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警起源:与“中共特科”针锋相对而诞生的警种
热文

特警起源:与“中共特科”针锋相对而诞生的警种

2019年11月14日 14:28:13
来源:马也

近些年来,我们时常在各种视频、电影中看到一群身穿黑色制服,装备防弹衣,手持精良装备的身影。稍微对军队、警察有所了解的人一眼就能认出,这些身影属于特警。今天我们来聊一下警察中最神秘的一支——特警的历史故事。

如果说特警和防爆警都源于中国,并且是承前启后而生,更与大名鼎鼎的“中共特科”有着颇为纠缠的渊源,你相信吗?

1925年,五卅运动爆发,为应对大规模的群体性事件,世界上第一支防爆警察部队在上海诞生,由此为起点,伴随着中国革命的发展,特警续而诞生……

清末,英美法租界相继在上海划定,使得上海形成了一个租界社会。据记载,早期租界内的生活一片祥和:“上海租界的生活有如英国乡村一般的平静,人们所感到的不安和忧虑皆微不足道。”

但受到太平天国运动的波及,上海及周边居民为躲避战乱纷纷逃进租界境。租界内的华人人口激增,治安状况急转直下——难民大都是无以为生的下层人民,还夹杂了大量流氓土匪甚至各国逃兵。一时间,租界内赌场、妓院林立,垃圾成堆。应对治安恶化,西方人模仿欧洲出现的警察局,在公共租界内成立了“上海公共租界巡捕房”,相当于现在的市公安局。

当时上海已成为公认的亚洲犯罪之都(日本人甚至称其为“魔都”),各国的犯罪网络都在上海建立分支,游离在黑街暗巷的流氓更是多不胜数,而巡捕房的各籍巡捕是最普遍的攻击目标。

上海巡捕房警官英国人费尔贝恩在一次袭击受伤后意识到,在一个如此危险的城市维护治安,不身怀绝技是不能生存的。在赴上海前,他曾在英国驻远东海军服役,期间他曾学习过朝鲜和日本的格斗术,是第一个从日本大师手中接过柔道和柔术黑带的西方人。当然,上海给了他很多实战锻炼机会:有资料称,费尔贝恩在上海工作期间,一共经历了600多次街头斗殴,多数情况下是以一敌众。他身上有数不清的伤疤。

1910年,费尔贝恩被委托训练整个巡捕房的巡捕。这时费尔贝恩已通过总结不同门派武术的经验,创造出了自己的格斗法——Defendu。这种打法快、准、狠,接受过Defendu训练的巡捕,遇到黑社会暴徒时,可以轻松“奈伊做忒”(沪语:把他做了)。

1919年,上海公共租界的武装后备队成立。这只警察部队由英国退役军官和士兵组成的,为租界警务处下属单位,人数为80人。后又设立了后备队教练股下设教练所。后备队由一名副处长负责。人数到后来增到195人,其教练所人数增加到426人。

上海公共租界早期的后备队,具有一定的反恐和防暴职能,其后,只是正式警察“预备队”性质的队伍。公共租界的所谓反恐,是由政治部门,也就是今天说的情治部门负责的。防暴则由警察机关本身加租住国在上海的军队如海军陆战队共同负责。可以说他是在中国出现的最早的防暴警察队伍。国外的情况不了解。由于是外国在租界设立的,只能算外国的防暴警察队伍。

1925年,五卅运动爆发,并最终在黑帮和流氓的参与下变成一场暴力骚乱。为应对这种大规模群体性事件,费尔贝恩组织和训练了一个巡捕分队,并设计了一整套战术,旨在防止骚乱的扩散、防止抢劫以及避免平民伤亡。

上海公共租界警务处早期的武装后备队,具有一定的反恐防暴职能,这当然不能拿来与现今SWAT比。警察是国家机器,从这个角度看,租界的武装后备队可算是在中国出现的最早的防暴警察队伍。

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发动四一二政变,中共中央被迫从上海迁往武汉,当年5月,周恩来在当时处于武汉的中共中央军委会(此军委会负责在国民革命军内部的共产党活动,并不掌握军队,与日后的军委会不可同日而语)下属设特务科,又称中共中央军委特务工作处,负责中央的安全保卫工作,简称中央特科(存在时间自1927年至1935年)。10月9日,中共中央召开临时政治局扩大会议,决定将特务工作处改组为特别行动科,加强安全保卫工作。

中央特科作为中共的第一个政治保卫和情报特工机构,在中共党史上有特殊地位及影响。由于中央特科的高效率工作,尽管中共中央长期置身于上海这个国民政府的统治中心和外国势力有极强影响之地区,非但没有遭到毁灭性的打击,还能有效的指挥全国的共产党活动。在中共中央迁入苏区,特科取消后,在中央苏区成了了国家政治保卫局,延续了中央特科的职能。

随后在抗战时期先后成立了中共中央城市工作部,中共中央社会部,中共中央调查部等机构。中共在中国大陆取得政权后,在公安部下属成立政治保卫局,在1980年代又成立国家安全部作为政治保卫和情报机构。可以说,中央特科是中共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治保卫和情报工作机构的始祖。

中央特科的另一个影响是,由于中央特科行动科,又称红队,打狗队,在租界的武力活动。租界当局,工部局在原来的武装后备队基础上成立了一支特殊的应急警察分队(打击小分队)来应对。打击小分队主要是对付当时上海的中共中央特科,中共党员被捕后会被引渡给当时的南京政府,由于特科拥有武器而且通常都会反抗,因此从SMP的角度来看,特科就属于有重武装的“罪犯”。

费尔贝恩治理骚乱的经验,不但让世界上第一个特种部队——储备部队(reserveunit)诞生在上海,更让他本人成为这方面的权威——从上海公共租界巡捕房退役之后,费尔贝恩先后训练了新加坡和赛普勒斯的骚乱控制部队,而包括美国海军陆战队和英国情报机构在内的诸多军队、特工组织和精英部队,都将他的Defendu作为格斗教材。

这种城市应急警察分队模式,成为今日全世界各大城市普遍设立的特殊武器和战术小组,即SWAT的前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