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场战役打到底多惨?以至于日军少将抱头痛哭
热文

这场战役打到底多惨?以至于日军少将抱头痛哭

2019年11月30日 17:18:34
来源:江紫辰

淞沪会战是抗日战争中最惨烈的会战之一,它的惨烈程度远远超越人们的想象。按照日军认为,此战之惨烈,官兵牺牲之大远远超越日俄战争的旅顺要塞攻略战。而在淞沪会战的巨大损失使日军更加疯狂,这些为了复仇的日军在攻陷南京后大开杀戒。

1937年“八一三”淞沪会战爆发,8月23日,日本陆军派出曾经参加过日俄战争的精锐部队第3师团、第11师团并配属战车、重炮等直属部队从吴淞口、川沙口登陆企图击溃中国军队并占领上海。但是令日军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此次作战之惨烈远远超越他们想象。

日军第3师团第6联队、第68联队仅作战十天就损失中队长一级干部将近三成以上,第68联队第2大队登陆第二天就被中国军队击毙,该大队也遭到毁灭性的打击。没过几天第6联队长也中弹战死,联队伤亡四五百人。日军第11师团情况比第3师团更糟糕,第43联队2个步兵大队进攻狮子林炮台,战死大队长一名,重伤大队长一名,该联队第1大队打到10月底仅剩一个中队的兵力,最惨的第3中队只剩20余人,干部全部损失,中队长由上等兵代理。

9月4日登陆的天谷支队(第11师团第12联队为基干)3600余人,作战十天,支队只剩下900余人。日军第12联队也是淞沪会战损失最惨的步兵联队,以至于该联队被称为“死亡联队”。

面对巨大的伤亡,上海派遣军司令官松井石根天天催促参谋本部派兵增援,日军第3师团、第11师团就算打光了也占领不了上海。9月中旬,日本参谋本部派遣第9师团、第13师团、第101师团、重藤支队以及一批重炮、装甲车、战车部队前往上海。得到加强的上海派遣军兵力高达20万人。

日军上海派遣军兵力、火力虽然加强了很多,但战况并没有好转。得到重炮支援的日军第13师团从10月10日开始进攻老陆宅、三家村一带。第13师团是由日军认为在优势炮火下,中国军队不足为惧,但结果日军第13师团进攻极不顺利。攻击数天后日军伤亡就多达数百人。而在三家村、老陆宅附近迎击日军的则是万耀煌将军指挥的国军第13师。第13师团是由日本仙台的老兵组建而成,素有仙台强兵之称,而万耀煌将军的第13师则是中央军旁系,而且尚未完成整编,开战之前就连国军内部都对这支部队没有抱太大希望。

《第十三师团上海附近战斗详报》写道:“10月10日午后5时,接到旅团长的报告:三家村方面目前企图从该地东南无名村落方向扩张战果,该方面第一线上演了激烈的肉搏战。师团长以下幕僚为12日开始以来战况不佳闷闷不乐。

午后5时40分又接到步兵第103旅团长的报告:旅团入夜依然继续进行攻击,企图迅速占领三家村及获得老陆宅的突击据点,黄昏以前力争达成目的。但是,而后战况没有任何进展。突入三家村白壁独立民房的我勇敢的加藤准尉以下27名,受到优势之敌的反击,几乎全部战死,该地逐又被敌人夺回。这样师团司令部内弥漫着悲观的情绪,自12日开始攻击以来,每天总是从第一线部队那里接到“突击准备中”“今暂时未突入”的报告,据说未能果敢进行突击的原因是突入瞬间小队长毙命或于突入之前受到敌人的迫击炮火射击,因此突击准备混乱,突击顿挫。”

13、14日两天,日军第103旅团再次对三家村发起进攻,但由于炮兵没有给予有效支援和一线步兵手榴弹不足,攻势再次被第13师粉碎。第13师在这几天的战斗中焕发出的战斗力令日军深感震惊,第13师团各级军官都认为能屡次挫败他们攻势的第13师一定是蒋介石的嫡系中嫡系。

《步兵第六十五联队老陆宅、三家村附近战斗详报》中写道:“对面的支那军队有着不输给日军的强烈的本土防卫意识,我军陷入到了意料之外的痛苦境地,实在是痛苦不堪的激烈战斗。我步兵第六十五联队作战十余日,已经有六百十六人化作护国之英灵,飘散在上海郊外的河汊和农田里……”

接二连三的失败加上日军一线步兵损失惨重,导致日军第103旅团长山田栴二少将精神一度崩溃。在15日的时候,山田少将亲自来到一线,对步兵第104联队宣读师团作战命令,宣读的时候,因目睹日军第104联队一线的惨况,山田少将突然放声痛哭。

《第十三师团上海附近战斗详报》写道:“山田旅团长声泪俱下地说:步兵第104联队长有明日将排除万难,坚决夺取三家村的决心........”看到旅团长哭泣的日军各个大队长、中队长都下定决心,16日内一定要夺取三家村,哪怕全军覆没。

10月16日,日军在航空兵和炮兵掩护下,再次对三家村发动进攻,13师74团2营在营长熊飞的率领下全连上阵与日军展开激烈肉搏,惨烈的肉搏战从下午三点进行到夜间。熊飞营长壮烈殉国,全营官兵死伤殆尽,但是日军还是不能越雷池一步。

第二天,日军炮兵在提高每日使用炮弹数量后,对三家村一带实施猛烈炮击,日军的山炮完全压制了中国军队重机枪火力。日军第104联队再次突击,但还是以失败告终。日军第13师团战报写道:“师团长以下各幕僚担心关于突击三家村的第一线报告,未必真的成功,心中抱着一抹不安,等待着成功吉报的到来。但是而后没有任何的报告。呜呼!。”

17日,日军第103旅团山田少将要求第104联队为了军旗的名誉,就算全联队玉碎也要攻克三家村阵地。结果,面对中国军队坚固的防御工事和猛烈的机枪、迫击炮火力,当天日军战死200余名官兵,但仍未占领三家村。此时的第104联队损失巨大无力发起新一轮进攻。日军第13师团长荻洲立兵中将不得不将预备队第65联队投入一线,同时要求补充兵优先补充到第104联队里。然而此时对面的中国军队的损失更为巨大,万耀煌将军在当天的日记里这样描述13师的惨重损失:“阵地缺员人数奇多,下级连排长已有三次代理三次阵亡者,士兵损失更为巨大,营级干部持枪守卫阵地,已是常事。”在绞肉机一样的淞沪会战中,中国军队流干了最后一滴血才得以阻挡日军的前进。

令荻洲立兵中将意想不到的是,第65联队、第104联队不但没有攻克三家村,一线部队的伤亡率不断攀高。

日军第65联队只作战三四天,一线各个中队损失惊人,部分中队兵力不足一个小队。

日军第65联队部分中队未负伤人数

第一中队:20人

第二中队:25人

第三中队:15人

第四中队:20人

第六中队:15人(数据来源《第十三师团上海附近战斗详报》)

第65联队已经几乎打光,根据《步兵第六十五联队老陆宅、三家村附近战斗详报》短短十余天战斗中,第65联队就产生了932名伤员,171名战病者在野战医院中挤满了负伤呻吟的第65联队官兵。

而以一师之力抵挡日军两个联队的万耀煌第13师也在这一周的血战中损失惨重,战至10月22日,奉命将阵地移交第98师,全师撤至太仓附近整理,根据万耀煌将军日记,第13师撤下阵地时,每个连也只有十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