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是曹操发小,帮了曹操大忙,却因为一个恶习被曹操杀了
热文

此人是曹操发小,帮了曹操大忙,却因为一个恶习被曹操杀了

2019年11月10日 13:53:12
来源:大梁如姬

帮了别人的忙,要不要以恩人自居?历史上的名人各有不同的解答。不同的回答,也造成了个人不一样的命运。

声势浩大的长平之战后,秦军进而围困赵都邯郸城。

在邯郸“旦暮且下”的危局下,和赵国平原君有连襟关系的信陵君窃符救赵,与平原君里应外合,一举赶走了秦军,邯郸解围。

▲邢岷山饰信陵君

赵孝成王对信陵君的感激无以言表,恨不得给他磕个几个头。

平原君和赵孝成王亲自到边界。平原君赵胜甚至亲自背着装满箭只的箭囊,充当随从,走在前面替信陵君开路。一路上,赵孝成王对信陵君的吹捧自然少不了,说“自古贤人未有及公子者也”——古往今来,数你最牛叉。

▲平原君

这一路的连环高帽,捧得信陵君也有些飘飘然,心里不免感觉自己真是伟大极了,尽管表面还要“哪里哪里”的客套,但此时恩人心态浮上心头,脸上也露出了骄矜之色。

有个门客注意到了主人的神色,也了解这种助人后被人无限感激的虚荣和满足感,便把信陵君拉到一边,说了一段话:

物有不可忘,或有不可不忘。夫人有德于公子,公子不可忘也;公子有德于人,愿公子忘之也。

事情有不能忘的,也有不能不忘的。如果别人对公子有恩德,公子不能忘了,公子对别人有帮助,我希望公子还是尽快忘了,别牢记在心里,感觉自己多大恩赐似的。

说完这段谱世道理,门客接着叙述当下局势:

公子是矫了魏王令,偷了兵符来救赵的,对赵国虽说有功,但对我们魏国算不得忠臣吧!公子如果觉得自己救赵是功德无量,我觉得这不可取。

听完这一段劝告,信陵君深以为然,脸刷地涨红,站在原地许久不能移动,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躲起来。刚才那自得的神色,真是太羞人了。

再之后,无论赵王怎么客气礼待,信陵君都坚决推辞,以至于赵王本来打算封五座城给他做汤沐邑,都因为信陵君的连番固辞而找不到开口的时机。赵王也不想做忘恩负义的人,伺机想再提封城的事,结果劝酒劝到晚上,信陵君都声称自己负了魏国,也无功于赵,再提这茬,反而是在羞辱他。最后,酒宴就这样散场。

▲赵孝成王

而这之后,信陵君在赵获得的礼遇自然更多,所有人提起他也都忍不住竖大拇指点赞。于千载史书上的印象,即使不是完美如禁欲系神仙,也是个知过能改,翩然绝尘的乱世佳公子。何况,信陵君的骄傲之色算不算过,还是另说。

相反,如果信陵君救赵后不仅骄矜,且以恩人自居,内心膨胀,开始瞧不起平原君,甚至看不上赵王和整个赵国,一副“没有我,你们都完犊子啦”的姿态,他会以什么样的难堪结局收场?

信陵君没按糟糕的路数走,但历史上却不乏这样给了别人一点好处,就自觉皇恩浩荡的人。

且翻到东汉末年现场。

许攸和袁绍、曹操是发小,起初,许攸在袁绍底下工作,后来家属犯罪被袁绍收监,许攸就投奔曹操去了,并以知己知彼的优势给曹操出计谋,袭击了袁绍屯军粮的地方。官渡之战由此收官。

随后拿下冀州,攻占邺城,对曹操一生都是巨大的转折,而这一切,许攸可以算居功至伟。

所有人这么认为,关键是,许攸也这么认为。

于是,许攸每次见到曹操都直乎小字,并且多次表功:“阿瞒啊,没有我,你得不到冀州的。”(某甲,卿不得我,不得冀州也。)

曹操内心mmp,但表面上还不能太小气,大笑应承:“是啊是啊,你说的是。”

进而进入邺城东门的时候,许攸又来了,跟左右的人炫耀:“这家人(指曹家)没我,不可能有机会出入这扇大门。”

当然,许攸之所以反复强调,并不只是像某个臣子功勋卓著后没有得到相应的报酬,从而向上级讨赏。他和曹操的另一层关系是发小,与其他有着明显“君臣”关系的投靠者不一样,因此,说话的时候也就没那么多顾虑。即使一开始是君臣,凭着这种功劳,许攸也恍惚地错觉,他俩是对等地位的。

最后,因为反复提醒“我是恩人”,并扩大到人尽皆知,曹操终于给许攸来了一顿提神醒脑的操作——收监,杀掉。

如此骇人的例子,并不是呼吁施恩者都得当活雷锋,不求回报。

可问题是,给了别人好处,然后一直挂在嘴边反复强调,以恩人自居于人前,即使对方一开始心存感激,最终也会在这种“居高临下”的姿态下,渐渐变质发酵成了埋怨。

何况,恩情这件事,是没法量化的,即使要报恩,施恩者和接受者的计算方式也大不相同。比如,曹操也许觉得收留许攸,给予信任已经是莫大回报了。许攸则也许觉得,我要平起平坐,处处受到异于常人的礼遇,才勉强抵得了我送你如此巨大的功劳。

双方这种“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的霸道总裁态度,导致了许攸的悲剧。

甚至很多时候,当一个人自居恩人开始,双方在“人情”层面就并不止于对方“回报”之后。也就是说,我给你好处,你知恩图报偿还了一次,也不能抵消我曾经对你的好。这种心态,实际上是一种“你什么时候都欠了我”的心理。

以最基本的借钱为例,假设许攸和曹操是两个普通朋友,许攸在曹操贫困时借了300块钱给曹操救急,曹操一个月后归还钱财,并奉上利息,下次许攸有困难时,经济条件转好的曹操也伸了一把援手……即便如此,以后再提起来,许攸还会觉得,要不是我当初给你雪中送炭,你哪有今天?所以,在许攸心里,人情债还不清,曹操自借钱那一刻起,这辈子都是欠着自己的。

悲剧的是,真实历史的情况,许攸和曹操身份并不对等。许攸觉得以自己的功劳,曹操怎么样报恩都是理所当然,甚至无限度居功自傲时,曹操也觉得你对我方阵营的贡献是理所当然。两个理所当然相遇,权大者胜,你再哔哔,送你归西。

许攸记不住信陵君那位不知姓名的门客所说的警言:世界上的事有不能忘的,有不能不忘的。我们给了别人好处,最好就忘了,但我们不能做忘恩负义的白眼狼,所以,当别人给了我们好处,我们不能忘。

归根结底,这是一件“我可以说,你不能说”的事。在人际交往间,同一件事,也得不同的当事人来记挂。受恩者时时不忘别人给的好处,动辄挂在嘴上,旁人看了都忍不住点赞;施恩者牢记给别人的好处,动辄挂在嘴边,不仅当事人生厌,旁观者听了也不忘鄙夷一句人品堪忧。

世界上缺乏信陵君,也缺乏信陵君的门客。有一个人能时时规劝自己的人,太难得了。

世界上缺乏信陵君的门客,也缺乏信陵君。能说话的人很多,而能得进听劝的人,实在太难能可贵。

大梁如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