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战湘江本可避免 红军因何原因错过轻松突围战机?
热文

血战湘江本可避免 红军因何原因错过轻松突围战机?

2019年11月21日 07:01:27
来源:清風明月逍遥客

原题:血色湘江,红军长征路上最悲壮的一页

1934年11月,蒋介石分兵五路,企图利用优势兵力在湘江消灭红军。尽管敌人来势汹汹,但他们之间矛盾重重,各怀鬼胎。红军本可以利用他们的矛盾,寻找更加的作战时机。毛泽东曾建议,趁各路敌军尚未集结之时,寻机歼灭一部,向群众基础好,而敌人力量薄弱的湖南进军。但李德、博古等人坚持己见,硬往蒋介石布置的陷阱里钻,命令中央红军继续西进,“迅速、秘密的脱离尾追之敌,前出到临武、嘉禾、蓝山地域”。

红军前进路上,横着两条大江:一条是潇水,一条是湘江。蒋介石的第一步计划,是堵截红军于潇水以东,而打破这一计划的关键在于抢占潇河西岸最大的渡口道县。11月18日,红一军团二师的四军团长途奔袭,守敌不敢应战,向广西方向逃窜。红军轻松拿下了道县,并在道县以南架设了浮桥,掩护中央军委后续部队渡过了潇水。敌人的第一步计划落空了。

敌人第二步计划是在湘江东岸截击红军。为此,蒋介石调集了20个师,约40万人,在湘江沿岸150公里长的地段,布置了一条严密的封锁线。桂军白崇禧部与中央军貌合神离,只顾保存自己,一度曾将撤至龙虎关和恭城。此时湘军刘建绪部还未赶到全州,这是突破湘江封锁线的好机会。但红军搬家式的转移拖慢了行军速度,浪费了大好时机,等到11月25日军委下令渡江时,敌人已经作好了准备。

红军选择在界首和龙凤嘴之间渡江。红一军团从右翼,红三军团从左翼,红八、九军团从两翼,掩护中央和军委纵队渡江。27日,红一军团先头部队涉水渡过湘江,控制了界首到脚山铺之间的渡河点,并架设了浮桥。同日,左翼的红三军团在灌阳、新圩和兴安地区与白崇禧的部队展开多日的激战。次日,红三军团一部渡过湘江,到达界首以南光华铺、枫山铺地区。

但此时的红军领导人仍不舍得扔掉那些“坛坛罐罐”,所以速度很缓慢,每天只能走二三十公里,导致两翼的部队为了掩护主力渡江,不得不与敌人优势兵力展开激战。红一军团一部负责坚守觉山,阻拦刘建绪的三个师进入湘江。敌人火力很猛,加上飞机俯冲扫射,很快红军的阵地便陷入一片火海。刘建绪的部队以为进攻得手,便如潮水般涌向红军阵地。哪知一进入射击范围,便遭到红军步枪、机关枪的猛烈打击。这场战斗持续了一天,双方都有很大伤亡。次日,敌人迂回到红军阵地的侧翼,展开了猛攻。国民党方面,薛岳下辖的五个师陆续参加了战斗,红军方面也调集了援兵,双方打得难解难分。

11月29日,得知红军的领导机关要渡过湘江,刘建绪赶忙从全州增调了四个师,全力向红军扑来。红一军团二师负责阻击。已经连续四晚没有睡觉,一天多时间没有吃饭的红军战士,不顾疲劳,顽强与敌人争夺阵地。最后敌人凭借兵力和火力的双重优势,占领了米华山、美女梳头岭等阵地。不少阵地时在红军战士全部阵亡后,才被敌人夺去的。

12月1日是极其关键的一天,同时也是战斗最激烈的一天。该日凌晨3时30分,中央局、中央军委、总政治部下达命令:“1日战斗关系我野战军全部。西进胜利可开辟今后的发展前途,迟则我野战军江北层层切断”,“胜负关全局”,“我们不为胜利者,即为失败者”。国民党军凌晨即配合飞机,对红军阵地展开攻击,企图夺回渡口。红一军团顽强回击,抵制了如潮的猛烈攻势。在几次冲锋未果的情况下,国民党军转而集中兵力攻打红1、红2师的结合部,包围了两个营,在另一个团的接应下,多数人成功突围。

红按军团此时也正在新坪、光华铺与桂军交战,掩护主力过江。桂军不仅在数量和武器方面占优,而且对地形了如指掌,给红三军团的防御造成了很大的麻烦。在武器、弹药不足的情况下,红五师以十四、十五两个团的兵力,与敌军两个师拼杀两昼夜,师参谋长和红十四团的大部分团级干部壮烈牺牲。

接近中午,军委的两个纵队终于渡过湘江,并越过湘桂公路。红军阻击部队开始撤离战斗。红五军团负责殿后,扛住了敌人进攻的巨大压力。尤其是作为后卫师的红三十四师,在广西灌阳水车方面担任总掩护任务,受到敌人重重包围,全师大部分壮烈牺牲。突围的三百余人在师长陈树湘的领导下,向井冈山方向撤退。12月9日,当三十四师撤至湖南古子江时,遭保安团伏击,陈师长身负重伤,不幸被俘。被俘后,他表现出一往无前的革命精神,拒绝饮食,大义凛然地说:“我参加红军打过几百次仗,为革命我可以献出一切!”敌人抬着陈师长送往道县请赏,陈树湘乘敌不备,用手从腹部伤口处绞断自己的肠子,壮烈牺牲。

红军成功渡过湘江,突破国民党军队的第四道封锁线,但也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部队仅剩三万余人。惨痛的损失,让广大指战员对博古、李德等人的错误领导和指挥愈发的不满,这为后来红军军事战略的转变,奠定了思想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