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国共两党高官唯有两人一生只一位夫人
热文

有人说国共两党高官唯有两人一生只一位夫人

2019年11月26日 18:17:40
来源:周海滨

有人说国共两党高官唯有两人一生只一位夫人,共产党有周恩来,国民党有张治中。

突然有一天,在扬州当警察的父亲接到爷爷奶奶喊他回家的来信。

爷爷奶奶告诉他,在同村为他订了一门亲事。爷爷奶奶还告诉他,新娘叫洪希厚。爷爷奶奶最后说,回来完婚吧。

这封信落款是1909年。

母亲后来告诉我,这一年她17岁。

按照洪家疃洪张两姓联姻的习俗,母亲嫁给了同样来自贫寒人家的父亲,彩礼是一串20多枚铜钱。

父亲接到来信后,毫不犹豫的请假回家完婚,他知道新娘没有文化,可能不认识字。他出于对父母的孝顺和对传统婚姻的恪守,没有反对这门婚事。

完婚后,父亲一个人返回了扬州,母亲没有同来。

1915年,爷爷、奶奶相继在十天内去世。父亲还在保定军官学校读书,匆忙回家来奔丧,而一切善后事情都由母亲来操持。料理完双亲的后事后,家里已经是家徒四壁了。父亲最放心不下只有七岁的小弟文心。母亲无奈只好带着文心回娘家生活。直到1921年,父亲到上海大学读书,他们才得以团聚。

我出生在这年的4月。我长得像母亲。1937年淞沪会战结束后的一张照片上,我与父母合影,我与母亲看起来几乎一模一样了。

媒妁之言的婚姻没有影响到父母的幸福,母亲陪伴父亲直到其1969年去世。虽然他们有点指腹为婚的味道,但是他们相濡以沫一辈子。父亲和母亲到一起后,后来就总在一起了。任何时候,只要不打仗,我们全家就要在一起。

母亲是一个一字不识的农村妇女。父亲一生对母亲这样一个农村妇女,始终不离不弃,两人相守60年。

有人说国共两党高官唯有两人一生只一位夫人,共产党有周恩来,国民党有父亲张治中。

母亲没文化,到北京之后因为要参加会议,才学会写自己的名字,这还是父亲教她写的。因此,当时国民党中不少要员都和父亲开玩笑,劝他另娶出身高贵的小姐。而当时高官家庭连娶三妻四妾并不少见。但父亲却说:“她是我孩子的母亲,也是我的家乡人,抛弃了她,我将来何以向子女交待,何以面见家乡父老?”

母亲一生对父亲的工作从不乱发表意见。但有一次,母亲提出了自己的要求。父亲准备赴淞沪抗日战场,他的四弟张文心也将前往。

前面说过,文心四叔7岁时即由母亲带大的,母亲说:“开战时,让文心留在你的身边,好吗?”

对于母亲的这一请求,父亲说:“我知道你的意思,但仗一打起来,是不分前后的。这次去上海,我已有了死的准备,作为一名军人,文心也应当如此。”

母亲善于持家,很注意节俭。我们全家的衣服、鞋子都是母亲自己做,父母从来不让我们做少爷小姐。

我还常记起那样一句话: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这就是我的母亲,一个中国传统的妇女。现在,作为我这样大年纪的人,我还是很注意节俭。不管家底多大,治家、治国、治业都要在一个很节约的情况下进行。现在不是讲究高消费吗?我就没有那种超前意识。

作者 / 周海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