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在大陆下的最后一道命令 为何是炮击此人住宅
热文

蒋介石在大陆下的最后一道命令 为何是炮击此人住宅

2019年12月05日 12:25:21
来源:清風明月逍遥客

11月30日,蒋介石由重庆逃往成都。一行人住进了成都北较场的中央军校,蒋介石下榻在黄埔楼。

蒋介石来后,立即召见了胡宗南、刘文辉、邓锡侯、王陵基、熊克武、向传义等人,并单独和握有重兵的胡宗南研究保卫成都的问题。胡宗南认为,成都非久守之地,自古以来兵家都是北守绵阳,东守简阳,南守泸州,如果打到成都附近,那就再也守不住了。他建议放弃成都,撤退到西康、云南一带为好。蒋介石没有接受这个意见。

第二天,蒋介石主持召开军政会议。

熊克武主张在川、滇边境作战,因为以山地做依靠,易守难攻,好打防御战。向传义主张保存兵力是上策,宁可不战,退守川康边境或更远的地方,等待时机反攻。王陵基则主张在川西平原决战,因为平原可以展开兵力。蒋介石征求刘文辉的意见,刘说:

“各位同仁的意见都很好,各有千秋,但我以为军不可一日无帅,需委员长总揽全局,我们都是委员长策略的具体执行者。”

蒋介石在成都最担心的就是不断听到刘文辉、邓锡侯和云南卢汉正在准备起义的消息。12月2日,蒋介石专程拜访了刘文辉,对他好言抚慰,“勉以共矢忠贞,维持艰难之局”。蒋走后,张群又来,向刘提出四个问题:

1、蒋介石应否复总统职?

2、四川省主席王陵基撤换后,由谁继任?

3、川西大战应如何布置?

4、刘文辉、邓锡侯两部与胡宗南如何配合?

刘答:“蒋先生复职也好,王陵基去留也好,都不是大问题。依我看,当前最紧要的是军事问题,仗打不赢,一切皆空。当然,胡宗南是王牌军,腰杆硬,川西要倚重他了。”

又说:“我们这些杂牌军,大抵当当烧火棍,蒋先生是打死敌军除外患,打死我们除内乱。事至如今,我实在感到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了。”

张群即向蒋介石作了汇报,蒋提出两条办法:

一、要刘文辉、邓锡侯与胡宗南合署办公,一起指挥作战,从军事上对二人加以控制;

二、要刘、邓的家属随同熊克武等人先去台湾,断其后路,并派财政部长关吉玉送去旅费。刘、邓二人只好口头答应,实际采取拖的办法。

12月5日下午,张群又把刘文辉叫到励志社,加以催逼。刘出来后就到邓锡侯 家中商议对策,决定当晚虚张声势,在刘家宴请张群、顾祝同、胡宗南、肖毅肃、王陵基等人。刘文辉在宴会上表态说:“我是大军阀,又是大官僚,又是大地主,又是大资本家,样样占齐了,共产党搞的是无产阶级革命,哪里还会要我,我只有和共产党拼一条路。”

12月6日,蒋介石已经任命胡宗南为西南军政长官,他的参谋长盛文为成都卫戍总司令,替换了原来的城防部队,形势十分紧张,外间已有传言,蒋介石要扣留刘、邓二人。二人商议后决定先逃出成都,在北门外城隍庙集合,再去彭县准备起义。

12月7日,蒋介石在军校召开会议,刘、邓二人不敢前去,下午1时,二人分头出发。刘文辉乘汽车来到北门,见有宪兵把守,他远远就下了车,让司机开空车出城,声称去凤凰山机场接客人,他从左侧的一个城墙缺口翻出城去。邓锡侯已先到城隍庙,二人如脱笼之鸟,立即登车前往彭县。

12月8日,蒋介石得知消息后,火冒三丈,立刻派王缵绪去追赶,见面后,代蒋介石传话说:“过去的一切都是误会,无论如何要请二位回成都一趟,一切都好商量。如不相信,可以让蒋经国来做人质。”刘、邓二人很干脆地回绝了。

12月9日,潘文华也从灌县赶来,三人正式宣布起义。这时,成都也已一片混乱,蒋经国记载说:“成都社会风气比重庆更为复杂,街头巷尾构筑无用之木栅,真是自欺欺人……城里秩序渐恶,到处汽车拥挤,冷枪时发,成乐公路之夹江、峨嵋附近,盗匪如毛,四出活动,南路亦复如此。”面对如此险境,蒋介石只好逃之夭夭了。

12月10日晨,蒋介石和幕僚们正共进早餐,副官送一份窃获的卢汉给刘文辉的电报,内容为“要刘文辉会同四川将领扣留蒋介石,为人民立功。”蒋介石看完电报,气得脸色发白手发抖地说:刘文辉与卢汉早有勾结!看来成都是不能久宿,立刻收拾行装飞往台湾。

蒋介石走出了黄埔楼,有人劝他从后门走,蒋介石大怒:“我一生只在军校正门出入,走后门,岂有此理。”不仅如此,蒋介石父子走出军校大门时,还高唱中华民国国歌,摆出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用来掩盖心中的恐惧与无奈。

过午,蒋介石一行的车队从北校场开往凤凰山机场。到达机场后,蒋介石下车不和任何人打招呼,由守在专机前的毛人凤扶上舷梯进入机舱。他坐定后,才会见胡宗南。胡宗南登上飞机立正站在蒋介石面前刚要开口,蒋介石摇手说:

“顾总长随我走后由你代理西南军政长官,你的任务,当前是迅速消灭刘文辉部队。”又加重语气说:“炮轰刘文辉公馆!”

胡宗南答应:“是!”

这是蒋介石在大陆下的最后一道命令:把刘文辉在成都玉沙街的公馆彻底炸毁。执行任务的是760团,团长缪银和。经过一番战斗,守卫士兵四散,缪团进入刘公馆。

缪团官兵冲进刘公馆后,便打门撬窗,翻箱倒柜,到处寻找值钱的东西。官兵在公馆花园草坪侧边平房粉壁墙内,发现另有一层铜壁。官兵一拥而上,用石头砸、斧头砍仍打不开。一个军官发现库房铜门上有“成都协成银箱厂监制”的字样。他派士兵赶到华兴街找来该厂技工,才把铜门打开。官兵涌进库房一看,里面存放有金条、银元、字画、古董。

逃离成都前夕,胡部官兵在刘公馆的三幢砖房下面各埋一大箱炸药。他们预谋撤退成都后,刘文辉及其家属返回住宅,必遭炸死。12月15日,从刘公馆逃脱的卫士李成孝,伙同刘文辉方正街住宅的王老幺,跑回刘公馆,想捡点残留的东西。他俩刚踏上一幢楼房,只听“轰隆”一声巨响,两幢砖房瞬间变成断墙残垣。李成孝、王老幺被炸得血肉横飞。

人民解放军进驻成都,派人到刘公馆排除了未爆炸的炸药。12月17日,刘文辉的家眷才安全返回住宅。起义将领贺觉非知道这次胡军打抄刘公馆,刘文辉损失黄金达20余万两。那天,他特地来看望刘文辉说:“主席这次损失太大了!”

刘文辉坦然地说:“我倒没啥子,念佛的人,四大皆空嘛!不过,我的女人很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