去占领劣质的斯拉夫人的领土。

【纳粹的民族情绪不分男女老幼】

就在所以人以为纳粹会进攻苏联时,希特勒却挥师向西,进攻“表兄弟”英国。为了安抚东方的苏联,希特勒还主导了《苏德互不侵犯条约》,并制止了日本的北进计划。在这之后,双方的贸易越做越大。苏德条约签订后的17个月里,苏联向德国出口316万吨裸麦,19.3万吨小麦,79.3万吨大麦,30.2万吨燕麦,和1.4万吨的谷物,这样,粮食总约146.2万吨,原棉10.1万吨,亚麻1.1万吨,木材94.2万吨,汽油86.5万吨,锰14万吨,石棉1.5万吨,铬2.6万吨,铜1.4万吨,镍3000吨,锌1吨,磷酸盐18.4万吨,以及铂2736公斤。德国的进口石油,有大约2/3来源自苏联。

【苏德都知道,双方必然兵戎相见】

可是,在一派欣欣向荣的表象下,双方都在准备着战争。德国自不必多说,苏联秘密筹备“大雷雨计划”,准备在1941年6月进攻德国(由于各种原因,计划一直耽搁)。从战争开始后的表现看,苏联肯定没有做足准备,德军也好不到哪儿去。德军司令部甚至连苏联的铁路是宽轨,无法让德国的火车通过都不知道,迫使前线临时征调马车运输物资。这导致开战初期,德国有近半数物资被游击队摧毁,或因路况原因无法抵达前线,间接让苏联打赢了莫斯科战役。

【德军与其说是败给寒冬,不如说是败给后勤】

简而言之,苏德关系在1939年前算不得好,哪怕是互不侵犯条约签订后,彼此提防也远胜于合作互赢。双方都在准备着给对方的后背插把刀;双方都知道对方准备给自己的后背插把刀。唯一的区别就是看谁先动手,先便占有先机,事实证明德国的效率比苏联高一些。

美日关系的演变

美日关系则完全不同。如果把苏德关系比作波浪,时好时坏,美日就是一个不断下滑的曲线。十九世纪末之前,日本一直沿袭闭关锁国的政治传统,与西方世界几乎没有接触。十九世纪五十年代,美国海军战舰在舰长马太.佩里的领导下打开了日本与美国等国家贸易往来的大门。在此后的几十年里,日本实行大规模改革,向现代化工业国转变。到了二十世纪初,先后打赢清朝、俄国的日本已经成为一个强大的国家。

【黑船事件是日本近代史的开端】

此时,日本的政治相对开明,经济也处于上升阶段,与美国签订了不少贸易合同,和中国的关系也很不错。我们翻开民国名人传记,会发现许多名人都有留学日本的经历。文化界有鲁迅;军界有蒋百里;政治界有蒋介石。没有人会觉得,这个阶段的日本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国度,否则先贤们也不会争先恐后地前往这个国家留学。也是在这个阶段,日本与美国签署了贸易协定。之前,日本单方面给予美国最惠国待遇,而美国则不需要给予日本最惠国待遇。经过半个世纪的努力,日本终于得到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的认可,成为其最惠国。

【日本于1911年取得最惠国地位,此时距“黑船事件”已经半个世纪】

根据贸易协定,日本可以以最优惠的价格从美方处,购买任何他们想要的物资、设备。彼时的美国已经是世界第一大工业国,而且北美资源丰富,物产富饶。所以,日本利用这个契约大肆从美国进口各种战略物资。

当日本军方发动政变,推翻文官组成的温和政府时,这个契约也被新政府所继承,只不过它的目标已经与当初截然不同。国际之间的贸易,原则上是给予贸易双方一个新的获取资源的手段,而不用像过去一样通过战争掠夺物资。须知战争本质不过是政治的衍生,如果能通过贸易的手段获取所需要的东西,那么为何要战争?难道做生意的风险比战争还高?

【只有贸易无法获取目标时,战争才会提上日程】

但是,这套逻辑只能针对“尚存理智”的国家。经过政变的日本,已经不再是大正年,那个遵守国际秩序的国度,而是谋求“大东亚共荣圈”,力图打造属于自己秩序的“篡位者”。当目标转换,日本便不再愿意遵守当初的契约,但在契约失效前,日本会尽全力压榨其价值。

卢沟桥事变后,日本利用最惠国待遇,大肆从美国收购物资。据统计,日本利用最惠国待遇收购美国的钢铁、飞机(零配件)、车床、石油、汽油、铜,分别比1936年增加15.3倍、1.5倍、2.5倍、0.5倍、0.5倍、1.4倍。在“七七事变”后的一年内,日本进口的美国物资竟占日本全部消耗的92%。1938年,日本从美国进口战备物资占其总份额为:石油及石油制品占65.6%、机器占67.1%、废铁占90.4%、铜占90.9%、飞机占76.9%、铁合金占82.7%,仅美国售给日本的飞机就高达1745.4万美元。

【零式战机在太平洋战争前期打得美军很惨,美国也算为当初的轻信付出代价】

1937年开始,美国便威胁日本要取消其最惠国待遇,除非日军停止在中国的军事行动。但是,开启的车子已经没了刹车系统,注定一去不复返。只不过美日贸易牵扯到大量经济利益,美国的资本家与部分议员,并不同意取消与日本的契约。而且,日本进攻的是中国,并没有与美国发生直接利益冲突。难道要美国人因为中国损失一大笔钱吗?

【美国从来不是“圣母国度”,为其他国家牺牲本国商人利益,他们不会干】

于是,国会的辩论持续很久,日本也在花钱游说。直到1939年7月26日,美国才正式宣布终止与日本的贸易协定。由于契约正式废除需要6个月的时间,日本得以在1940年进口了大量石油(比1939年多1/5)。值得一提的是,美国只是终止最惠国待遇,但并没有与日本断交,日本还是可以从美国进口物资,只不过价格不再划算。所以,1941年,日本的进口货中依旧有大量美国产品,只不过数量大幅度降低,其中至关重要的战略物资——石油,进口额只有1940年的一半左右。

另一方面,随着美日关系的遇冷,中美关系开始升温。尤其是《日苏中立条约》签订后,苏联不再支持抗战事业,中国对美国的支援需求更为急迫了。宋子文在白宫向罗斯福力陈:“中国远东形势之严重;我国望援之迫切;至盼在援助抗战国家新法案之下,能得着大量之实质援助;并盼总统能于最近期中发表援华具体方案节目。”

【虽然宋家一直饱受诟病,但是他们在抗战中的贡献不容抹杀】

考虑到日本已经侵入法属印度支那,将侵略范围扩大到东南亚。美国决定将《租借法案》的范围扩大至中国。其援助内容包括:一次性批准了价值4510万美元的交通器材;给中国批准价值4934.1万美元的军火;赠送435架飞机,其中包括从英国的定额中划出的110架。

随着日本偷袭珍珠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海军对决拉开幕布。基于自身利益考虑,罗斯福“至盼中国在各方面袭击,务使敌军疲于应付,不能抽调大量兵力”,分配给中国的物资开始增加。1942年1月—4月,“美国向中国起运租借物资42000余吨,其中有飞机298架,各种火炮共505门、机关枪13795挺、步枪20000支、炮弹40多万发、子弹4000多万发、卡车660辆、机油187万加仑、医药用品900吨、铁路材料5000吨”等。

【一辆坦克正在运往苏联的路上,它来自美国】

值得一提的是,美国的政策依旧需要符合自身的利益、政策。当年的美国国策是“先欧后亚”,即在欧洲用大量援助增强盟友的实力,让他们可以更好地打德国;在亚洲,美国只给予少量援助,但最具威胁的日本海空军(注:日本军事预算主要花费在海军,陆军为此愤恨不平),则有盟军直接出手消灭。最终,英国获得美国全部租借物资的63.71%,约309亿;苏联获得22.76%,约110亿;法国获得5.85%,约28亿。中国在抗战结束前,获得的8.457亿美元物资,只占全部租借物资的1.8%。

【正在签署《租借法案》的罗斯福】

简而言之,美国和日本的贸易基于1911年的最惠国待遇协定,算是日本表现良好半世纪的“奖励”。没有人预料到,日本会在短短十几年内,完成从开明政府到军政府的转变。但美国并非圣母,他们做事依旧会基于自身利益的考量,毕竟纳税人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总体来说,美国在抗战中的援助要大于他们带来的伤害。

结语

美国和苏联都曾与最大的对手贸易,也被自己国家所生产的资源攻击。但双方的关系并不完全相同,不太好拿来相提并论。不可否认,双方当初的草率给了德、日法西斯更强的力量,也让双方的战斗难度提升。可是,未来的时期没有谁能说清楚,这也是历史的奥妙所在——上帝永远在“掷骰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