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6年的两次军事行动 让苏联错失改革契机导致解体
热文

1956年的两次军事行动 让苏联错失改革契机导致解体

2019年11月12日 10:41:45
来源:马也

“匈牙利十月事件”又称“匈牙利事件”或“1956年匈牙利革命”,是1956年10月23日至11月4日发生在匈牙利的由群众和平游行而引发的武装暴动。在苏联的两次军事干预下,事件被平息。事件共造成约2700匈牙利人死亡。

1947年以后,匈牙利劳动人民党(即共产党与社会民主党合并后的名称,事件后改称匈牙利社会主义工人党)的主要领导人拉科西·马加什不顾本国的历史传统与现实,一味照搬苏联模式,并且大搞个人崇拜和集权政治。拉科西的所作所为不仅损害了国家的利益,更伤害了匈牙利人民的感情。

1956年2月,苏共二十大中秘密报告对斯大林进行全面否定之后,共产主义下的东欧各国纷纷出现了持不同政见者。在匈牙利,因民族历史的爱国主义狂热,使这种动荡局面进一步升级:左翼知识分子唤起了对匈牙利1849年革命时的爱国诗人和革命烈士——裴多菲的纪念。

苏联为了平息匈牙利的动荡不安,将斯大林的忠实追随者、不受匈牙利人欢迎的匈牙利共产党领导人马加什·拉科西拉下台,可这却进一步加强了匈牙利人对独立自主和民主化的要求。农业歉收和燃料短欠使局面越来越严重,广大人民对苏军撤出匈牙利的要求也越来越强烈。

1956年10月19日至21日,波兰统一工人党二届八中全会召开,波兰顶住了苏联的压力,选举了主张走波兰式社会主义道路的哥穆尔卡为第一书记。这极大地鼓舞了匈牙利的大学生和知识分子,在22日的集会上,他们提出了以反对苏联模式和苏联控制为主要内容的“十六点要求”,同时决定在23日举行静默游行声援波兰人民。

1956年10月23日晚上,布达佩斯科技经济大学的一批学生在布达佩斯的一个广场集会,并推倒了斯大林雕像。这小集会迅速吸引了其他人,一起加入抗议。连匈牙利士兵也加入了抗议,一起把帽子的苏维埃星撕毁。受鼓励后,人群决定横渡多瑙河和朝议会大厦前进,人数至少十万。

尽管示威者的要求相对温和,匈牙利保安警察(秘密警察)还是向人群开了火,杀死上百人。人民于是推翻警车并纵火,并从工厂工人和军人手中得到大量武器,继而围攻匈牙利保安警察总部。当局设法支援被围攻的秘密警察但没有成功。然而很快参与示威的人员暴民化,开始大量滥杀非武装共产党员及匈牙利军人家属(根据独立学者统计最少有数万人死于暴徒之手),这也让示威向暴乱化变质。

23日事件发生不久,格罗就向苏联驻匈牙利大使安德罗波夫请求苏联派军队对付游行示威。23日晚10~11点,苏共中央主席团召开会议,多数成员同意立即出兵。24日下午,在没有获得匈牙利政府正式邀请的情况下,苏联发动了代号为“行动波”的第一次干预行动。档案记载,根据苏联国防部长朱可夫元帅的决定,由第128步兵师和第39机械化师编成的苏军部队于2时15 分越过国境线进入匈牙利境内。

与此同时,由苏共领导成员米高扬、苏斯洛夫、谢洛夫组成的三人代表团赶赴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他们到后发现,局势并不像格罗所描述的那样到了“灾难性”的地步。但此时苏军已经进入匈牙利,事件变得更为复杂。一些工厂成立了革命委员会,许多工人参加到抵抗苏军干预的行列,匈牙利军队纷纷倒戈,大批武器流向社会。“一场匈牙利和苏联之间的冲突开始了”。

25日,布达佩斯发生两起流血事件:其一,当大批群众在议会大楼前集会时,有人从附近的屋顶向苏联士兵射击,苏军的一辆坦克被烧毁。苏军随即开枪还击,打死了60名匈牙利人。其二,在匈党中央大厦前,苏军坦克兵把走近的匈牙利警卫部队当成叛乱者开枪射击,又有10人被打死。此后,布达佩斯市内枪声不断,其他城市的形势也紧张起来。全国各地掀起了总罢工,要求苏联军队撤出的呼声越来越高,游行示威演变成了骚乱。

当日,纳吉在电台再一次发表广播讲话。他说,匈牙利政府将与苏联就两国关系,特别是苏联军队撤出问题进行谈判,匈牙利局势一旦恢复正常,苏军就应被立即召回。苏联代表团却发表声明说,苏军撤出匈牙利是不现实的,“但可以宣布在布达佩斯恢复秩序以后,苏军回到自己的驻地。

25日流血事件发生后,经苏共同意,匈牙利劳动人民党中央罢免了格罗的职务,由卡达尔·亚诺什继任第一书记,当天局势也趋于平静。纳吉期待着匈牙利事件能有一个“波兰式”的解决结果。然而此时,苏联模式和苏联控制带来的痛苦和怨恨刺激着匈牙利人,南斯拉夫的工人自治吸引着他们,波兰的成功鼓舞着他们,西方的宣传煽动着他们,苏军的坦克威逼着他们,多年来压抑在心头的民族屈辱感在激励着他们。因此,人们越来越激进。纳吉从上任的第一天起就试图以谈判作为解决问题的主要途径,他开始不停地接待一波又一波的代表团。

此时,匈共党员纷纷退党,人数由87.1万骤降至不到3.8万,匈牙利社会主义的名誉也受到很大破坏,民众提出了各种各样混乱而激进的要求。

在这种情况下,1956年10月26日,纳吉向米高扬和苏斯洛夫表示,鉴于前来与政府谈判的各类代表团越来越强烈地提出更换政府的要求,匈牙利党和政府目前最可行的是改组政府,具体来讲,就是从过去的小资产阶级政党以及知识分子、大学生和工人中,吸收五至六名拥护人民民主的著名民主人士参加政府。这一选择经中央委员会和政治局全体通过,也得到了米高扬等人的认同。1956年10月27日,纳吉宣布了新政府的组成名单。

新政府成立后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如何定性这场骚乱。鉴于参与者中虽有一些旧军官、刑事罪犯,但绝大多数是学生、倒戈军人以及工人和市民。所以,在当晚召开的内阁会议上,纳吉要求改正对该事件性质的提法,承认这是一场“席卷全国的具有人民和民主根源的运动”,建议与骚乱者进行协商以稳定国内局势。

1956年10月28日下午17点25分,纳吉公布新政府宣言,认为这是一场民族民主运动,是“不久以前的严重罪行引发了这次声势浩大的运动”;他还公布了新政府的施政纲要;做出了两个有关时局的决定,一是制止流血事件,立即实行全面停火,二是匈苏两国政府将就苏军尽早撤离达成协议。

匈牙利事件(14张)1956年10月29日,停火令正式生效,苏军开始撤离。然而,这一切来得太晚,近8000名刑事罪犯卷入到混乱之中,他们通过各种途径得到了武器,四处打砸抢劫。

与此同时,民众对纳吉新组成的政府也不以为然。在他们看来,一个吸收了几个非党派人士的政府仍然是由共产党领导的,他们要求必须在自由选举的基础上由多党联合组成新政府。

苏联领导人在如何处理匈事件问题上意见并不统一,内部出现严重的分歧和斗争,以赫鲁晓夫为首的变革力量和以莫洛托夫为首的保守力量在政治路线上各有主张,而在保障国家安全方面却是利益一致的。

莫洛托夫等强硬派主张立即派兵镇压;米高扬等温和派则主张依靠纳吉来控制局势;赫鲁晓夫则采取调和立场,一方面迅速派出武装力量,同时对纳吉政府采取了密切关注但暂不干预的政策。尽管赫鲁晓夫和米高扬倾向于和平解决匈牙利危机,但面对苏联和社会主义阵营安全受到的威胁,他们也无法承担党内分裂的风险。所有这些因素造成了苏联处理波兰和匈牙利危机时表现出来的犹豫不决、前后矛盾的状况。

最初苏联相信可以与匈牙利的新政府合作:苏军开始撤出,两名以前遭受拉科西迫害的领导人:纳吉·伊姆雷和卡达尔·亚诺什分别被任命为总理和党的第一书记。纳吉上台后实行了一系列措施,其中最重要的是他宣布匈牙利退出华沙条约组织,寻求一种中立地位,使匈牙利成为类似于奥地利和瑞士这样的国家。

苏共开始在匈牙利使用军力。这些苏联士兵已经习惯了匈牙利的生活方式,虽说他们一贯使命是保卫苏联。而这第一次的干预却被错误地理解了:比如说,有几次苏军坦克遇到了抗议游行队伍,坦克居然伴随人群一道游行。

当苏联军队在布达佩斯战斗时,匈牙利其他地方大致安静和平。苏军指挥员与匈牙利起义者经常停火谈判。在布达佩斯,苏联军队最终对起义者甚至丧失了敌意。

但28日以后苏联领导人的态度明显转变,赫鲁晓夫在31日苏共中央主席团会议上宣布,苏联必须立即采取措施“在匈牙利整顿秩序”。

根据历史档案等史料,导致苏联态度发生变化的主要原因,一是西方的关注以及各媒体报道产生的负面影响;二是中共和意共的支持;三是匈牙利局势的恶化。1956年10月30日清晨,布达佩斯共和国广场发生了一周以来最为严重的惨案,国家保安局新兵、国防部两名上校、布达佩斯市委书记被群众正法;四是苏共中央领导层对事件和纳吉的看法渐趋一致,认为这是一场反苏、反社会主义的暴乱,纳吉已背弃了社会主义。苏联领导人决定再次对匈牙利进行干预。

1956年10月31日晚些时候,纳吉获悉苏军正大规模地越过边境,向布达佩斯方向行进,就向苏联驻匈使馆提出抗议。1956年11月1 日19点40分,纳吉发表广播讲话,代表政府正式宣告匈牙利中立,同时致信联合国秘书长哈马舍尔德,通报匈牙利政府立即废除华沙条约,要求四大国给予援助来保卫这个国家的中立。

匈牙利政府宣布国家中立后,接到了苏方同意立即就撤军进行谈判的口头照会,纳吉随即派代表团与苏方开始谈判。苏军入境的消息使匈各政党和社会各阶层与政府表现出空前的团结一致。与此同时,纳吉开始着手改组政府。1956年11月3日早,新的多党联合政府在团结一致的气氛下组成。共产党、小农党和社会民主党分得三个部长席位,裴多菲党占两个部长席位。但名单中的共产党员部长之一、匈党第一书记卡达尔已于11月1日晚“失踪”。

1956年11月3日晚10点,帕尔将军率领的匈牙利代表团与苏方开始谈判。史料表明,谈判进行一半即被苏联克格勃主席萨罗夫率人打断,匈代表团成员被抓。1956年11月4日凌晨,以卡达尔为首的匈牙利工农革命政府宣告成立。一刻钟后,纳吉向全国人民发表了最后一次讲话,“今天黎明时分,苏联军队开始进攻我们的首都,其明显的用意是推翻匈牙利合法的民主政府”。匈牙利军队没有进行抵抗。15分钟后,苏军以17个师的兵力向布达佩斯发动了军事行动。

纳吉及其政府成员携家人共47人前往南斯拉夫驻匈使馆寻求政治避难。1956年11月22日,在得到匈牙利方面将纳吉等人送回各自家中并保障其安全的承诺后,南斯拉夫同意纳吉等人离开使馆。可是,纳吉等人坐的车刚驶离使馆就遭到苏军的劫持,1956年11月23日纳吉被送至罗马尼亚,软禁在靠近布加勒斯特的斯那科夫政府别墅。1958年1月28 日,“纳吉案件”的审理在布达佩斯正式拉开帷幕。纳吉被指控犯有“发动并领导阴谋推翻人民民主制度的罪行和叛国罪”。 1958年6月16日,媒体公布了《匈牙利人民共和国司法部关于判处纳吉·伊姆雷和他的同谋者死刑和徒刑的公告》。

历时13天的事件给匈牙利国家和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物质损失和人员伤亡。据不完全统计,经济损失200亿福林,相当于匈牙利全年国民生产总值的3/4。在整个事件中,开始是暴动者杀死党政干部及家属等,路边到处挂着被绞死的人。苏军进入布达佩斯后,残酷镇压暴动者。1991年匈牙利当局公布了一份当年的绝密报告:事件中死亡人数共计2700人,其中体力劳动者1330 人,大专院校学生44名,中学生196人。约13000人受伤,另有约20余万匈牙利人成为难民。而苏联方面也付出了722人死亡、1251人受伤的惨重代价。

根据联合国为匈牙利问题(1956)设立的特别委员会: 苏联坦克向所有他们认为攻击他们的建筑进行无差别射击。委员会收到大量的报告,苏联在没有遭袭的情况以迫击炮和火炮射击城内有人居住的Buda区。委员会收到随性射击无防备路人的报告。根据许多证人,苏联部队向正在商店外排队的人们开火,据述多数受害者为妇女和小孩。亦有许多苏军向救护车和红十字车辆开火的案例被报告。

匈牙利事件后,大约20万难民逃亡西方,但由于雅尔塔协议所规定的势力范围、美苏间的核平衡,所以西方国家并没有军事介入此事。苏联随后逮捕并以反革命的罪名处决了纳吉等几名主要领导人。1956年,首次推行的许多改革措施在卡达尔当政期间虽依然保留,但在外交上却没有任何大的改变。

1989年1月底,匈牙利宣布1956年事件不是反革命事件,而是一场人民起义;纳吉是在当时特殊的环境下,为拯救国家而斗争的;匈牙利政府还为纳吉举行了国葬。东欧剧变后,匈牙利宣布把每年10月23日匈牙利事件爆发日作为国庆节之一。

作为匈牙利事件的直接受益者,1956年的武装干涉,表面上维护了苏联大国地位和安全的同时,对苏联国内的发展产生了消极的影响,使苏共二十大以后的缓和的政治气候再度变冷,使非斯大林化暂停了。帝国式思维的逻辑在1968年几乎被苏联领导人百分之百地重复了一遍。

1968年,苏军抢布拉格的机场。1999年,俄军抢科索沃的机场。2014年,俄军抢克里米亚的机场。每一次都很漂亮,可是为了眼前的蝇头小利,在政治和战略上却越来越输。

在匈牙利事件最终,短视的赫鲁晓夫的逻辑,首先是反对斯大林,不能不说是他,而非别人,开启了俄国的新时代,或者叫做“解冻”。赫氏此举,对于苏俄是一种拯救——虽然,他的鼠目寸光,引起匈牙利事件的毁灭。但是,这个毁灭,却是苏联毁灭的开始。苏联的毁灭,不过推延了几十年。在匈牙利事件上,赫鲁晓夫又回到斯大林的霸权主义上面,这个制造毁灭的逻辑,使得赫氏之后来者,如安德罗波夫和戈尔巴乔夫之流,得以继承这个政治遗产。

以往的政策已经把苏联社会弄到了危机的地步,1985-1990年的“美容式的”改革却再也不能让苏联社会摆脱危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