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曾在海外建立一个国家,面积是台湾的5倍,如今富得流油
热文

中国人曾在海外建立一个国家,面积是台湾的5倍,如今富得流油

2019年11月08日 23:29:35
来源:田君良

通常认为,中国人自古不好扩张,但这个认识,并不准确。汉武帝前,中国人有扩张基因,无扩张实力;武帝之后,有了实力,却逐渐失了基因。两者缺一不可。西汉以前,两方面原因决定了中国无法扩张。从生产力看,中国处于萌芽和发展阶段,生产力不发达始终制约着中国的经济基础。连内忧问题都无法解决,作为上层建筑里最奢侈的扩张战争,自然无法提上日程。从地缘看,中国东临大洋,无处可扩;北抵荒漠,羌胡扰攘;西有高原,却“千里走黄沙,万里无鸡鸣”,南有蛮夷,又入不了历代王侯之眼。

汉武帝时,中国国力在长期积累下发生质变,国家姿态在整体上由“收”“放”,扩张条件初步成熟。《汉书》载,武帝“用兵数十载,击匈奴,破夷狄”,凡“未臣服之民”,无不一一拜访。因此,中国人是有扩张基因的。但随后的“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又开始蚕食这基因。儒家“以仁孝治天下”的根本思想,逐渐根植人心。一个以“仁德”为天下先的民族,如何会尊崇“铁血干戈”?可不尊崇,并不代表没有能力做。1777年,一位叫芳伯的中国人,在他需要这样做时,就做到了。芳伯不仅在海外建立起一个完整独立的国家,国土面积超过葡萄牙,而且缔造出世界上第一个共和国:兰芳大统制共和国

芳伯其人

芳伯生于清朝乾隆三年(1738)广东嘉应一个穷苦人家。他的青少年时代与当时穷人子弟并无不同。科举是唯一出路,前半生都忙于科举,就是芳伯的写照。乾隆年间的科举制,在地方有县试、府试院试,考取上一轮,方有资格参加下一轮考试,以此类推。全部通过,就是秀才。秀才之后,再考举人,举人则是会试殿试的敲门砖。而芳伯注定无仕途之缘,仅第一步“县试”,就让他两次名落孙山。史载芳伯“十五有志于学,年二十五,通八股及诗赋,不善策论,年三十,县试不中,又三年,不中”。第二次落榜时,芳伯33岁,在那个人均年龄不及半百的年代,他已步入中年了。

芳伯虽然屡试不中,但他不同于那些老秀才,愿意将一生浇洒在笔杆子上。他自知科举之路不通,立刻掉转船头。当时广东地区和东南亚通商频繁,芳伯的一位朋友建议他南下发展。芳伯决定南下后,在《自提金山赋》中写道:“居龙潭三十余载,如今却是出龙潭而入虎穴”。他将清朝比之于龙潭,是讽刺科举制的不人性,将南下比之于虎穴,是形容未来之艰险。于是,34岁——在他原以为自己会历任知县、知府的年纪——芳伯了断了过去,开始新的征程。

芳伯的目的地,是婆罗洲的坤甸(今印度尼西亚的庞提纳克)。他到坤甸后,有的只是一点资金,几个朋友,满腹经纶。而当时的坤甸,黄金多,华人多,土匪多。在朋友帮助下,芳伯定居于坤甸南部卡普阿斯省,并立即开始治生。他见当地华人众多,文化落后,决定捡起旧时家当,教书育人。1772年底,他的生存问题基本解决,便开始图谋发展。

坤甸最大的产业是金矿。《东南亚华侨史》中说“坤甸当地五分之一的马来人和华人,都直接或间接依靠金矿生存。荷兰东印度公司也觊觎金矿。”芳伯准备进军矿业,但他又无启动资金,所以他模仿荷兰东印度公司,提出一个折中方案:雇佣工人开采,以固定分红交换劳动。芳伯投入自己所有积蓄,在住所成立了兰芳采金公司,并雇佣了少量工人,与他们订立契约。契约规定“如果为兰芳采金公司提供劳动,就可享有销售额中的固定分红。”在销售渠道方面,芳伯联合国内朋友,准备打通广东市场。

芳伯的满腹经纶,在科举考试中一败再败,却在商业中爆发出来。不到两年时间,兰芳采金公司已扩大到2.5万人的规模,市场占有率为坤甸第一,超过了荷兰东印度公司。1774年,由于芳伯事业上的成功和在华人中的影响力,他被当地华人拥戴为坤甸王。不过这一尊称在当时唯一的承载,还只是兰芳公司和芳伯的个人威望。

建立国家

芳伯的成功招来了巨大反扑,荷兰东印度公司蠢蠢欲动了。对兰芳公司的围剿分为三步。首先,荷兰东印度公司联合其它采金公司,与兰芳公司展开贸易战。他们提高采矿工人工资,改善他们的待遇,为他们修建更好的住处。同时,人为压低黄金市场价格。这两项反制裁让兰芳公司流失了一批工人,又不得不压缩成本。但兰芳公司当时最大的金主,是中国,广东市场的成功开拓,使芳伯成功抵挡住了这次攻击。

荷兰东印度公司见贸易战失败,便祭出了第二招:试图通过非正规武装冲突剿灭兰芳公司。荷兰东印度公司拥有相当强大的私人武装,《东南亚华侨史》记载他们“拥有超过一万人的雇佣军,以及五十多艘各式舰艇”。不过,在对兰芳公司的第一次热战中,荷兰东印度公司仍然不想亲自出面。他们利用当地横行的恶霸土匪,派人暗中指导他们,又给他们提供武器,攻击兰芳公司的人员和财产。为对抗这次进攻,芳伯不得不建立起一支属于兰芳公司的私人武装,这支私人武装部队在坤甸和坤甸北部的东万律,两次击败了武装匪寇,扑灭了荷兰东印度公司的第二次围剿。

最后,荷兰东印度公司不得不亲自出马,他们动用了当时所有武装力量,与兰芳公司展开决战。不过,由于坤甸地区主要以华人为主,芳伯在当地的威望又很大,而荷兰东印度公司作为侵略者,名不正言不顺,人心已经逐渐向芳伯倾斜。在荷兰东印度公司对兰芳公司的正面决战前,人心突然反转,来自坤甸周边的几十万华人,纷纷表示支持芳伯。荷兰东印度公司见状,知道大势已去,所以没有和芳伯的武装力量交战,就退出了在坤甸的竞争。

此时,芳伯的威望和影响力,已远远不限于兰芳公司了。当地华人在尊称他为坤甸王时,现在又给他的名字“芳伯”之前,加了一个“罗”字,成了“罗芳伯”。这里的“罗”,正是婆罗洲的简称,在当地人眼中,芳伯已成为他们的绝对领袖。正是在这种众望所归的局面下,当地华人提出“拥立芳伯为王,建立华人国家”的口号,这一口号,道出了当地所有华人的心声,而芳伯也没有拒绝这一提议,只是他有三个条件:只成立共和国,自己永不称王,以及,归顺清朝。1777年,中国人在海外建立的第一个国家:兰芳大统制共和国,成立了。其国土面积近10万平方公里,比葡萄牙(9万平方公里)还大。

称藩清朝

1777年成立共和国时,芳伯只有38岁,距他当年落榜,也只过去了5年。但这是天翻地覆的5年。“魂归故里,报效祖国”的理想,一直深埋在芳伯心中。建国不到两个月,芳伯开始筹划归顺清朝之事。他原先计划亲自觐见乾隆,但属下劝说他,如要归顺,应以国家名义与清朝政府交涉,而非以私人名义。于是,芳伯派遣了使团出使清朝。然而,乾隆的狂妄自大和刚愎自用令人咋舌。乾隆认为,芳伯建立的所谓共和国,只是野蛮人建立的蛮夷之邦,根本配不上归顺清朝。芳伯得知乾隆的意思后,又想通过称藩的方式归顺,而这一次,又被乾隆拒绝了。

这个结果对芳伯造成了巨大打击,他一生中最高的理想,从此成为泡影。被清朝拒绝称藩后,芳伯将他余下的人生用来建设兰芳共和国。在任期间,他在民主制度,军事,经济和教育方面,都有突破。1795年,芳伯去世,他的兰芳共和国,又走过了93年,在1888年,灭亡了。芳伯奋斗一生,深刻影响了婆罗洲地区的华人。他给他们一个祖国,给他们越来越好的生活,而芳伯自己最大的心愿,却始终未能实现。今日印度尼西亚婆罗洲地区,居住着30多万华人,而他们也大多是当年兰芳共和国华人的后裔。